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倫米蘭與萊恩雷諾斯主動降片酬演出《名畫的控訴》 呼籲「討回公道永不嫌晚,不論是85歲或28歲!」

海倫米蘭與萊恩雷諾斯主動降片酬演出《名畫的控訴》

外傳以近千萬美金片酬接演動作片《死侍》(Deadpool)的好萊塢男星萊恩雷諾斯Ryan Reynolds,為了能與奧斯卡影后海倫米蘭Helen Mirren一起在電影《名畫的控訴》(Woman in Gold)中飆戲,不惜主動降片酬爭取演出,萊恩雷諾斯說:「我與海倫米蘭只希望這段歷史能被觀眾看到,透過這部電影讓大家知道『甚麼是正義』!爭取權益與討回公道永不嫌晚,只要相信就要據理力爭,不管你是85歲還是28歲!」而海倫米蘭則說:「在電影中,我與萊恩是推翻不公的搭擋,在現實生活裡,我們倆也希望透過這部電影讓大家正視這段恐怖歷史造成的傷害。」

 

即將在6/5全台上映的電影名畫的控訴》拍攝總預算僅1千1百萬美金,卻能請來片酬動輒千萬的奧斯卡影后海倫米蘭與好萊塢一線男星萊恩雷諾斯演出,據了解,海倫米蘭看到劇本後,主動降片酬要求演出,她說:「這是個關於『正義』與『親情』之間的故事,瑪麗亞80多歲,因為納粹的迫害逃往美國住了50年,她逃離時失去了一切,我覺得大家應該記得這樣的歷史,到現在都還有人因為戰爭而被迫拋家棄子遠離家園,我希望能透過這部電影來警醒這個世界。」男主角萊恩雷諾斯則說:「名畫的控訴》是真人實事,兩隻小蝦米對上大鯨魚,一路從地方法院告到最高法院,最後來到奧地利的仲裁委員會,相當讓人佩服,我希望觀眾能看到這兩位如何堅持爭取我們所認為的公理正義。

 

名畫的控訴》改編自真人實事。1938年,德軍侵襲維也納並闖入民宅大肆搜刮,瑪麗亞跟她的猶太裔家族也難逃被政府迫害的命運,唯有瑪麗亞順利逃亡美國。二戰結束後,由畫家克林姆為瑪麗亞嬸嬸艾蒂兒所畫的「艾蒂兒肖像一號」,成了國家資產留在奧地利美術館。幾十年過去,無法忘卻歷史傷痕的瑪麗亞(海倫米蘭 飾)決心將畫作奪回,於是她找來一位美國律師(萊恩雷諾斯 飾),準備到奧地利提出告訴,一同為遲來的正義奮鬥到底…

 

圖片資料提供 / CatchPlay

台劇為何要搶攻短影音市場?專訪《都市懼集》監製與製作人,解析片長10分鐘內的敘事策略

台劇為何要搶攻短影音市場?專訪《都市懼集》監製與製作人,解析片長10分鐘內的敘事策略

集結許瑋甯、林柏宏、邵雨薇、傅孟柏等78位卡司的《都市懼集》,瞄準現今觀影時間零碎的趨勢,每集僅3~10分鐘,呈現34則「沒有鬼的恐怖故事」。為什麼台劇要跨足短影音市場?又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架構出完整的戲劇?

2022年的69日到728日,為期47天的拍攝,是《都市懼集》團隊永遠忘不了的時間,因為誰都沒拍過這樣的一部戲。「一輩子都忘不了,幾乎每天都在殺青,殺青都要送演員花,我買到花店老闆都在問:到底在拍什麼?怎麼每天都殺青?」製作人賴楀婷講起兩年前的事情仍歷歷在目。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每集至多兩天就要殺青,現場拍攝節奏緊湊。(圖片提供:CATCHPLAY+)

實際了解《都市懼集》的內容,就知道每天殺青也不奇怪。全劇共34集,動用3位導演、78位演員,但每集僅有310分鐘,是台劇首度嘗試短影音劇集。故事發想得回溯至2020年,本身是重度恐怖片愛好者的賴楀婷,一直想拍一部「沒人做過」的恐怖片。同時她觀察到,國外已出現不少短篇劇集,例如南非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Neill Blomkamp)創立的製片公司「燕麥工作室」(Oats Studios),專拍實驗性科幻短片,每部都在30分鐘以下,最短甚至只有5分鐘;日本早期就有《雞皮疙瘩》、《世界奇妙物語》,近年在串流上的《韓國都市怪談》、《愛xx機器人》等等也都造成迴響。

