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時尚災難者現象!街拍攝影大師Tommy Ton談快時尚失速潮流

Tommhton

What's your #OOTD?拜數位科技所賜,人們只要透過手指輕輕一點,加上卓越的拍照,或者說那鬼斧神工的修圖技巧,好似就能從凡人成為社群軟體上火紅的穿搭潮人。關於時尚,這個人人現今常掛在嘴邊的字眼,你會怎麼形容它,光鮮亮麗、張牙舞爪,抑或是如時尚惡魔Anna Witour所稱,時尚不過是與流行趨勢可比擬的一組「髒字」?

 

無論是紐約、巴黎、羅馬或東京,這些引領時尚風潮的大都會各有各吸引人的華麗魅力,那麼近年時尚市場蓬勃發展的上海呢?第二次再訪這個急速蛻變的城市,黃浦江外灘的夜晚,百年古蹟與林立高樓所投射出的閃爍燈光映照著兩旁水岸,依舊閃爍地令人醉心,然當我們正為它的「老派」所癡癡著迷時,這個有「魔都」之稱的大城腳步並未停歇,持續朝更宏大的目標邁進。此次藉由上海恒隆廣場(Plaza 66)盛邀,La Vie有幸訪問到穿梭在各大城市,捕捉紀錄過上萬人「時尚一面」的街拍攝影師Tommy Ton,和他暢聊其心中當今的街拍時尚是什麼景象,又有多少人是深陷時尚潮難的災難受害者。

 

來自加拿大多倫多的Tommy Ton,從2007年開始嶄露頭角以來,十年間已成為現今時尚圈不可或缺的街拍攝影大師。13歲那年通過幫妹妹側錄時尚節目,轉開電視遙控器的那一刻也同樣為自己敞開未曾見過的華麗大門,當然,他也經歷過你我在夢想道路上,都曾有過的跌跌撞撞時期,曾經滿懷希望也曾懷疑失落,幾經調整方向後終在2005年確立了自己要走上「街拍攝影」這條職涯之路,而那年他不過20初歲。

 

能夠在自己嚮往喜愛的範疇中工作,對許多還在人生道路上找尋方向的朋友來說,相信是既羨慕又忌妒。2005年,他創建Jak & Jil部落格網站,恰巧遇上數位初期興盛發展的時代,在那個網紅還未當道的年代,他確實取得了一絲先機,起初他只是隨性地捕捉路人和拍攝派對上名流影星的穿著打扮,然過於制式的流程既了無新意又拍不出真的「時尚精髓」,於是乎2007年時他買了機票,飛往時尚迷戰場倫敦和巴黎時裝週,透過鏡頭捕捉下一張張貼近又能真實反映出時尚潮人精彩穿搭的攝影作品。

 

如今十年過去了,那個熱愛時尚因而自學攝影的男孩,早已成為眾時尚品牌爭相合作的攝影師,當我們向這位拍過不下萬人、看過無數奢華耀眼時尚場面的街拍大師問及,請他回首這十年來的工作心路歷程,他大笑說:「筋疲力盡!」,他解釋縱使忙碌,但依舊保有「興奮」之情,「倘若少了那股興奮熱情支撐,我想我不會持續做這份工作。對比其他人,我是幸運的,能夠隨著喜愛的工作造訪世界各地,拜見我欣賞崇敬的每一個人。所以,我很快樂也心生滿滿感激,當然我也渴求於任何機會與不放過每次挑戰。就像現在的我,除了街拍攝影外,我也替品牌做諮詢顧問和展開各項特別的企劃。」。

 

不過比起十年前,「街拍攝影師」幾乎可以用爆炸性成長來形容,秀場外更成了全新開闢拓野的時裝戰場,有的人穿著奇異特殊,為的不是展示自己多有品味,反倒是刻意譁眾取寵,好爭取那不過短短三秒喀擦閃光燈的時間,一戰成名。早看慣此種「特殊」現象的Tommy Ton自然是見怪不怪,是否會對漸漸失控的局面感到灰心,他表示「有好也有壞」,從好方面來看這代表他所做的事情並非一件無聊事,甚至達到引起他人興趣的地步,讓時尚版圖更為茁壯;至於壞處,則是每個人都想在其領域出頭天,本該是享受樂趣的時候,卻顯得像是一場充滿壓力的競賽。

 

快時尚造就更多時尚災難者?

