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兒CHANEL 1932頂級珠寶系列!以耀眼群星作女性光芒最美的輝映

CHANEL 1932頂級珠寶系列

2022年5月30日台灣才結束香奈兒CHANEL《1932》頂級珠寶系列主題展,以歡慶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於 1932 年由嘉柏麗‧香奈兒親自設計的頂級珠寶系列《BIJOUX DE DIAMANTS》90週年紀念,雖然展覽結束,不妨從這段香奈兒珠寶創意工作室總監Patrice Leguereau的專訪中,重回90年前香奈兒女士珠寶設計的初衷,以及現代的香奈兒如何演繹女性的當代時尚。

在偉大時代開啟前,往往是一段漫長的晦暗時光,正如宇宙在重現光燦之前,曾有過十億年的黑暗,也像是香奈兒女士以「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系列輝耀了芳登廣場的時刻,竟是那全球經濟大蕭條的1932年代。

在最黑暗的時代裡,讓自己成為劃破暗夜的第一道星

對於足夠勇敢的靈魂而言,漆暗便是光明登場前最好的鋪墊,而香奈兒女士正是那劃破暗夜的第一道星。

這道耀眼星芒之所以能熾亮天際,契機源於倫敦鑽石公司(London Diamond Corporation)的邀請。當時倫敦鑽石公司為了讓鑽石市場恢復往昔榮景,特別邀請曾顛覆上個世紀初女性著裝慣習的香奈兒女士,為鑽石產業注入汩汩新血。「忘卻危機最好的方法,就是讓雙眼盡情欣賞美好的新事物,我們品牌工匠與女性從未停止揭露驚喜。」香奈兒女士如此宣告。

為此,她以光燦如晝的鑽石為素材,在最小體積內展現最大價值,並以彗星、月亮、太陽等天文意象,搭配緞帶、流蘇、羽毛等飄逸元素,襯托出鑽石的燦然流麗,恍惚中也讓人想起她孤寂童年裡,那奧巴辛修道院中鋪鑲著太陽、弦月與五芒星圖騰馬賽克磁磚長廊,又或是巴黎和煦的夏夜裡,夜幕上一眨一眨的點點繁星。

Comeete Necklace_JPEG HAUTE DEFINITION
(左)由嘉柏麗·香奈兒於1932年原創設計首個頂級珠寶“Bijoux de Diamants”鑽石珠寶系列媒體新聞資料封面。© CHANEL(右)由攝影師Robert Bresson所拍攝嘉柏麗·香奈兒於1932年設計首個頂級珠寶“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系列其中的“Comete”項鍊。@ADAGP, Paris 2021 / Robert Bresson 

想像力沒有疆界,以自由的珠寶模糊日與夜的界線

然而,比起遙不可及的星宿,香奈兒女士更希望珠寶能成為傍身的藝術,繾綣纏繞於女性指間與胸前。「我的珠寶創作絕對以女性和她們的衣著為創作發想。因為穿著會改變,我的珠寶也能隨之變換搭配方式。」香奈兒女士如此說道。曾以叛逆設計解放女性身體,為女人褪去令人窒息的緊身胸衣的她,也將這渴望自由的基因展現於「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設計,捨棄扣環設計,在珠寶與身體間建立起新關係。

於是,日月星辰成為「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的外顯性格,自由則是貫串於全系列的內在靈魂,邀請女性隨心混搭、調整,像是將項鍊變化成三環手鍊、將圖騰拆卸作為胸針配戴,又或是用流蘇點綴蝴蝶結,也可以結合太陽、彗星、月亮,模糊日與夜的界線。正如想像力沒有疆界,在「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的世界,女性的時尚靈感也沒有極限, 何妨以無限的穿搭可能,顛覆珠寶配戴陳規。

Comete Volute Necklace 02
Comete Volute Necklace 

Soleil 19 Aout Necklace 07
Soleil 19 Aout Necklace 

在冠蓋雲集的巴黎私人宅邸,開啟一場空前的珠寶發表會

除了以超凡絕藝撼動珠寶設計慣習,同樣顛覆珠寶產業的,還有香奈兒女士像世人展現才華的方式。1932年 11 月 7 日至 19 日,香奈兒女士在自己位於巴黎聖奧諾雷市郊路29 號的私人豪宅中發表「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頭兩天的私人鑑賞會就讓國際媒體蜂擁而至,畢卡索 (Pablo Picasso)、尚·考克多 (Jean Cocteau)等名流更在豪宅內流連,星光如同鑽石般閃耀熠熠光華。

