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13 超廣角鏡頭!攝影師林科呈詳解4大使用心法

iPhone 13超廣角鏡頭

接續1月「攝影師林科呈的iPhone 13 Pro 望遠鏡頭」,這次要來說的是iPhone 13 那顆0.5倍、13mm超廣角鏡頭,和「望遠鏡頭」不同的是,超廣角鏡頭適用iPhone 13全系列機型,林科呈4個超廣角鏡頭的使用心法,兩顆鏡頭的iPhone 都可以試試看!

>>【iPhone拍照技巧-1】 iPhone 13 Pro「望遠鏡頭」變身街拍利器!攝影師林科呈6大手機拍照必學重點

iPhone超廣角鏡頭在哪裡?

打開相機後,在取景框下方,相機倍數選擇中,點選「0.5x」就會進入超廣角鏡頭模式。

1. iPhone 13 Pro超廣角鏡頭的優勢

超廣角鏡頭,雖然iPhone 13系列全都有,但有一個非常小卻非常關鍵的差別是,iPhone 13 Pro超廣角鏡頭光圈F1.8、而iPhone 13則是沿用iPhone 12光圈2.4的超廣角鏡頭。

林科呈發現,「iPhone 13 Pro 光圈變大、運算能力也變好(相較於iPhone12,因為鏡頭升級、使用新的A15仿生晶片)這顆鏡頭很適合做室內拍攝,反差大的環境,超廣角鏡頭的表現很好,能清楚的看到室內外細節,暗部色彩保留得很不錯。」他也發現,使用相機拍攝時,有時候暗部太暗,吸收色彩的能力處理得不好,還原度不佳,但相機拍攝的照片寬容度高,都可以再用專業修圖軟體調整,「超廣角在暗處邊緣,拍完之後都能不用調整,就能有很不錯的狀態。」整體來說,邊緣畫質也比iPhone 12還要更好一些。

iPhone 13 超廣角鏡頭07
室內外反差對比大,室外不會過曝連樹蔭光影都清晰可辨,室內暗處很清晰,不會糊成一團

FotoJet
(左)即使低光源,室內外細節都很清晰(右)室外逆光還是能清楚看見遠方建築

2. 空間不變形的小技巧

超廣角鏡頭,最有疑慮的就是,容易有邊緣變形嚴重的問題,林科呈也提出對付這個問題的小技巧「拍攝水平如果不正,空間透視感就會很奇怪,變形程度也會因為視覺而變得明顯,」他建議,拍攝空間時,一定要注意水平,才能避免視覺變形的狀況,不過他也覺得「iPhone 13在變形抑制的能力上,明顯比iPhone 12好很多。」

要如何保持「拍攝水平」?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開啟相機「格線」。請到iPhone「設定」-->「相機」--開啟構圖裡的「格線」功能。

iPhone 13 超廣角鏡頭06
使用超廣角鏡頭拍攝室外街景建築

iPhone 13 超廣角鏡頭014
使用超廣角鏡頭,才能在最短距離,捕捉最完整的畫面

3. 超廣角拍攝空間

林科呈最推薦拍攝空間時使用超廣角鏡頭,「很多人拍攝店景時,會遇到窗戶,造成室內外反差很大的環境,室外很亮、室內很暗,專業攝影會用疊圖或合成,iPhone 13的運算能力不錯,蠻準確的掌握室內外環境光線,表現得很自然。」使用超廣角鏡頭,不需要特別避開室外強光,能夠捕捉完整的室內外環境。「iPhone 13在暗處、對比度大的部分,細節都保留得很好,我沒有使用它內建的ProRAW,如果用RAW檔拍,影像調整的彈性會更大。」

iPhone 13 超廣角鏡頭01
窗外的建築物都清晰可見,室內暗處物品也很清楚

iPhone 13 超廣角鏡頭012
低光源的室內展間也有層次分明的不錯表現

4. 超廣角拍攝風景照

超廣角鏡頭,過去一直被稱作旅遊鏡,拍風景照是一定要的,林科呈倒是偶爾才會使用這顆超廣角拍攝風景照(他喜歡使用望遠鏡頭,可參考上篇),「拍攝風景,我最喜歡在黃昏,拍夕陽,iPhone 13對最亮部的運算,比iPhone 12好很多,我以前拍夕陽都很容易過曝,現在亮部的運算處理明顯進步很多。」

