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結11組台港設計團隊!《為文化設計:台港文化設計展》看見新一代視覺設計能量

《本事》/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 2018 至今

《為文化設計:台港文化設計展》為光華新聞中心「2020 台灣月」官方開幕,10月9日已於香港深水埗大南街藝文設計空間 openground 舉行開幕,展期將至11月1日。由香港平面設計師毛灼然(Javin Mo)及新媒體藝術家林欣傑(Keith Lam)共同擔任策展人。邀請11組台港青年設計師和工作室齊聚一堂,展示兩地設計師為藝文活動而作的視覺設計,包括視覺形象、海報、出版物及動態影像等,讓觀眾一窺兩地藝文設計之差異,進一步了解兩地藝術與創意產業的發展。

台港文化設計展

台灣和香港近年來藝文活動的視覺設計上有什麼不一樣的呈現?

藝術文化活動一向關注及展示的是藝術家及其作品本身,此次展覽《為文化設計:台港文化設計展》以視覺溝通為切入點,探索兩地設計師如何用視覺設計語言服務藝文機構。參展設計師及工作室有來自的台灣的張溥輝、ONE.1O Society、洋葱設計、O.OO Design & Risograph ROOM 及白輻射影像,以及來自香港的 Good Morning Design、Hello~.、MAJO DESIGN、Pengguin、studiowmw 及明日設計事務所。展覽的呈現方式也特別以「檔案紀錄(Archive)」,將平時能隨意拿走翻閱的小冊子,展示在特製的紙盒之內,變成不可觸摸的展品。

台港文化設計展

台灣設計師的香港首次實體展覽

台灣近年來大型藝文活動,皆大膽的採用青年設計師的設計,透過社群媒體的傳播,在香港設計圈時常引起討論,但礙於地域的限制,鮮少有機會在香港實體展出,共同策展人毛灼然表示,希望藉此展覽,專注介紹台灣新生代的設計師,透過展覽來教育公眾,期許為香港本地設計領域帶來不同的觀點,以文化交流。

像是甫完成電視和廣播金鐘獎主視覺設計的,由兩位台灣平面設計師組組成的 O.OO Design & Risograph ROOM,在2019年為臺北市立美術館創作的「24/7 空間計畫」是一個極實驗性的主視覺設計,透過大量的平面視覺符號與字體設計,構築空間的想像;他們也為台灣設計研究院的「不只是圖書館」操刀 2019 年度票券,透過書籤來創造書中的新風景;而新銳平面設計師張溥輝,2018 年為臺北藝術節設計一系列主視覺形象,打破傳統表演藝術以圖像為主,也由於活動海報張貼位置有限,他將手提袋作為載體作為公關品大量發送,成為城市中到處移動的藝文廣告,同時也成了藝術節的目光焦點,同時獲得 2019 TDC「優秀作品。」

臺北藝術節2018 / 臺北表演藝術中心 / 2018

高雄新成立的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籌備至開館的主要視覺傳達都由香港出身的黃家賢(Andrew Wong)帶領的洋蔥設計團隊主理。作為以表演藝術為主的大型表演場地文宣,其中「節目指引」系列,每次以不同風格的海報設計形式展示視覺設計的可能性。館方刊物《本事》每一期也透過視覺實驗性的玩味處理整體編輯及版面設計,擺脫傳統表演藝術中心的官方刊物,讓它成為近年讀者非常喜愛的文化刊物,更獲得2020年獎勵出版的金鼎獎設計獎。此外,洋蔥設計團隊一系列的音樂祭海報設計,如高雄TAKAO ROCK音樂祭、虎山音樂祭及愛愛搖滾帳篷音樂節等,也完全反映台灣音樂多元的視覺風格。

《本事》/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 2018 至今

設計不只是傳播,也提供了文化發展與適應的新方案,如甫獲得日本2020國際級設計大獎「Good Design Award」的浪漫台三線藝術季,以全新藝術美學創作向世界分享客家文化。由白輻射影像製作的「客家慢 SlowTime」以影像詩的手法,揭示了客家日常緩慢的人情浪漫。此外,同時由白輻射影像操刀的台北燈節、台南月津港燈節形象影片等,巧妙的捕捉地方燈會地方文化特色與人情記憶,以年輕新穎的方式呈現。