1932 Bijoux de Diamants Exhibition Photo
由嘉柏麗·香奈兒於1932年創作的頂級珠寶“Bijoux de Diamants”鑽石珠寶系列展覽。© André Kertész/Vogue Paris 

Patheu 1932.4.tiff_JPEG HAUTE DEFINITION
由嘉柏麗·香奈兒於1932年所創作呈現的“Bijoux de Diamants”鑽石珠寶系列影片中的畫面。© GP archives – Collection Pathé 

而在賓客周圍,那架在大理石柱上的玻璃箱裡,則是一尊尊由香奈兒女士親自清理、化妝與造型的蠟像模特兒,圍繞蠟像頸項與手部的「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系列在巧妙設置的鏡面照映下更顯光亮耀眼,賓客也可透過鏡面反射,從各個角度欣賞作品細節。「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系列本身就是一場革命,但更令人驚奇的是,她以非常獨特、具顛覆性的方式,介紹這史上第一個高級珠寶系列。這幾可被視作一場藝術展覽,當時的藝術家皆為座上賓。」香奈兒珠寶創意工作室總監 Patrice Leguéreau 在專訪時這麼說道。

Patheu 1932.3.tiff_JPEG HAUTE DEFINITION
由嘉柏麗·香奈兒於1932年所創作呈現的“Bijoux de Diamants”鑽石珠寶系列影片中的畫面。© GP archives – Collection Pathé 


然而,「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系列獲得了媒體與賓客的讚嘆、活絡了衰頹的珠寶市場,「香奈兒女士以時尚界女性之姿,大膽踏入傳統高級珠寶的狹隘世界,卻遭受到極大質疑。 這讓我更加欽佩她的勇氣和決心, 也想更深入了解她的人格特質——我想,這樣的人格特質,也正是催生包含『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系列在內,各種美好創作的箇中原因。」 Patrice Leguéreau 說道。

Patheu 1932.5.tiff_JPEG HAUTE DEFINITION
由嘉柏麗·香奈兒於1932年所創作呈現的“Bijoux de Diamants”鑽石珠寶系列影片中的畫面。© GP archives – Collection Pathé 

以自由且輕盈的珠寶設計,回應原創精神與當代個性

為了致敬香奈兒女士顛覆常規、擁抱自由的勇氣與決心,Patrice Leguéreau 除了在2012 年重新演繹原作系列,更在今年以「Bijoux de Diamants 鑽石珠寶」系列裡的彗星、月亮與太陽等天文符碼為靈感,創作出共達77件作品的「1932」頂級珠寶系列。

「從香奈兒女士在1932年的創作,我們可以發現這些作品輕盈、柔軟、完美貼伏身體曲線。這樣的真知灼見至今仍不退流行。然而,我們的任務在於讓2022 年的創作,以可轉換式珠寶設計概念、更輕盈的珠寶量體等方式,超越 1932 年時帶給人們的可能性。」也因此,在2022年的創作中,Patrice Leguéreau 特意讓整體設計更為精緻、女性化,其中13件採用可轉換式設計的珠寶作品更讓女性身體自成宇宙,讓彗星、月亮與太陽再次成為自由律動於柔滑肌膚上,且項鍊上的主題元素皆可拆下作為胸針佩帶,中央主石更能搭配戒指或耳環來增添奢華感。

Lune Etincelante Necklace & Lune Talisman Earrings
(左) Comete Volute Necklace & Comete Infinie Ring (右) Lune Etincelante Necklace & Lune Talisman Earrings 

Soleil 19 Aout Necklace
Soleil 19 Aout Necklace 

不只以群星裝扮女人,更用彩色寶石重現繽紛天體

而在寶石選用上,除了如朝陽般耀眼的鑽石之外,「1932」頂級珠寶系列更加入如夜空般深遂的藍寶石、如銀河般緻密的蛋白石、炙熱如暗夜烈焰般的紅寶石等鮮豔的彩色寶石,重現繽紛的天體宇宙。

Comete Saphir
Comete Saphir Necklace、Comete Opale Bracelet and Ring 

像是「1932」頂級珠寶系列代表作品「Allure Céleste 項鍊」便聚集彗星、月亮及太陽三大星體,並將圓形切割鑽石鑲嵌於彗星光芒之上、以橢圓形切割藍寶石搭配月光散放的螺旋狀光暈,並用梨形切割鑽石映襯太陽散發的光線,共同交織出無與倫比的華麗燦然。而在可轉換式設計下,「Allure Céleste 項鍊」可拆卸為胸針佩戴,中間一排鑽石亦能纏繞成手鍊,讓人遙想起香奈兒女士的名言——「我要以群星裝扮女人。星星!大大小小的星星⋯⋯於秀髮、流蘇及玄月中閃閃發光。看看這些彗星,星星在肩上閃亮,星尾從肩後繞過,宛如一片星雨灑落胸前!」

