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冤獄16年終重見天日!《徐自強的練習題》記錄纏訟21年台灣冤案歷程

《徐自強的練習題》電影劇照

《徐自強的練習題》海報

《徐自強的練習題》電影劇照

《徐自強的練習題》電影劇照

《徐自強的練習題》電影劇照

徐自強在司改會裡,露出爽朗笑容

徐自強與紀岳君(拍攝者 吳東牧)

若真相迷離,又該如何相信?發生在1995年的商人黃春樹遭擄勒贖撕票案,是台灣幾起知名的冤獄案之一,故事主人翁徐自強是一位被關了16年的冤獄當事人,也曾是一位7度被判處槍決的死刑犯,看似被捉弄的命運終在21年後撥雲見日,漸露希望曙光,而這場漫長折磨尋求真相的旅程中,紀錄片導演紀岳君則歷時五年時間記錄拍攝《徐自強的練習題》,帶領觀眾面對這位冤獄主角是如何克服生死交關的人生練習題!

 

1995年一起震驚社會的擄人勒贖撕票案,徐自強被其中的兩名嫌犯指稱為幕後主使,而在沒有犯案的直接證據之下,他在獄中度過了16年的歲月。漫長的審判過程中,70多位法官認為他有罪,曾7度被判處死刑、2次的無期徒刑,纏訟了21年之久。即便身處人生絕望的深淵,徐自強在面臨審判前仍說:「我相信人,我相信人會改變。」終於,在2016年的更九審獲判無罪。

 

當年徐自強因為撕票案被捕嫌犯的供詞而被通緝,在嫌犯被宣判死刑、擔心死刑若執行後將無人能對質的情況下,選擇主動投案說明以示清白,沒想到這個舉動卻開啟了他後來16年的監獄生活。即便徐自強的家人在律師的協助之下提出了三項不在場證明,卻依然無法讓他無罪釋放。在這場漫長且反覆的審判與上訴過程中,徐自強曾說過其實自己已經放棄了,「那時候只有一個念頭趕快死、趕快走。」直到司改會的律師們提出申請大法官釋憲後,這個案子才終於露出一道曙光。而這個司法奇蹟也成為台灣新進司法人員的重要教材之一。

 

原本在媒體擔任獨立特派員的導演紀岳君,2012年開始著手拍攝這部紀綠片,他坦言剛開始接到這個案子時,對於徐自強的清白抱持著懷疑態度。但在拍攝過程中越深入瞭解這個案件,就越不難發現台灣的司法程序中存在的問題。期間經歷過懷疑、調查與自我反省的心路歷程,他感受到製作紀錄片過程所面臨的種種困境,自己雖然沒有經歷過徐自強16年的冤獄經歷,卻也感受到「人人都可能是徐自強」的處境。經過訪問不幸遇害的被害者家屬,感受到司法無法彌補痛失親人的缺憾,以及整體社會對司法的失去信任。

 

「要認定一個人有罪是如此地簡單,要證明自己無罪又是多麼的困難。」紀岳君在片尾提到的這句話,希望能讓觀眾藉由徐自強的故事體會到「無罪推定原則」這個法律名詞真的是和一般民眾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他也希望大家在看完影片後,都能像片尾曲《遠方的鼓聲》所傳達的訊息一樣,想一想我們可以如何行動,彌補或預防這些缺憾再度發生。

 

對於自己的故事放上大銀幕,徐自強感慨表示:「這件事讓我發現我對這個社會有責任,因為以前社會上發生不公不義的事,我不會想要去揪正它,所以自己才會遇到這種事情,也希望能藉由傳達自己的遭遇,告訴社會大眾,台灣不能再有下一個『我』出現。」。「關注司法,不一定要懂法律,只要看到有人在臉書上分享相關訊息時,按一個『讚』,有空的話,到法院旁聽,這樣就能對促進台灣司法的進步,盡一份心力了。」徐自強說,紀岳君也表示,未來將會規畫小型巡迴影展,將更多作品帶到台灣的每一個角落!

 

Via / 穀得電影徐自強的練習題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徐自強的練習題》電影劇照

photo1 /7

《徐自強的練習題》海報

photo2 /7

《徐自強的練習題》電影劇照

photo3 /7

《徐自強的練習題》電影劇照

photo4 /7

《徐自強的練習題》電影劇照

photo5 /7

徐自強在司改會裡,露出爽朗笑容

photo6 /7

徐自強與紀岳君(拍攝者 吳東牧)

photo7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