從過往一年只發表兩季的時尚大秀,到如今一個品牌每年需發展到四季,中間甚至還得推出Capsule系列,時尚過快的腳步幾乎讓設計師沒有「喘息空間」,同樣地,消費者取得商品的模式,從零售到數位電商,再至即看即買(See-now-buy-now),這一切看在工作與時尚密不可分的Tommy Ton眼中,只能用「瘋狂」來形容,對他來說,時尚紊亂的快速步調加上網路發達,時尚以往令人心之嚮往的神秘感蕩然無存,「令人感到遺憾的是,現在時尚失去了神祕感,更別提近年眾品牌積極拓展的即看即買服務。」,他繼續說道:「它消除了渴求和期待的喜悅之情,我不認為即看即買對設計師來說是件好事,對我來說,還不如回到過往那個可以慢慢等待和收藏的時刻。」。

 

「當你見著所有人都急於想把新玩意穿戴在身上,除了缺乏興奮之情外,更宛若塑造出一個個『時尚災難者』!」,就他自己的解決之道,他認為可以先買起來存放著,然後過個一、兩年後再拿出來,舊衣新穿反而能與其他單品做出完美混搭。抑或者,那些過往你負擔不起的服飾單品,回過頭去看說不定能給你新的想法,更重要的是「可能還能替你省下90%的花費」。

 

Tommy Ton(@tommyt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當街頭潮流遇上高端時尚

除了快時尚外,放眼望去有越來越多的頂級名牌與街頭潮流做聯名,例如今年初造成搶購的Louis Vuitton與Supreme聯名系列,或是將一件印著女權標語、社會口號的素T推上伸展台,是否只是淪為追求表象的時髦,而非講究呈現精湛的設計工藝,Tommy Ton如此見解:「現在街頭穿搭深深影響著高端時尚,我喜愛充滿創造力的作品,因此當看見簡單的圖紋T走上伸展台,確實有讓我感到驚訝。不過當你看見一位穿著Valentino或拎著愛馬仕包包的人,他卻用Supreme素T混搭,我想這是很有趣的現象。」。

 

當街頭潮服漸漸被視為是奢侈品的一份子,像是一件僅有紅方框Logo的T-Shirt,低廉成本卻要價不斐,是否值得?Tommy Ton回答:「如果能用什麼來形容,雖然我討厭用這詞來描述,但它確實是『時髦』,某部分來說,那讓人感到有些沮喪,當你買義式或法式品牌,你會期待遇見細緻的工藝技法,但現在花600美元大鈔買一件T-shirt,為什麼?我想這在當代時尚是個很有趣的探討,因為當品牌出越來越多類似的款式,消費者反而想要看見更多創新的點子,思考他們所購買的商品是否真的值得投資。」。

 

街拍大師的自我穿搭風格

有人說Tommy Ton的街拍攝影就像是一本「時尚教科書」,你可以很清楚地從中窺知現下正流行的穿搭趨勢,然而這位總將光芒聚焦於拍攝人物身上的攝影師,不免也讓人好奇他本人自身的穿著風格又是如何,「我想很難去界定我會怎麼穿著,通常大家看見我的時候,會認定我是名攝影師,在當下我不會有太多顧慮,去思考別人會怎麼看待我的穿著。」Tommy Ton說道,不過採訪這天他穿著夏威夷式的花樣圖騰襯衫,潮男味十足,「我想我會永遠愛Prada,有個原因是我發現我不斷地在搜刮2014年問世的花襯衫系列,當然我也愛Issey Miyake、Celine,如果我能穿得下的話(笑)。」。

 

Tommy Ton(@tommyton)分享的貼文 張貼

 

那麼在拍攝時會否透過鏡頭觀察被攝者,「當然會,我常常反覆翻著自己拍攝過的每位被攝者穿搭,然後心想『哇,原來還能夠這樣搭配』」,他也補充週遭好友,像是出生台灣的穿搭達人Eugene Tong也是讓他激發創意靈感的人,「他們總是能完美駕馭衣服,而不是衣服穿他們」。訪談最後,適逢時裝週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街拍多年下來,還想捕捉到怎樣的鏡頭,他說:「以時尚週為例,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你會遇見什麼,如果能預測,我想那鐵定很無趣,因此出其不意的驚喜是我最期待的。」。

 

文:Ian Liu

延伸閱讀

RECOMMEND

這些照片都是用iPhone拍的!Apple於巴黎展出蜷川実花等5位攝影師作品

這些照片都是用iPhone拍的!Apple於巴黎展出蜷川実花等5位攝影師作品

Apple在巴黎Salon Corderie舉辦的攝影展《I Remember You》於2023年11月10日登場,展出五位攝影師包含Malin Fezehai、Karl Hab、Vivien Liu、蜷川実花、Stefan Ruiz以iPhone 15 Pro Max所拍攝的作品,結合了令他們感動的人事物,探索稍縱即逝的記憶。他們相信,照片具有保存和放大記憶的力量,它可以將人們帶回某個時刻、喚起特定的感覺,以一種幾乎是世界通用的視覺語言帶來新觀點。