「Play it now」兩廳院夏日爵士派對2020 / 國家兩廳院 / 2020

香港設計師在商業和實用中找尋創作的空間

相較於台灣,香港一直是商業和實用為主,藝文設計也著重在視覺溝通的重要性,共同策展人毛灼然分享自身的經驗,他表示也因此在風格上,簡明的視覺傳達一直是香港的風格,反觀台灣設計師作品看重「意象」的視覺表達,設計風格比較多元也有一定的實驗性。而從為文化設計來看,香港設計師大多選擇與小型藝文機構合作、尤其與獨立藝術家或策展人合作,相對公務藝術部門的繁複程序,對設計師而言確實有比較多創作自由度。

《GRAPHIC WORKS》: Unit Gallery x Tomorrow Design Office 四周年海報特集 / Unit Gallery / 2017

香港參展設計工作室 MAJO DESIGN 一直與多位香港獨立藝術家及策展人合作無間,其中為著名聲音及媒體藝術家楊嘉輝(Samson Young)設計了一系列書籍,結合書籍設計、紙張與印刷,讓書籍本身也是一件藝術品;由香港國際攝影節(HKIPF)策劃的 2018 年國際攝影節主視覺形象由 studiowmw 設計,以極簡單的平面色塊結合參展的攝影作品,建立了全新的視覺形象系統美學,打破了機構多年來的舊有風格。studiowmw 近年也為香港話劇劇團及香港舞蹈團設計活動推廣視覺形象,也引來不少迴響。

香港國際攝影節2018 / 香港國際攝影節 (HKIPF) / 2018

位於西營盤的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近年舉辦不少與社區文化有關的展覽,前後分別策劃過「井蓋展」(2018) 與「水展」(2020),2019年特別策劃的「米展」主視覺設計由另一參展設計工作室 Pengguin 負責,以米袋物料印製展覽海報,把生活文化融入平面及展覽設計,讓觀眾參與其中,展覽非常成功,連紀念品也是讓人想收藏拿回家的精美設計。

米展 /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 2019

共同策展人毛灼然表示,雖然文化展覽的焦點在內容上,但為展覽推廣設計也很有趣,希望藉此機會可以讓觀眾多留心一點,再加上此次參展的設計師都相當年輕,設計風格多元,而且多用雙語設計,反應面向國際的發展;另外一位策展人林欣傑也表示,從為藝文活動設計也可看到該地方的文化政策,甚至是作為整體社會認識的切入點,因為藝術文化活動的文宣也確實是一種設計美學,反應社會對於美學的重視。他也觀察到,台灣年輕設計師更有機會參與公共部門的設計,但在香港少有年輕、甚至是本地的設計師參與,反而從非政府機構及獨立藝術組織合作。

台港文化設計展

《為文化設計:台港文化設計展》

主辦單位:光華新聞中心 | 合辦單位:openground | 聯合策展人:毛灼然、林欣傑

日期:2020年10月9日至11月1日

時間:每日上午12點至下午7點(週一休息)

地點:openground 香港深水埗大南街198號

參展設計師及工作室:

台灣

張溥輝 Chang Pu-Hui

ONE.1O Society

洋葱設計 Onion Design Associates

O.OO Design & Risograph ROOM

白輻射影像 Whitelight Motion

香港

Good Morning Design

Hello~.

