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可士和個展線上看!一窺設計大師30年來的Logo設計、廣告創意作品

佐藤可士和展線上看

20210707更新  佐藤可士和個展線上看!一窺設計大師30年來的Logo設計、廣告創意作品

佐藤可士和個展原定於2021年2月3日至5月10日在東京國立新美術館舉行,然而受疫情影響、東京發布第3次緊急事態宣言時,展覽便提早在4月24日落幕,讓不少人感到可惜,因此此次佐藤可士和個展以VR的形式,向大家公開展場,除了能線上欣賞精彩創作,每個紅點旁也都附有與作品相關的影片連結,讓觀展體驗更加豐富立體!

 

線上看展請點此

佐藤可士和展線上看

更多線上展覽這邊看▶

文字|Adela Cheng 


20201106報導   2021設計大展!東京國立新美術館「佐藤可士和個展」集結30年Logo設計、廣告創意作品

作為享譽國際的設計創意大師,佐藤可士和被譽為「帶動銷售的設計魔術師」,他在 1990 年代在廣告公司博報堂擔任藝術總監,而後於 2000 年自立門戶。他曾為許多公司、幼稚園以及當地企業,擬定品牌策略,像是 Uniqlo 的全球品牌策略、日本 7-11 的品牌計畫、國立新美術館的 Logo 設計,都出自他的手。

國立新美術館計畫於 2021 年 2 月 3 日到 5 月 10 日舉行佐藤可士和個展,這次個展最特別的地方,在於策展人便是佐藤可士和本人,他將過去三十年來所累積的重要作品,集結成展,帶領觀眾從不同角度探索他的作品,體驗他如藝術品般的設計作品,十分值得一看。 

佐藤可士和展

佐藤最獨特的設計方式,是透過視覺設計,也就是釐清所欲表達的訊息後,掌握訊息的本質候,衍生出能夠讓大眾立刻理解的視覺語言和符號,而後將其運用到更廣泛、更多元化且遠超過視覺設計的情境中,他的工作不只是擴大、發展設計理念,還對文化、經濟以及我們的日常生活等各種社會層面,帶來深遠影響。 

佐藤可士和展

佐藤在廣告界的成就之一是擴大了廣告媒介,過去傳統廣告大多以電視、廣播、報紙、雜誌這四個管道為主,但是佐藤認為,任何民眾可以看到的地方,都是有效的資訊傳播媒體,因此在這次的展覽中,特別展出了他在 1990 年代後期到 2000 年代之間,為 Uniqlo 、 SAMP 等客戶所推出的大型動態戶外廣告,以及其他重要作品。 

佐藤可士和展

而負責視覺化企業理念的 Logo ,由於會出現在產品、大樓、網站首頁等處,因此必須要有清晰的設計,讓大家一目了然,持續傳遞企業形象。在這次展覽中,佐藤安排了過去他為樂天、T-POINT、 Seven Premium 等等等企業所設計的 Logo,這些 Logo 透過簡單的形狀和顏色,就在觀眾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背後操刀者的創意與功力,可不能小覷。 

佐藤可士和展

佐藤在 2000 年代中期之後,還參與了一系列品牌設計,像是他將今治毛巾的白色毛巾,改造成「安心、安全、高品質」的代名詞,以及他為日清食品泡麵工廠打造的創新品牌策略,這些他以可被視為「標誌」的物品為基礎,延伸出來的品牌塑造過程,也是這次展覽的重點之一。 

佐藤可士和展

而佐藤自己最出名的「標誌」《 Lines 》和《 Flow 》,在這次展出中自然沒有缺席。《 Lines 》由一條條紅色、藍色、白色線條所組成,犀利而充滿移動感,而《 Flow 》則看似隨手揮灑的手繪畫,自在而隨性,絲毫不受拘束。在這次展覽中,佐藤以概念電影、有田燒、大型不鏽鋼製品等方式介紹《 Lines 》,並展出了三件最新的《 Flow 》系列作品。

佐藤可士和展
 

過去我們比較不常看到線上設計師為自己策劃的個展,透過自己剖析自己所呈現出來的展覽視角,應該更能深入設計師的內心世界,帶領觀眾感受他對設計的熱情和無與倫比的創意。

佐藤可士和展

佐藤可士和展
日期:2021 年 2 月 3 日(三)至 5 月 10 日(一)
地點:国立新美術館(東京都港區六本木 7-22-2)
官網:https://kashiwasato2020.com/ 