iPhone 13 超廣角鏡頭04
逆光拍攝時,遠處的雲(完全沒有破損)、近處的礁石細節都完整保留

他也特別提到,iPhone 13 Pro超廣角鏡頭的1.8大光圈,「因為光圈變大,抑制雜訊和噪點的表現都明顯變強,ISO不用開太大,細節都能保留得很好,拍攝物體的邊緣都很清晰。」

解釋一下林科呈的說法,iPhone的ISO值,是內建自動調整,無法手動自訂(可使用第三方軟體調整),當環境變暗、光圈又不夠大,iPhone會自動提高ISO(照片資訊會顯示)一旦ISO愈高,照片的雜訊(霧霧、糊糊的)就會變明顯,但iPhone 13 Pro,1.8大光圈,在同樣拍攝環境,只要靠鏡頭,不需要提高ISO,就能拍攝物體清晰的照片,這也是為什麼,一直以來,大光圈的鏡頭都是最迷人的逸品(Leica 0.95就是夢幻級大光圈鏡頭)。

iPhone 13 超廣角鏡頭05
使用超廣角的風景照,雲、山、海浪的層次都很清晰

如何解決逆光拍攝的小光斑?

因為林科呈提到iPhone 直接拍攝夕陽,我們也特別問他,逆光或對著燈光拍攝時,取景框常會出現的「小光點」,「它不是鏡頭或手機壞掉,而是逆光很容易出現的『光班』或『耀光』,用手遮一下,就可以讓畫質變得比較好,」或者移動一下鏡頭的角度、位置,也能有效改善耀光狀況。

FotoJet (2)
使用超廣角鏡頭的直向構圖

FotoJet (3)
使用超廣角鏡頭的直向構圖

註:林科呈使用機型|iPhone 13 Pro Max、照片為忠實呈現iPhone拍照效果,僅使用內建編輯功能微調,沒有套用第三方濾鏡。

圖片提供|林科呈

延伸閱讀

RECOMMEND

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新系列!攜手林炳存、蘇益良發表以希望為題的《Echoes of Hope》

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新系列!攜手林炳存、蘇益良發表以希望為題的《Echoes of Hope》

成立一週年之際,台北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 Photography」推出全新創作《Echoes of Hope》,包含影像創作大師林炳存的《透視內在》系列,以及時尚攝影師蘇益良的《飯後甜點》系列,透過絢麗繁花與夢想的遠方,演繹攝影大師心中的希望之光。

策展思維的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 Photography」

由移動式藝廊「明日創藝 MOT ARTS」與林炳存所創立之藝術平台「ABOOK STUDIO」攜手合作、以策展思維為主軸的期間限定攝影商店「MOT X ABOOK Photography」,透過國內外知名攝影師的鏡頭,捕捉情感凝聚的瞬間,打造居室空間的微型藝廊,體現藝術即生活的美學日常。

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新系列!攜手林炳存、蘇益良發表以希望為題的《Echoes of Hope》
MOT X ABOOK Photography由「明日創藝 MOT ARTS」與「ABOOK STUDIO」共同打造。(圖片提供:MOT X ABOOK Photography)
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新系列!攜手林炳存、蘇益良發表以希望為題的《Echoes of Hope》
透過國內外知名攝影師的鏡頭,捕捉情感凝聚的瞬間,打造居室空間的微型藝廊。(圖片提供:MOT X ABOOK Photography)

林炳存、蘇益良全新計畫《Echoes of Hope》

自5月23日起,「MOT X ABOOK Photography」攝影藝術商店將正式發表展售《Echoes of Hope》全系列23件作品,由林炳存、蘇益良兩位攝影大師分別帶來的《透視內在》、《飯後甜點》系列組成,透過貼近當代日常的「攝影」途徑,傳遞生活裡不可或缺的希望。

