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攝影師李易暹鏡頭下的詩意建築!用和諧平靜美感訴說建築故事

李易暹

台灣攝影師李易暹的建築攝影總以乾淨的畫面,無論是如多片浪帆組成的路易威登藝術基金會美術館、有巨大流線外觀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還是佇立在林子裡的狹山湖畔墓園會堂、伏於山坡上的福山教堂,將建築收攝於方寸間,又或者聚焦材質紋理、線條等獨特排列,讓人領略建築中靜謐的細節之美。這位年輕的攝影師,曾與荷蘭建築事務所Mecanoo architecten合作拍攝在台灣的建築案如衛武營、台南圖書館和高雄火車站等,而累積不少國際攝影獎項的他,正在台灣的建築攝影領域大放異彩。

路易威登基金會3
巴黎路易威登藝術基金會 

日本金澤海未來圖書館

日本金澤海未來圖書館

從紀實街拍到建築攝影

李易暹並非一開始便投入建築攝影。學生時期主修經濟系的他,喜歡走上街頭、進行紀實性的街拍,在街上聆聽到的故事,就是他的攝影靈感。而後隨著年紀改變,李易暹不再熱衷於參於他人的生活,於是他將目光轉到街頭上的環境與空間,剛好那時期任職於家具公司,也因緣際會開始進行空間攝影,到2019年前,他已是個獲得如Nikon世界攝影大賽第三名等數十項國際攝影獎項的創作者。

portrait by 黑鳥音像
李易暹 

但真正讓他踏上建築攝影領域,則是在2014年抽中打工簽證,前往英國居住的那段時期。在英國尋找工作機會的他,因為過去累積不少攝影作品,於是很快地成為倫敦地產商的正職室內攝影師,後來在簽證快要到期時,為了精進自己的空間攝影能力,李易暹透過替公司製做攝影工作流程,換取前往倫敦藝術大學的攝影短期課程。「當時原本是希望能在空間攝影上有更多突破,但是並沒有這樣的課程,最接近的領域就是建築攝影了。」

狹山湖畔3
狹山湖畔2

▲日本狹山湖畔墓園會堂  

陰錯陽差進入建築攝影課程的他,學習由曾為OMA、隈研吾拍攝作品的英國建築攝影公司NAARO所主講的課程內容,在短短的一週內,李易暹快速地從理論和實務中獲得高濃度的攝影養分,「那時我非常著迷於很大的結構,其中會有整齊的陣列、不同的紋理和圖案,這樣的東西在室內空間很難得到,於是我發現可以探索的東西也比空間更多。」這也讓李易暹下定決心,走往建築攝影的世界,回到台灣後,更要以專精在建築的攝影為職業。 

福山教會3
 烏來福山教會  

福山教會

鏡頭裡的和諧韻律      

目前李易暹接受委託的知名建築攝影案包含國家兩廳院、衛武營、台南市立圖書館、日本建築師平田晃久設計的住宅「富富話合」、BIAS Architects設計的桃園政黨競選總部等,李易暹認為建築攝影就是要呈現建築最真實的樣子,因此在他的鏡頭裡,建築與周圍環境總以極簡乾淨的畫面呈現,即使是帶有繁複線條的室內空間如國家兩廳院,也能在他的鏡頭安排下,以安靜、穩定卻極富張力的畫面展現,對他而言,「畫面越是乾淨,心裡越覺得舒服。」

國家兩廳院
國家兩廳院2
  

不少建築師的設計理念中,時常強調人與空間的互動關係,若看過李易暹的作品,不難發現人物在他的畫面中也形成有趣的存在,尤其展現建築宏偉、靜謐的畫面中,出現停駐或匆匆走過的人物身影,更為他的攝影增添了不少日常的「人味」,其中又以人物與建築呈現的尺度對比,更是他影像中時常出現的畫面,「人在建築前的渺小,或是人在建築中的侷促等等,都能夠在觀者閱讀到影像的那一秒立刻感受到建築的大小。另外,若是對比使人感到衝突,則更能夠加深觀者的印象。」「我喜歡在畫面中擺放『合理』使用著空間的人物,因為他們能相當直接地訴說著與建築之間的關係。」李易暹說道。

 

