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屆《倫敦設計雙年展》精彩回顧!5個創意爆發的必看國家展區!

《倫敦設計雙年展》首度登場!創意爆發的必看國家展區 5 +!

英國最重要的設計時節就在初秋,《倫敦設計節》是很多人每年必定朝聖的去處。但今年卻有一個更讓大家移不開目光的焦點,首屆以雙年展規格策劃的設計盛事降臨,把這座城市的創意能量推上前所未有的新高峰。

 

之所以能過得更幸福,是因為現在的匱乏都得到滿足。思考本屆大會命題,最重要的就是看清自身所處的現實環境,由此出發,才知道理想國度在什麼方向。究竟哪些國家成功給出獨具巧思的回答?立刻揭曉。

 

俄羅斯-遙想黃金設計年代

1960至1980年代,曾經是俄國設計大躍進的時期。當時前蘇聯的設計組織VNIITE聚集一票設計師、社會學者、哲學家、文化藝術史家,大膽進行各種實驗設計。也因太過天馬行空,很多都未能實現。這些珍貴的設計靈感,在蘇聯解體後一度失落,後來透過私人捐贈逐漸回到莫斯科博物館,而該館館長兼策展人 Alexandra Sankova,透過這次的機會將檔案首度公諸於世,透過相片、影片和各種文件,讓大家認識那段曾經璀璨的往日時光。奪下大會特別頒發的「烏托邦大賞」(Utopia Medal)。

 

黎巴嫩-在街區找自由

什麼是烏托邦?建築師Annabel Karim Kassar說,就是每個人都能自己作主。身為本屆黎巴嫩展區的策展人,她一反過往講求實務的設計經驗,改以實驗性的手法,透過一個猶如貨櫃般的自製空間,再現貝魯特的街區生活。來到這裡,觀眾可以吃東西、喝飲料、抽煙、彼此閒聊,無拘無束,彷彿跨越地域疆界,成為黎巴嫩首都市民的一份子。Annabel Karim Kassar指出,「街道是一個能讓人放鬆的公共場所,連結每一個人的家,也同時創造集體意識。在這裡我看見了烏托邦的實現。」此件榮獲今年最佳展出的殊榮。

 

土耳其-通往希望的轉捩點

烏托邦的本意是渴求生機,那麼土耳其現在無疑處在這條道路的中心點:位於動盪不安的中東和先進的歐陸國家之間。呼應這段生死難測的天堂路,展場擺放一座由透明管子構築、名為「許願機器」(Wish Machine)的六角形隧道,裝置靠著鏡子不斷反射而造就視覺上的無限延伸。參觀者將願望寫在紙上,放入膠囊並投進機器,願望就會被帶走,送到看不見的地方。這個靈感來自安那托利亞族和希臘人的「許願樹」傳統,將心願繫在樹上,但不見得能實現。就像世上究竟有沒有烏托邦,誰也無法回答

 

墨西哥-邊緣城市的有氧革命

作為緊鄰超級強權的邊緣國家,墨西哥始終面臨政治、經濟、和人口外流的多重壓力。都市設計師Fernando Romero意識到這個癥結點,在既有的同心圓和方格型的都市模型外,新發明一種多節點的六角形發展計劃。他以19、20世紀之交的香港為例,認為邊緣等同於前線,應是最開放也最能促使經濟蓬勃的地區。由多個六邊型組成的形狀,各點之間的距離相等,確保每個地區不會有階級分野,能獲得同等的安全、教育、醫療資源。他期許以此刺激更多年輕設計師,挑戰現存的發展規則,創造更平等的生活環境。

 

南非-柔軟的秘密基地

座椅偌大的開口,邊緣豎著利牙,裡頭卻鋪滿毛茸茸的內襯,溫暖舒適,讓人暫時丟開外在喧囂,躲入擁有自己的小天地。「烏托邦在我們國家是一個極度被渴求的狀態,對大多數人而言,這是既嚴酷又淒美的詞彙。」南非知名設計藝廊Southern Guild的主持者Trevyn McGowan表示。為了對抗現實的嚴苛回歸心靈的純真變成一件重要任務,因此他邀請南非設計師Porky Hefer帶來最具代表性的椅子系列——刻意選擇五種兇猛的生物蝠鱝、鱷魚、黑鯨、水虎魚和獅子,再將其外型轉化成逗趣的吊椅。過程中完全不使用電腦,只憑素描就做出成品,更添幾分拙樸質地,也帶人們找回童年的快樂記憶。