《Echoes of Hope》以更易於入手的「輕藝術」價格,將大師攝影作品收藏至居家空間,把「家」打造成最貼近生活、反映個人風格與思想的微型藝廊;這些作品也很適合用作送禮,不僅展現送禮之人的品味,也透過創作者的影像氛圍,感受悠悠迴響於心的「希望」,拾起向明日瞻望的勇氣。

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新系列!攜手林炳存、蘇益良發表以希望為題的《Echoes of Hope》
MOT X ABOOK Photography」攝影藝術商店現正展售《Echoes of Hope》全系列23件作品。(圖片提供:MOT X ABOOK Photography)
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新系列!攜手林炳存、蘇益良發表以希望為題的《Echoes of Hope》
《Echoes of Hope》透過貼近當代日常的「攝影」途徑,傳遞生活裡不可或缺的希望。(圖片提供:MOT X ABOOK Photography)

▸ 林炳存《透視內在》|透過繁花回望內在

除了廣為人知的人像攝影外,林炳存在藝術攝影領域也以富有哲思及實驗性的風格著稱,曾先後展出《中國古代仕女圖》、《時尚.原住民》、《鏡墨.流白》、《蒼藍小點》等藝術攝影創作。

此次在《透視內在》系列15幅作品延續其對於光線的精準掌握,特意以鏡頭強調花朵瓣葉的透光性,用絢麗豔異的影像隱喻多變的內在世界。看著作品的觀眾,將帶著各自獨特的生命經驗,感受花朵的纖弱與力量如何並存為一,回望內在的自己。林炳存希望:「照片的故事不只是由創作者賦予,而是從每個人的凝視裡,創造出情感,勾動屬於自己的故事。」

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新系列!攜手林炳存、蘇益良發表以希望為題的《Echoes of Hope》
攝影師林炳存《透視內在》系列。(圖片提供:MOT X ABOOK Photography)
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新系列!攜手林炳存、蘇益良發表以希望為題的《Echoes of Hope》
林炳存《透視內在》系列:透視之5、透視之10。(圖片提供:MOT X ABOOK Photography)

▸ 蘇益良《飯後甜點》|夢想之地即是希望

全方位視覺藝術家蘇益良,過往操刀多項唱片封面及廣告,近年更以打破既有框架的藝術攝影作品著稱,曾與藝術家王九思合作融合時尚概念與東方觀點的《二十四孝》系列,也曾四度參與「小花計畫」系列展覽。

在《Echoes of Hope》企劃中,蘇益良以「希望猶如人生這場漫長宴席裡的飯後甜點」為概念,把自身最想看到卻未能抵達的他方,作為《飯後甜點》系列共8幅作品:「想做卻尚未實現的事情,便是我的希望。」他如此說道。在資訊唾手可得的時代,瀏覽取代了遊覽,人們往往妥協於「物美價廉」的虛擬;而《飯後甜點》從人人談論的「必訪之地」出發,找到黃昏的撒哈拉沙漠、入夜的烏蘭巴托等地,徘徊於現實與虛幻間,是未竟的彼岸,也是最後的希望。

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新系列!攜手林炳存、蘇益良發表以希望為題的《Echoes of Hope》
攝影師蘇益良《飯後甜點》系列。(圖片提供:MOT X ABOOK Photography)
攝影藝術商店MOT X ABOOK新系列!攜手林炳存、蘇益良發表以希望為題的《Echoes of Hope》
蘇益良《飯後甜點》系列:20240501114432。(圖片提供:MOT X ABOOK Photography)

《Echoes of Hope》:林炳存《透視內在》、蘇益良《飯後甜點》

活動地點|MOT X ABOOK Photography攝影藝術商店
活動地址|台北市中山區樂群三路200號3F
線上瀏覽|bit.ly/44Nu1ZX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寶礦力水得廣告到掌鏡《海街日記》是枝裕和三部電影!專訪日本攝影師瀧本幹也,跨平面到動態捕捉空氣感

寶礦力水得廣告到掌鏡《海街日記》是枝裕和三部電影!專訪日本攝影師瀧本幹也,跨平面到動態捕捉空氣感

翻開瀧本幹也的生涯,是少見的橫跨平面與動態攝影,可以註記上寶礦力水得、SAPPORO黑標生啤酒、Mr.Children等關鍵字,也曾為日本作曲家坂本龍一、建築師隈研吾拍攝。他更和導演是枝裕和搭擋,擔任電影攝影師的處女作《我的意外爸爸》一舉奪下2013年坎城影展評審團獎。他的每一個快門、運鏡的背後,藏匿什麼細節與布局?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攝影?

