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齊柏林基金會全新年度特展「覓城」開展!以俯瞰的視角,尋覓、遇見城市的樣貌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全新年度特展「覓城」開展!以俯瞰的視角,尋覓、遇見城市的樣貌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全新年度特展《覓城》,將從2022年12月28日一路展至2023年秋天。而本次展覽以城市為主題,規劃了4大展區,並邀請鄧九雲、張溥輝、陳敏佳與李明璁4位協同創作者,分別與齊柏林導演作品對話,帶大家以不同視角,感受城市與家的模樣與溫度,也期盼更多人走進齊柏林,與之對話,讓城市的故事繼續下去。

小檔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覓城》 展覽¹Ï¤G »ô¬fªL´¿»¡¹L¡u¦h¦~¨Ó¡A§Ú³£¬O¦b©ç®a¡v¡A¦b¦h¼Æ¨S¦³¤HªºªÅ©ç¼v¹³¤¤¡A¦³µÛ»ô¬fªL¾Éºt¹ï©ó®qÀ¬¡B«°¥«»P®a³Ì²`ªºÃöÃh»P²²ÅÊ¡C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全新年度特展《覓城》即日起開展。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全新年度特展「覓城」

在《見山》、《逐岸》與《映河》之後,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此次的年度特展以「城市」為題,引領人們跟著齊柏林的視野,改變觀看的角度與高度,俯瞰城市,也走進城市,穿梭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巷弄,或尋覓,或探索,或漫遊。

小檔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覓城》 展覽¹Ï¤@ Ä~¡m¨£¤s¡n¡B¡m³v©¤¡n»P¡m¬Mªe¡n¤§«á¡A¥þ·s¦~«×¯S®i¥H¡u«°¥«¡v¬°ÃD¡A³z¹L»ô¬fªLªºµø³¥¡A§ïÅÜÆ[¬Ýªº¨¤«×»P°ª«×¡A­ÁÀý«°¥«¡A¤]¨«¶i«°¥«¡C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此次的年度特展以「城市」為題,讓人們跟著齊柏林的視野,改變觀看的角度與高度。

以「城市」為題規劃4大展區

齊柏林曾說過「多年來,我都是在拍家」,在多數沒有人的空拍影像中,有著齊柏林導演對於島嶼、城市與家最深的關懷與眷戀。在城市中,所有的故事都來自於置身其中的我們日常累積、形塑、創造的各式故事,讓城市產生溫度與人情,以及每日前行的能量。也因此,《覓城》展覽中,特別邀請甫以長篇小說《女二》獲得第23屆台北文學獎年金首獎的作家鄧九雲為展場創作文本,故事從遇見一位等候鳥的人開始,透過鄧九雲的文字搭配展場的4個區域,置身展場,傾聽候鳥的人為我們描述其所見的城市,我們也在故事之中,不自覺與這座城市對話。

展場也設計專屬展覽專刊,完整收錄展場影像與鄧九雲創作全文本。
展場也設計專屬展覽專刊,完整收錄展場影像與鄧九雲創作全文本。

小檔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覓城》 展覽¹Ï¤K ®i³õ¤]³]­p±MÄÝ®iÄý±M¥Z¡A§¹¾ã¦¬¿ý®i³õ¼v¹³»P¾H¤E¶³³Ð§@¥þ¤å¥»¡C-2
展場也設計專屬展覽專刊,完整收錄展場影像與鄧九雲創作全文本。

漫遊展區 成為城市的參與者

也為了回應與重拾齊柏林導演無人的空拍照片中,希望我們從中感受與觀察到的城市與家的故事,展覽特別分為「輕盈與隱蔽・城市的觀看」、「直覺與記憶・城市的符號」、「慾望與夢想・城市的共存」與「遠望與微觀・城市的度量」4展區,並邀請鄧九雲、張溥輝、陳敏佳與李明璁4位協同創作者,分別與齊柏林導演作品對話,開啟從未想像過觀看城市的角度與方式。

展場也陳列齊柏林導演更多故事,邀請一同感受、持續齊柏林導演的精神,繼續守護台灣。
展場也陳列齊柏林導演更多故事,邀請一同感受、持續齊柏林導演的精神,繼續守護台灣。

在第1展區「輕盈與隱蔽・城市的觀看」中,鄧九雲搭配舞台劇演員時一修的共同聲音演繹,將文本轉化為聲音,在文字與聲音之中,遇見那位「等候鳥的人」,開始思考城市與我們之間的情感哲學。

