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川明談「minä」直營店選址:不只讓顧客買衣服方便,也因周圍環境而有美好體驗

《工作即創作:皆川明的人生與製作哲學》書摘②

日本當代設計大師皆川明在1995年創立自己的時尚品牌「minä」(2003年起改為「minä perhonen」),而在品牌成立25年之際,皆川明回顧自己的人生與創業之路,寫進《工作即創作:皆川明的人生與製作哲學》一書中,本篇文章將帶領讀者一窺皆川明創立直營店、曾經戶頭只剩下五萬日幣,到minä逐漸受到矚目的故事。

▷皆川明帶逛高美館「つづく」特展!跟著日本大師一探展區巧思與minä perhonen的設計美學


創立直營店

在八王子創立「minä」後經過五年,我三十三歲,生了第一個女兒。隨著衣服的訂單增加,我腦中愈來愈常浮現一個計畫─「擁有自己的店」。我想開直營店。為什麼要開直營店呢?因為我認為將衣服批給選品店或百貨公司,等於將生計大權拱手讓人。是否向我們訂衣服,全由採購人員決定。但這些客戶畢竟也是公司,有時人事異動而換了負責人,對minä的態度也就變了。且公司的狀況難免起起伏伏,總是被動地託別人賣衣服,將來難保不會山窮水盡。


我想在我們自己的店親手賣minä的衣服,想要直接面對顧客。如果可以有這樣的一個地方,肯定會獲益良多。該在哪裡,開一間什麼樣的店呢?我們沒有預算在銀座或表參道展店,又不想勉強找個地方將就。我希望店面可以開在能讓人慕名而來的地方,最好周圍還適合散步。最初我們先到神樂坂、神宮前附近繞了一圈,尋找是否有店面招租。然而那裡地點雖好,卻找不到預算與感覺都相符的店面。就在我們有些心灰意冷時,得知港區白金台可能有合適的建築。那是一棟還在興建的大樓,沿著白金台大街一路往下走就會看到。我們立刻前去勘查。

皆川明|minä perhonen大型特展《TSUZUKU》高美館《つづく》展區之一〈土〉(圖片提供:高美館)|延續百年的品牌高美館 皆川明|minä perhonen大型特展《つづく》(圖片提供:高美館)



地點位在白金台十字路口旁,從自然教育園、庭園美術館徒步幾分鐘就能抵達。以往最近的車站是目黑站,走到白金台偏遠,但幾個月前白金台車站已經建好,搭三田線和南北線都能抵達,從車站走過去只要三、四分鐘。那棟大樓共有三層,面對馬路,左右狹長,中間有較寬敞的樓梯。建商預定將一、二樓當成店面出租,三樓則是當成辦公室出租。


但我看上的不是一、二樓的店面空間,而是三樓的辦公室。那裡沒有電梯,只能爬樓梯,照理說根本不適合開店,而且逛街的人也不會受櫥窗服飾吸引而進店裡參觀,所以幾乎不會有路過的顧客上門。但我卻非常非常喜歡這裡的地點與環境。我覺得前往「minä」直營店的路途是很重要的,把店設在白金台的話,去程與回程就能順便去庭園美術館和自然教育園逛逛,附近也有不錯的餐廳和咖啡館。我想讓顧客買衣服時不只方便,還能因為店面周遭的環境而有美好的體驗。

小檔皆川明於高美館《TSUZUKU》展區之一〈葉〉皆川明於高美館《つづく》展區之一〈葉〉(圖片提供:高美館)



而最大的問題則是租金。雖然三樓每坪的價格比一、二樓低不少,但仍是以往工作室租金的好幾倍。以客觀的角度來看,挑這間辦公室實在有勇無謀。但我還是決定「就是它了」。老實說,這個決定全憑直覺,完全沒有任何經營上的考量。看看戶頭,其實當時我根本沒有足夠的錢支付押金及開店所需的各項雜支,因此只好向國民金融公庫借貸了五百萬日幣。


原本只有我們兩個成員,現在至少需要五、六人。在這個只能勉強湊出兩人份薪水的階段,一口氣將員工擴增到近三倍,財務根本負擔不起。當時我負責會計,記帳則請太太幫忙,但也只是看看戶頭數字,決定要不要花錢而已,不是很嚴謹的事業規劃。換句話說,雖然創業已經五年,會計也只是看個大概而已。但若不是「只看個大概」,大概也沒勇氣拓展直營店吧。

小檔高美館《TSUZUKU》展覽一隅_1高美館《つづく》展覽一隅(圖片提供:高美館)



存款五萬日幣

白金台店開幕當天,我的戶頭只剩下五萬日幣。而且還欠了金融公庫五百萬債務。唯一能做的,就是透過直營店賣衣服,盡量累積存款。如果賣不好,就付不出薪水、買不起布料、付不了房租,最壞的狀況,「minä」很可能就這樣倒閉了。


長江自然知道資金見底的事,但她似乎不覺得公司狀況很糟,臉上甚至沒有浮現一絲不安。這個存款只剩五萬日幣的開幕日,成為我永生難忘的回憶。我還記得開幕日前一天雷雨交加,十月的天氣已經略帶寒意。二〇〇〇年十月十日星期二,直營店開幕,當天直到中午都還淅淅瀝瀝地下著雨。


開幕後,生意自然是門可羅雀。下午雨停了,但氣溫也升高,人潮並未增加多少。我心裡很焦急,不曉得這樣下去該怎麼辦。星期三、星期四也是同樣的狀況,直到星期五,生意才終於有起色。週末店裡辦了一場開幕慶功宴,不少親朋好友都來捧場,還帶了許多素未謀面的客人來,店裡洋溢著不可思議的熱鬧氣氛。有人獻花、送點心禮盒,有人笑著說他等這天已經好久了,衣服也賣得很好。

小檔高美館《TSUZUKU》展區之一〈森〉_1高美館《つづく》展區之一〈森〉(圖片提供:高美館)



週末以後minä的口碑傳了開來,隔週起生意突然變好了,還有客人在店裡待上很長的時間,反覆試穿、挑選。生意好的時候,當日營業額竟高達將近百萬日幣,令人目瞪口呆。這根本不像單日該有的數字。


好巧不巧,在白金台店開幕後,之前與時尚雜誌《裝苑》洽談的每月專欄連載也開始了。每月的專欄共有兩頁,其中包含minä服飾的照片,以及八百字我寫的散文,後來此專欄集結成了《旅行碎片》(旅のかけら)一書。愈來愈多時尚雜誌以新銳設計師的身分介紹我,還有報導指出白手起家的新手設計師能開直營店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可以肯定的是,minä逐漸受到矚目,曝光率也愈來愈高。

小檔高美館《TSUZUKU》展區之一〈森〉_3高美館《つづく》展區之一〈森〉(圖片提供:高美館)



「延續百年」的願景

一九九五年創業時,我在A4紙上寫下了「延續百年」的願景。這不是要寫給別人看的,而是要提醒自己好好培養「minä」,別讓它在自己這一代終結。當時只要有新銳設計師出名,服飾公司就會進行企業併購,將該品牌買下。創業設計師將自己的品牌賣給服飾公司後,雖然能繼續以設計師的身分經營品牌,可是一旦賣出,品牌走向就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了。


儘管也有公司找我買品牌,但我既然寫下了「延續百年」的心願,就不可能接受那種提議。「延續百年」就像我對自己簽訂的合約。我可以幫「minä」起頭,但要讓minä成為心目中的理想品牌,光靠我這一代恐怕力有未逮。我的工作是提供土壤,讓minä樹立百年。這份使命與責任感,在我心中已然茁壯、屹立不搖。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