(圖片提供:CATCHPLAY+)
許瑋甯演出「計程車招呼站」,描述上班族在搭計程車的過程中發生意料外的事。(圖片提供:CATCHPLAY+)

「現在人的觀影習慣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賴楀婷說,現今人們的生活時間破碎,很多時候沒辦法專注地好好看完一部長片。既然如此,她決定要做實驗性的嘗試,藉由時間極短的劇集,讓大眾不管是在捷運上,或是在家裡做家事做到一半,都可以來欣賞。原本規劃一集1015分鐘,但她認為既然現在觀眾已經很難沉浸下來看片,不如更快狠準地濃縮在310分鐘,試圖更貼近大眾生活與觀影步調。

(圖片提供:CATCHPLAY+)
黃河飾演的主廚和扮演美食評論家的唐綺陽,在劇中有精彩對手戲。(圖片提供:CATCHPLAY+)

角色一出場必須立刻有效

《都市懼集》劇本開發一年半,定調「沒有鬼的恐怖故事」,「我覺得人比鬼可怕。」身為北漂族的賴楀婷,獨自在外鄉打拚時遭遇不少可怕經歷,再加上影視產業的工作時間較特殊,常常在凌晨或半夜搭計程車、叫外送,自己或周遭朋友都撞見不少不可思議的人事物。她透露發想階段多達100多個故事,之後針對大學生、上班族、親子3大族群做問卷盲測,最後收斂至34集,並分為夜生活、辦公大樓、住宅大樓、大眾運輸、住宿、商圈6大主題。

(圖片提供:CATCHPLAY+)
邵雨薇在劇中透過Google地圖,發現多年來身邊一直有個跟蹤狂。(圖片提供:CATCHPLAY+)

「我們發現年齡、性別不同,就會有不同的恐懼點。」她舉例,許瑋甯主演的「計程車招呼站」,女性普遍有感,男生則否,猜想男性對計程車司機較不恐懼,畢竟若真發生危險也較能自行解決;傅孟柏、初孟軒、黃冠智主演的「新主管」講述荒謬的社畜處境,男性的評分就高於女性。

(圖片提供:CATCHPLAY+)
傅孟柏演出「新主管」,操勞不堪的房仲和新主管有著微妙互動。(圖片提供:CATCHPLAY+)

通常影集一集落在40~90分鐘,電影則是120分鐘,實在好奇要怎麼在3~10分鐘內完成敘事?監製蔡宗翰以文學上的極短篇比喻,「要想辦法在很快速的時間內,創造翻轉的戲劇效果,並呈現隱藏在角色之間的矛盾或衝突。」不過這其實也是長篇戲劇該做的事,因此在戲劇核心不變的情況下,短篇要做的就是更快狠準。

他認為「角色一出場必須立刻有效」,長篇可以鋪陳角色的過往、不同面向,由此建立起角色形象;短篇沒有這麼多篇幅,必須一出場就能讓觀眾明瞭角色人設,不用到非常完整,但至少要能大概掌握。

(圖片提供:CATCHPLAY+)
李沐在劇中不堪鄰居噪音騷擾。(圖片提供:CATCHPLAY+)

由章廣辰、謝麗金主演的「客房清潔」,飾演旅館清潔員工的謝麗金,在床底下發現章廣辰女友的屍體。章廣辰有點痞痞的角色扮相,和滄桑老實的謝麗金形成對比,再加上兩人的世代差距,隨即能知曉這兩個角色的形象和衝突。

最後謝麗金得知真相後崩潰又抓狂的舉動,不難猜想她過往有些不好的遭遇,或是被欺負過,才會有這麼大的反轉。蔡宗翰說,若是在長篇戲劇,會先交代謝麗金的家庭、和老公的相處等等,但短篇都省略了。