✦ Malin Fezehai 

來自厄立垂亞/瑞典的攝影師、影片製作人兼攝影記者,現居紐約,曾在中東、非洲、亞洲和美洲的40多個國家工作。Fezehai的作品聚焦於世界各地流離失所的人們與混亂的社群,曾受聯合國的委託,拍攝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暴力極端主義倖存者,並出版了一本名為《Survivors》的書,更曾獲得世界新聞攝影獎(World Press Photo Award)、Wallis Annenberg獎。值得關注的是,Fezehai拍攝厄立特里亞難民在以色列舉行婚禮的照片,是第一張獲得世界新聞攝影獎的iPhone照片。

apple攝影展在巴黎舉行4
Malin Fezehai的作品(圖片提供:Apple)

✦ Karl Hab

出生於1990年、現居巴黎的Hab是一位知名攝影師,也擁有航空工程師證照。當Hab不在工作的旅途中,他便專注在對於航空、設計、藝術和時尚的熱情。頻繁的旅行令他接觸到更多國際時尚與街頭文化,更藉由航行中俯瞰大地的視角,捕捉平時看不見、獨特又迷人的城市景觀。

apple攝影展在巴黎舉行2
Karl Hab的作品(圖片提供:Apple)

✦ Vivien Liu

具有建築碩士學位,並曾榮獲Clifford Wong住宅設計獎的Liu,是一名現居香港的攝影師。在從事建築工作15年後,她發現了自己對拍攝香港和世界其他城市景觀的熱情。建築的專業背景使她以不同的視角拍攝空間和主體,並從國際觀點聚焦香港的文化認同,讓大眾看見香港不一樣的面貌。

apple攝影展在巴黎舉行3
Vivien Liu的作品(圖片提供:Apple)

✦ 蜷川実花

東京藝術家蜷川実花從事攝影、電影工作,擅長使用夢幻的色彩與生動的拍攝手法,作品充滿個人特色。無論是人像、風景照或靜物照,蜷川実花都以植物、動物、風景、賦權女性等主題切入,在畫面中打造豐富的感官元素。

apple攝影展在巴黎舉行5
蜷川実花的作品(圖片提供:Apple)

✦ Stefan Ruiz

現居紐約布魯克林。Ruiz曾在加州的一座監獄教授藝術,並曾擔任《COLORS》雜誌的創意總監。他的作品曾登上《紐約時報》、《紐約客》、《Vogue》、《TIME時代雜誌》等出版品,以及國際知名的博物館、畫廊與大型展覽活動。

apple攝影展在巴黎舉行1
Stefan Ruiz的作品(圖片提供:Apple)

資料提供|Apple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從攝影到AI,都是實驗與實踐的過程!bigflowerdeer以AI算圖創作La Vie 11月號封面

從攝影到AI,都是實驗與實踐的過程!bigflowerdeer以AI算圖創作La Vie 11月號封面

攝影這項已存在200多年的技藝,在受到AI撞擊的此刻,將擦出什麼樣的奇觀?La Vie 11月號封面邀請「bigflowerdeer」主理人鹿虹、紅花以AI 算圖創作,本身即是攝影與新媒體藝術背景的兩人,也與我們分享投入算圖世界後的實驗心路。

96dpi01
鹿虹和紅花於2023年6月投入AI算圖的領域,Midjourney的豐富度和隨機性可創造出各種結果。(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2023年的現在,AI算圖已非新鮮事,但點開Instagram上名為「bigflowerdeer」的帳號,實拍般的光感、城市街頭場景、不落於鳳眼或單眼皮刻板印象的亞洲人像,會讓你驚訝於Midjourney竟也能如此寫實。畢竟這套奠基於大量資料庫的算圖AI,從2022年5月開放使用後,作品還是以歐美繪畫感居多。

「bigflowerdeer」由攝影師鹿虹、紅花共同創立,兩人於今年6月開始進入AI算圖領域。新媒體藝術和設計背景的紅花,早從Midjourney第1代就開始關注,「更新到第4代的時候,大家突然很在乎,照片的真實感可以做到什麼程度?」等到第5代推出,紅花發現光感、空氣中的透視、底片感等都大幅進化,加上剛好要幫Midjourney AI台灣社團版主林思翰推廣線上課程,決定親自入場。鹿虹笑說:「她算圖算到三更半夜,我還不理解她在幹嘛,結果隔天我用了之後,連續一個禮拜都算到三更半夜。」他稱過程就像是走進「精神時光屋」,「攝影創作是實驗與實踐的過程,Midjourney實驗了一些難以達到、但想要完成的畫面。」