本文由大人物授權,非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RECOMMEND

揭開林宥嘉《王》專輯設計巧思!設計師陳聖智、聶永真親解從數位封面到實體專輯的設計細節

揭開林宥嘉《王》專輯設計巧思!設計師陳聖智、聶永真親解從數位封面到實體專輯的設計細節

睽違8年,林宥嘉推出以「愛是王」為主軸的新專輯《王 Love, Lord》,而除了音樂作品本身,林宥嘉每張專輯的裝幀設計,同樣備受歌迷們期待。這次,設計師陳聖智(陳燻雞)、聶永真也與我們分享,從數位封面到實體專輯的設計概念與彩蛋。

當林宥嘉的新專輯名稱公布時,乍看不是那麼容易理解,它並非代表林宥嘉是「王」,而是要藉由這張專輯來傳遞愛的不同樣貌。那麼,率先釋出的數位專輯封面,又為什麼是匹白馬?聶永真解釋,剛開始開案時,唱片公司企劃已經透露專輯的中文名稱是「王」,概念也會圍繞著「愛」,並透過來自林宥嘉夢境中的「馬」來傳遞這個訊息。「宥嘉那時候跟我們描述,有沒有可能試看看,馬在一個夜晚的高速公路出現會是什麼樣子?於是,我們利用Midjourney去創作出數百張不一樣的場景,讓馬不只出現在高速公路,還有其他更超寫實的地方,這樣也可能讓數位專輯封面看來更戲劇性。」

林宥嘉新專輯《王 Love, Lord》,以「愛是王」為概念。而數位封面上,一匹白馬出現在四下無人的加油站,並不是代表馬是王,而是因為看不見、但存在的愛,化成了君王騎在馬背上。(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林宥嘉新專輯《王 Love, Lord》,以「愛是王」為概念。而數位封面上,一匹白馬出現在四下無人的加油站,並不是代表馬是王,而是因為看不見、但存在的愛,化成了君王騎在馬背上。(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白馬,承載愛的載體

陳聖智補充,這張專輯有很大的重點是在說愛的多樣性,包含悲傷的愛、死亡的愛、新生的愛、離開的愛⋯⋯,馬就像是承載愛的載體,而純潔的白馬容易聯想到王,同時馬是一個生物,能夠穿梭出現於不同愛的場景。聶永真提到,「其實這個概念,我跟燻雞討論滿久的,因為抽象到有點太困難了。我們必須理解為什麼是馬,也一直不斷追問企劃和宥嘉;他可能講出他的觀點,但因為我們的人生經驗不同,而會有其他的觀點與詮釋,我們彼此提出來後,最後取得之間的共識。」

而在這「一匹白馬出現在無人且昏暗的加油站裡」的數位封面,先是以選定的Midjourney影像為底,再由3D場景設計師徐光慧、動態設計師鄭凱文處理場景的細節,比如原本加油站建築體柱子沒有落地,在物理空間上不太合理;加油機佈告欄的位置也調整了許久,使新專輯歌曲的梗能夠埋藏進去。也由於無法單獨去動Midjourney,重建後的3D場景,可以讓數位封面的可能性放到最大、有更多的延伸運用,像是在Apple Music的動態封面,便能看見飄散的雲霧、跑動的跑馬燈與白馬的毛在飄動;林宥嘉先前舉辦的新專輯聽歌會,以及全專輯試聽影片中,也都可見延伸應用的素材。

《王》的數位封面,最初從Midjourney近百幅的影像生成中挑選最接近設計師想像的理想畫面,再串連3D場景設計師徐光慧、動態設計師鄭凱文,根據現實物理條件,重新建置全場景,並增加細節。(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王》的數位封面,最初從Midjourney近百幅的影像生成中挑選最接近設計師想像的理想畫面,再串連3D場景設計師徐光慧、動態設計師鄭凱文,根據現實物理條件,重新建置全場景,並增加細節。(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暗藏專輯概念的彩蛋