小檔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覓城》 展覽¹Ï¤T ®iÄý¯S§OÁܽЧ@®a¾H¤E¶³¬°®i³õ³Ð§@¥þ¤å¥»¡A¬G¨Æ±q¹J¨£¤@¦ìµ¥­Ô³¾ªº¤H¶}©l¡A¶ÉÅ¥­Ô³¾ªº¤H¬°§Ú­Ì´y­z¨ä©Ò¨£ªº«°¥«¡A§Ú­Ì¤]¦b¬G¨Æ¤§¤¤¡A¤£¦Ûı»P³o®y«°¥«¹ï¸Ü¡C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全新年度特展《覓城》展區1

隨後進入第2展區「直覺與記憶・城市的符號」,設計師張溥輝透過視覺設計,跟著齊柏林的視角,將其作品中各式城市輪廓、線條、顏色進行重新轉繹,讓城市的色彩增添了更多想像力與趣味。

小檔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覓城》 展覽¹Ï¥| ®i³õ¦@¤À¬°4®i°Ï¡A¦b²Ä2®i°Ï³]­p®v±i·Á½÷³z¹Lµøı³]­p¡A±N»ô¬fªL§@«~¤¤¦U¦¡«°¥«½ü¹ø¡B½u±ø¡BÃC¦â¶i¦æ­«·sÂàö¡C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全新年度特展《覓城》展區2

而在第3展區「慾望與夢想・城市的共存」中,特別邀請同為影像創作者的陳敏佳,帶著一頂紅帳篷,走進齊柏林導演曾經按下快門的城市角落,或探索、質疑、揭露,或是僅僅拍攝,什麼也不想的感受這座城市。

小檔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覓城》 展覽¹Ï¤­ ²Ä3®i°Ï¡u¼¤±æ»P¹Ú·QÈþ«°¥«ªº¦@¦s¡v¤¤¡A¯S§OÁܽЦP¬°¼v¹³³Ð§@ªÌªº³¯±Ó¨Î¡A±aµÛ¤@³»¬õ±bÁO¡A¨«¶i»ô¬fªL¾Éºt´¿¸g«ö¤U§Öªùªº«°¥«¨¤¸¨¡A©Î±´¯Á¡B½èºÃ¡B´¦ÅS¡K¡K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全新年度特展《覓城》展區3

最後,第4展區「遠望與微觀・城市的度量」,由社會學家李明璁,走進齊柏林創造的「見林」遠望尺度,偶遇街巷生活微觀的「見樹」視角。近年來著迷路上觀察學的李明璁,透過自身細膩觀察視角,將紀錄的各式城市故事與溫度,與齊柏林影像彼此映照,向同樣以身為度的齊柏林致敬,也提醒、邀請所有觀者用自己的雙腳與行動,重新發現城市的各種可能,不再只是走進齊柏林,也能走進這座城市,成為真正的參與者,繼續前行,創造更多城市的故事。

小檔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覓城》 展覽¹Ï¤» ²Ä4®i°Ï¡u»·±æ»P·LÆ[Èþ«°¥«ªº«×¶q¡v¡A¥ÑªÀ·|¾Ç®a§õ©ú榡A¨«¶i»ô¬fªL³Ð³yªº¡u¨£ªL¡v»·±æ¤Ø«×¡A°¸¹Jµó«Ñ¥Í¬¡·LÆ[ªº¡u¨£¾ð¡vµø¨¤¡C-1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全新年度特展《覓城》展區4

看得見的城市,有我們看不見的故事

如同齊柏林曾說過的「我們希望有一個怎樣的家,便會有一個相對應的城市樣貌」,期待《覓城》展覽,帶領觀者在每一張照片的新鮮與驚奇中,一同探訪城市的故事、感受城市的肌理。並且記得家的樣貌,因為想念,再次依戀與創造城市的故事,有你也有我的美好故事。

小檔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覓城》 展覽¹Ï¤» ²Ä4®i°Ï¡u»·±æ»P·LÆ[Èþ«°¥«ªº«×¶q¡v¡A¥ÑªÀ·|¾Ç®a§õ©ú榡A¨«¶i»ô¬fªL³Ð³yªº¡u¨£ªL¡v»·±æ¤Ø«×¡A°¸¹Jµó«Ñ¥Í¬¡·LÆ[ªº¡u¨£¾ð¡vµø¨¤¡C-2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全新年度特展《覓城》展區4

看見・齊柏林基金會 《覓城》 展覽

展覽時間|2022.12.28-2023.秋

展覽地點|齊柏林空間(新北市淡水區中正路316-1號,得忌利士洋行後棟)