MAJO DESIGN

Pengguin

studiowmw

明日設計事務所 Tomorrow Design Office

圖片提供 | openground

延伸閱讀

RECOMMEND

詳解《可憐的東西》超現實美學!在布達佩斯造4座微型城市,90%以搭景、微縮模型拍攝的大製作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2024農曆年間,台灣社群被年菜和電影《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洗版。戲中艾瑪・史東(Emma Stome)披著過腰的黑色長髮、身著維多利亞時代服裝穿梭各地,雕塑感澎袖、蕾絲荷葉邊、打褶裙擺⋯⋯與她身後的奇異城市景觀相映成趣。

這個遊走於虛實之間、充滿拼貼美感的世界,由導演Yorgos Lanthimos與電影美術指導James Price、Shona Heath構思而成,當中藏有許多呼應角色性格的設計思考,以及從名畫、名建築汲取的創作靈光,且讓我們一一拆解。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艾瑪・史東(Emma Stone)飾演貝拉(Bella Bexter)© Searchlight Pictures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亮點整理

 ❍ 200頁的設計檔案,充滿名畫家給的靈感

❍ 導演說「盡量別用CGI」

❍ 在布達佩斯造4座歐、非城市

倫敦|從角色的個性出發,在倫敦索恩博物館找點子

里斯本|援引建築師Ricardo Bofill風格,拒絕「一致性」

船|用細節構築海上巨籠

亞歷山大|用微縮模型呈現一座人間煉獄

巴黎妓院|充滿惡趣味的「復古夜總會」

❍ 創造新美學的野心——「用當今技術製作一部1930年代風格電影」

 

  以下內容含大量劇透,請慎滑!  

 

一場19世紀末的怪誕冒險

《可憐的東西》背景設定在19世紀的歐洲,外科醫生葛德溫(Godwin Baxter)偶然在河濱找到一名瀕死的漂亮女人,並對她進行移植手術,展開一場醫學實驗。從此女人有了新的身份——貝拉(Bella Baxter),外表看似是成熟女子,心智卻是懵懂的嬰孩;平時只在貝克斯特大宅內生活,凡事都聽醫生的,對門外的世界一無所知。然而,一切在醫學院學生麥克斯(Max)和風流男子鄧肯(Duncan)的出現後有了變化,貝拉踏上一場探索世界的旅程,用孩子般純淨、無畏、充滿好奇的眼與心觀察、感受世界,建立屬於自己的生活。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威廉・達佛(Willem Dafoe)飾演葛德溫(Godwin Bexter)© Searchlight Pictures

以家鄉倫敦為起點,貝拉走過里斯本、亞歷山大、巴黎,途中還被騙上一艘大船困在海上,最後輾轉回到倫敦。在設計場景時,James Price與Shona Heath貼合劇本超現實、怪誕的調性,並從貝拉的人物設定出發,試想一個「孩子」眼中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200頁的設計檔案,充滿名畫家給的靈感

兩人第一步先與導演對焦,取得幾位畫家的創作風格當線索,包含16世紀荷蘭名家Hieronymus Bosch,他以複雜的構圖著稱,常透過惡魔、半人半獸、機械等形象,描繪人類世界的罪惡與道德沈淪;以及20世紀初期的愛爾蘭畫家Francis Bacon,他的畫中常見扭曲的人類輪廓,如惡夢中所見的暴力、幽暗景象,帶有極為黑暗的視覺張力。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Hieronymus Bosch〈人間樂園 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圖片來源:Wikipedia Commons)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Francis Bacon〈Study after Velázquez's Portrait of Pope Innocent X〉

佈景中也洋溢荷蘭版畫藝術家艾雪(Maurits Cornelis Escher)的構圖風格,被譽為一代錯覺藝術大師的他,將幾何元素、變形結構玩得淋漓盡致,擅長在平面中創造多重空間的錯覺,像是一名對觀眾的視覺施以詭計的魔術師。最終,這些腦力激盪的成果匯集成一曡約200頁的設計檔案,成為《可憐的東西》世界的基礎。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Maurits Cornelis Escher〈上下階梯 Ascending and Descending〉

導演說「盡量別用CGI」

這些超現實想像,聽來很適合用電腦繪圖(CGI)技術表現,但導演希望盡可能少用電腦特效,用貼近真實的形式呈現。於是佈景團隊在拍攝地布達佩斯,搭建一系列臨時建物,搭配眾多手繪背景、微縮模型、LED螢幕等,配合強迫透視攝影手法,在畫面中構築一個充滿立體感、層次感、沈浸感的奇幻世界。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rchlight Pictures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手術室佈景 © Searchlight Pictures

