2021 AIA國際設計獎!張淑征為首位獲獎的華人女建築師

十一事務所「澎湖厝」「蹤跡地景」

2021年AIA國際設計獎(AIA International Region Design Awards 2021)邁入第八屆,並且首度出現來自台灣的建築事務所獲獎,包含國際公開/建築設計(Open International / Architecture)優異獎的私人住宅「澎湖厝」、都會設計(Urban Design)表揚獎的國立臺灣博物館鐵道部園區景觀設計「蹤跡地景」,以上皆由XRANGE十一事務所設計。而操刀兩個設計案的建築師張淑征,也是首位獲此殊榮的華人女性建築師。


順著南北向的紋理,澎湖厝由三個擁有各自獨特的捲脊屋頂輪廓構成;白色石材的外牆與藍天綠地形成強烈對比。順著南北向的紋理,澎湖厝由三個擁有各自獨特的捲脊屋頂輪廓構成;白色石材的外牆與藍天綠地形成強烈對比。



AIA國際設計獎成立於2014年,獎項類別含括建築設計、室內建築、未建造專案、都市設計、國際公開(Open International)、事務所等6大獎項。過去隈研吾建築都市設計事務所、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SOM建築設計事務所等也曾獲此大獎肯定。綜觀今年獲獎的名單,作品主要展現設計與當地傳統的融合,並以材質突顯建築特色、與自然形成和諧的連結,而XRANGE十一事務所的「澎湖厝」、「蹤跡地景」則在上述特色中,透過當代設計呈顯古厝聚落、古蹟等具人文意象的建築風景,讓在地性、歷史記憶也有別開生面的呈現方式。



澎湖厝融合弧形山牆、馬背屋脊等在地建築元素,創造出林梢之際古厝聚落的意象,形構出具地方特色的民宅建築。澎湖厝融合弧形山牆、馬背屋脊等在地建築元素,創造出林梢之際古厝聚落的意象,形構出具地方特色的民宅建築。


澎湖厝|綠波裡的白色古厝意象

在獲得此獎前,張淑征的清水休息站、墾丁民宿灣臥,已讓她在台灣頗具名氣,尤其善於形塑建築與環境的關係,為建築找到對外的特別視角,更是張淑征在諸多設計中獨具特色的重要元素。例如成為國道風景的清水休息站位居斜坡,張淑征便以此地理優勢將動線拉至屋頂,讓休息站不再只是短暫停留休憩的空間,還成為一個能讓人靜下心來、放慢腳步感受環境的場所。而拿下國際公開/建築設計優異獎的澎湖厝,也同樣創造與綠意連結的空間,並注入傳統與現代、人文與自然的設計語彙,重新定義三代同堂的住宅設計。


順應捲脊地景及弧形山牆設計的二樓挑高6米客廳,作為家族子孫回鄉齊聚的大廳堂。順應捲脊地景及弧形山牆設計的二樓挑高6米客廳,作為家族子孫回鄉齊聚的大廳堂。



澎湖厝屬於在澎湖起家的陳姓家族所有,張淑征以當地閩南式傳統合院建築為靈感,結合在地咾咕石及玄武岩材質,形塑出一座形制簡約,卻富涵傳統建築意象的住宅。這座建築為南北座向,室內平面規劃上,承襲傳統合院的棋盤格式配置,以九宮格分成三個主要起居區域,每區各有弧形山牆做為分界,並採用沖燒面花崗岩板材作為材質,也象徵當地以堅固咾咕石作為民宅的傳統。尤其正中央出挑6公尺高的主客廳,具備寬闊的空間,而延伸至前方的大騎樓能飽覽前方綠海與海景。建築在整體外觀上,以白色調的色彩、簡約的線條,重新演繹傳統建築的設計元素,讓這座住宅以更輕盈的當代設計風格,成為林梢間錯落而立的古厝意象。


三樓祠堂陽台的景色向外延伸,穿越中庭及捲脊地景,前方綠蔭和遠方海景一覽無遺。三樓祠堂陽台的景色向外延伸,穿越中庭及捲脊地景,前方綠蔭和遠方海景一覽無遺。



善於突顯建築在環境中優勢的張淑征,在空間機能上,特別將主要生活空間抬高至二、三樓,讓前方綠意和海景能成為日常風景,而一樓則作為子孫回鄉團聚的起居、住宿空間。第二層樓包含廚房、客廳和父母臥室,第三層樓為主臥室。考量澎湖的氣候特性,張淑征更將東北側的開口降至最小,以抵擋強烈的東北季風,並且在南側屋頂設計2.5公尺的深邃出挑、西側打造如澎湖傳統三爪窗型制的開口隔屏,減少夏日炙熱陽光直射。除此之外,基地東側還有一口天然水井、有機農耕場,周邊的擋風牆更以工業水泥磚拼花堆砌的設計呈現,重現早年傳統住宅常見的花磚圍牆景觀。


