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灣首部政治劇《國際橋牌社》!團隊親解如何創造虛實交錯的全民劇場

台灣首部政治劇《國際橋牌社》!團隊親解如何創造虛實交錯的全民劇場

1990年,李登輝任命郝柏村出任閣揆,郝柏村的軍人背景立刻引起爭議,《首都早報》頭版刊出斗大的「幹!反對軍人組閣」,無聲的文字,衝撞政治壓力與言論自由的邊界,散落一地的勇氣是那麼鏗鏘有力。

當現實成為歷史,儲存在每一個人的記憶中,就是遺忘的開始。30年後,有人拾起了遍地散落的記憶,帶著一如過往的勇氣,但這次衝撞的,是影視產業的困境,以及政治議題的禁忌。劇情描述台灣90年代解嚴後民主改革下激烈社會運動、動盪的政局及暗濤洶湧的國際局勢,其中影射當年帶給台灣重大轉折的歷史事件,像是廢除刑法一百條運動、中韓斷交、獨台會案等,《國際橋牌社》企圖藉由政治劇喚醒大眾對台灣民主化歷程的記憶。

DSC03991

曾製作《少了一個之後—孤軍》、《哲人—總統李登輝》、《客籍228受難者》等歷史紀錄片的汪怡昕,這次當起製作人兼總導演,於friDay影音推出台灣第一部政治職人劇《國際橋牌社》,以90年代台灣為背景,當強人政權瓦解,民主如狂風中剛燃起的燭火,炙熱卻脆弱。

證明政治劇的商業價值

2015年,他啟動「台灣記憶IP」計畫,以台灣歷史為基底,開發戲劇、紀錄片、節目、桌遊、書籍等內容,《國際橋牌社》即是一環。「業界一直有一個說法,拍政治劇不會有人看,我們現在要證明這是錯的。」汪怡昕拿出厚厚一本論文,是劇本前置作業期,聘請政治學博士熊昔麒梳理九○年代政局的研究。扎實的學術基礎,獲得曾監製《幸福路上》、推動《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的馮賢賢青睞,決定出任監製,她笑說:「我被誘拐的原因很簡單,我很喜歡做開創性的東西,台灣政治又這麼魔幻,不拍戲太可惜了。」

劇本找來以《燦爛時光》榮獲金鐘獎最佳編劇的鄭心媚操刀,採半貼歷史脈絡的敘事,「純虛構或純寫實都相對容易,但我們是參考真實歷史事件,再加以變形。」馮賢賢說,全劇以1990至1994年為背景,從沙烏地阿拉伯斷交、大漠計畫生變揭開序幕,接著907事件引發的人道危機促使兩岸破冰,軍人組閣、國會全面改選、總統全民直選、刑法一百條修法等均在其中。在政治之外,也加入白色恐怖的歷史縱身,劇中李杏的父親遭受迫害而失蹤,透過追查父親下落的過程,道出解嚴之後的社會氛圍。

演員(左至右):李愷承、湯志偉、楊烈、陳家逵、鐘倫理、周孝安

許多歷史上真實發生的故事細節,也巧妙地安插在戲中,作為對時代的致敬。汪怡昕曾經聽時任總統隨扈的王燕軍說,當年許信良偷渡回台時,總統臨時召集開會,但會議室的大門鎖住了,管鑰匙的人剛好去洗澡,他索性敲破玻璃進去開門。劇中也安排了這樣的橋段,「不跟你講這是真實發生,你會覺得好扯喔,誰可以在總統府把玻璃敲破?但現實就是這樣,比戲劇更曲折、更芭樂。」

DSC03958

馮賢賢回憶,有一場戲是行政院長被總統逼下台,「我們不可能有這種經驗,但要想辦法揣測他的心情、他說的話,這不是編劇1分鐘就能寫出來。」最後考量到角色是外省背景的軍人,在突然喪失權力的落寞下,脫口而出:「我想回老家看一看。」她說,如何掌握人物性格,精準抓住對白的力道和分寸,都是從眾多當時相關人員的訪談中反覆推敲出來的。