Kaohsiung center
高雄衛武營  

除了人物在空間裡的安排,李易暹鏡頭裡的水霧,也讓動態的水氣在建築中凝結成優雅、具有層次的畫面,如「供霧所」、「高雄水水」等,其中對於光線的掌握,更是讓建築中擴散而出的水霧,彷若輕盈的舞者,以靈動且有秩序的姿態在畫面流瀉著。以「供霧所」為例,李易暹在來回五六趟後,終於在一個清晨捕捉到建築師想要的感覺。在拍攝過程中,他讓戲劇性的光線側著打向作品,水霧因此變的立體,這時建築結構只是背景或是畫面中的一小部分,而光線在整個畫面中能與各種元素和諧共處,「重點是水霧的型態,越靠地面越緊密,越靠天空越散去,在光的配合下,水霧會產生漸層的特色。」

供霧所
   北美館供霧所裝置  

水水2
高雄水水地景裝置 

建築是探討人、空間和周圍環境的設計,而在建築攝影中,能完美地整合這些元素並非容易的事,李易暹認為,他的影像正是在這些元素中尋找平衡點,「簡單的說,就是希望能在畫面中呈現各元素的『和諧』,讓和諧形成的平靜來訴說建築自己的故事,或許是帶著韻律,能領著眼神在畫面中探索;也可能是休止符的安靜,彷彿讓影像安靜地在耳朵旁邊出現了嗡嗡的聲音。」

   

重新體會攝影的過程 

過去站街頭在進行街拍時,有故事的畫面需要運氣,而現在從事商業性的建築攝影時,李易暹認為運氣的成分更是少不了,「基本上就是個看天吃飯的工作,在客戶的商業需求下,我們會需要適當的光線與氣候來拍攝。」而為了捕捉建築的精髓,李易暹在前置作業時會希望與設計者交談,並透過導覽了解其設計理念,為了確保拍攝能順利進行,他還會特別觀察拍攝日期的天氣預報、陽光走向,若有時間則會先去進行場勘,否則就透過Google Earth線上勘景。

   

海未來4
 

海未來3
日本金澤海未來圖書館  

 從事建築攝影至今,李易暹每年會讓自己有一個月的時間待在國外,到處走走看看,累積屬於自己的攝影經驗值,而近期他更迷上用底片相機攝影,在每個案子中挑選自己喜歡的角度,拍攝一系列照片,讓光打到底片、最後顯影到相紙上,以手作的方式還原曾經看到的場景。想要重新拾回傳統攝影的方式,對李易暹而言,「其實就是重新感受拍照這件事。」「數位拍攝的腳步太快了,若有出差的話,一天可以拍到多達上千張照片。

但用底片相對可以放慢角度去思考某個畫面值不值得拍?而且拍攝時,還會放上腳架很細心地對焦,整個體會又不一樣。」影像會說話,李易暹善於捕捉建築的比例和尺度,讓建築在寧靜之中仍有豐富的表情、獨特的個性,畫面往往讓人驚艷於建築設計的美感,而其影像魅力也吸引著人們想到現場一探究竟。

 

更多李易暹建築攝影作品           

官網 

Behance       

Photo credit/Yi-Hsien Lee and associates、黑鳥音像

延伸閱讀

RECOMMEND

這些照片都是用iPhone拍的!Apple於巴黎展出蜷川実花等5位攝影師作品

這些照片都是用iPhone拍的!Apple於巴黎展出蜷川実花等5位攝影師作品

Apple在巴黎Salon Corderie舉辦的攝影展《I Remember You》於2023年11月10日登場,展出五位攝影師包含Malin Fezehai、Karl Hab、Vivien Liu、蜷川実花、Stefan Ruiz以iPhone 15 Pro Max所拍攝的作品,結合了令他們感動的人事物,探索稍縱即逝的記憶。他們相信,照片具有保存和放大記憶的力量,它可以將人們帶回某個時刻、喚起特定的感覺,以一種幾乎是世界通用的視覺語言帶來新觀點。

✦ Malin Fezehai 

來自厄立垂亞/瑞典的攝影師、影片製作人兼攝影記者,現居紐約,曾在中東、非洲、亞洲和美洲的40多個國家工作。Fezehai的作品聚焦於世界各地流離失所的人們與混亂的社群,曾受聯合國的委託,拍攝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暴力極端主義倖存者,並出版了一本名為《Survivors》的書,更曾獲得世界新聞攝影獎(World Press Photo Award)、Wallis Annenberg獎。值得關注的是,Fezehai拍攝厄立特里亞難民在以色列舉行婚禮的照片,是第一張獲得世界新聞攝影獎的iPhone照片。

apple攝影展在巴黎舉行4
Malin Fezehai的作品(圖片提供:Apple)