舉例來說,電影開頭貝拉跳河的那座塔橋,還有亞歷山大城的人間煉獄場景,實際上是微縮模型,後者大約有15公尺那麼長(聽來不「微」,但相較於真實的城市尺度的確非常小,可以想像成在「小人國」裡見到的景觀)。另外,貝拉在大船甲板上看到的風景,其實是一面彎折LED幕牆上的投影;她所見的天空,不是你我頭上的這片,而是佈景團隊為她特製的。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塔橋模型 © Searchlight Pictures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更燒腦的是,為了滿足不同鏡位、角度的拍攝需求,設計團隊必須研究約4種不同尺度的製作物,比如拍亞歷山大城的全景時,得用微縮模型,才能一次讓觀眾看見全貌、感受整體氛圍;拍特寫又得換成符合真件大小的物件,才能把細節拍得清晰;不僅如此,還必須考量到所有製作物擺在一起的視覺效果能否達到平衡。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在布達佩斯造4座歐、非城市

看到這裡,你或許已經猜到貝拉不只擁有特製的天空,還有人們為她特製的城市——電影中的倫敦、里斯本、亞歷山大、巴黎,還有貝克斯特大宅、行駛於海面的大船,其實都在布達佩斯。這工程到底有多浩大?James Price向《The Wrap》透露,「我們一度預估匈牙利四分之三的施工人員都在參與這部電影的製作。」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圖中的天空是一片彎折的LED幕牆 © Searchlight Pictures

接下來,我們就以倫敦的貝克斯特大宅為起點,仔細閱讀每個場景。

倫敦|從角色的個性出發,在倫敦索恩博物館找點子

這座宅邸不只是貝拉的生活空間,也是她的「再生父親」God的家。這位外表如科學怪人、醫術精湛、以理性科學家自居的外科醫生,會住在什麼樣的房子裡?James Price與Shona Heath試想,執著於醫學實驗的God,會不會把動外科手術時切割、拼接身體器官的那一套,挪用到自己的家中?於是「拼接」成為大宅、甚至是全片的視覺主軸,設計團隊將蒐集到的建築、藝術、材質等素材,盡可能地切割、重組,最後形成一個衝擊視覺的空間。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坐落於倫敦霍本(Holborn)的索恩博物館(Sir John Soane's Museum)成為主要的靈感來源,這裡在曾是英國建築師約翰・索恩爵士(Sir John Soane)的住宅與工作室,現則展示上萬件他所收藏的19世紀繪畫、古董、藝術品等。設計團隊從博物館內蒐集了呼應《可憐的東西》時代背景的元素,結合「拼接」概念,並考量主角的性格,著手打造貝克斯特大宅——飯廳典雅的英式餐盤牆,旁邊卻掛著冰冷的巨大金屬吊燈;紋理豐富、濃厚的牆面,與一旁極其平整、光滑的階梯形成對比;屋裡散落許多器官外型的裝飾;家裡佈置許多軟墊,避免「嬰兒」貝拉在家中受傷。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黑白畫面重紋理,彩色畫面有寓意

電影開頭在倫敦的場景,導演Yorgos Lanthimos選擇用黑白影像呈現,起初設計團隊並不知道這個想法,但在製作佈景的過程中,常常接收到要將製作物的「質地」與「紋理」做得更強烈、濃重、鮮明的要求。事後回想,他們才領悟這是配合黑白畫面的必要修正,畢竟少了色彩的指引,物件的紋理就必須跳出來,讓畫面的立體度、對比感更加鮮明。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畫面在貝拉踏上探索之旅後轉為彩色,設計團隊力求佈景斑斕、繽紛,與倫敦時期的黑白形成強烈對比,凸顯主角「解放」前後的經歷與心境轉折。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里斯本|援引建築師Ricardo Bofill風格,拒絕「一致性」