總策展人|龔書章

協同策展|許哲瑜、郭中元

策劃執行|樸實創意

視覺設計|中間研究室、陳瑛皞

協同創作|鄧九雲、張溥輝、陳敏佳、李明璁

展場文本創作|鄧九雲

文本朗讀|鄧九雲、時一修

資料提供|樸實創意

文字整理|Adela Cheng

延伸閱讀

RECOMMEND

以布袋戲與「淨瑠璃」訴說歷史!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鳳甲美術館特展《浪濤之下亦有皇都》即日起至6月30日登場,聚焦台日糖業發展、戰時記憶及現代化史,串起虎尾與門司兩座市鎮,並以台灣傳統布袋戲與日本傳統藝術「淨瑠璃」呈現,透過操偶師與偶之間的互動,思考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關係與歷史。

兩件影像作品追溯台日現代化記憶

《浪濤之下亦有皇都》為藝術家許家維、張碩尹、鄭先喻自2020年起共同推動的計畫,聚焦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時期的製糖產業發展,並以當代影像創作、台灣與日本兩地傳統偶戲表演等,追溯台日之間的歷史與現代化記憶,藉此思考殖民者與被殖民者、操縱者與被操縱者的複雜關係。

橫跨藝術家、導演及策展人等多領域的許家維,其作品融合了當代藝術與電影語彙,特別著力於影像創作背後的行動性,並連結正史未記載的人事物;擅於創造戲劇性作品與沉浸性裝置的張碩尹,藉由科學和生物知識探索個人、科技及社會的關係,凸顯當代社會的不同層次;身兼藝術家與軟體開發者的鄭先喻,創作則結合電子設備的實驗性生物力學裝置,聚焦人類行為、情感、軟體與機械之間的關係,並透過幽默的方式表達出他對社會與環境的獨特觀點。

本次於鳳甲美術館的展覽,依序為觀眾放映計畫中的《等晶播種》和《浪濤之下亦有皇都》兩件作品。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藝術家鄭先喻、許家維、張碩尹。(攝影:山中慎太郎(Qsyum!))

《等晶播種》:以糖業為中心的歷史轉譯

1909年,大日本製糖株式會社在虎尾興建糖廠,進而帶動虎尾市鎮的繁榮。然而,虎尾亦在二戰期間作為神風特攻隊飛機場的基地,因此成為美軍攻擊目標;太平洋戰爭尾聲時,虎尾糖廠開始生產高濃度酒精供給戰時所需。《等晶播種》藉由音樂家於糖廠的演奏、台灣傳統布袋戲演繹皇民化戲碼《鞍馬天狗》,描繪虎尾圍繞糖業而生的現代化記憶。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作品《等晶播種》畫面。(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作品《等晶播種》畫面。(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日本古典文學與傳統藝術交織

日本福岡縣北九州市的「門司」曾為大日本製糖糖廠所在地,而門司港不僅位在當時運輸台製粗糖至日本的海運航線上,亦是外國船舶前往神戶和橫濱途中必經的停靠港,是日本首要的國際港口之一。

《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源於日本古典文學《平家物語》中的〈幼帝投海〉章節,敘述平安時代末期陷入絕境的平時子抱著幼帝安德天皇投海自盡,並安慰他「浪濤之下亦有皇都」,而壇之浦戰場即位在門司對岸,隔著關門海峽相望。本作以日本傳統藝術「淨瑠璃」回望門司及門司港的戰爭與現代化記憶,並於展覽中透過影像裝置呈現。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作品《浪濤之下亦有皇都》畫面。(攝影:Kosuke Shiomi)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作品《浪濤之下亦有皇都》畫面。(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 浪濤之下亦有皇都 】

展期|2024年5月4日至6月30日
時間|週二至週日10:30–17:30,周一休館
地點|鳳甲美術館(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166號11樓)
參觀方式|免費入場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北師美術館中的迷你城市!藝術家張立人造「戰鬥之城」,獻給對戰現實、努力生活的你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用架空世界反思所處環境,無論在任何時代都能成就引人入勝的故事,為此許多創作者真正著手「打造新世界」:賈克大地(Jacques Tati)為《遊戲時間》造了座功能至上的人工城,在1960年代顯得不合時宜;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在法國城市安古蘭,替《法蘭西特派週報》從無到有蓋出一座虛構城市「Ennui-sur-Blasé」,以乏味命名卻繽紛至極。這些以無數汗水、巧思構築的城,不只是造景,更是創作者造夢的顯影。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二,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造城或造夢?走進「戰鬥之城.終」感受

