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負能量正常釋放 ?「圖文界太宰治」插畫家消極男子的厭世哲學

負能量正常釋放 ?「圖文界太宰治」插畫家消極男子的厭世哲學

別人的性命是鑲金包銀,自己的人生是窮忙到底。人稱「圖文界太宰治」的「消極男子」,在 Facebook 擁有 20 多萬人氣,以直指人心的黑白線條創作,說出許多人心底不敢明言的 OS。

 

二年前,「消極の男子」第一次在 Facebook 露面,那時的長相跟現在不太一樣,他高舉雙手吶喊「下班了/希望明天也能準時下班」!一開始,只是抒發上班族的鬱悶,沒想到逐漸引起廣大迴響。睜著圓圓大眼,一臉生無可戀的男子癱倒桌上,配著厭世旁白:「爸媽,對不起,我可能養不活你們」「我每天都在想自己怎麼那麼沒用」「你那麼在乎別人的看法/但也不見別人有多在乎你的啊」「別哭/你笑起來不好看/更別說哭能好看到哪裡去」「覺得人生很累嗎?舒服是留給死人的」。讀著讀著,有種被戳中什麼的心酸。

 

負能量正常釋放  

「網友說,這個專頁提供了很多他們平時因為面子或環境,無法跟周圍人講的話,例如一些抱怨或真實的想法,所以在這裡好像得到一種歸屬感,認為世界上好像多了一個人理解他們。」消極男子就像人人內心的厭世小分身,一起哀號活著好苦好累好麻煩,活該我們是這個世代,卡在夢想跟現實中徒勞。存錢難、成家難、老有所終難,還得聽社會上大人們板起臉教訓「你們就是不能吃苦」,然後滾回家默默用魯蛇感配飯。

 

消極男子認為負能量也是生活必需品,「其實我蠻吃相對論那套,一件事情它一定同時存在好跟壞的部份,人的感受也是,過度放大自己好的情緒或正面言論的話,就會吃掉原本也應該要被照顧的負面情緒。兩者都需要調劑,如果只往正向思考,總有一天可能會崩盤。」

 

「我們這個世代開始願意去理解、去看清楚自己的負面情緒,是很重要的。」成長在正面思考教育底下的消極男子說,「以往所有老師都希望大家說好話、存好心、做好事,你才會更好,那樣的文化造就現在的我,不是說不好,只是在那樣的環境裡會忘記如何安撫自己的負面情緒。直到最近很多自己在乎的人,因為心理疾病過世,大家才意識到只靠正能量不足以支撐,開始懂得宣洩負面情緒。」

 

不期不待,不受傷害 

如果積極就能幸福美滿,誰想要厭世?消極男子淡然說起自己性格的養成,「過去人生的體驗,帶給我的啟發都是『不要太積極正面比較好』。小學時媽媽過世,讓我們家所有小孩知道『人就是這麼快會死掉』,後來爸爸過世的時候,因為我們老早就有一些想像,自然覺得這些傷痛是可以克服的,所以漸漸養成所有事情都會往最壞的一面去想。」

 

但在消極路上推了他一把的還是大學時人際關係的失利,「可能是我個人自我要求很高,做畢業製作的時候不小心得了憂鬱症。那時我們家只剩姐姐跟弟弟,他們分別在不同縣市,所以我精神寄託大部分都在朋友身上,但不是說你在乎對方,對方就會用同樣的在乎回應你,對這部分感到很失落,連唯一可以寄託的對象都不再確定是真正的依靠。」

 

從此他人生中心德目變成「我消極,故我在」,也像是某種思想上的預防針,看淡人生無可奈何的部分,會比較容易釋然。也因為凡事都預想了最壞的方案,反而能淡定地從方案 A 一個個嘗試執行,反正最慘也就那樣而已。

 

繼續尋找活著的意義

讀多媒體設計的他,從沒想過人生會無心插柳成為備受喜愛的全職圖文創作者。「從小我都是乖小孩,也活在應該繼續乖下去的期待底下,蠻壓抑的。我喜歡被認可的自己,喜歡被稱讚,也不曉得這樣是好是壞,雖然造就了很多壓力和期待,但我覺得這個期待值我可以接受,也想成為那樣的人。」

 