里斯本是貝拉冒險的第一站,在這裡懸吊電車行駛於城市上空,經過如遺跡般的石柱和拱門、葡式花磚和雕花鐵建裝飾的復古家屋;黃磚路和有機的大理石牆突然出現一座奇幻的水族箱,襯著粉紫色的浪漫天空,大大拓展了貝拉對世界的想像。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上面提到的一切,都被收束在長達51公尺、高18公尺的巨型佈景中,由匈牙利在地雕塑家團隊與劇組一同打造。James Price形容電影中的里斯本像座「主題公園」,其樣貌參考了大量的建築樣式,包含西班牙建築師Ricardo Bofill之作,這位以打造夢幻粉紅堡壘「La Muralla Roja」而廣為人知的大師,擅長拼貼幾何元素,總是把真實世界的建築蓋得如夢幻電影場景、AI生成的超現實畫面,彷彿將烏托邦帶到現實。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Ricardo Bofill式的活潑、繽紛、出奇不意,為《可憐的東西》版本的里斯本帶來許多驚喜,「人造佈景容易做得制式,因為這樣更方便作業,但我們盡量避免讓畫面中有一致的元素,」James Price與Shona Heath想藉此刻畫出一座城市的真實感,多元而複雜。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里斯本佈景 © Searchlight Pictures

船|用細節構築海上巨籠

在里斯本被騙上船的貝拉,瞬間從多彩、鮮豔的世界墜入幽暗。為了呼應劇情,這艘開往雅典的船得像是一個海上的「大籠子」,而貝拉就是被困在裡頭的小動物。大廳裡尺寸大得離譜的吊燈,還有大理石地板上那幅老虎正在殺死山羊的畫面,都讓人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幽閉又恐怖。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亞歷山大|用微縮模型呈現一座人間煉獄

急著脫離束縛的貝拉,跟著新朋友離船來到了亞歷山大。在這座城市雖只短暫停留,卻對她造成深刻的影響,因為她目睹了熾熱的人間煉獄。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真實世界中的亞歷山大,是座位於埃及的港口城市,城內坐擁世界奇景之一的亞歷山大燈塔,自帶暖調濾鏡的歷史古蹟與湛藍海景相襯,形成獨特景觀。不過在《可憐的東西》中,亞歷山大被轉變為一座孤島,以長達15公尺的微縮模型呈現。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貝拉眼中的亞歷山大,就像是一座與世隔絕的象牙塔,上是氛圍愜意的高級餐廳,下卻是一片貧瘠的血紅色砂岩景觀,遍佈靈感汲取自Hieronymous Bosch畫作《人間樂園》的奇異建築,以及飢餓難耐、在存亡之間掙扎的小人物,他們在崎嶇地景上苟活,令人不忍直視。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為了將模型做得精緻,設計團隊特別翻閱了《珍寶櫃》(Cabinet of Curiosities),書中收錄了各式古董雕刻,有做工極其細緻的礦物、鱷魚、珊瑚工藝品等。這些瑰麗而富含工藝價值的收藏,多來自過去在歐洲擁有強大勢力、在文藝復興時期扮演關鍵角色的義大利麥地奇(Medici)家族,以及位於德國德勒斯登、收藏大量巴洛克及古典主義時期珍寶的綠穹珍寶館(Grünes Gewölbe),極盡華美。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亞歷山大城模型 © Searchlight Pictures

巴黎妓院|充滿惡趣味的「復古夜總會」

視線來到影響貝拉最為深刻的城市——巴黎,作為關鍵場景的妓院充滿了惡趣味。印象中,歐洲妓院總是紅通通的,在James Price眼中像是女人的子宮,片中刻意打破印象,讓空間略帶點藍、紫色調,「像是1990年代的夜總會。」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妓院挑高的大門與玻璃窗是巨大的陰莖形狀,電燈開關則是陰蒂的形象,這些對常人來說充滿性暗示、讓人輕易聯想到色情場所的物件,卻沒有阻止貝拉大大方方、毫不羞赧地推門進入,為什麼?因為妓院對貝拉來說是完全陌生的,只是又一個尚未挖掘的酷地方。設計團隊在這施展了一點幽默感,再一次讓佈景呼應貝拉的性格。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到底有哪些「真」的取景地?