✦ Karl Hab

出生於1990年、現居巴黎的Hab是一位知名攝影師,也擁有航空工程師證照。當Hab不在工作的旅途中,他便專注在對於航空、設計、藝術和時尚的熱情。頻繁的旅行令他接觸到更多國際時尚與街頭文化,更藉由航行中俯瞰大地的視角,捕捉平時看不見、獨特又迷人的城市景觀。

apple攝影展在巴黎舉行2
Karl Hab的作品(圖片提供:Apple)

✦ Vivien Liu

具有建築碩士學位,並曾榮獲Clifford Wong住宅設計獎的Liu,是一名現居香港的攝影師。在從事建築工作15年後,她發現了自己對拍攝香港和世界其他城市景觀的熱情。建築的專業背景使她以不同的視角拍攝空間和主體,並從國際觀點聚焦香港的文化認同,讓大眾看見香港不一樣的面貌。

apple攝影展在巴黎舉行3
Vivien Liu的作品(圖片提供:Apple)

✦ 蜷川実花

東京藝術家蜷川実花從事攝影、電影工作,擅長使用夢幻的色彩與生動的拍攝手法,作品充滿個人特色。無論是人像、風景照或靜物照,蜷川実花都以植物、動物、風景、賦權女性等主題切入,在畫面中打造豐富的感官元素。

apple攝影展在巴黎舉行5
蜷川実花的作品(圖片提供:Apple)

✦ Stefan Ruiz

現居紐約布魯克林。Ruiz曾在加州的一座監獄教授藝術,並曾擔任《COLORS》雜誌的創意總監。他的作品曾登上《紐約時報》、《紐約客》、《Vogue》、《TIME時代雜誌》等出版品,以及國際知名的博物館、畫廊與大型展覽活動。

apple攝影展在巴黎舉行1
Stefan Ruiz的作品(圖片提供:Apple)

資料提供|Apple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從攝影到AI,都是實驗與實踐的過程!bigflowerdeer以AI算圖創作La Vie 11月號封面

從攝影到AI,都是實驗與實踐的過程!bigflowerdeer以AI算圖創作La Vie 11月號封面

攝影這項已存在200多年的技藝,在受到AI撞擊的此刻,將擦出什麼樣的奇觀?La Vie 11月號封面邀請「bigflowerdeer」主理人鹿虹、紅花以AI 算圖創作,本身即是攝影與新媒體藝術背景的兩人,也與我們分享投入算圖世界後的實驗心路。

96dpi01
鹿虹和紅花於2023年6月投入AI算圖的領域,Midjourney的豐富度和隨機性可創造出各種結果。(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2023年的現在,AI算圖已非新鮮事,但點開Instagram上名為「bigflowerdeer」的帳號,實拍般的光感、城市街頭場景、不落於鳳眼或單眼皮刻板印象的亞洲人像,會讓你驚訝於Midjourney竟也能如此寫實。畢竟這套奠基於大量資料庫的算圖AI,從2022年5月開放使用後,作品還是以歐美繪畫感居多。

「bigflowerdeer」由攝影師鹿虹、紅花共同創立,兩人於今年6月開始進入AI算圖領域。新媒體藝術和設計背景的紅花,早從Midjourney第1代就開始關注,「更新到第4代的時候,大家突然很在乎,照片的真實感可以做到什麼程度?」等到第5代推出,紅花發現光感、空氣中的透視、底片感等都大幅進化,加上剛好要幫Midjourney AI台灣社團版主林思翰推廣線上課程,決定親自入場。鹿虹笑說:「她算圖算到三更半夜,我還不理解她在幹嘛,結果隔天我用了之後,連續一個禮拜都算到三更半夜。」他稱過程就像是走進「精神時光屋」,「攝影創作是實驗與實踐的過程,Midjourney實驗了一些難以達到、但想要完成的畫面。」

96dpi10
在算圖創作上,紅花負責理性的部分,鹿虹是感性的那方。(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想算出很難實際拍到的畫面