Patrice Leguéreau 也表示,作為跨越時代的傳奇,香奈兒女士留下的經典名句何其多,而「我要以群星裝扮女人」這句,卻始終讓他牢記於心。「我希望這就是我們在『1932』頂級珠寶系列取得的成就,在她們的肩頸上灑下如雨般的鑽石、為她們的手腕戴上閃爍的彗星,並以天體的形狀為其妝點,照亮女性自己的光芒!」Patrice Leguéreau如此期待著。正如耀眼的朝陽與星光,無論過去與現在,總是這樣閃耀在蒼穹之上,香奈兒也以鑽石、寶石的恆久光芒,從1932年至今,持續輝映出女性的美麗光華。

_1932 頂級珠寶系列03
Allure Celest Necklace 

Allure Celest Necklace 01
Allure Celest Necklace 

Patrice Leguereau
香奈兒珠寶創意工作室總監Patrice Leguereau 

採訪|林佳育

圖|CHANEL

首圖(左) Allure Celeste Necklace、(右) Lune Silhouette Ring

延伸閱讀

RECOMMEND

【2024米蘭家具展】乍看是雕塑,其實是Kohler「馬桶」!輪廓如野獸派建築,亮橘色顛覆衛浴印象

【2024米蘭家具展】Kohler X Samuel Ross雕塑感馬桶

屹立數百年的古老建築,對比著摩登新潮的家具與工業設計,是每年「米蘭家具展」讓人看不膩的展覽情景。

今年在米蘭元老宮(Palazzo del Senato)巴洛克風格的庭院裡,出現了一座小工廠——橘紅色工業水管與石頭相接成管線,不知向何處輸送著水;順著管線走,才發現最終目的地是一座顏色張揚、風格狂野的亮橘色雕塑。再擦亮眼睛仔細看,原來這座雕塑的真面目是「馬桶」,由衛浴品牌Kohler與英國設計師Samuel Ross一同打造。

【2024米蘭家具展】Kohler X Samuel Ross雕塑感馬桶
2024米蘭家具展Kohler展場。(圖片來源:Kohler)

當衛浴設備化為「功能性雕塑」

擁有平面設計背景、在時尚圈打滾多年的Samuel Ross,如今自在遊走於時裝、設計與藝術之間。他所創辦的SR_A工作室聚焦於工業設計,近年與Kohler展開合作,以藝術為思考、設計為手法,推出乍看是藝術雕塑、實為功能性衛浴設備的「Formation」系列產品,企圖顛覆人們對衛浴場景的既定印象。

2023年邁阿密設計展(Design Miami)上發布的「Formation 01」水龍頭後,就是這次在2024米蘭家具展公開的「Formation 02」馬桶。

【2024米蘭家具展】Kohler X Samuel Ross雕塑感馬桶
Kohler X Samuel Ross “Formation 01” 水龍頭。(圖片來源:Kohler)

不對稱線條 X 崎嶇紋理,外觀如迷你野獸派建築

第一次設計馬桶的Samuel Ross,不想再重複白色座椅、配上一些金屬和塑膠零件的套路,他想做出前所未見的形式,於是以左右不對稱的線條、邊緣鮮明的輪廓,為「Formation 02」創造如野獸派建築般的個性外觀。

【2024米蘭家具展】Kohler X Samuel Ross雕塑感馬桶
Kohler X Samuel Ross “Formation 02” 馬桶。(圖片來源:Kohler)

陶瓷座椅上覆蓋了Kohler利用合成樹脂製造的外殼,上面帶有橢圓形切口、觸感粗糙的崎嶇紋理……各種細節,給人天然岩石的既視感。看似有機、隨意的紋理其實經過悉心安排,從紋路的走向、樹脂加工時的凹凸數量都經過考量,甚至還被申請為專利。

【2024米蘭家具展】Kohler X Samuel Ross雕塑感馬桶
馬桶外殼以合成樹脂打造,上頭帶有崎嶇紋理。(圖片來源:Kohler)