 

Text / 歐陽辰柔

Photo / London Design Biennale

 

本文內容出自《La Vie》雜誌10月號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張紘齊的藝術養成很奇妙,小時候被畫家外公拎著到各地速寫,培養出對繪畫的興趣;長大後以模特兒身份旅美,走伸展台、拍時尚大片之餘也不忘創作。東方和西方的、傳統和新潮的、藝術和時尚的各種養分,都被他細膩提煉,化為畫中「手指人」奔走的奇異景觀。

歡迎走進張紘齊最新個展《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與「手指人」共同在場,遊走夕陽海岸、歐風小鎮、水泥叢林……各種現實也超現實的平行世界風景,感受其中的愛與詩意。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藝術啟蒙自畫家外公

張紘齊對藝術的興趣源自家庭,他的外公金藩是東方畫會的創始成員之一,也是影響他接觸藝術的重要人物。回憶起自己的藝術養成之路,張紘齊說:「小時候經常和外公到動物園速寫,在家也常在他的腳邊畫畫。最早是受到外公後期的作品影響,接著接觸他早期在東方畫會的作品;後來進到傳統藝術教育系統,才開始受西方藝術家影響。」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走上國際時尚伸展台,不忘畫家夢

不只台灣的成長過程,國外生活經歷也感染了張紘齊的創作。大學讀服裝設計的他,因緣際會下當起模特兒,更走上紐約、米蘭與倫敦時裝周伸展台,成為國際模特兒圈出名的台灣臉孔。

只是,張紘齊心中仍然有畫家夢。這十年以來,他走秀、拍照也持續作畫,這次《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個展中部分作品便是在紐約完成。工作、生活加追夢,聽起來就累人,張紘齊卻說浪漫,還覺得自己像現代版的格列佛,穿梭在不同的國家、文化之間冒險。

創造「手指人」做情緒的載體、觀眾的導遊

壓克力顏料和亞麻布,是張紘齊最常用的創作媒材,他用畫筆、調色刀作畫,偶爾也靠手指,用與材料近距離、甚至是零距離的方式,畫出自己遊走於多元文化的探險,傳達被遺忘的情感和觀點。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2022年夏天,張紘齊為畫作帶入了靈魂角色「手指人」,他性別流動,擁有指尖般的容顏,長了三隻手指和腳趾,總是穿梭於不同的場景,承載著創作者的情緒和感受。而畫中以紅、黃、藍及二次色描繪的場景,多半源自張紘齊的日常生活,可能是一次有意義的邂逅、可能是一場難忘的夢。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不過話說回來,張紘齊口中「被遺忘」的情感和觀點,指的到底是什麼?在旅行的過程中,張紘齊發現,「繪畫的觸覺體驗,常常被文化教育、流行趨勢掩蓋,限制了最純粹的感受。」面對這些被掩蓋、遺忘的感知,他不斷調整心態,也試驗直接以手指作畫的方式,試圖讓繪畫回歸最純粹的狀態,也讓作畫的「體感」極致真實。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張紘齊個展登陸奇想會

張紘齊將於台北藝廊奇想會舉辦個展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透過畫作、捲軸、短篇動畫等不同媒材,詮釋「手指人」的內心情景,及自身的生活故事。

現場作品分為3大系列:「人生的七味粉」匯聚了張紘齊過去十幾年來的生活回憶,以乘載不同觀點的7種畫面表現;「17個階段」透過色彩彰顯遇到各種人、事、物所產生的心情變換;「起源」則聚集了我們身在現實世界,或不曾在意、或錯過的愛和感知。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張紘齊個展《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

展覽期間|2024.06.28 07.14

時間|13:0020:00(週二公休)

地點|奇想會(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一段217號)

門票|入場費為低消飲品一杯

50歲拋下25年廣告生涯,決定當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如果你看展不愛高深的論述、謎般的作品理念,只想純粹跟著色彩、線條、空間氛圍感受心緒的流動,那François Bonnel(弗朗索瓦・邦內爾)就是你在找的藝術家!

