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2

返回文章

返回文章

返回文章

可怕的是人還是怪物?九把刀《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藉霸凌探討人性絕對邪惡

+12
+12
+12
+12
+12
+12
+12
+12
+12
+12
+12
+12

關於校園的青春記憶,你還記得哪些令你永生難忘的回憶片段?學校就像是現實社會的小小縮影,即便它有校園這道看似安全的壁壘保護著,然而環繞逾期中生存的學校,可不全然都充斥著善良的人性光輝,有時候甚至存在著滿滿的惡意偽善。九把刀再度執導筒的第二部長片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即以大家再熟悉不過的「校園霸凌」為背景,添加奇幻和超現實的怪物元素,在挑戰觀眾道德邊緣之餘,企圖拋出對社會最血淋淋的控訴,究竟可怕的是單純的怪物本身,還是住進人類心中的那名怪物?

 

有怪物的電影!直指人心最深層不敢直視的一面

早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電影上映前,九把刀腦中早已在醞釀另個全新的故事:當E.T.遇到可愛的小女孩,最後安全地騎著腳踏車回家;當小恐龍遇到好心小男孩,便快快樂樂回到尼斯湖游泳當大水怪;當聶小倩遇到寧采臣,結局是順利投胎轉世。但是,如果E.T.小恐龍聶小倩,他們今天遇上的剛好都不是一個善意的人呢?受到電影《鄰家女孩》的啟發,九把刀開始動筆寫劇本;當一群小學生抓到一隻小怪物,然後極盡所能地虐待牠的故事,也就是本片《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的故事原型。

 

有別於上一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校園青春愛戀,儘管新片《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背景仍設定在校園,但整部片的明亮度和《那些年》絕對是相差十萬八千里,甚至可以說《怪物》裡出現所謂的「歡樂」都是建構在傷痛上,全片在保持九把刀一貫的無厘頭之餘,增加「怪物」元素讓驚悚與娛樂的戲劇張力拉拔到最大,形成前所未見的華語青春驚悚類型電影。影片中快節奏剪接與堆疊的噪雜感,大膽處理血腥與動作等畫面;怪物臉部與肢體大量地獸化變形,包括瞳孔、獠牙、指甲、皮膚等,後製特效強化肌膚裡蠱蟲的竄動、顴骨的膨脹、肌肉與關節在狩獵或者是動物性反應時候的變形等,企圖翻轉台灣電影新暴力美學。

 

 

「這部電影誕生在我人生中最糟糕的時期。一邊飽受這個宇宙最瘋狂的踐踏,一邊用心底僅剩的微光,點燃我對這個宇宙最卑微的愛,最卑微也最猛烈。」九把刀稱,這並非一部純粹的打怪電影,而是藉由校園與怪物兩項元素,挑起人們對當今社會的審視批判,校園就像是扭曲的「倒數計時器」,在僅有的期限裡,你想譜寫怎樣的故事,電影從被霸凌被貼標籤的學生、什麼都不做不講的沈默者、霸凌同儕的風雲人物段人豪、修口不修心漠視校園霸凌的英文老師到深陷霸凌風暴到始終想當好人的資優生主角林書偉,究竟誰是受害者,誰是加害者,人類最赤裸又模糊的模樣,都是電影想要探討的議題。「這是一個關於『選擇』、關於『救贖』的故事,也是一個自我療癒的過程;希望可以透過電影的力量,讓更多的人可以從中得到療癒、或者是釋放。」九把刀說。

 

當一個長期弱勢、被欺負的人,遇到一個比他更弱勢的人,他究竟是會被邀請且同意一起來欺負這個更弱勢的人,亦或者是他會因為同理心而站出來反抗?電影中的台詞不時進行價值觀的辯論與探討,「我想做對最後一件事」、「想要做好人,又沒種做好人」、「一直欺負怪物只會讓我們變得越來越壞,不會變成好人」、「我和他們不一樣」,你是否也是那個怪物?

 

 

至於在演員部分,九把刀開拍前就選定兩個心目中最合適的演員,一個是飾演關鍵性角色班導師的陳珮騏,需要與班上最壞最狂的學生老大相互制衡;演出鄉土劇八點檔因而廣為人知的陳珮騏,擁有豐富表演經驗、且明確清楚角色的設定與可能性,她的存在更是激發對手演員的潛力與火花。另一個不存在且需要重新塑造的角色「怪物」,九把刀則希望找到一個外貌亮眼出色、與怪物反差極大的女演員來詮釋這個角色;劉奕兒對於角色有著強大的認同感,好動與好強的個性讓她覺得自己生來就是要演繹怪物這個角色。

 

主角方面,團隊從千人海選中挑出了蔡凡熙、賴浚程、陶伯萌、梁洳瑄等極具潛力的新演員;再加上曾在張榮吉導演的電影作品《共犯》中表現亮眼的鄧育凱,史上最狂高中生屁孩軍團儼然誕生。特別的是,靠著《通靈少女》暖男阿樂學長打開知名度的蔡凡熙,這回則變身殺人不眨眼的學校惡霸,劇中使壞的程度絕對讓人大大搖頭。

 

Text / Ian Liu

Via / 威視電影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