選角也是讓角色快速有效的關鍵,蔡宗翰說,「在時間沒那麼多的情況下,運用大家對演員的公眾形象,快速建立角色,再利用這個形象在劇裡做一些反轉。」林柏宏主演的「完美夜景」僅3分鐘,原型為許多人會為了拍一張網美照,做出危險行為,但如果只演一個人到懸崖拍照最後墜落,就只是新聞事件而不是戲劇。賴楀婷說,後來在拍網美照的行徑中,加入了「如果有一個帥哥想幫你拍照,你會不會拒絕?」的橋段,而這個帥哥卻人不可貌相,有著極其扭曲的心理。

(圖片提供:CATCHPLAY+)
林柏宏在劇中幫網美拍照,卻有著不為人知的扭曲內心。(圖片提供:CATCHPLAY+)

選角特意找來看起來可愛無害的林柏宏,「那個反差才會出來。」除了在選角善用演員公眾形象,蔡宗翰也希望帶給觀眾新鮮感,例如許瑋甯和劇場演員竺定誼的組合,就是從來沒看過;此外也加入新人演員、YouTuber等新面孔。賴楀婷笑說,YouTuber喬瑟夫非常想跨足戲劇,殺青後還追問:「只有一天嗎?可不可以去其他集客串?」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選角希望帶給觀眾新鮮感,加入了博恩等YouTuber演出,也透過他們鮮明的形象營造戲劇效果。(圖片提供:CATCHPLAY+)

兩天內一定要殺青的極限拍攝

現場拍攝又是另一個挑戰,《都市懼集》總成本大約是一般規格戲劇的兩倍。賴楀婷解釋,光是美術組就分為4組,由一位美術指導統籌,一組專門負責道具、兩組陳設,另外一組留守現場應變。

通常拍長篇戲劇,租一個主場景可以拍78頁的劇本量,但這次幾乎是「一天一場景」,甚至花好幾天架設的場景一天拍完後就立刻撤掉,「只能說CP值很低(笑)。」她說拍攝現場壓力非常大,因為每集12天內一定要殺青,進度完全不容許落後,就算現場出問題,也要想辦法克服和解決。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的美術共有4組人馬,在道具與陳設上都十分講究。(圖片提供:CATCHPLAY+)

最直接的難題就是天氣,賴楀婷說,在拍攝「觀光巴士」篇章時,巴士的車頂是打開的,拍攝當天的天氣預報顯示下午3點後會下雨,果不其然快到3點時就看到一片烏雲慢慢接近。他們趕緊請場景經理先往烏雲的方向查看,結果真的已經下雨,於是一邊看著道路監視器,一邊請巴士司機追著還沒下雨的地方開去。還有一場戲的場景在商圈,拍攝途中突然下雨,只好換位置拍,但因為要連戲,就得想辦法「看不出來有換場景」。

 BIZ NUMBER 

3~10 分鐘
現在人們的觀影時間有限且零碎,《都市懼集》每集僅3~10分鐘,可以在通勤等時間輕易觀賞

47天
《都市懼集》全劇34集花費47天拍攝,每集拍攝1~2天,幾乎一天一場景,進度完全不能落後。

2倍
《都市懼集》在演員、美術等人員動用較多,整體成本約是一般規格影集的2倍。

逐漸興起的短影音戲劇

現今戲劇的播映方式,不外乎一週一集、週一到週五連續播,或者在串流平台一次上架。但《都市懼集》在CATCHPLAY+平台上,將是一天一集,不管平日或假日,每天連續上架新集數,亦為播映節奏的新嘗試。其實國外早已出現各種新型態劇集,賴楀婷提到中國的「豎屏劇」已行之有年,歐美國家則在瘋名為「ReelShort」的串流平台,兩者都是符合手機的直立畫面,一集約落在1分半、2分鐘,內容以八點檔狗血劇情為多。

(圖片提供:CATCHPLAY+)
「新主管」的原型為過勞死,以戲劇化的方式,表達員工為達成業績到了近乎瘋癲的地步。(圖片提供:CATCHPLAY+)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ReelShort並不打算和主流串流平台競爭,鎖定的是一群完全不同的客群,是在等公車、上廁所等「途中」的觀影群眾;數據公司Sensor Tower更指出,今年1月,ReelShort在Apple應用商店的下載量已達100萬次、收入500萬美元,在Google Play則有300萬次下載量、300萬美元收入。

