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5

返回文章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2010年的作品幼兒園El Petit Comte Kindergarten。以一整排彩色的圍籬帶給孩子們無限希望。

聯手比利時根特的建築事務所Coussée & Goris Architecten共同打造的霍夫海德火葬場,同時也獲得2016年的A+Awards宗教及紀念建築大獎。

霍夫海德火葬場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最為人稱道的Bell–Lloc Winery,縫隙間灑下的光線,時而打亮如洞窟般的地下空間。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最為人稱道的Bell–Lloc Winery,縫隙間灑下的光線,時而打亮如洞窟般的地下空間。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最為人稱道的Bell–Lloc Winery,縫隙間灑下的光線,時而打亮如洞窟般的地下空間。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Les Cols Restaurant Marquee餐廳帳亭,讓人想起童年在外野餐的美好回憶。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Les Cols Restaurant Marquee餐廳帳亭,讓人想起童年在外野餐的美好回憶。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比起運動場,更像一幅水彩風景畫的Tossols-Basil Athletics Track。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La Lira Theater Public Open Space是將廢棄戲劇院遺留的空間,重新打造成公共廣場的改建案。包括鐵構的舞台和跨河的橋,如此融入當地又別富意境。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Soulages Museum是少數位在西班牙以外的作品。這間座落法國的美術館,2014年完工,以收藏法國藝術家Pierre Soulages的作品為主。RCR Arquitectes受到他營造光線的方式啟發,創造出極富層次變化的方形展覽空間,玩味光
影的轉換。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位於老家奧洛特市的住宅案Row House。概念是在兩道牆內嵌入一個具流動性的居住場所。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改建一棟廢棄的鑄鐵廠成為自用辦公室Barberí Laboratory。他們共用的大桌子也是三人自行設計。

2017 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從左到右分別是Rafael Aranda、Carme Pigem、Ramon Vilalta。

返回文章

返回文章

2017普立茲克獎得主RCR Arquitectes!揮別明星年代讓建築回歸地域和詩意!

+15
+15
+15
+15
+15
+15
+15
+15
+15
+15
+15
+15
+15
+15
+15

RCR Arquitectes由Rafael Aranda、Carme Pigem和Ramón Vilalta於1988年共同創辦,三人各取名字的第一個字母組成事務所名稱。這間低調的工作室,長年蟄伏於西班牙東北方的奧洛特市(Olot),直至今年三月初,普立茲克評審團宣布年度桂冠時,才正式走進世界建築的螢光幕前,而且初登場便成為主角。

 

順應在地紋理,打造如詩歌般的建築

為何這個名字讓眾人如此陌生?在建築界早已邁入全球化競爭,諸多事務所竭力參加各國競圖時,RCR Arquitectes走過近30年歲月,卻將大部分作品留在家鄉。他們不標新立異,不追求強烈的個人色彩,始終秉持因地制宜的精神,每一次都用歸零的態度重新認識案子所處的地理及文化脈絡。用他們的話來說,是去「閱讀」該場域,並找出最佳的相應之道。Carme Pigem曾對《Dezeen》透露,「每次著手新案子時,我們熱衷於造訪當地,而非從類型學或任何假設開始。」

 

其最知名的作品之一貝爾略克釀酒廠(Bell-Lloc Winery),是一座鑲嵌在大地中的酒廠。和土壤緊密相依的關係,回應葡萄本生於土,熟成更仰賴地下涼爽陰暗的環境條件。大量運用回收廢鐵,除了藉材料本身隱喻時間的向度,紅褐的色澤,也得以模糊建築和土地的界線。「他們證明材料的結合,可以讓建物萌發不可思議的強度和簡潔感」,這是普立茲克評審團給予的評價並未刻意挑選原始材料,玻璃、塑膠、鋼筋混凝土都在應用範圍,卻讓這些元素在對的地方發揮力量,更重要的是,襯托出大自然的珍貴

 

就像另一間廣受好評的萊斯高爾斯餐廳帳亭(Les Cols Restaurant),本身是半開放空間,三人利用兩側的火山岩牆撐起透明屋頂,再用透明塑膠布作內部區隔,讓賓客在不受日曬雨淋的干擾下,依舊享受微風輕拂,以及不斷綿延的綠意。

 

同樣將自然景色收納入作品的,還有位在奧洛特市的田徑場(Tossols-Basil Athletics Track)。跑道巧妙彎曲於樹林間,運動員的身影忽隱忽現,而看台上的觀眾俯瞰整片因季節而變色的林木,除了奔馳的力道,更看見幾近永恆的生命之美。「我們希望跳脫時尚,或打造只能存在特定時間內的建物。如果用心建造,建築的價值是足以亙久延續的。」Ramón Vilalta對媒體表示。

 

重新思考地方性的意義

不難想像,過去幾乎「足不出戶」的RCR Arquitectes,一躍摘下普立茲克獎,可謂大爆冷門。繼2012年以再生材料重構建築的王澍,2016年專注在邊陲地區社會關懷的Alejandro Aravena之後,RCR Arquitectes的出線,更象徵世界建築風潮從早期的明星當道,轉向更具在地性、更人文的路徑。《衛報》的建築評論家Oliver Wainwright指出,本屆評審團相當廣泛地徵詢各方專家的意見,他也是第一次被詢問;而這個結果,讓更多在二、三線地段長期耕耘的建築師能被看見。

 

評審團主席Glenn Murcutt寫道:「我們活在全球化的年代,不論貿易或協商,都受制於國際間的交流和影響。越來越多人開始害怕,過度全球化導致喪失本土的價值。但RCR Arquitectes讓我們知道,這兩者是有可能並存的。至少在建築領域,以一種絕美而詩意的姿態,化解『只能取其一』的困境。」

 

紮根在地,卻非一味懷舊,而是在既有基礎上不斷思辨與當代對話的可能,因而得以深入地方卻又維持最前衛的眼光。就像三人保留一座老鑄鐵廠的結構和燻黑的牆面,再嵌入玻璃及鋼板,交織裡外,並置新舊,把它轉換成充滿生機的自用辦公室。每一次裝修都是對過往的致敬,卻又是向未來的探索

 

能做到這點,或許還是得歸功於他們彼此絕佳的溝通默契。「我們始終都相信分享的重要性,就像『會說話的爵士樂』(spoken jazz)一個人說了什麼,另一個人就接下去讓對話引導我們前往想像不到的地方這是對當代社會過度強調個人價值的抵抗。」Ramón Vilalta帥氣地對著鏡頭說道。

 

 

Text / 歐陽辰柔 

Photo / Hisao Suzuki 、Javier Lorenzo Dominguez

圖片提供 /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