所以就算趕圖只睡了一小時累到快往生,他還是依約現身受訪;再想發懶也盡力回覆網友留言,「對我來說都是關注跟關心,是奢侈的負擔」;耗盡腦汁生出問心無愧的作品,「我希望我生出來的小孩子,不用再給他錢去作微整形,就好好當他就好了,所以創作之前會狂看覺得可行的資料、畫很多草稿。」

 

「活著就是一直在尋找活著的意義,我現在活著的理由是想把一些責任做完,要賺錢、要養活自己,不能給別人添麻煩。」消極男子邊說邊望著地板放空。這個自嘲是「人類易碎物」的男子,坦承心中還是有「不曉得未來的自己還會遭受多少折磨,說不定某個階段就壞掉了」的想法,但在那天到來之前,他一定還是會勉力消極下去吧!

 

Text / 林侑青

Photo / Manbo Key @ MW Studio、消極男子 Facebook

※ 本文由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RECOMMEND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張紘齊的藝術養成很奇妙,小時候被畫家外公拎著到各地速寫,培養出對繪畫的興趣;長大後以模特兒身份旅美,走伸展台、拍時尚大片之餘也不忘創作。東方和西方的、傳統和新潮的、藝術和時尚的各種養分,都被他細膩提煉,化為畫中「手指人」奔走的奇異景觀。

歡迎走進張紘齊最新個展《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與「手指人」共同在場,遊走夕陽海岸、歐風小鎮、水泥叢林……各種現實也超現實的平行世界風景,感受其中的愛與詩意。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藝術啟蒙自畫家外公

張紘齊對藝術的興趣源自家庭,他的外公金藩是東方畫會的創始成員之一,也是影響他接觸藝術的重要人物。回憶起自己的藝術養成之路,張紘齊說:「小時候經常和外公到動物園速寫,在家也常在他的腳邊畫畫。最早是受到外公後期的作品影響,接著接觸他早期在東方畫會的作品;後來進到傳統藝術教育系統,才開始受西方藝術家影響。」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走上國際時尚伸展台,不忘畫家夢

不只台灣的成長過程,國外生活經歷也感染了張紘齊的創作。大學讀服裝設計的他,因緣際會下當起模特兒,更走上紐約、米蘭與倫敦時裝周伸展台,成為國際模特兒圈出名的台灣臉孔。

只是,張紘齊心中仍然有畫家夢。這十年以來,他走秀、拍照也持續作畫,這次《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個展中部分作品便是在紐約完成。工作、生活加追夢,聽起來就累人,張紘齊卻說浪漫,還覺得自己像現代版的格列佛,穿梭在不同的國家、文化之間冒險。

創造「手指人」做情緒的載體、觀眾的導遊

壓克力顏料和亞麻布,是張紘齊最常用的創作媒材,他用畫筆、調色刀作畫,偶爾也靠手指,用與材料近距離、甚至是零距離的方式,畫出自己遊走於多元文化的探險,傳達被遺忘的情感和觀點。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2022年夏天,張紘齊為畫作帶入了靈魂角色「手指人」,他性別流動,擁有指尖般的容顏,長了三隻手指和腳趾,總是穿梭於不同的場景,承載著創作者的情緒和感受。而畫中以紅、黃、藍及二次色描繪的場景,多半源自張紘齊的日常生活,可能是一次有意義的邂逅、可能是一場難忘的夢。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不過話說回來,張紘齊口中「被遺忘」的情感和觀點,指的到底是什麼?在旅行的過程中,張紘齊發現,「繪畫的觸覺體驗,常常被文化教育、流行趨勢掩蓋,限制了最純粹的感受。」面對這些被掩蓋、遺忘的感知,他不斷調整心態,也試驗直接以手指作畫的方式,試圖讓繪畫回歸最純粹的狀態,也讓作畫的「體感」極致真實。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張紘齊個展登陸奇想會

張紘齊將於台北藝廊奇想會舉辦個展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透過畫作、捲軸、短篇動畫等不同媒材,詮釋「手指人」的內心情景,及自身的生活故事。

現場作品分為3大系列:「人生的七味粉」匯聚了張紘齊過去十幾年來的生活回憶,以乘載不同觀點的7種畫面表現;「17個階段」透過色彩彰顯遇到各種人、事、物所產生的心情變換;「起源」則聚集了我們身在現實世界,或不曾在意、或錯過的愛和感知。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張紘齊個展《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

展覽期間|2024.06.28 07.14

時間|13:0020:00(週二公休)

地點|奇想會(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一段217號)

門票|入場費為低消飲品一杯

50歲拋下25年廣告生涯,決定當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如果你看展不愛高深的論述、謎般的作品理念,只想純粹跟著色彩、線條、空間氛圍感受心緒的流動,那François Bonnel(弗朗索瓦・邦內爾)就是你在找的藝術家!