一切得回溯至童年時期,如同其他男孩們熱愛棒球、汽車模型一般,年幼的瀧本幹也每晚守候在望遠鏡前,深深著迷於天文觀測。在比起「熱愛拍照」,更像是為了「留下觀察紀錄」的過程中,他漸漸對透過鏡頭窺看世界產生興趣,甚至在小學的畢業紀念冊寫下「未來想成為一個有名的攝影師。」他抱著一顆反骨的心,質疑當時泡沫經濟下人們一味競逐高學歷、高收入的價值觀,在高二時毅然遞出退學申請,隻身前往東京。輾轉待過數個攝影工作室,直到某天看見一張廣告海報——攝影師藤井保的JR東日本廣告「邁向日本的下一步。」(その先の日本へ。)。

1990年代日本廣告業界追求氣派與華麗,不惜砸重金搭景、強調聲光效果,藤井保的海報中既沒有家喻戶曉的明星,背景也只見樸素自然景緻,傳遞出的溫情與感性卻打動人心。瀧本幹也決心師事藤井保,形容擔任助手的4年是「非常珍貴的時光」,學到的不只有技巧,更多是作為一名攝影師的態度。「攝影師肩負企業的形象,必須抱著良知進行攝影,更得誠懇待人,不可在創作中造假,這些價值觀直到現在仍深深地影響著我。」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瀧本幹也在是枝裕和最新電影《怪物》擔綱劇照師,苦思至拍攝前一天,想到以旋轉相機拍攝模糊效果的手法,最終將兩名少年圍繞其中,成功營造不安定的神祕感。(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不斷追求突破的商業攝影歷程

藤井保的照片帶有獨特的「濕度」,乍看簡約的構圖卻蘊藏強而有力的訊息。瀧本幹也坦承在23歲獨立創設個人事務所之後,曾長時間苦惱於發展自我風格。「我曾有一段時間刻意不去思考藤井老師的拍攝手法,從自己喜愛的攝影風格別開目光,很是痛苦。」他漸漸地找回童年觀察世界的方式,從自身五感中摸索、不再外求他人,繼承了藤井保影像的「空氣感」,同時有了自己冷冽捕捉瞬間的眼光。他開始活躍於平面和動態領域,SUNTORY天然水、運動飲料寶礦力水得、營養口糧Calorie Mate等等著名廣告皆出自他手。

瀧本幹也提到拍攝廣告時總會碰到難題,首先是如何在同樣的品牌形象之下,做出不落窠臼的視覺效果;其次是突破商品的刻板印象,拿出不同的創意傳達廣告訊息。以飲料廣告為例,「手拿飲品」或「喝下飲料後發出讚嘆」的畫面固然是安全牌,但他總會進一步思考該如何跳脫安逸的呈現方式。如同在2022年寶礦力水得平面廣告中,瀧本幹也和團隊經反覆測試,以棉花、乾冰和噴霧器打造出以假亂真的巨大雲朵,呈現出揮汗奔馳後漫步雲端的躍動感。而在2023年他則掌鏡動態廣告,分別在澳洲與日本兩地完成攝影,描繪高中生閃耀動人的青春模樣。其中在涉谷十字路口上替兩位主角打上聚光燈的場景,特別出動戲劇搭景用的大型照明,以營造出動畫一般的繽紛世界觀。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2023年為寶礦力水得動態廣告拍攝時正值COVID-19期間,學生生活受到限制,因此透過廣告傳達明亮、充滿生命力的感覺。(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和無聲等待完美光線、構圖的平面攝影截然不同,充滿動態能量的廣告拍攝現場,讓他體會到和團隊共同「料理」一幀幀畫面的成就感。與平面設計師服部一成、森本千繪及藝術總監佐野研二郎等人合作廣告的經驗,培養起他對畫面的想像力與追求完美一瞬的堅持。對於當今廣告業界平面、動態專業的分化現象,他認為是為效率完成拍攝的必然結果,分工讓人能依循過往經驗。但當不同專業的人齊聚一堂時:

「每一個看似不起眼的判斷,背後或許都隱藏能讓作品更臻完美的祕密。各自業界裡的常識,有時在第三者的眼中其實很不合理,所以也有必要適時地拋出質疑。」

「沒想到執鏡的第一部電影就是是枝裕和的作品」

瀧本幹也亦跨足影視製作領域,不僅執鏡《篤姬》、《龍馬傳》、《真田丸》及《直衝青天》等NHK大河劇主視覺,最為人所知是他擔任導演是枝裕和電影攝影師的3部電影作品——《我的意外爸爸》、《海街日記》和《第三次殺人》。兩人緣分始於他作為藤井保第二助理時的電影《幻之光》,其後在《空氣人形》迎來首次的合作,那時他擔綱劇照師,但只要有空檔就特地前往現場見學。「那時我毫無顧忌在電影攝影師李屏賓身邊觀察他的掌鏡,據說這讓導演留下深刻的印象。」日後,是枝裕和真邀請他擔任《我的意外爸爸》攝影指導,他雖有預感總有一天會參與電影拍攝,但沒想到處女作就是是枝裕和的作品。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我的意外爸爸》海報視覺。(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因為我喜歡挑戰未知領域,所以馬上答應了。」

這成為影響瀧本幹也最深刻的創作經驗。他透露過程中,一直苦思要如何捕捉演員們細膩的演技。直到坎城影展首映,途中不時聽到觀眾的笑聲和啜泣聲,甚至播畢後人們起身鼓掌超過10分鐘,他終於鬆了口氣,淚水奪眶而出。他開始相信影像有跨越語言的能量,「從事平面、電視廣告工作時,很難直接收到觀眾的回饋,但透過這次經驗,讓我更確信自己有說故事的能力。」長年來的廣告拍攝經驗對構思電影畫面有很大幫助,「每一部電影的世界觀都有所不同,包含畫面的色調、取景的方式,必須透過鏡頭營造出強弱變化。在實際開拍前,得事先整理好布局,畢竟畫面會直接影響電影呈現的印象,必須非常謹慎地規劃。」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瀧本幹也拍攝電影時的側拍。(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瀧本幹也分享,在拍攝《我的意外爸爸》時,他試圖以光影對比強調兩個家庭的社會地位差異。整部作品盡可能採用自然光,維持在勉強能看清楚演員表情的亮度。其中雙方孩子接受基因檢查那幕,長廊甚至幾乎只以黑影呈現。掌鏡《海街日記》的過程中,先以電影負片拍攝後再轉錄拷貝在柔性色調的投影正片上,帶出電影溫暖卻又清新的氛圍,「我想像在和煦穿落樹木縫隙的陽光(木漏れ日)中,柔和包圍4個姐妹的世界。」而《第三次殺人》貫穿全篇、共出現7次的同一個看守所會客室布景,在密閉、單調的空間中他切換取景角度和照明,賦予各畫面不同印象。演員福山雅治、役所廣司兩人隔著壓克力板對峙時,他巧妙運用透射鏡面重疊兩人身影,完成象徵性的一幕。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海街日記》是瀧本幹也二度擔綱電影攝影師的作品,掌握節奏之餘還進一步同時拍攝寫真集,其中一幕在鎌倉傳統木造建築緣側前安排煙花場景,彷彿透過取景器窺探夢幻世界。(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第三次殺人》劇照。(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從宏觀宇宙看向微觀的寺院與花