細看數位封面,陳聖智與聶永真用了滿多抽象的方式來呈現專輯概念,比如偏暗的色調、地面的積水、飄動的霧,呼應專輯中較憂愁、糾結的部分;橘色柱子上貼著的4首歌歌詞,代表專輯中比較偏正面、喜悅的歌;左邊柱子上的mature、bold字樣,有點在暗示每個人的生命歷程會經過不同時期的變化;下方密密麻麻的班表,意味著人生階段有許多行程;拒馬上比較詩意的詞語和ONE WAY字樣,則是隱喻不停前進的人生道路。另外在加油站體上的數字6,就是指第6張專輯;一旁油表上,對應〈垃圾寶貝〉這首歌的熊圖樣,上方更寫著此次新專發行的年份與整張專輯的長度;加油機上的便利貼不是用正字記號,而是「王」字記號,同樣是埋藏其中的彩蛋。

《王》數位封面上,柱子上的mature、bold字樣,暗示每個人的生命歷程會經過不同時期的變化;下方密密麻麻的班表,意味著人生階段有許多行程;下方禁止停車、禁止跨越的icon,也有點在隱喻人生哲理。(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王》數位封面上,柱子上的mature、bold字樣,暗示每個人的生命歷程會經過不同時期的變化;密密麻麻的班表,意味著人生階段有許多行程;下方禁止停車、禁止跨越的icon,也有點在隱喻人生哲理。(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拒馬上的ONE WAY字樣與比較詩意的詞語,隱喻不停前進的人生道路。(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拒馬上的ONE WAY字樣與比較詩意的詞語,隱喻不停前進的人生道路。(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油表上出現的「熊」圖樣,呼應林宥嘉〈垃圾寶貝〉這首歌,同時也為這個場景帶來小小療癒的氛圍。(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油表上出現的「熊」圖樣,呼應林宥嘉〈垃圾寶貝〉這首歌,同時也為這個場景帶來小小療癒的氛圍。(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加油機上的便利貼不是用正字記號,而是「王」字記號,同樣是埋藏其中的小彩蛋。(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加油機上的便利貼不是用正字記號,而是「王」字記號,同樣是埋藏其中的小彩蛋。(圖片提供:永真急制)

以「書中書中書」隱喻人生歷程

而一開始唱片公司在規劃時,便設定此次專輯會做成珍藏版,讓歌迷在聽完數位專輯後能先沉澱消化,再收到這張令人驚喜的實體專輯。設計上,陳聖智與聶永真想了許多裝幀方式,後來選定以「書中書中書」來呈現。他們說明,「書」既是說故事的載體,也能夠以這樣的形式去隱喻人生的階段,同時,既然有化為承載愛的載體的白馬、穿梭在不同場景的概念,那翻書時的順序,也能轉化成生命歷程的轉換。不過,考量到市面上有不少專輯已經用書的形式呈現,他們便在視覺上做出比較大膽的比例落差,讓歌迷在打開這本「書」時,能有超出預期的驚喜;層層疊疊的「書中書中書」裝幀,也帶有足夠的隱喻性,因為每個人的人生故事,不僅只是從A直線串連到B到C,很有可能在B或C地方,就往旁邊延伸成其他線。

林宥嘉《王》實體專輯裝幀設計以「書中書中書」來呈現,同時透過大膽的比例落差,讓歌迷在打開這本「書」時,能有超出預期的驚喜。(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林宥嘉《王》實體專輯裝幀設計以「書中書中書」來呈現,同時透過大膽的比例落差,讓歌迷在打開這本「書」時,能有超出預期的驚喜。(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聶永真分享,他們不斷在這張實體專輯做出反差,像是在代表畢業、結婚等與各式人生階段生命經驗連結的證書外皮,卻是以比較童趣畫風的馬塗鴉來當封面,這除了是視覺效果,也是一個有趣的隱喻,因為人生本來就有各種期待之外的意外。而這張專輯的外層看似非常純真,卻出現在很正經形式的載體上,當你往裡面翻閱,能看到愈來愈多比較大人,或者是成長到一定成熟度才能夠識別的圖像,代表他已經脫離小孩子或純真的階段,擁有各式各樣的情緒。