Shona Heath推測,整部戲大約有90%的畫面都是以人造佈景、微縮模型呈現,少數的實景出現在God訓練新實驗對象費莉希蒂(Felicity)的那片樹林。不過劇組還是頑皮了一下,刻意在林中安插了一棵傾斜45度的巨大樹木,讓看似開闊、真實的自然場景中,仍透露著一點不協調與怪誕感。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創造新美學的野心——「用當今技術製作一部1930年代風格電影」

看完《可憐的東西》,你會如何形容片中美學?兩位美術指導在接受英國版《VOGUE》專訪時提到,人們或許會最快聯想到「蒸氣龐克」(steampunk),這是一種流行於1980至1990年代的科幻題材,常以維多利亞時代時代為背景,極度放大「蒸汽科技」對人類所造成的影響,創建出一個依賴機械的架空世界。不過,他們拒絕(reject)這樣的描述,期待人們看見的是「Bella眼中所見奇幻、冒險、超現實的混雜(magpie)世界。」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巴黎佈景 © Searchlight Pictures

不想被既有的名詞定義,或許源自Yorgos Lanthimos、James Price與Shona Heath三人的野心。最初定調電影美學時,他們的設想是「用現在的技術做出一部1930年代電影」,立意並不是要讓《可憐的東西》看起來像是1930年代的產物,而是要讓電影具備那年代的美感,同時看得出是用2020年代的技術製作;因此劇組並沒有按照當時流行的風格、材料打造佈景,而是以「拼接」手法創建,「如此一來就能創造出一種嶄新的美學,」James Price在接受《Dezeen》專訪時說道。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最後,必須謝謝攝影師

導演和設計師的想法,有沒有打動觀眾?我想答案是肯定的,應不少人是因為在社群上滑到劇照,先被視覺吸引,而決定買票進戲院;畢竟看大製作,大螢幕才夠過癮。我們能夠看見那麼多關於美術的細節,或許就如James Price向英版《VOGUE》說的,要感謝導演和攝影Robbie Ryan選擇用大量的超廣角鏡頭拍攝,讓成品得以呈現大部分的佈景,「很多時候工作人員(在最終畫面)看不見自己90%的創作,這次卻有將近80%的作品都會被看到,這真的很酷!」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妓院佈景 © Searchlight Pictures

《真寵》和《單身動物園》之後,Yorgos Lanthimos的最佳代表作

在眾人意料之中,《可憐的東西》風光入圍第96屆奧斯卡金像獎共11個獎項,當中毫無懸念有「最佳導演」、「最佳攝影」與「最佳藝術指導」,末者將與2023年夏天上映的現象級電影《芭比》與《奧本海默》等片角逐獎項。無論得獎與否,《可憐的東西》想必會在觀眾心中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甚至讓人們日後看見類似的美學呈現時,將脫口而出形容「這很《可憐的東西》」或「這很Yorgos Lanthimos」。

詳解《可憐的東西》美術與佈景設計
© Searchlight Pictures

參考資料來源|DezeenVOGUE BritishThe WrapIndie WireArchitectural Digest

聶永真設計「南美館」五週年主視覺!吳念真大師講座、「臺南400」亮點展覽同步公開

「臺南市美術館」五週年主視覺

由日本建築大坂茂操刀的「臺南市美術館二館」,以不同尺度的白色格子堆起獨特外觀,讓南美館成為城市必訪之地。後來靠著一張「殭屍照」引發熱潮的《亞洲的地獄與幽魂》特展、頂層的通透空間「南美春室The POOL」,更成為許多人首次踏入南美館的契機。