虛實交錯的全民劇場

楊烈、湯志偉、林在培等硬底子演員,李杏、陳妤、吳定謙、夏騰宏等實力派新秀,加上馮光遠、趙少康等20位真實人物的客串,在虛實交錯的故事軸線上,營造更大的戲劇張力。汪怡昕挪用了「全民劇場」的概念,「司徒文扮演自己曾經的角色,多有趣啊!鄭運鵬客串立法院打架,打得很好啊,感覺平常有在準備;呱吉很會抗議,那就讓他去街頭抗議;吳崑玉演報社老社長,他以前是報社出來的,很有那個味道。」

演員:陳妤(飾演:政治線記者)

這當然不僅是會心一笑,台灣因為政治立場、歷史認同和成長背景太分歧,《國際橋牌社》要面對多達20群的TA,必須想辦法觸動每一群分眾。前總統李登輝辦公室主任蘇志誠,在劇中的客串是睽違19年首度公開露面,「能夠認出他的觀眾可能不到5%,都是專門從事政治相關工作的人,我們就藉由蘇志誠的客串和這5%的人對話。」而總統就職的戲,不僅是台劇首度在總統府大廳內拍攝,站在兩排的記者,全是當年跑府和院的資深記者,「我們邀請他們重回現場,表現記者應該是什麼樣子。」

一路拍到2020年

馮賢賢相當期待播出後的反應,「我們的言論自由到什麼樣程度,政治劇怎麼被對待,才是最好的檢驗指標。」《國際橋牌社》共有八季和前傳、外傳的規畫,「第一季把規格跟類型開發出來,第二季要回本,第三季就要能在商業市場回收並獲利,如果這三季做不到,那這件事不用做了,代表這個作品沒有進到商業市場。」汪怡昕說得直白,演員因為中國市場不敢接演,說到底台灣市場也沒辦法提供足夠的生存機會,《國際橋牌社》1集750萬,已是2019年單集製作費最高的台劇,但《紙牌屋》1集製作費1億1,000萬、《王冠》1集4億,韓劇起手式是1集6,000萬。

說不灰心是騙人的,但汪怡昕想一直說台灣的故事,一路拍到2020年。由林夕填詞、滅火器演唱的片尾曲〈雙城記〉MV,最後一幕落在客串演出的馮光遠,手拿刊登斗大幹字的報紙,又是一個對歷史致敬的橋段,面對現實也忠於理想的無畏,隔空鼓舞了劇組和每個觀看的你我。《國際橋牌社》第一季於1月20日在friDay影音上線,每周一更新。

文/張以潔

圖片提供/馬克吐溫國際影像

(完整內容請見下月出刊《La Vie》2020年2月號)

延伸閱讀

RECOMMEND

《沙丘:第二部》正式上映!史詩鉅作回歸,帶給觀眾壯闊磅礡的視聽饗宴

《沙丘:第二部》正式上映!史詩鉅作回歸,壯闊磅礡的大螢幕視聽饗宴

正式在台灣上映的《沙丘2》,改編自法蘭克赫伯特著名小說《沙丘》,同樣由獲獎無數的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執導,故事將接續描述保羅亞崔迪(提摩西夏勒梅 飾演)的傳奇故事,他與荃妮(辛蒂亞 飾演)及弗瑞曼人聯手,對毀滅他家族的陰謀者展開報復。保羅必須在他畢生摯愛與已知宇宙命運之間做抉擇,並且努力阻止只有他能預見的可怕未來。

史詩鉅作《沙丘:第二部》正式上映

由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執導的史詩動作大片《沙丘:第二部》,是延續2021年榮獲六項奧斯卡金像獎《沙丘》未完的故事,除以IMAX拍攝提升片中格局,帶給觀眾全新且沉浸式的體驗,包含更壯麗的美景、更盛大的打鬥場面、更刺激的旅程。而提摩西夏勒梅在電影中飾演保羅亞崔迪(公爵之子),他們家族來到厄拉科斯星球後,慘遭哈肯能家族殺害,讓他失去了父親、好友、導師,只和母親潔西嘉女士(蕾貝卡弗格森 飾演)一起倖存下來。他在荃妮的幫助下戰勝恐懼,贏得弗瑞曼人的尊重;如今,他肩負重責大任,與自己的命運抗爭,以捍衛家人及厄拉科斯。