隨著數位工具與內容的普及,Facebook、Instagram、TikTok、Threads⋯⋯,各種平台有著各式各樣的影音內容,影視產業的競爭對手一再擴大;不少串流平台亦有「倍速觀看」功能,讓觀眾以1.5、2倍速「快轉」看戲。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將於7月12日在CATCHPLAY+獨家上架,呈現日常生活中「沒有鬼的恐怖故事」。(圖片提供:CATCHPLAY+)

面對這個注意力分散與短暫的時代,蔡宗翰認為觀眾本就有觀看的自由,「大家想怎麼看就怎麼看,也沒有什麼叫作『這樣看比較好』或『這樣看比較差』,不看也是一種選擇。」他說,戲劇終究要回歸到角色之間的衝突能否成立,時間再短的戲劇都需要此條件,如此也才會有別於ReelsTikTok等單純展現某個東西的短影音。說到底,時間長短終究是形式,觀眾觀看的仍是內容,能否打動人心還是買單的關鍵。

 BIZ IDEA 

快速建立角色形象再反轉
短篇沒有時間交代角色背景,可藉由選擇公眾形象和角色氣質相近的演員,再翻轉這個形象來營造效果。

短篇劇集串流正夯
《韓國都市怪談》每集10分鐘內、《愛x死x機器人》每集約10幾分鐘,都在串流上造成熱度。

手機直立畫面觀影
中國已出現豎屏劇、歐美則有「ReelShort」,都是符合手機尺寸的直立畫面,每集約在2分鐘內。

文|張以潔
圖片提供|CATCHPLAY+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La Vie 2024/7月號《運動的設計進行式》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台灣通勤第一品牌》李毅誠專訪:以創作傳遞多元觀點,善用缺點彰顯自身特色

《台灣通勤第一品牌》李毅誠專訪:以創作傳遞多元觀點,善用缺點彰顯自身特色

鄰近六張犁捷運五分鐘路程,鑽進容納一人肩寬的窄巷,在連排舊透天厝中,有間門上貼滿著各式各樣的貼紙這是台灣頭部Podcast節目——台灣通勤第一品牌(以下簡稱台通)的起家厝。即便每集超過十幾萬人收聽,主持收入比起過去已寬裕許多,但三個中年直男大叔,仍持續窩在這間老宅,百無禁忌暢聊各種議題。

「大家好,歡迎來到台灣通勤第一品牌。我是李毅誠。我是張家倫。我是何ㄟ。」
 
坐在台通的麥克風前,彷彿聽到節目開場。很難想像一樓錄音室,幾年前還飄著菜餚香味。「我們真的是在這裡做便當,租這裡當生產線,把桌子擺起來配菜。」台通主持人李毅誠(逞誠)指著擺著筆電的老桌,「就是這張!」

當時沒做便當經驗,也不認識做這行的朋友,李毅誠跟弟弟、大學好友何勁旻(何ㄟ)天生有種憨膽,像小白兔直接跑進未知的餐飲叢林。「就跟我們做Podcast一模一樣,真的就從零開始。」

會來錄Podcast,是便當店最慘淡經營時刻!「因為疫情幾乎停擺,而且我們六、七成都是大單。」為了另闢收入,李毅誠原本想做Twitch遊戲直播,但太專心打遊戲,就變成無聲默劇;想投入YouTube,但當時看到心儀作品《反正很我閒》紅不起來,驚覺觀眾喜好太嚴苛。當時火熱《上班不要看》類型,又不是自己喜好的表演方式。

《台通》三位主持人(右起):李毅誠、何勁旻、張家倫。(圖片提供/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台通》三位主持人(右起):李毅誠、何勁旻、張家倫。(圖片提供/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在便當店的飯菜香中 意外聊出連載情境喜劇

有天便當店同事跟李毅誠說,早上聊天內容很好笑,可以錄下來變Podcast,竟然意外殺出一條生路。當年Podcast還是一片藍海,節目多半在教英文,閒聊類型節目偏少,製作相對粗糙。「我去聽類似的娛樂性節目,發現做得也太爛了吧,所以相信自己的排名一定會往上。」