以「作夢」為題,北師美術館啟動兩年一度的公開徵件「作夢計畫」,支持創作者解放想像,化不可能為可能。本屆由藝術家張立人之作「戰鬥之城.終」獲選,此作涵蓋了跨越14年的創作旅程,最終化為一座人造迷你城市,乘載了藝術家如何在越趨現實的大環境下,仍試著保有自我及理想的軌跡。如果說造城的過程如造夢,還有什麼比《戰鬥之城》更貼合徵件主題?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展覽現場。(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戰鬥之城.終」獻給藝術家自身,也獻給因地緣政治而命定處於衝突世界最前緣的台灣,以及每位以自身狀態與現實戰鬥、努力生活著的人們。

「戰鬥之城.終」完整匯集《戰鬥之城》系列作品的錄像裝置、漫畫、模型、拍攝場景、道具、分鏡手稿等百餘件展品,是此作自2010年創作後首次完整展出,透過張立人打造的舞台場景、角色刻畫及人物命運的敘事,建構出介於想像與現實之間的虛擬世界,直探藝術創作的本質與藝術家的命運。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戰鬥之城・終」二樓展場。(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第一部:台灣之光 (第一集),錄像、裝置,2010-2014。(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汲取大眾文化元素,編寫預言性故事

《戰鬥之城》故事以中年魯蛇陳志強告白失敗,卻意外成為即將毀滅世界的全民公敵為開端,衍伸出美國駐軍、國際企業託管、AI宰制人類鬥爭等富預言性的後續事件。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第一部〈台灣之光〉劇照三,2010-2017,錄像。(圖片提供:張立人)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第二部〈經濟奇蹟〉劇照五,2018-2022,錄像。(圖片提供:張立人)

張立人汲取並挪用漫畫、電影、動畫、影視媒體……各種大眾文化的形式和元素,模擬舞台劇於現實世界搭建場景,從無到有創建一個繁複而龐雜的世界。他一人分飾多角,集編劇、操偶、美術場景建置、拍攝、剪輯、配音等角色於一身。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戰鬥之城.終」三樓展場。(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室內場景:總統府》,複合媒材,2024。(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註|《戰鬥之城》共分為三部曲:首部曲〈台灣之光〉(20102017)、第二部〈經濟奇蹟〉(2018-2022)及最終章〈福爾摩沙〉(2020-2021)。

記憶居住的地方

佔據北師美術館二樓展場的〈場景模型〉,由張立人以木條、保麗龍等材料,搭建出一座記憶中的城市模型。這座城市並不是任何城市的縮影,而是藝術家依據自身不同時期的成長經驗,即興拼貼而成的城市印象。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於「戰鬥之城・終」展場工作照。(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細節照四,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在搭建這座城市時,雖是以1:12的比例作為目標,但事實上並不精確,因為張立人使用自己的身體作為比例尺,依據記憶中這些空間與身體的關係來調整——這種身體感是浮動的,就像是隨著每個人的成長,逐漸縮小的童裝。對他來說,這座城市並不是用來提供想像未來的願景,而是記憶居住的地方。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細節照四,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細節照四,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記憶中的城市,如夢中之夢、生命迷宮

城中的108個人偶則以衛生紙製作,透過粗糙的表面與紋理呈現大略「堪用」的人型,微妙拉開故事與現實的距離;每個角色配有各自的物件道具,像是預示其在故事中的命運。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人偶細節。(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這座既虛構又真實的城市,猶如藝術家所創造出的沙盒,在加入不同性格的角色和規則設定後,發展出複雜的敘事路徑。張立人將自己的生活與作品層層堆疊,構築一個複雜的多重顯影,像是夢中還有一個夢,在生命的迷宮中還有另一個迷宮。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細節照四,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美術館(城市)中的「現地創作」

展期間,張立人將以二樓展場的大型模型重新拍攝《戰鬥之城第一部:臺灣之光》的「二周目」,與十四年前的自己對話,同時開啟作品的下一個生命週期,並於閉展前在館內首映。這次藝評人謝鎮逸也特別擔任觀察書寫的角色,企圖於藝術家自身及機構敘寫的樣貌外,開拓另一條走入「戰鬥之城.終」的路徑。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細節照四,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非典型藝術家

在研究所畢業前,張立人就連續斬獲臺灣藝術界數個重要獎項:高雄美術獎首獎(2009)、臺北美術獎首獎(2009)、第7屆桃源創作獎首獎(2009)及第8屆台新藝術獎入圍(2010)。然而他並無因此走上藝術家的康莊大道,反而不斷反身詰問藝術何用?2010年開始創作《戰鬥之城》,更讓他遠離了蜂擁的大道,試著以自身的軌跡,去尋找藝術家在藝術生產中面對困境的可能性。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張立人《戰鬥之城.終 Battle City: Finale

展期|2024.05.0407.21

地點|北師美術館(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10:0018:00,週一休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