曾從事廣告業25年,50歲的François Bonnel毅然決然拋開熟悉的工作和生活模式,轉作一名藝術家。他把熱愛的音樂、藝術結合,作畫時讓耳邊的靈魂樂、藍調搖滾、民謠……貼合著畫中一切元素的脈動,用單純而直率的曲線、不對稱圖形、明亮色彩創造質樸畫面。看著Bonnel的畫,眼睛像是吃了冰淇淋,心情也不自覺跟著好了起來。想要感受這股魔力,不妨走進他在台灣的第一場個展《會唱歌的畫》領會。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50歲拋開穩定的廣告工作,當一名藝術家

出身法國的François Bonnel,有位擔任繪畫老師的藝術家媽媽,從小帶著他用手指沾著顏料隨意畫出線條、形狀,培養對藝術的喜好。聽到這裡,你或許會以為Bonnel順應著家庭環境的薰陶,讀美術專科,20幾歲就決定踏上藝術家之路。故事不是這樣發展的。正是因為媽媽從事藝術,Bonnel更懂得成為一名藝術家所需的天賦、機運和過程中的難處,於是他輕輕放下藝術之路,大學畢業後從事廣告業將近25年。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沒想到,2020年一場席捲全球的大疫,成了Bonnel生命的轉捩點。他本就厭倦日復一日的生活,又正好遇上疫情作為改變的契機,在50歲那年他決定揮別廣告生涯,嘗試做一名藝術家。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毫無包袱,自由實驗媒材、技巧的可能

現居於法國圖魯茲(Toulouse)的Bonnel,日日沈浸於這座玫瑰色古城的藝術氛圍,以即興的方式、融合音樂性發展創作,過程中也不斷探索數位媒體、攝影、拼貼等技巧與媒材。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成為藝術家對Bonnel來說像是一場解放。多虧人生上半場的辛勤努力,50代的他沒什麼現實包袱、更有餘裕全心投入藝術。正是這份餘裕,為Bonnel的繪畫注入純真、活潑、令人毫無負擔的生命力;光是看著,就不自覺被感染。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將音樂轉化為畫作,各個方向看都和諧

Bonnel來說,音樂是日常的必需品、繪畫的養分,他說:「一幅畫作必須與周圍的環境和諧,就像香水或音樂。」於是他聽著各個年代、各種曲風的音樂作畫,用色彩、線條、形狀和構圖,呼應著音符、和弦、旋律與編曲架構;並在構圖時反覆轉動畫布,讓畫作不管從各個角度、方向看,比例都是和諧的,且能看出不同趣味。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以下面這幅〈A Love International〉為例子,它正看像是一顆顆乒乓球在碗中跳躍;側看像是大大小小的香草冰淇淋灑落一地;倒過來看又像是忘了關的蓮蓬頭,水滴滴答答地落下。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幫畫作取名的巧思

說到把音樂融入畫中,Bonnel還有個習慣——用作畫當下正在聽的音樂曲目,為畫作命名,讓畫成為生活的有聲切片。這習慣也被帶到《會唱歌的畫》現場,看展時歡迎到臨窗小桌點播歌曲、為展場變換音樂,從François Bonnel專屬歌單找到與畫共鳴的聲音,跨越時空重回藝術家創作的時刻。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自私的藝術家

François Bonnel笑說自己是位「自私的藝術家」,創作只為了開心,沒有要講什麼大道理,「繪畫是一種純粹的樂趣,並非為了傳達訊息或哲學,而是簡單沉浸於其中。」這份單純的起心動念,正是讓他的畫作如南法陽光烘乾枕頭般愜意、舒適的秘方。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弗朗索瓦・邦內爾 François Bonnel 在台首個展《會唱歌的畫》

展期|-2024.06.30

地點|Bluerider ART 台北.敦仁(台北市大安區大安路一段101巷10號1F)

營業時間|週二至週日 10:00-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