傳統三爪窗元素轉化為陽台和露台的隔屏風,配上落地的玻璃門,達到更好的採光和空氣對流。傳統三爪窗元素轉化為陽台和露台的隔屏風,配上落地的玻璃門,達到更好的採光和空氣對流。



澎湖厝的設計因尊重環境和文化的特色,獲得AIA國際設計獎評審青睞,也在在呈現張淑征以設計對應人文、自然的細膩表現,AIA評審墨西哥建築師Víctor Legorreta更如此讚許:「因應氣候的建築設計,讓此作品具有澎湖地方特色,且只有可能在澎湖出現。」


鐵道部園區景觀設計「蹤跡地景」|再現曾經的都會歷史

當建築因改造、新建成為城市裡的地景,周圍的景觀設計往往有功不可沒的影響。XRANGE十一事務所為國立臺灣博物館鐵道部園區打造的景觀設計「蹤跡地景」,就以重現記憶、創造融於城市的設計語彙,形塑屬於歷史的地景故事。


博物館園區的蹤跡地景運用不同材質表現歷經拆遷、重建及覆蓋的舊廊道與舊建物的歷史痕跡。博物館園區的蹤跡地景運用不同材質表現歷經拆遷、重建及覆蓋的舊廊道與舊建物的歷史痕跡。



而面對具有129年的鐵道歷史,景觀設計應該如何重現相應的歷史面貌呢?張淑征觀察到,除了經歷大規模修復的六棟歷史建築,此基地經過鐵道、捷運等拆遷、重建及覆蓋,過去的紋理痕跡已所剩無幾,雖有因為捷運建設所挖掘出屬於清代的石頭、木頭基樁,但仍無法定義、歸屬它們在此基地的位置,現今更沒有精確資料數據得以還原當時的設計。雖然無法復刻歷史原貌,但張淑征轉念一想,呈現不存在的紋理痕跡正是城市中最有意義的部分,「這也是為何台鐵、台博、城市歷史學家、鐵道迷,以及一般民眾可以交流對話的鐵道發源之聖地。」XRANGE十一事務所表示。


無法得知精確的歷史痕跡地點並重建,設計的策略以模糊、漸層淡出、模糊邊緣為核心概念,接近卻不定義絕對位置。無法得知精確的歷史痕跡地點並重建,設計的策略以模糊、漸層淡出、模糊邊緣為核心概念,接近卻不定義絕對位置。
蹤跡地景設計之一的廊道,其設計沿用早期日本檜木、外側以銅覆蓋,弧形轉趨平坦的漸變式屋簷連接歷史舊廊道,貫串不同建築物。蹤跡地景設計之一的廊道,其設計沿用早期日本檜木、外側以銅覆蓋,弧形轉趨平坦的漸變式屋簷連接歷史舊廊道,貫串不同建築物。




因此在設計上,張淑征決定以「浮現」的設計手法重現都會歷史的痕跡,雖然無法再現絕對位置,但透過石材、磚塊等不同材質漸層淡出、模糊的印子介面設計,仍能呈現自1885年至2014年的多個版本基地狀態,也讓人們在遊走園區時,能貼近一個多世紀以來都會建設的變遷軌跡。對張淑征而言,「蹤跡地景」是一個經歷過七年充滿挑戰的設計,但也因為如此,「可以啟發各界專家學者更能辨識出建築設計的 true power(真正的力量)。」


舊軌道的蹤跡透過鑲嵌在此鋪面的紋理逐一浮現。舊軌道的蹤跡透過鑲嵌在此鋪面的紋理逐一浮現。



而此作品也因運用材質呈現歷史印記,深獲評審肯定,「紋理揭示了過去的建築物和多年的都市活動,而鋪面恰到好處地交織在建築物和景觀之間,讓過去持續與當下並行前進。」AIA 評審Víctor Legorreta說道。在張淑征的作品中,因為細膩的設計思考,讓建築、景觀與環境產生和諧的連結,更因為賦予其獨特的個性,使建築承載了豐富的人文底蘊。


在園區側邊的通透圍欄是採用玻璃纖維強化水泥材料製造而成。在園區側邊的通透圍欄是採用玻璃纖維強化水泥材料製造而成。
以傳統元素為靈感的現代建築語彙,也同時應因當地氣候,南側設置寬闊騎樓有效減少陽光直射。以傳統元素為靈感的現代建築語彙,也同時應因當地氣候,南側設置寬闊騎樓有效減少陽光直射。




圖片提供/XRANGE十一事務所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