封面上的馬塗鴉,滿多歌迷猜測是林宥嘉小孩所畫的,但其實是出自於陳聖智之手。(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有趣的是,封面上的馬塗鴉,滿多歌迷猜測是林宥嘉小孩所畫的,但其實是出自於陳聖智之手。(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在翻閱專輯的過程發現更多細節

而從專輯封面的黑色,到打開後看見的紅色,除是因為紅色能讓人聯想到「愛」,鮮明的跳色,也能用對比來放大愛這件事;接著映入眼簾的三角形形狀,代表著神秘主義的符號,同時也讓大家在淺意識中知道,這張專輯不是一目瞭然,有更多需要發現的細節。陳聖智說,整張專輯有像「黑中黑」、「白中白」一些不明確的地方,比如封底跟內頁的曲序,「這有點像是在說愛這件事,有時它可能會依照每個人的生活經驗而有不一樣的發現程度,但沒發現也沒關係,因為它一直都存在。」內頁裡的圖像,也都是在暗喻歌詞內容,像是往燈光撲的飛蛾,連結到帶有點糾結、身不由己概念的〈誰不想〉;白玫瑰花則呼應了與生命逝去有關的〈白〉。

從專輯封面的黑色,到翻開後看見的紅色,創造出強烈的視覺衝擊,同時以「對比」來放大愛這件事。(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從專輯封面的黑色,到翻開後看見的紅色,創造出強烈的視覺衝擊,同時以「對比」來放大愛這件事。(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代表著神秘主義的三角形,意味著這張專輯不是一目瞭然,有更多需要發掘的細節;三角形的挖洞,也讓大家先看到一個局部、不確定是什麼的影像,翻開後才發現是一個馬的身形,引導人們繼續往下翻閱。(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代表著神秘主義的三角形,意味著這張專輯不是一目瞭然,有更多需要發掘的細節;三角形的挖洞,也讓大家先看到一個局部、不確定是什麼的影像,翻開後才發現是一個馬的身形,引導人們繼續往下翻閱。(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整張專輯有像「黑中黑」、「白中白」一些不明確的地方,比如封底跟內頁的曲序,呼應愛這件事,可能會依照每個人的生活經驗而有不一樣的發現程度,但沒發現也沒關係,因為它一直都存在。(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整張專輯有像「黑中黑」、「白中白」一些不明確的地方,比如封底跟內頁的曲序,以呼應愛這件事,可能會依照每個人的生活經驗而有不一樣的發現程度,但沒發現也沒關係,因為它一直都存在。(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與白馬的呼應及連結

翻閱專輯時,也能發現林宥嘉的影像比例不高,起初陳聖智、聶永真與攝影師Sydney Sie(謝昕妮)就很精準地訂好那5張照片要怎麼拍,在滿足商業市場需求下,能讓歌手影像共同強化專輯敘事的節奏,同時林宥嘉也能與白馬有些呼應與連結,就像是個提味、口白的角色。比如靜電的馬毛對應到林宥嘉產生靜電的頭髮;後照鏡裡的馬與另一張林宥嘉在後照鏡裡的影像,有點像是當林宥嘉看著後照鏡時,只看見他自己,但他沒有看著後照鏡時,馬便出現了,營造出虛實交錯感;最後林宥嘉眼裡的白馬,客觀去想像那個場景,其實就是重現了他夢境中看到白馬在他面前。

陳聖智、聶永真與攝影師Sydney Sie(謝昕妮)一開始就很精準地訂好專輯裡的照片要怎麼拍,讓歌手影像共同強化專輯敘事的節奏,同時林宥嘉也能與白馬有呼應與連結。(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陳聖智、聶永真與攝影師Sydney Sie(謝昕妮)一開始就很精準地訂好專輯裡的照片要怎麼拍,讓歌手影像共同強化專輯敘事的節奏,同時林宥嘉也能與白馬有呼應與連結。(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除此之外,這次歌詞的排法,也參考了好萊塢寫劇本時的layout,有點像是在呈現一個個場景,意味著整張專輯是不同的生命場景;歌詞本設計也藏了彩蛋,側邊穿線膠裝的線刻意選用白色,以呼應白中白的馬毛。陳聖智補充,為了增加專輯的觸感,從封面的材質、裡面紅色的縫布,到亮面、霧面的紙,讓專輯在翻閱的過程中,創造豐富的體感。