曾從事廣告業25年,50歲的François Bonnel毅然決然拋開熟悉的工作和生活模式,轉作一名藝術家。他把熱愛的音樂、藝術結合,作畫時讓耳邊的靈魂樂、藍調搖滾、民謠……貼合著畫中一切元素的脈動,用單純而直率的曲線、不對稱圖形、明亮色彩創造質樸畫面。看著Bonnel的畫,眼睛像是吃了冰淇淋,心情也不自覺跟著好了起來。想要感受這股魔力,不妨走進他在台灣的第一場個展《會唱歌的畫》領會。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50歲拋開穩定的廣告工作,當一名藝術家

出身法國的François Bonnel,有位擔任繪畫老師的藝術家媽媽,從小帶著他用手指沾著顏料隨意畫出線條、形狀,培養對藝術的喜好。聽到這裡,你或許會以為Bonnel順應著家庭環境的薰陶,讀美術專科,20幾歲就決定踏上藝術家之路。故事不是這樣發展的。正是因為媽媽從事藝術,Bonnel更懂得成為一名藝術家所需的天賦、機運和過程中的難處,於是他輕輕放下藝術之路,大學畢業後從事廣告業將近25年。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沒想到,2020年一場席捲全球的大疫,成了Bonnel生命的轉捩點。他本就厭倦日復一日的生活,又正好遇上疫情作為改變的契機,在50歲那年他決定揮別廣告生涯,嘗試做一名藝術家。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毫無包袱,自由實驗媒材、技巧的可能

現居於法國圖魯茲(Toulouse)的Bonnel,日日沈浸於這座玫瑰色古城的藝術氛圍,以即興的方式、融合音樂性發展創作,過程中也不斷探索數位媒體、攝影、拼貼等技巧與媒材。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成為藝術家對Bonnel來說像是一場解放。多虧人生上半場的辛勤努力,50代的他沒什麼現實包袱、更有餘裕全心投入藝術。正是這份餘裕,為Bonnel的繪畫注入純真、活潑、令人毫無負擔的生命力;光是看著,就不自覺被感染。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將音樂轉化為畫作,各個方向看都和諧

Bonnel來說,音樂是日常的必需品、繪畫的養分,他說:「一幅畫作必須與周圍的環境和諧,就像香水或音樂。」於是他聽著各個年代、各種曲風的音樂作畫,用色彩、線條、形狀和構圖,呼應著音符、和弦、旋律與編曲架構;並在構圖時反覆轉動畫布,讓畫作不管從各個角度、方向看,比例都是和諧的,且能看出不同趣味。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以下面這幅〈A Love International〉為例子,它正看像是一顆顆乒乓球在碗中跳躍;側看像是大大小小的香草冰淇淋灑落一地;倒過來看又像是忘了關的蓮蓬頭,水滴滴答答地落下。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幫畫作取名的巧思

說到把音樂融入畫中,Bonnel還有個習慣——用作畫當下正在聽的音樂曲目,為畫作命名,讓畫成為生活的有聲切片。這習慣也被帶到《會唱歌的畫》現場,看展時歡迎到臨窗小桌點播歌曲、為展場變換音樂,從François Bonnel專屬歌單找到與畫共鳴的聲音,跨越時空重回藝術家創作的時刻。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自私的藝術家

François Bonnel笑說自己是位「自私的藝術家」,創作只為了開心,沒有要講什麼大道理,「繪畫是一種純粹的樂趣,並非為了傳達訊息或哲學,而是簡單沉浸於其中。」這份單純的起心動念,正是讓他的畫作如南法陽光烘乾枕頭般愜意、舒適的秘方。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弗朗索瓦・邦內爾 François Bonnel 在台首個展《會唱歌的畫》

展期|-2024.06.30

地點|Bluerider ART 台北.敦仁(台北市大安區大安路一段101巷10號1F)

營業時間|週二至週日 10:00-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