以紅花來說,她算的圖像幾乎都是「在台灣很難拍到的」,對馬戲團和遊樂園很感興趣的她,因為台灣較少理想的場景,所以就會在算圖裡實驗。她的作品也常見大片花海,畢竟台灣很難找到位置、數量、排列組合都符合理想狀態的場景,不然就是會有模特兒躺在花海裡凹陷下去的問題。鹿虹的算圖則常和動漫相關,倒也不是局限於宮崎駿、新海誠等關鍵字,而是會有類似《獵人》奇犽的念能力、《海賊王》惡魔果實等元素。

96dpi02
Midjourney目前的大數據要算出亞洲人像,很容易偏向韓國或中國,但bigflowerdeer的人像較接近日本人,也沒有落於鳳眼等刻板印象。(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以攝影師的工作流程來比喻,鹿虹說他們算圖的出發點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腦中已經有構圖,再去執行;另一種比較開放,給AI一些指令,看它能給你什麼。這也和拍攝時引導模特兒很像,不同模特兒的反饋都不一樣。」因此相較於Stable Diffusion可以算出很逼真的人物、連續多張穩定的圖像,他們都更喜歡Midjourney算奇幻場景的能力與隨機性。有次紅花下了「水晶球裡的遊樂園」給Midjourney,但跑出來的圖像卻像是「魔法建築系課堂」,不在原本預設內的畫面也很有趣。

96dpi03
原本紅花下給Midjourney的指令是「水晶球裡的遊樂園」,但算出來卻像是「魔法建築系課堂」。(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封面創作幕後!不同於實拍的Midjourney合作案

這次La Vie也邀請他們以AI創作封面,為傳達攝影因科技飛快進展產生的奇觀感,編輯部先選定他們在Instagram上的一張作品,構圖是小孩在城市街頭、看見魚飄浮空中的驚奇;但該圖片的光感偏暗,希望能以此為基準調整並創造新作。鹿虹說,最初La Vie喜歡的那張作品,他下給Midjourney的指令大約是「很多河豚在東京街頭飄浮」、「小孩在街頭夢遊」,由很多字義類似的關鍵字,不斷拼湊嘗試而成。例如想要生成像河豚般圓圓胖胖的魚,他下過「chubby fish/bubble fish/round fish」,以及飄起來的動作「float/fly」,都是不同結果;想要很多隻魚,many和a lot of數量也不同;想要亞洲臉孔小孩,可以下Asian或Japanese,年紀可以規範幾歲,或單純寫young child,動作則是「running/sleepwalking/wondering」。他說,創作就是不斷選擇,各種排列組合都得去嘗試的過程。

collagelu-2
左:La Vie最初即是看中bigflowerdeer的這張作品,希望以此構圖發展為封面。右:bigflowerdeer以AI算圖創作的La Vie 11月號封面圖像。(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針對這次封面,鹿虹一共嘗試了5批算圖。在保持上述構圖與人物元素的基準上,第1批加入「cinematic」(戲劇性)的關鍵字,但造成畫面色調變得太過濃郁,好像有懸疑情節要上演。因此第2批加入「sunlight」(陽光),以及應La Vie要求不希望人物有過多豐富的情緒,多了「noemotion」(無表情)。接下來的第3、第4批,分別下達指令「穿制服」、「平視(焦距35mm)」,而因應第4批算出來的人和魚都偏「兇」,最後第5批加入「cute」讓整體可愛一點。

collagelu-1
左:鹿虹一直想算出「魚人」都沒有成功,沒想到在算La Vie封面時意外成功。右:在算La Vie封面時,魚飄浮的位置每次都不同,砸中人臉的畫面是趣味驚喜。(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從與攝影師常規的合作流程來看,往往是針對細節調整後決定最終的照片,但這次的封面照其實是來自第2批。「你下越多指定,AI無視的也越多。」紅花說,Midjourney會自行決定每一個指定的重要次序,如果想控制魚飄浮的位置,那光感、人物狀態的指令可能會被忽略。因此她認為AI算圖合作案,邏輯和攝影完全不同,攝影能在某一個基礎上持續修改,「Midjourney不能對過去的某一張圖、某一個細節太過執著,要把每一次都當成新的圖看,因為每一次都偏向綜合感官的變化。目前雖然已經推出局部修改的功能,但結果依然難以控制到理想狀態,AI對我來說是從0%到60%,後期還是需要大量人工調整。」

96dpi05
喜愛釣魚的鹿虹,還被紅花笑說:「自從開始算圖後就沒有出去釣過魚。」(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Photoshop何嘗不是過去的AI ?