傳承自1960年代的Kohler亮橘色

抓眼的亮橘色則延續了「Formation 01」水龍頭的用色,這抹名為「Haptic Orange」的橘,靈感來自Kohler曾在1967年推出的「Tiger Lily」橙色浴室系列,蘊含著突破衛浴設備材料、形式與顏色的精神。「Haptic Orange」取代了傳統馬桶慣用的白,讓衛浴場景變得更活潑、外向,不再只是印象中的單調、冷靜,為人們打開多一種生活想像。

【2024米蘭家具展】Kohler X Samuel Ross雕塑感馬桶
Samuel Ross在展場重現輸水管線的工作情景,將被埋於地下的景象挪到地上,讓人們看見日常用水的幕後功臣。(圖片來源:Kohler)

創作藝術 VS 設計產品,Samuel Ross選擇前者

第一眼看見「Formation 02」,很少有人會直覺聯想到馬桶,這正好順了Samuel Ross的意。他期待人們初見「Formation 02」,會先認為這是一件藝術雕塑,經過進一步的了解,才恍然大悟它具備馬桶的功能,而且還非常齊全,包含加熱座椅、夜燈和用來沖水、清潔馬桶的觸控螢幕等等。

【2024米蘭家具展】Kohler X Samuel Ross雕塑感馬桶
(圖片來源:Kohler)

如果用一句話概括,Samuel Ross將「Formation 02」視為一件「功能性雕塑」。出於這份理念,他用創作藝術、而非設計產品的思考策劃了這座馬桶,前期拋開各種KPI的限制,拿起筆在紙上繪製草圖,而不是靠電腦繪圖和CAD,回歸最純粹、最直覺的創作形式,勾勒出作品的未來走向。

【2024米蘭家具展】Kohler X Samuel Ross雕塑感馬桶
Samuel Ross於2024米蘭家具展與觀眾們互動。(圖片來源:Kohler)

「設計師提出的新想法,要遊走於危險邊緣。」

一款賣25,000美元的亮橘色雕塑馬桶,到底會不會有人買單?我們目前還不知道答案,但回歸Samuel Ross的創作理念,他相信,「作為一名設計師,在提出新想法時要遊走於風險的邊緣,」要懷抱上世紀6070年代的大膽與突破精神,提出各種有趣的可能。

在2024米蘭家具展快閃亮相後,「Formation 02」的第一個定居地是米蘭藝廊「Spazio Maiocchi」,未來Samuel Ross希望有更多畫廊、博物館或注重藝術美學的公司,能將這件作品帶入自家空間,讓更多人接觸到不同於日常的衛浴場景。

【2024米蘭家具展】Kohler X Samuel Ross雕塑感馬桶
第一座售出的 “Formation 02” 馬桶將設於米蘭藝廊「Spazio Maiocchi」。(圖片來源:Kohler)

資料來源|Kohler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實驗金屬、蠟、砂石等「材質」,思考物的意義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台灣藝術、設計與工藝作品現蹤「2024米蘭家具展」!位於Isola設計展區的《弦外之音》特展集結同樣擁有工業設計背景的4位創作者:張家翎、李佳玲、賴亭安、張庭瑄,各自以擅長的媒材如金屬、織品、砂石、蠟等,展出共14件實驗性家具、家飾物件,企圖突破過往「功能性設計」的公式,反思「物」在當代的價值和意義。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弦外之音》由4位台灣創作者張家翎、李佳玲、賴亭安、張庭瑄共同策劃。

「物」是什麼?在人類生活中有什麼意義?

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爾曾說:「一切皆物。」不過物(Obejct)究竟是什麼?往往我們只由兩個角度端看,一是「它是由什麼東西構成」(What it is made of?),以及「它用來做什麼」(What it does?)。《弦外之音》受「物導向」的哲學觀念啟發,撥開「以人為本」的設計思考,從材料、製程、空間關係等角度切入,探索「造物」於生活的狀態和意義。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弦外之音》展覽現場。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弦外之音》展覽現場。

張家翎・金屬|觀看「人與物」、「物理與物性」關係的新視角

擅長以「材質物性」發展創作脈絡的張家翎,以金屬的色彩質變為核心,創作《藍鏡系列》(Bluing Series),透過金屬薄膜反射出實際上不存在的顏色,讓鏡像的「虛部」疊合周圍環境的「現實」,創造可視與不可視之間的曖昧狀態。本系列最初在2022年東京設計藝術展(Designart Tokyo)亮相時,僅以小型物件、材料形式呈現;這次進一步拓展為家具家飾,應用工業規格管材發展出立鏡與邊桌。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張家翎《藍鏡系列》(Bluing Series)。