近年表現精彩的「臺南市美術館」,2024迎來開館五週年,特別邀請聶永真團隊「永真急制」設計主視覺,以城市和場館為靈感構築「5」的意象;更請來名導吳念真開講,暢談將生活體驗融入藝術創作的心法。

聶永真設計「臺南市美術館」五週年主視覺
「臺南市美術館」五週年主視覺由聶永真團隊「永真急制」設計。(圖片來源:永真急制)

主視覺|永真急制設計,巷弄、展館、彩帶揉為一體

這是繼2023年春季展覽《拋爾控固力:島嶼現代性之夢》後,南美館二度與聶永真合作。五週年主視覺以有機線條、繽紛撞色為主體,看似簡單卻藏滿趣味。

線條的輪廓概念來自南美館1、2館展廳路徑的串聯,呼應著台南城區無處不在的巷弄,再結合具歡慶意象的彩帶,最終化簡為兩道有機線條。

聶永真設計「臺南市美術館」五週年主視覺
(圖片來源:永真急制)

設計團隊巧妙將線條拼組成數字「5」,甚至是數字0到9、26個英文字母和各式符號,為視覺延伸出極大的彈性,不僅極富趣味,也為南美館未來應用時儲備更多元、靈活的可能性。

聶永真設計「臺南市美術館」五週年主視覺
(圖片來源:永真急制)
聶永真設計「臺南市美術館」五週年主視覺
(圖片來源:永真急制)

大師講座|跨界藝術大師吳念真談創作心法

南美館慶生首波重磅活動,正是將於2月3日(六)登場的吳念真講座,這位集滿「台灣四金」金鼎、金鐘、金曲、金馬殊榮的跨界藝術大師,將以長年遊走於影視、音樂、文學領域的經驗出發,分享如何將生活體驗融入到藝術創作當中。

聶永真設計「臺南市美術館」五週年主視覺
(圖片來源:臺南市美術館)

無論是電影、劇場的劇本創作,吳念真總能貼近生活日常而引發共鳴,舞台劇《人間條件》系列尤其感動人心。南美館期待透過這場講座,啟發更多人找到感受生活的方向,並從中尋得創意靈感。

透過藝文展覽,呈現城市由裡到外的多重面貌

隨著五週年主視覺發布,南美館也公開今年的展覽計畫,其中最大亮點莫過於響應全城盛事「臺南400」的一系列展覽。即將於3月陸續登場的4檔特展,以藝術、設計為載體,呈現台南從過去以熱蘭遮城、府城為名,建城至今400年的不同面向,並想像下一個百年的城市樣貌。

聶永真設計「臺南市美術館」五週年主視覺
臺南市美術館2館。(圖片來源:臺南市美術館)

《沃克、海怪、炮火與他們:熱蘭遮堡400年》

思考殖民政權侵略所帶來的影響,也打開心胸發掘、瞭解與想像當時文化、物種與資源的交流。同時透過回望歷史來檢視當代,藉由藝術作品的表達,反思現今台灣後殖民的社會樣貌、日趨緊張的地緣政治、地區戰爭之危機、資源分配等議題。

《河神聯境.世界交陪:臺南400流域文化共筆圖》(展名暫定)

以「水體」為主題,藉由實地考察結合藝術創作,探討臺南城市發展的過程中,那些連結臺南區域的各條水脈、埤塘所發展出的流域文化。

《2024臺南400年博覽會—臺南城市展》(展名暫定)

從熱蘭遮城開始談起,探究不同時空下,臺南區域內的各種空間更迭及地貌變化,是如何對於形構臺南產生影響,同時梳理出城市接軌世界的發展。

《2024臺灣設計展》

每年設計盛事「臺灣設計展」今年來到臺南,將凝聚臺南的常民精神與生活,串聯跨世代、跨產業、跨領域、跨文化的力量,將臺南生活文化及產業,透過設計及青創能量呈現。

《2024臺灣設計展》在台南
《2024臺灣設計展》展區將分佈於臺南市美術館2館、市定古蹟西市場。(圖片來源:台灣設計研究院)

資料提供|臺南市美術館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