直至今日,瀧本幹也多數時候仍以底片拍攝。他提到,底片與數位乍看差異不大,但底片成像仍較為自然,「就算一直盯著看也不會累,很順地就進入了腦海中,也更容易打動人心。而數位相機雖然方便,但拍出來就是有種說不上的單薄感。」他解釋,像是使用操作繁複緩慢的大畫幅底片相機拍照時,是以肉眼觀看拍攝對象邊按下快門。這既有一種直接與被攝體對峙的緊張感,想到光線正在穿越身旁的鏡頭,總會升起敬畏之心。「這些情緒都會一一投射在照片之上。」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瀧本幹也樂於詮釋建築作品,其2005年的早期作品《BAUHAUS DESSAU》將德國德紹包浩斯校舍以獨特視角進行剪裁和再現。(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SIGHTSEEING》計畫始於2000年,隨後2003年日本六本木之丘開業引起「Hills族」熱潮,這類社會縮影也存在於旅遊勝地,於是他以帶有諷刺的視角拍攝。(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我的攝影主題總是與社會密切相關,並以適當的距離觀察著我們所關心的時代。」他帶著大畫幅相機旅行, 2007年《SIGHTSEEING》在16國定點捕捉下群聚觀光名勝前的遊客,些許嘲諷地記錄下這消費社會。他的 鏡頭也更多面向摯愛的自然地景,畫面往往屏除主觀情緒,帶給觀眾一種靜止、非現實的觀感。像是2009年 《GRAIN OF LIGHT》拍攝海浪波光翻騰的韻律,2013年《LAND SPACE》則聚焦於航太工業與純粹地景,以宏觀角度記錄下土地與太空的原始模樣。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LAND SPACE》。(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LAND SPACE》將佛羅里達東海岸甘迺迪太空中心拍攝的影像,與冰島、土耳其大地和夏威夷火山等世界各地自然地景交織。(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我多半是以天空的視角,而不是人的視角拍攝,將地球視為一顆行星。例如,想像從宇宙俯瞰地球會是什麼樣子的景象,或是在光從太陽表面到達地球8分20秒長的時間,將快門打開,捕捉海洋的動態,讓宇宙的時間流曝光在底片上。」

繼2018年《CROSSOVER》一書精選生涯作品,至今瀧本幹也邁入職業25年,在今年2月又一次編輯厚達600多頁的《Mikiya Takimoto Works 1998-2023》。問及近年創作上是否有心態上的變化?「疫情期間我好幾次逃離密閉的房間,走到無人的河邊專注地拍油菜花田。只是這次不是由空中往下俯瞰,而是躺在地面上仰望天空,近距離地感受地球的脈動。」2020年在京都妙滿寺的展覽成為契機,寧靜的寺院中,他領悟到一花一世 界、萬物背後皆有各自存在卻也彼此相繫的宇宙。一直以來宏觀記錄大地的他,開始以寺院與花的微觀主題進 行創作,系列預計於今夏集結出版。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寺院與花」系列緣起於在COVID-19疫情下的寧靜寺院中,瀧本幹也意識到在枯山水的小小世界也能聯繫到宇宙中各處。(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對瀧本幹也來說「常態」是不存在的。而不變的是,他對待攝影如一的真誠態度。商業廣告與個人創作對他並無二異,兩者最終都歸結到「如何全力地享受拍照」。客戶需要的是什麼?又有什麼是攝影師才發想得出的提案?該如何事先準備?拍攝現場的流程又是如何?他觀察到過去5年廣告日趨數位、網路化,短影音、更具淺顯說明性的影像需求高漲,可這也會是攝影純粹表現力道更加突出的時代。「在這個AI逐漸取代人類的年代,重要的是該如何創作出只屬於自己的作品、表現方式。我相信唯有那些絞盡腦汁摸索出最佳解答的拍攝現場,才能誕生出撼動人心的作品。」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瀧本幹也

平面、影像攝影師。1974年出生於日本愛知縣。以平面廣告為首,活躍於商業攝影、作品集製作、電視廣告和電影拍攝等各式影像領域。今年預計發表新作品於聯展《丹下健三和隈研吾》(巴黎日本文化會 館)、《WONDER - Mt. Fuji》(東京都寫真美術館)。IGmikiya_takimoto

企劃|吳哲夫 文|廖怡鈞

圖片提供|瀧本幹也攝影事務所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La Vie 2024/5月號《泰國設計特搜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