外人看似沒來由的自信,源於李毅誠從小清楚自己優勢,說話就是他擅長的武器,「可能跟我媽有關,因為她不好溝通,但我從小就很會跟她應對,衝突也不太害怕。」

知道自己講話厲害,起先李毅誠想一個人錄音,但聽到股癌後,意識單口節目極吃天分,「一般人其實聽不出來有多厲害。」比拚不過,就拉了好友張家倫下海說雙簧,不小心變成雙人情境喜劇,讓大眾一聽黏住耳朵。

「鍾佳播說我們就是情境喜劇啊,會有新的角色出現。」李毅誠舉例,像聽眾以為我們只是室友,慢慢才發現,原來你們兩個是在退伍時就認識,難怪前面會講出那些話來。「我們就是用情境喜劇的邏輯,把我們的人生呈現出來。」

開播兩個月後,台通就竄到排行榜前三名。第49集又加入笑果十足的何ㄟ,鐵三角組合,讓節目長期占據台灣榜單前十名。

台通聽眾有個特別文化,一集會重複三刷、四刷,還會從第一集聽到最新,反覆聽好幾輪,像是一種儀式。為什麼能引誘聽眾,不斷重聽尋找隱藏的彩蛋?或許跟台通主持人們共同嗜好是看漫畫有關,從小耳濡目染的連載形式,自然融入到Podcast,「我們知道這能吸引人,但不太知道原因。」

李毅誠會刻意鋪陳,隨著集數推進,像故事情節展開,不斷又丟出新的線索,角色樣貌愈來愈立體。他不諱言,台通其實在破壞傳統廣播格式,「比如我們不太自我介紹,很多事也不會講得很清楚。隨著慢慢聽下去,會發現我們是怎樣的人。」

為什麼台通討論議題,常引發共鳴?這也是刻意營造。比方要講某一話題,從前幾集就會開始暗示。等到要正式討論,之前集數已解釋完前提,聽眾情緒也堆疊累積,創造的共鳴就更大。

出道僅2年,李毅誠(左)、張家倫便應邀扛起第13屆金音創作獎主持棒。(圖片提供/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出道僅2年,李毅誠(左)、張家倫便應邀扛起第13屆金音創作獎主持棒。(圖片提供/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創作就是對世界有話想說

Podcast相較於其他視覺媒體,解放了雙手,也填補資訊焦慮,不想留下空白,想被陪伴的人。相較於拍影片,不少人覺得做Podcast更簡單,導致一堆人爭相投入,但其實聲音更需要演繹,紅不起來就黯然離開市場。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創作要幹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李毅誠直言,若一直模仿、附和他人,即便是真心創作,對觀眾價值就極低。若選擇面向大眾創作,作品說到底是被拿來競爭,當影子無法產生價值,也沒辦法超越別人。

「公開的創作其實要跟世界溝通,所以你要知道跟世界講什麼,你要影響誰。」不知道自己要幹嘛的人,就不會得到好流量。

李毅誠以台通為例,很清楚自己為何創作,因為他厭惡偏激的單一價值觀。比如看見許多人對於富人或窮人,貼上不正義或不快樂的標籤。但他在人生最窮的時候,曾和家裏比較有錢的女生交往,對方是勤儉又熱愛工作的人。反差的經歷,間接動念想傳遞多元觀點,「為什麼沒錢就一定很辛苦,為什麼不把沒錢又幸福的人當案例拿出來講?因為我們不想聽嘛。」

當社會只有單一價值觀時,許多人因此受到壓迫。「所以在台通還蠻常跟大家講說,我們三個人價值觀都不一樣,也跟你不同。但你有自己的價值觀最重要,台通提供思考方向,但不會說我們是正確的。」現在節目也不斷傳遞溝通能力給大眾,討論事情有哪幾種看法。

台通常分享主持人們,跟家裡衝突如何解決,意外收獲不少聽眾,是跟爸媽一起聽節目。「我見過很多次,聽眾跟媽媽一起來參加活動。年齡剛好也跟我和我媽相仿。」這也加深李毅誠,持續往溝通的主軸推進。

《台通》的原則是傳遞多元觀點、與世界溝通,圖為訪問變裝藝術家UG(中)。(圖片提供/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台通》的原則是傳遞多元觀點、與世界溝通,圖為訪問變裝藝術家UG(中)。(圖片提供/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好好發揮缺點才能彰顯自身特色

