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土水雕塑《甘露水》重見天日!北師美術館《光》特展談臺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

《光──臺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2021年12月18日~2022年4月24日於北師美術館展出

2021.12.02追蹤報導 

黃土水雕塑《甘露水》重見天日!北師美術館《光》特展探討臺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

今年10月,文化部與北師美術館捎來好消息——臺灣藝術先鋒人物黃土水經典之作《甘露水》,經修復後將重見天日。近日,北師美術館公布《光──臺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展覽將於12月18日登場,以「光」字與《甘露水》蚌殼少女樣態,回應百年前社運、藝術家在黑暗時代中,共同建構臺灣新興文化樣貌的勇氣。


262665938_4514875055260673_7663818665044491692_n《光──臺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主視覺;圖片來源|北師美術館FB



淺談臺灣文化的啟蒙

1921年,黃土水以《甘露水》入選日本帝國美術展覽會,此作以蚌殼中昂然向上、神情舒緩堅強的少女,象徵著臺灣文藝復興時代的將臨;同年,以蔣渭水為首的知識份子籌辦「臺灣文化協會」,藉推動文化運動醫治臺灣的「知識營養不良症」,是本島民間社會民智啟迪、思想解放、文化藝術啟蒙的濫觴。


12.   由森純一主持《甘露水》修復©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甘露水》由修復師森純一團隊進行修護計畫。圖片©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



《光》以社會運動發展、藝術作品共構展覽

2021年適逢文協創立100週年,北師美術館爬梳本地時代脈絡,透過解讀藝術家自身歷程、作品美學風格,帶觀者思考是什麼樣的時代特質,讓藝術家得以奮力追求藝術,進而建構臺灣文化面目?展覽從社會運動與發展切入,再以藝術作品、文獻共構論述,呈現1920~40年代臺灣文化樣貌,藉由4大子題「生命的恆流」、「風景的創造」、「大眾與摩登」與「自覺的現代性」,探討創作者如何勾勒個人和社會的交融與抵抗。


09.  黃土水,《甘露水》局部,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甘露水》由修復師森純一團隊進行修護計畫。圖片©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



《光——臺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展覽資訊

展期:2021年12月18日~2022年4月24日

地點:北師美術館

門票:免費參觀

入場辦法:採預約優先制,現場同時開放排隊候補入場,預約辦法將於12月6日公告、10日開放線上預約



2021.10.15原報導

黃土水雕塑《甘露水》重見天日!「臺灣的維納斯」曲折命運映照島嶼百年故事

1980年代起,藝術與美術界興起一陣臺灣本土化風潮,而在日治時期就強調臺灣意識的雕刻家黃土水,也成了當時備受推崇的先鋒人物,其影響力更延續至今,當代學生時期的美術啟蒙教育中,一定會提到與黃土水有關的內容。近日,文化部與北師美術館捎來好消息,黃土水經典之作《甘露水》經修復後將重見天日,預計於12月登場的「光──臺灣文化協會百年(暫名)」活動中亮相,帶觀眾見證一代大師的藝術風華。


11. 黃土水,《甘露水》,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黃土水,《甘露水》,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



黃土水將本土意識注入藝術作品

黃土水的一生與臺灣日治時代一同展開,生長於大稻埕的他,自幼就常出入街區中的傳統宗教用品店,也因接觸佛像木雕,而萌生對雕刻藝術的興趣。留日研讀美術的黃土水,仍以臺灣人身份認同自豪,更將這份精神藉敲打、塑形注入雕刻作品中,同時呼籲藝術家應當奮起,一同為這座美麗島嶼打造與之相襯的璀璨文明。


10.   由森純一主持《甘露水》修復©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黃土水,《甘露水》,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



臺灣首座裸體雕像《甘露水》

這件大理石雕塑《甘露水》有著「臺灣的維納斯」美名,是臺灣首座裸體雕像,其刻劃一名面容充滿自信的女子,她將雙手輕放於身後蚌殼之上,頭微微仰起、姿態挺直,神情舒緩而堅強。《甘露水》不僅開創了臺灣藝術史新篇章,也帶有黃土水對當時社會的期盼與想像——大步向前、向上進展、自信無畏。


02. 黃土水,《甘露水》,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

08.  黃土水,《甘露水》局部,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黃土水,《甘露水》,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



「臺灣的維納斯」乘載曲折命運

1921年,黃土水憑《甘露水》入選當時日本最高藝術殿堂「帝國美術展覽會」後,享有一陣榮光;1930年,黃土水趕製大型浮雕《水牛群像》時,因過度操勞不幸病逝於東京,《甘露水》則入藏臺灣教育會館,並在「黃土水遺作展」中展出。


06.  黃土水,《甘露水》局部,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
04. 黃土水,《甘露水》局部,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


此後,《甘露水》的顛簸旅途正式展開,1958年雕塑隨臨時省議會搬遷時,被棄置在臺中火車站,所幸最終輾轉移至張外科診所,由張氏家族悉心看顧,並在1974年移至其位於霧峰的工廠封藏。雖有了容身之地,但《甘露水》在流轉過程中仍留下了難以抹滅的痕跡,像是現在雕塑軀幹上難清除的暗色痕跡,經專家推測,許是當時被棄置時遭潑墨所留下的。


07.  黃土水,《甘露水》局部,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黃土水,《甘露水》,1921,大理石,80x40x175cm,文化部典藏©黃邦銓、林君昵,提供|北師美術館



而今,在林曼麗教授率領的北師美術館團隊奔走之下,塵封近半世紀的《甘露水》終於重見天日,在今年9月6日正式交付文化部典藏,並由修復師森純一主持修護計畫,趕在今年結束前,讓《甘露水》於12月18日北師美術館《光──臺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展覽中亮相,引領觀眾隨其複雜身世與經歷,窺探臺灣百年命運與歷史。



info 北師美術館

photos ©黃邦銓、林君昵,北師美術館提供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