《沙丘:第二部》於2024年2月28日IMAX同步在台灣上映。(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沙丘:第二部》於2024年2月28日IMAX同步在台灣上映。(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蕾貝卡弗格森 飾演保羅亞崔迪母親潔西嘉女士(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蕾貝卡弗格森在片中飾演保羅亞崔迪母親潔西嘉女士。(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保羅與荃妮墜入愛河

而《沙丘:第二部》將更進一步探探討角色的關係和情感,導演丹尼維勒納夫說,「第一部具沉思性,是關於一個男孩發現新的星球和文化的故事,這次則更加男性化。這部電影一開始就有動作戲,故事發展有不同的節奏,非常生動,也更深刻描寫人物之間的關係,保羅和荃妮之間還有一個愛情故事,在片中都能看到保羅的變化。」

《沙丘:第二部》更深刻描寫人物之間的關係,保羅和荃妮之間還有一個愛情故事。(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沙丘:第二部》更深刻描寫人物之間的關係,保羅和荃妮之間還有一個愛情故事。(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分享,荃妮一開始對來自其他星球的保羅亞崔迪感到懷疑,但保羅的真誠感動了她,覺得他是真的想要了解弗瑞曼人的生活方式,而不想要被視為救世主,荃妮的心於是也慢慢向他敞開。

《沙丘:第二部》劇照(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沙丘:第二部》劇照(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提摩西夏勒梅也認為,對於保羅亞崔迪來說,他不想去接受自己的命運,那是一種領導的責任,並不是他想要的,他目前只渴望去愛荃妮和被荃妮所愛。辛蒂亞也說:「在故事的開頭,荃妮開始對保羅的態度軟化了。因為他總是很真誠,想要贏得她的尊重和信任,而且拒絕接受母親潔西嘉女士強迫他去過的生活;當然,另一個原因是愛,你無法控制自己會愛上誰。」

史詩鉅作《沙丘:第二部》片中將有保羅亞崔迪和荃妮之間深刻的愛情故事。(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史詩鉅作《沙丘:第二部》片中將有保羅亞崔迪和荃妮之間深刻的愛情故事。(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漢斯季默再次為《沙丘》打造配樂

值得一提的是,配樂大師漢斯季默也再次為《沙丘:第二部》操刀配樂,導演丹尼維勒納夫表示,漢斯季默為哈肯能家族、皇帝創作配樂而深入研究、打造新樂器,他在聽到漢斯季默為保羅亞崔迪和荃妮所譜的愛情主題曲後,甚至熱淚盈眶,認為是漢斯季默寫過最美麗的樂譜之一。

配樂大師漢斯季默也再次為《沙丘:第二部》打造配樂。(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配樂大師漢斯季默也再次為《沙丘:第二部》打造配樂。(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沙丘:第二部》中更多巨大沙蟲、浩大的戰爭及動作場面,以及豐富的感情糾葛,也都讓影迷更加期待。(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沙丘:第二部》中更多巨大沙蟲、浩大的戰爭及動作場面,以及豐富的感情糾葛,也都讓影迷更加期待。(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與菲得羅薩的精彩對決

而除了保羅亞崔迪與荃妮的愛情故事,他與哈肯能家族的菲得羅薩(奧斯汀巴特勒 飾演)之間的戰鬥也相當精彩。自從亞崔迪家族慘遭哈肯能家族殲滅後,保羅亞崔迪在《沙丘:第二部》中展開報復計畫。菲得羅薩則是哈肯能家族最致命的武器,他是哈肯能男爵(史戴倫史柯斯嘉 飾演)嗜血的侄子,肌肉發達、沒有毛髮,智慧與殘忍相匹配,會除去任何阻礙他的人。導演丹尼維勒納夫表示,保羅亞崔迪和菲得羅薩可以說是彼此的鏡子,都是由貝尼潔瑟睿德培育出來,武藝超群的人,他們是完美的宿敵,最終任何一人都可能獲勝。