側邊穿線膠裝的線刻意選用白色,以呼應白馬毛。(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側邊穿線膠裝的線刻意選用白色,以呼應白馬毛。(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陳聖智分享,現今韓國偶像的唱片設計,以承載多樣可拆分的印刷小物為主要流行趨勢,滿足市場對於收藏的想像,設計感也相對強烈,比如林宥嘉先前的《美妙生活》、《大小說家》專輯即是以類似手法呈現。而《王》呼應生命中各類型的場景經驗,材質使用與裝幀相對多元,他們便將物件梳理裝訂於同一個載體上,讓人可以線性、有時間性地翻閱,收繁為簡。(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陳聖智分享,現今韓國偶像的唱片設計,以承載多樣可拆分的印刷小物為主要流行趨勢,滿足市場對於收藏的想像,設計感也相對強烈,比如林宥嘉先前的《美妙生活》、《大小說家》專輯即是以類似手法呈現。而《王》呼應生命中各類型的場景經驗,材質使用與裝幀相對多元,他們便將物件梳理裝訂於同一個載體上,讓人可以線性、有時間性地翻閱,收繁為簡。(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拿到這張如藝術品般的專輯,也不難想像其印刷製程有多繁複。而被問到設計過程困難的部分,陳聖智與聶永真提到,他們滿早就拿到音樂檔案跟歌詞,盡可能地消化裡面的內容,並以圖像的方式轉化出來,加上林宥嘉以往的專輯都是埋藏了非常多梗、隱藏了比較深的訊號,這也相當燒腦。

在這張專輯中,「加油站」有點像是在隱喻一個過度空間,因此在專輯側邊除埋藏著加油站的符號,內頁中也能看到白馬與加油站分離的場景。(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在這張專輯中,「加油站」有點像是在隱喻一個過度空間,因此在專輯側邊除埋藏著加油站的符號,內頁中也能看到白馬與加油站分離的場景。(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仔細看能發現專輯側邊藏了一個HIM華研音樂的P&C碼。陳聖智說,從設計上來看,把P&C碼放在這,會有點經典、認證感的氛圍。(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仔細看能發現專輯側邊藏了一個HIM華研音樂的P&C碼。陳聖智說,從設計上來看,把P&C碼放在這,會有點經典、認證感的氛圍。(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唱片圓標上,印有「王」的標準字。(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唱片圓標上,印有「王」的標準字。(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傳遞歌手出唱片的時代性

而熟悉林宥嘉的歌迷應該都知道,林宥嘉的專輯裝幀都是由聶永真操刀,但再更準確來說,《今日營業中》到《王》是由他和陳聖智一起設計,「其實在做《大小說家》這張專輯時,燻雞就給了滿多意見,後來很多設計重要的角度都來自於他。因為之前我一直在做林宥嘉的東西,觀點可能變得比較單一,但有另一個很有美感品味的觀點加入後,可以透過討論和辯證,有了很多新的樣子。」對於他們而言,在做哪一位歌手的專輯其實有一定的偏好,「老實說要把專輯做得好、做得漂亮很簡單,但要把形式做得漂亮之外,能不能傳遞出這位歌手在某個時間點出唱片的時代性,我覺得是很重要,也是個困難的挑戰。而對我們來說,林宥嘉一直是把這個挑戰帶給我們的人。」

在製作專輯時,陳聖智與聶永真先保留了需要加引言、結尾文字的空間,而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英文文案「Love is invisible, like an invisible lord on a horse.」、「No one knows when miracles will happen.」則出自於林宥嘉。(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在製作專輯時,陳聖智與聶永真先保留了需要加引言、結尾文字的空間,而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英文文案「Love is invisible, like an invisible lord on a horse.」、「No one knows when miracles will happen.」則出自於林宥嘉。(圖片提供:永真急制、攝影:余松翰)

延伸閱讀

RECOMMEND

方序中設計《飛月情海》電影海報!月亮輪廓藏劇情彩蛋,以滲墨邊緣、對比色調重現懷舊質感

史嘉蕾・喬韓森也愛的《飛月情海》電影海報!方序中結合月亮意象、對比色調重現懷舊質感

月亮,神秘又浪漫,象徵人類對宇宙的渴望,也是戀人愛意的寄託。2024年浪漫喜劇電影《飛月情海》(Fly Me to the Moon)便將兩種慾望合而為一,以1960年代為背景,上演一段因登月計畫而發生,糾纏於火箭發射總監和行銷鬼才之間的愛情故事,7月10日在台上映。

《飛月情海》台灣特別版海報由設計師方序中率領究方社團隊,結合月亮、星空約會、火箭升空等意象,透過老海報的印刷質感重現浪漫,就連女主角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也表示想收藏!

