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4

返回文章

導演Raye遍訪不同縣市收容所及動保團體,希望將真實的畫面呈現在紀錄片中。

集資金額除用於電影拍攝及製作成本外,亦將製作公播片免費發送至中學以上各級學校。

《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中預計討論收容所角色轉換的可能方向。

返回文章

返回文章

零撲殺卻仍不安樂、實際認養率不增反降!發起電影集資《十二夜2》要帶更多人看見流浪動物源頭、走進校園生命教育

+4
+4
+4
+4

2013年,《十二夜》引發全台灣討論流浪動物議題,「領養不棄養」至今仍是所有人琅琅上口的標語。2017年「零安樂死」政策正式上路,多數人以為流浪動物的生命就此受到保護,卻不知即便不再有「十二夜」,2017年間卻仍發生許多收容所爆籠、空間擁擠打架受傷的問題,有更多無法收容的毛孩流浪街頭。

 

《十二夜》導演Raye長期為流浪動物權益奔走,許多人肯定《十二夜》帶來的效應,他卻在一次又一次走訪各地收容所時,持續感受到自己未完成的使命與肩頭重擔。因此,Raye正式發起「《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電影集資計畫」,期望透過群眾的力量共同支持,一起看見流浪動物的源頭從何而來,嘗試找出真正讓毛孩與人類和睦共同生活的方式。集資計畫於3月20日正式啟動,群眾集資網址 https://backme.tw/ref/JWRN4/

 

《十二夜》感動過後 更多的是責任

「很多人會問我說,為什麼要拍第二部電影。當我聽到狗狗被悶死的新聞、有人用安樂死的藥自殺…我覺得我有責任繼續。」《十二夜》導演Raye說。

 

《十二夜》當時迎來巨大的成功,喚醒眾多民眾正視流浪動物議題,無論原本是不是愛狗人士、有沒有進戲院看電影,都因《十二夜》的力量,看見台灣仍有許多改進的空間。

 

即便如此,這段時間以來,導演Raye卻不時陷入低潮,例如2015年1月《動物保護法》正式廢除公立收容所對收容動物進行安樂死的「十二夜條款」,許多人為她鼓掌,肯定她促使台灣更加邁向動物友善的目標,她卻只覺得失望又焦慮。她知道,法案是缺乏配套下倉促推行的,這些壓力不該只有收容所承擔,停止撲殺流浪動物並未解決問題,還有多事情沒有做。

 

零安樂死政策之下 流浪動物問題並未改善

零安樂死政策過後,官方統計顯示捕犬數下降、認養率上升,看似問題獲得改善,然而數字背後可能隱藏更多問題。捕犬率降低是因收容所空間不足,減少收容數改為實施「精準捕捉」。認養率提高則因收容需求暴增而停止收容,進而整體數量減少、相對比例提高,實際認養率卻是不增反降,甚至比《十二夜》拍攝前更低。

 

過去許多人以為收容所是流浪動物問題的解答,在《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當中,Raye則希望討論流浪動物問題的源頭,除了「領養不棄養」的做法之外,其實「結紮」與「不放養」也是飼主們應該共同正視的觀念:一方面藉由結紮避免過度生育,另一方面也應避免用「放養」的方式讓毛孩陷入走失的風險以及隨意生育的狀況之中。還預計談到收容所的角色轉換,比照國外做法,如何讓收容所成為適合讓人領養的空間,甚至是生命教育的場合。

 

截至三月底,Raye已實際走遍台灣超過半數縣市,了解地方政府與NGO所面臨的困難,也預計訪談30至50位收容所獸醫、動保員等第一線服務人員,希望藉此呈現真實的現況,嘗試與大家共同找出讓毛孩與人類共同生活的更好辦法。

 

回到第零天 群眾集資找出改變的力量

這次,我們不再十二夜,而是要「回到第零天」。除了走訪各地帶回最真實的畫面之外,預計將在紀錄片上映一年後,將完整內容放在網路上、並製作公播片免費寄送到中學以上的各級學校,期望成為孩子生命教育的一環,從根本改變人們看待流浪動物的想法。集資計畫扣除拍攝發行成本的餘額,也將全數捐給台灣之心、懷生相信動物協會等救助單位,一起改善流浪動物的困境。

 

《十二夜》的票房營餘已全數捐贈相關公益團體,而本次的紀錄片拍攝發行、以及製作公播片等成本,預計將產生1500萬元的執行費用,迫切需要藉由群眾的力量共同支持,才能讓《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的拍攝計畫成真,再一次讓全台灣看見流浪動物的現況,並共同找出改變的力量,尊重毛孩的生命,讓愛不再流浪。

 

電影預計將於2019年春天正式上映,更多資訊請上粉絲專頁

群眾集資網址 https://backme.tw/ref/JWRN4/

 

via / 貝殼放大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