96dpi10
在算圖創作上,紅花負責理性的部分,鹿虹是感性的那方。(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想算出很難實際拍到的畫面

以紅花來說,她算的圖像幾乎都是「在台灣很難拍到的」,對馬戲團和遊樂園很感興趣的她,因為台灣較少理想的場景,所以就會在算圖裡實驗。她的作品也常見大片花海,畢竟台灣很難找到位置、數量、排列組合都符合理想狀態的場景,不然就是會有模特兒躺在花海裡凹陷下去的問題。鹿虹的算圖則常和動漫相關,倒也不是局限於宮崎駿、新海誠等關鍵字,而是會有類似《獵人》奇犽的念能力、《海賊王》惡魔果實等元素。

96dpi02
Midjourney目前的大數據要算出亞洲人像,很容易偏向韓國或中國,但bigflowerdeer的人像較接近日本人,也沒有落於鳳眼等刻板印象。(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以攝影師的工作流程來比喻,鹿虹說他們算圖的出發點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腦中已經有構圖,再去執行;另一種比較開放,給AI一些指令,看它能給你什麼。這也和拍攝時引導模特兒很像,不同模特兒的反饋都不一樣。」因此相較於Stable Diffusion可以算出很逼真的人物、連續多張穩定的圖像,他們都更喜歡Midjourney算奇幻場景的能力與隨機性。有次紅花下了「水晶球裡的遊樂園」給Midjourney,但跑出來的圖像卻像是「魔法建築系課堂」,不在原本預設內的畫面也很有趣。

96dpi03
原本紅花下給Midjourney的指令是「水晶球裡的遊樂園」,但算出來卻像是「魔法建築系課堂」。(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封面創作幕後!不同於實拍的Midjourney合作案

這次La Vie也邀請他們以AI創作封面,為傳達攝影因科技飛快進展產生的奇觀感,編輯部先選定他們在Instagram上的一張作品,構圖是小孩在城市街頭、看見魚飄浮空中的驚奇;但該圖片的光感偏暗,希望能以此為基準調整並創造新作。鹿虹說,最初La Vie喜歡的那張作品,他下給Midjourney的指令大約是「很多河豚在東京街頭飄浮」、「小孩在街頭夢遊」,由很多字義類似的關鍵字,不斷拼湊嘗試而成。例如想要生成像河豚般圓圓胖胖的魚,他下過「chubby fish/bubble fish/round fish」,以及飄起來的動作「float/fly」,都是不同結果;想要很多隻魚,many和a lot of數量也不同;想要亞洲臉孔小孩,可以下Asian或Japanese,年紀可以規範幾歲,或單純寫young child,動作則是「running/sleepwalking/wondering」。他說,創作就是不斷選擇,各種排列組合都得去嘗試的過程。

collagelu-2
左:La Vie最初即是看中bigflowerdeer的這張作品,希望以此構圖發展為封面。右:bigflowerdeer以AI算圖創作的La Vie 11月號封面圖像。(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針對這次封面,鹿虹一共嘗試了5批算圖。在保持上述構圖與人物元素的基準上,第1批加入「cinematic」(戲劇性)的關鍵字,但造成畫面色調變得太過濃郁,好像有懸疑情節要上演。因此第2批加入「sunlight」(陽光),以及應La Vie要求不希望人物有過多豐富的情緒,多了「noemotion」(無表情)。接下來的第3、第4批,分別下達指令「穿制服」、「平視(焦距35mm)」,而因應第4批算出來的人和魚都偏「兇」,最後第5批加入「cute」讓整體可愛一點。

collagelu-1
左:鹿虹一直想算出「魚人」都沒有成功,沒想到在算La Vie封面時意外成功。右:在算La Vie封面時,魚飄浮的位置每次都不同,砸中人臉的畫面是趣味驚喜。(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從與攝影師常規的合作流程來看,往往是針對細節調整後決定最終的照片,但這次的封面照其實是來自第2批。「你下越多指定,AI無視的也越多。」紅花說,Midjourney會自行決定每一個指定的重要次序,如果想控制魚飄浮的位置,那光感、人物狀態的指令可能會被忽略。因此她認為AI算圖合作案,邏輯和攝影完全不同,攝影能在某一個基礎上持續修改,「Midjourney不能對過去的某一張圖、某一個細節太過執著,要把每一次都當成新的圖看,因為每一次都偏向綜合感官的變化。目前雖然已經推出局部修改的功能,但結果依然難以控制到理想狀態,AI對我來說是從0%到60%,後期還是需要大量人工調整。」

96dpi05
喜愛釣魚的鹿虹,還被紅花笑說:「自從開始算圖後就沒有出去釣過魚。」(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Photoshop何嘗不是過去的AI ?