史嘉蕾・喬韓森也愛的《飛月情海》電影海報!方序中結合月亮意象、對比色調重現懷舊質感
(圖片提供:索尼影業)

《飛月情海》在演什麼?

1960年代,世界太空競賽如火如荼展開,NASA正執行一場登月任務,更找來曼哈頓行銷鬼才、號稱「什麼都能賣」的行銷鬼才凱莉瓊斯(史嘉蕾.喬韓森飾)負責推廣。問題來了,她必須跟火箭發射總監(查寧・塔爾飾)合作,這位計畫主持人長了一張帥氣臉蛋,卻有點太過正直⋯⋯。當行銷腦對上工程腦,是看得上眼相看兩厭?個性截然不同的兩人該怎麼合作?登月任務不能失敗,凱莉決定設計一場假造登月計劃,賭上她的愛情與事業。

史嘉蕾・喬韓森也愛的《飛月情海》電影海報!方序中結合月亮意象、對比色調重現懷舊質感
(圖片提供:索尼影業)
史嘉蕾・喬韓森也愛的《飛月情海》電影海報!方序中結合月亮意象、對比色調重現懷舊質感
(圖片提供:索尼影業)

譜出太空時代的浪漫

為了設計海報,方序中搶先看過《飛月情海》,並對電影的絕妙設計印象深刻:「電影以浪漫小品的幽默節奏,帶著觀眾以另一種視角窺伺60年代太空競賽的背後故事。片中也運用了大量精緻的美術設定,更能身歷其境的感受經典時代。最喜歡結局神來一筆的幽默反轉,讓這重要的歷史事件有了全新的閱讀方式。」全片在理性、感性共存的背景中,描繪計畫主持人與行銷專家的火花。

史嘉蕾・喬韓森也愛的《飛月情海》電影海報!方序中結合月亮意象、對比色調重現懷舊質感
(圖片提供:索尼影業)

海報以月亮當主角,模擬老式印刷質地

方序中認為,高掛夜空的月亮總給人無限想像,自帶浪漫情懷,也是人類渴望探索宇宙的象徵,而這些慾望都被揉合在《飛月情海》當中。於是他將簡練、符號化的月亮輪廓,作為海報的主要意象;圖像的細節處,更留下滲墨的邊緣,也汲取《飛月情海》畫面中具有年代感的鮮明對比色調,創造出老電影海報般的印刷質感。

史嘉蕾・喬韓森也愛的《飛月情海》電影海報!方序中結合月亮意象、對比色調重現懷舊質感
(圖片提供:索尼影業)

月亮的彎弧、尖端都藏有彩蛋

海報構圖更藏滿呼應劇情的彩蛋!像是月牙的彎弧,凸顯了駕車出門約會的男女主角,導出電影的浪漫調性;而月亮的尖端,不僅轉化為發射至星空的火箭噴煙,更暗示著兩人共驅未來的道路;至於從畫面角落一躍而出的小黑貓,則留給觀眾看過《飛月情海》後自行體會了。

史嘉蕾・喬韓森也愛的《飛月情海》電影海報!方序中結合月亮意象、對比色調重現懷舊質感
(圖片來源:方序中Instagram)

女主角也想收藏

《飛月情海》是究方社首度與好萊塢電影合作,方序中也分享了過程中的趣事,原來團隊第一次提案後,就收到索尼影業捎來的好消息:「史嘉蕾喬韓森很喜歡方老師設計的海報,並希望我們將海報印刷後給她們留念。」想獲得這張連女主角本人都被收服的海報,不妨留意索尼影業官方社群,或鎖定La Vie追蹤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