另一件與「雜波ZAP」團隊共同開發的燈具雕塑《迴路——序列》(Circuit—Sequence),則以鋼索構築張力的懸吊結構,並利用鋼索的導電性作為正負電路,讓中央懸掛的燈管亮起。

透過這兩件作品,張家翎在人與物(視覺感知和鏡像物理)、物理與物性(張力與電力)的相互關係之間,提供另一種觀看、認知物的維度。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張家翎《迴路——序列》(Circuit—Sequence)。

李佳玲・織品|穿梭時空,用當代手法凝鍊歷史

以織品為創作媒材的李佳玲,在藝術與設計邁向全球化、流行化的過程中,從地方的物質文化、自然與人文歷史中得到啟發,萃取並融合東西方文化、新舊樣態,述說人與物之間的故事。

這件以台灣靈感的軟雕塑《石頭的低語》(The Whisper of the Stones),講述了蘭嶼和白花蝴蝶蘭凋亡的故事,李佳玲以傳統絎縫(Quilt)工藝柔軟地刻痕出紋理,模擬原始人類社會的石雕記事行為。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李佳玲《石頭的低語》(The Whisper of the Stones)。

《軟花瓶》(Soft Vase)靈感則來自1998年的打撈沈船事件「黑石號」,當時漁民在印尼沿海發現一艘從唐代中國航向阿拉伯世界的貿易船隻,上頭載滿了千年前的陶器、金屬工藝品、碗碟等,這些文物被稱為「唐代寶藏」,甚至被認為是當代在中國以外的地方,規模最大、種類最豐富的文物窖藏。李佳玲打造一只瓷器,外觀帶有千年前沉於汪洋、被珊瑚包圍的古老意象,創造出獨特的視覺、觸覺體驗。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李佳玲《軟花瓶》(Soft Vase)。

賴亭安・砂石|實驗數位製造、傳統技藝結合的可能

專注於材料實驗、未來工藝的賴亭安,延續自身3D砂材列印系列作品,繼續探索人造物、自然物之間的界線。《積石》(Fieldstone)從傳統石牆堆砌中汲取靈感,聚焦數位製造與傳統石匠技藝融合的可能,思考如何從數位精準控制的3D砂材列印中,製造出具有自然幾何且有功能的「石頭」;透過數位製造與參數設計,呈現出模擬「自然」而能精準堆疊積層印製的邊桌。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賴亭安3D砂材列印作品。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賴亭安《積石》(Fieldstone)。

張庭瑄・蠟|流動美感中藏有對生命、時間的感知

張庭瑄以蠟材為主角,善用材質本身的特性,創造流動、有機、轉瞬即逝的美感,探問著人對於時間和生命的認知。這次他帶來3個作品系列,其中《重塑》(Dipping)以最為古老的蠟燭浸泡製法(Dipping Candle)出發,層層堆疊出現代物件樣貌;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張庭瑄《重塑》(Dipping)。

《流動之形》(Water Mold)以水作為形塑流動物質的模具,找尋與變動共存的方式;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張庭瑄《流動之形》(Water Mold)。

《物生》(Living Form)則以抽象型態模擬生命的脈動,以泛靈角度試圖呈現一種與物共生的景象。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張庭瑄《物生》(Living Form)。

匯聚「噪音」,譜出當代設計與藝術的另一種可能

《弦外之音》不僅暗示設計的另一種可能,「音」字也意有所指。日本平面設計杉浦康平提出的「造型思考理論」表示,無論是騒音、嘈雜、喧囂,或風聲、馬嘶、器物的擊打音都是「噪音」;然而這些聲響皆構成「音」的元素,只要透過剪裁、銜接、組合的巧思,或許能碰撞出新的旋律,譜成篇章。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李佳玲《the New Antique》。

而《弦外之音》正代表了來自不同視點的細碎聲音,4位創作者藉由非傳統材質的創新研究、當代加工製造的表現手法,將物由傳統功能性意義釋放,並脫開人類中心主義的框架,思考物的本質、相互作用和存在方式,帶回人與物之間先驗(獨立於經驗)的存在關係,共譜出當代設計與藝術的另一種解讀。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弦外之音》展覽現場。
2024米蘭家具展台灣創作者群展《弦外之音》
《弦外之音》展覽現場。

《弦外之音》

展覽日期|米蘭家具展期間 2024.04.16-04.21 

開放時間|10:00-18:00

展覽地點|Isola Design District(Viia Carlo Farini, 29, 20159 Milano 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