「我跟何ㄟ大學都念文學院嘛,會有個創作夢,想拍個電影,弄出很酷東西。反正就想要跟這個世界說,我很厲害,想要跟別人講出什麼。」
 
當創作目的很清楚,無論是自己爽,或討好別人都無妨。李毅誠認為要好好彰顯自己、做自己,「不是說一定能成功,但如果不把自己先丟出來,你就會一直在學別人。」李毅誠觀察有自信的人,會比較知道自己要幹嘛。而自信前提,是人際關係的安全感。「若人跟人的安全感不夠,通常是溝通問題。」

李毅誠近年也發現,要找出自身獨特之處,不要去改善缺點,反而要善用它!「因為優點你一定會好好發揮,所以這句話是廢話。」他開玩笑地說,像台通三個人缺點就很明顯,想掩飾人格卑劣也掩飾不了。「比如說何ㄟ是貪小便宜的人,他想拗你,可是又重義氣,也不會真的陰你。」兩個看似衝突元素,放在一起就很有效果。

創作者平庸一般化,來自於沒突出優點,又隱藏了缺點,人就會超無聊。很酷的人都能直面缺點!李毅誠觀察,自媒體影響娛樂產業發展,連偶像明星也要做自己,「所謂做自己,就要正反併陳。」而人跟AI跟最大差異,也是最可貴之處,就來自於被定義愚蠢的情緒。

要當網紅或創作者,最大且唯一的挑戰是抗壓性,李毅誠認為:「不是才華、天分或努力,而是抗壓性。」抗壓性才能夠幫助你一直走下去,創作者終究會面對才思枯竭的一天。

《台通》受邀參與2023年第十四屆高雄《大港開唱》。(圖片提供/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台通》受邀參與2023年第十四屆高雄《大港開唱》。(圖片提供/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永恆的幸福是跟朋友一起玩樂創作

李毅誠從17歲到32歲,長年處在貧窮狀態。他說人磨到最後就穩定、簡單了,會看見比較永恆的東西。「我知道自己幸福的來源,就是來台通聊天工作。」所以他從未買樂透,知道不是自己的命。即便嘲諷成功學的心靈雞湯,但他也曾經從成功書籍,看見自己大器晚成的信心。「反正55歲才會發達,那我還有20年可以慢慢來。」

台通爆紅後,李毅誠口袋開始有了錢。看見身邊朋友迪拉胖(「顏社」廠牌創辦人)買勞力士,半開玩笑說也想買一隻。「但迪拉跟我說,不要買,你不會喜歡。」認真考慮一陣子後,李毅誠自我辯證:「這個錢我或許付得起,但我會喜歡嗎?買了之後會更快樂嗎?」最後索性不買,因為也戴不住。

見到股癌投資大賺,他也想過要進入股市撈一筆,「但買了就有很多煩惱。」李毅誠很早就認清,自己目的是創作,創作好自然就會賺錢。「如果我第二年開始瘋狂投資,導致節目品質下降,那第三、四年的錢都賺不到。」他常對外宣告,不想買房子,是想要能自由的創作。

《台通》成立1.5週年時首度推出周邊T-Shirt「鮮蝦挺」,號召聽粉們「先瞎挺」。(圖片提供/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台通》成立1.5週年時首度推出周邊T-Shirt「鮮蝦挺」,號召聽粉們「先瞎挺」。(圖片提供/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怎樣比較快樂?「就是分享比較快樂,跟大家一起玩比較快樂!」跟朋友每天一起玩、一起創作,就是李毅誠活力的泉源。他說人最終都需要創作來證明自己,這是一種本能!

「我們前陣子去奇美博館,看到很多自畫像,導覽人員說這就像手機自拍,人有自我展現的慾望,想留在世上的嚮往。只是工具不同,其實人幾百年來都沒改變。」
 
人透過不斷創造,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李毅誠從前也說,自己不是在做便當,而是便當的設計者!就要弄出符合自己品味的Logo,搭配出滿意的菜色。當時團隊就思辨,如果想跟別人一樣,那去加盟八方雲集還比較賺。

「我很喜歡把所有的工作,都放在創作上來講。譬如開一個小工廠,若自詡為創作人,就是要創造出不同的東西,提供更好服務。」

撰文|詹致中
提供|臺北文創

本文由臺北文創名家觀點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