其實魚也算是鹿虹的小彩蛋,因為他私底下很愛釣魚,總想讓平常出現在大海的魚群們飄浮空中。但這個這乍看超現實的構圖,背後仍有攝影實際執行的邏輯,例如真的在街上架設超大型透明魚缸,就能拍出魚群悠游城市的畫面,只是成本太過高昂。「我們的算圖作品,通常都能看得出來是我們本來就感興趣的事與主題。」紅花說,現在使用AI算圖的人很多,但很容易辨別創作者究竟是有自己的脈絡,還是被AI拖著走。兩人都很喜歡一位名為Takeru的創作者(Instagram帳號:maneki.metropolis),算圖產量很高,氛圍從未來感到近期的宗教與神話感,但都和服裝材質有關。這就是出於創作者自身的興趣與對畫面有慾望,再透過AI實驗出來。

96dpi04
bigflowerdeer的算圖作品看似超現實,但背後都有攝影實際執行的邏輯。(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只要創作者夠清楚自己的脈絡,他們就不認為會被AI取代,畢竟如果連創作者自己的創作動機都不穩定,不論實拍或算圖,都很難在市場上生存。鹿虹說:「算圖AI或文字AI,對我們來說就像Photoshop一樣,就是一個工具。底片時代其實也有『Photoshop』,只是他們是用暗房。現在的Photoshop對於過去的人而言,何嘗不是另外一種AI?」對於AI算圖是否會取代攝影,紅花則提到,攝影不是只有商案,更多的還是生活中的影像,每個人都會為某些時刻留下照片。相機也好,AI也罷,操作機具的始終是人,有想留影的念頭與慾望,攝影就持續存在。

96dpi11
AI不會取代攝影師,但會有新的商業模式產生,像法國攝影雜誌《Fisheye》以bigflowerdeer的這張作品作為封面,這也是他們首次將算圖輸出成實體。(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AI算圖創作Tips!

1. 交叉使用放大軟體

Midjourney的原始圖為「200KB、畫素1024 x 1024」,如果有實體輸出的需求,就要使用AI放大軟體。鹿虹和紅花目前會交叉使用3種軟體:Topaz Photo AI、Gigapixel AI,以及Photoshop的內建軟體。

2. 藝術風格很重要

要完成Midjourney圖像,除了元素、色調、視角等等,也可以加入「藝術風格」,例如王家衛、新海誠、宮崎駿,都是很好辨別的關鍵字。

3. 名為「權重」的指令

權重也可以理解為比例,例如你想要的元素是「女孩和花」,這個功能可以控制畫面裡女孩和花各占比多少,如果花的比例很大,可能會產生「一朵花包覆著女孩」。

96dpi09
對bigflowerdeer來說,Midjourney實驗了身為攝影師平常難以拍到的畫面。(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4. 關鍵字是會被忽略的

Midjourney不會滿足使用者所有的關鍵字,會選擇性忽略某些指令,需適時自己檢查哪些指令是無用的。

5. 適時和ChatGPT 同事討論

針對下給Midjourney的指令,可以請問ChatGPT:「如果我要用圖像生成什麼樣的一張圖,你會下什麼指令?」或者請ChatGPT規範術語,因為有時人類可以理解的文字並非電腦能懂。

6. Stable Diffusion vs Midjourney

相較於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可以訓練出穩定的模組,通常用來算肖像,也可以算出一系列看似「拍同一個人、但有不同光感與角度」的照片,但場景趣味性較低。

96dpiLINE_ALBUM_231018_20
bigflowerdeer認為現在的算圖作品很多,但也很容易辨認創作者是不是被AI拖著走。(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bigflowerdeer

鹿虹(Instagram帳號:luhonghsu)、紅花(Instagram帳號:bigredflower)共同經營的AI算圖主題帳號。兩人皆為攝影師,於2023年6月踏入AI算圖領域,用影像拼湊對世界的想像。IG:bigflowerdeer

文|張以潔 圖片提供|bigflowerdeer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La Vie 2023/11月號《新時代的攝影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