保羅亞崔迪與哈肯能家族的菲得羅薩之間的戰鬥也相當精彩。(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保羅亞崔迪與哈肯能家族的菲得羅薩之間的戰鬥也相當精彩。(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提摩西夏勒梅也分享,「能回歸沙丘世界真的是美夢成真,這次不僅能再次與先前有美好合作經驗的演員齊聚,還能看到他們角色的成長,例如荃妮;並且與新加入又超級有才華的演員合作,例如奧斯汀巴特勒,以及先前合作過一部電影的佛蘿倫絲普伊(飾演伊若琅公主)。當然,還有看到導演丹尼維勒納夫將他的願景化為現實。」 

佛蘿倫絲普伊飾演的伊若琅公主是這場權力遊戲中的關鍵角色之一。(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佛蘿倫絲普伊飾演的伊若琅公主是這場權力遊戲中的關鍵角色之一。(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 
文字整理|Adela Cheng

延伸閱讀

RECOMMEND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在大衛林區執導代表作、曾被評選為21世紀最偉大電影的《穆荷蘭大道》中,我們隨著主角貝蒂和麗塔進入了一座神秘的「寂靜俱樂部」(Silencio),這個似假還真的場所成為解析劇情的關鍵元素。這座虛構的「Silencio」在2011年於巴黎成為真實,由大衛林區本人設計內部空間,如今又於紐約開設分店,以同樣精神、不同面貌問世。

現實與幻想的界線:「Silencio」

在「Silencio」的超現實世界中,上演著一場又一場的表演,而片中角色也反覆在現實與幻想間掙扎,在高潮迭起後,幻想崩解破碎。

片中標誌著劇情轉折點的Silencio,實際上是在洛杉磯的兩個不同劇院拍攝。其中,內部取景的地點「高塔劇院」(Tower Theatre)曾是洛杉磯第一家有聲電影院,在2021年經大規模修復後,成為嶄新的Apple專賣店(Apple Tower Theatre)。

>>> Apple Tower Theatre塵封33年重啟!洛杉磯知名劇院成為Apple Store新據點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穆荷蘭大道》劇照。(圖片來源:車庫娛樂)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Apple Tower Theatre。(圖片來源:Apple)

當虛構俱樂部走入現實,由大衛林區親自設計

在2011年於巴黎開幕的首間「Silencio」,由大衛林區本人親自設計,將電影中虛構的俱樂部化為真實。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他說:「我想要創造一個私密的空間,讓不同領域的藝術能夠在此相聚。」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這個隱身在地下室的俱樂部成功複製了電影中「走入另一個世界」的感受,前一秒還是一片漆黑,下一步便踏入眩目的金色隧道中。「Silencio」除設有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的劇院、閃爍的鏡面舞池、偽裝成迷幻森林的吸菸室,還有一間50年代風格的藝術圖書室,展示著大衛林區的私人藏書,例如卡夫卡、杜斯妥也夫斯基等人的著作。整個場域以金色串連,無論是牆壁、地板、家具或裝飾品都帶有金色元素。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同樣的超現實空間,以不同面貌再現

新開幕的「Silencio」紐約館則有些不同。這裡由曾與Nike、Balenciaga合作過的設計師Harry Nurie操刀,以紅色的天鵝絨貼滿牆壁,金色長椅的椅背沿著牆面一路爬升,像是一面巨大的鏡子;同是金色的舞池反射著紅色的燈光,照亮幽暗的空間。擅長運用各種材質的Harry Nurie,為紐約「Silencio」打造的是一座超現實又充滿活力的神秘世界。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向傳奇夜店致敬,成為紐約的模樣

雖然Harry Nuriev希望尊重、保留大衛林區在巴黎「Silencio」的精神與風格,但他並不想單純地複製貼上。紐約的「Silencio」恰好位在1970年代傳奇夜店「Studio 54」附近,Harry Nuriev便從這個堪稱美國夜生活的經典中汲取靈感,為「Silencio」加入紐約的元素,讓他成為專屬於紐約的模樣。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目前,紐約的「Silencio」結合策劃音樂、電影、展覽、私人包場等不同活動形式,成為一個充滿實驗精神的全新地標,邀請紐約的人們一起走進宛如魔法的超現實世界之中。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