其實魚也算是鹿虹的小彩蛋,因為他私底下很愛釣魚,總想讓平常出現在大海的魚群們飄浮空中。但這個這乍看超現實的構圖,背後仍有攝影實際執行的邏輯,例如真的在街上架設超大型透明魚缸,就能拍出魚群悠游城市的畫面,只是成本太過高昂。「我們的算圖作品,通常都能看得出來是我們本來就感興趣的事與主題。」紅花說,現在使用AI算圖的人很多,但很容易辨別創作者究竟是有自己的脈絡,還是被AI拖著走。兩人都很喜歡一位名為Takeru的創作者(Instagram帳號:maneki.metropolis),算圖產量很高,氛圍從未來感到近期的宗教與神話感,但都和服裝材質有關。這就是出於創作者自身的興趣與對畫面有慾望,再透過AI實驗出來。

96dpi04
bigflowerdeer的算圖作品看似超現實,但背後都有攝影實際執行的邏輯。(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只要創作者夠清楚自己的脈絡,他們就不認為會被AI取代,畢竟如果連創作者自己的創作動機都不穩定,不論實拍或算圖,都很難在市場上生存。鹿虹說:「算圖AI或文字AI,對我們來說就像Photoshop一樣,就是一個工具。底片時代其實也有『Photoshop』,只是他們是用暗房。現在的Photoshop對於過去的人而言,何嘗不是另外一種AI?」對於AI算圖是否會取代攝影,紅花則提到,攝影不是只有商案,更多的還是生活中的影像,每個人都會為某些時刻留下照片。相機也好,AI也罷,操作機具的始終是人,有想留影的念頭與慾望,攝影就持續存在。

96dpi11
AI不會取代攝影師,但會有新的商業模式產生,像法國攝影雜誌《Fisheye》以bigflowerdeer的這張作品作為封面,這也是他們首次將算圖輸出成實體。(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AI算圖創作Tips!

1. 交叉使用放大軟體

Midjourney的原始圖為「200KB、畫素1024 x 1024」,如果有實體輸出的需求,就要使用AI放大軟體。鹿虹和紅花目前會交叉使用3種軟體:Topaz Photo AI、Gigapixel AI,以及Photoshop的內建軟體。

2. 藝術風格很重要

要完成Midjourney圖像,除了元素、色調、視角等等,也可以加入「藝術風格」,例如王家衛、新海誠、宮崎駿,都是很好辨別的關鍵字。

3. 名為「權重」的指令

權重也可以理解為比例,例如你想要的元素是「女孩和花」,這個功能可以控制畫面裡女孩和花各占比多少,如果花的比例很大,可能會產生「一朵花包覆著女孩」。

96dpi09
對bigflowerdeer來說,Midjourney實驗了身為攝影師平常難以拍到的畫面。(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4. 關鍵字是會被忽略的

Midjourney不會滿足使用者所有的關鍵字,會選擇性忽略某些指令,需適時自己檢查哪些指令是無用的。

5. 適時和ChatGPT 同事討論

針對下給Midjourney的指令,可以請問ChatGPT:「如果我要用圖像生成什麼樣的一張圖,你會下什麼指令?」或者請ChatGPT規範術語,因為有時人類可以理解的文字並非電腦能懂。

6. Stable Diffusion vs Midjourney

相較於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可以訓練出穩定的模組,通常用來算肖像,也可以算出一系列看似「拍同一個人、但有不同光感與角度」的照片,但場景趣味性較低。

96dpiLINE_ALBUM_231018_20
bigflowerdeer認為現在的算圖作品很多,但也很容易辨認創作者是不是被AI拖著走。(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bigflowerdeer

鹿虹(Instagram帳號:luhonghsu)、紅花(Instagram帳號:bigredflower)共同經營的AI算圖主題帳號。兩人皆為攝影師,於2023年6月踏入AI算圖領域,用影像拼湊對世界的想像。IG:bigflowerdeer

文|張以潔 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La Vie 2023/11月號《新時代的攝影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