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專訪唐鳳】新世代必學的數位溝通術

唐鳳

唐鳳唐鳳

唐鳳

唐鳳

唐鳳在Hahow好學校免費開課!她要教大家『溝通』,從她公共議題的溝通經驗談起,如何進一步達成理想的「數位溝通」,意即線上、線下、同步、非同步以至於共同創作的迷因,現代人每天都在社群網站PO文、留言,大家都知道如何數位溝通嗎?這個新世代必學的溝通術,現在唐鳳在線上免費授課,怎麼能錯過!
唐鳳唐鳳

「萬事萬物都有缺口,缺口就是光的入口。」

"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這是已故歌手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的歌詞,也是唐鳳在面對各大訪問時,經常給出的詩意回覆。像是今年初「口罩地圖」即時上線驚艷世界,國際眾媒體紛紛好奇她是如何短時間產出這樣的成果?唐鳳亦優雅淡然地引用了這句詩句。


對缺口的接納,也是對完美的放手;接受現況,不代表失去希望。一如唐鳳自己,也是個遊走在定義之間的存在——她高智商、跨性別,是公民黑客、也是入閣工作的安那其(無政府主義者 Anarchism)——這些衝突的元素,在她身上卻毫不矛盾地共存。


世人難以快速理解她,就容易時而魔化、時而神化她,對此唐鳳似乎無所謂,很少見她急於對媒體解釋或證明什麼。這或許與她的童年經驗有關。從小因為天資獨秀、又因先天性心臟病不擅長運動,在孩子的世界裡殊異非常,而遭同學排擠霸凌。從幼稚園到國一的十年內,唐鳳就換了十所學校。這段經驗使她難以穩定地形成對團體的認同,卻也讓她提前看清:與眾相同是一種錯覺,與眾不同才是常態。


「可能我比較幸運。我的環境、我自己選擇的工作,都沒有要求我一定要去跟某一邊相同或認同某一邊。」唐鳳的父母非常尊重她的獨特,孟母三遷地尋找最適合她的學習環境,最後走上自學之路,也讓唐鳳國中就在開放原始碼的國際社群中展露異彩。現在的唐鳳擔任中華民國第一任的數位政委,也將她尊重異己的人生態度帶進內閣。

唐鳳

論斷之前,選每一邊站

在面對不同的群體、多元的意見和難解的議題,唐鳳總是有意識地讓自己「選每一邊站(take all the sides)」。「因為如果只選一邊站才會有離你近的人是同溫層,離你遠的人好像變成異溫層。如果能夠選每一邊站,就沒有什麼同不同溫層這問題。」


而「選每一邊站(take all the sides)」也是唐鳳這次在 Hahow 好學校開設《數位溝通社》線上課程所想傳達的主要觀念。我們是什麼時候失去「選每一邊站」的能力的呢?唐鳳說:「大家剛出生的時候都對世界沒有什麼預設,成見或偏見都是後天形成的,如果減少填鴨或刻板印象的教育,不要規範大家鸚鵡學舌地覆述對世界既有的論斷,那麼『選每一邊站』應該是再自然不過的能力。」


看著缺口,並不急於論斷;看著缺口,想到光的入口。這或許也和她自身的角色定位有關。她自詡的角色是「通道」(channel)或者「聯繫者」(connector),意即自身沒有要傳播的事情,而是讓各種社群的聲音與資訊得以透過她而傳遞、交會、聯繫。


對此唐鳳給了一個星體的比喻:「好比有各種不同的星球引力場,你沒有被任何引力場所攫取。在兩個天體之間,你可以在一個拉格朗日點的位置,剛好在這中間保持著平衡。只要能夠持著這個平衡的觀點,自然你就可以成為雙方溝通的橋樑也好、通道也好、頻道也好。沒有被任何一方的重力場所攫取,變成它的衛星,或者跑到它的表面去。」


唐鳳所自持的「通道」角色,使他能在不同觀點之間找到平衡點,不會被任何一方的訊息所攫取,成為單一方的擁護者,這也使唐鳳總能自外於現有的框架,在舊的議題裡找到新的玩法。

唐鳳

保留共創的空間,讓事情變得好玩

政委的工作,是針對特定政治議題,在不同部會的立場裡,綜合出共同價值與解方,可是結構性的問題往往是最環環相扣無法前進的。幸而「解答難題」原本就是唐鳳的興趣,她說自己喜歡解決「那些無法解決的問題」,在她看來,解不完就是玩不完。問唐鳳怎麼保持「好玩」的心情面對困難的工作,難道不會有挫敗的時候嗎?


「有很多結構性問題,如果你急著要想要三年到五年內解決的話,當然會覺得很挫敗。」唐鳳給的答案非常謙卑,著眼的問題卻非常龐大:「像是溫室效應地球暖化、假訊息的危害、民主的退潮、現今世界上嚴重的疫情等等,這些都不是你一個人學到什麼程度、發明了什麼東西,問題就突然解決了,不是這樣的。而是要一直跟這個『學得不管再多,也只是拼圖的一小角』這個感覺相處,只有這樣才能比較謙卑,也才是與全世界正在處理這個大問題的朋友們,更有意義的合作。而不是覺得為什麼我都學了、創造了一些東西,但這個問題怎麼還沒解決。如果對自己有這種短時間的、不切實際的期待的話,面對非常大的問題難免會挫敗,要因應這個挫折最好的方法就是告訴自己:未來當然是透過我們來臨,但是是透過大家一起來臨,而不只是透過一個人而來臨。」


透過參與分享樂趣

這個觀念的實踐也反映在她的政治工作上。曾經有些議案,在唐鳳經手前長達十年都是難以達成共識的燙手山芋。「電子競技」的論爭就是其中一例,電競選手究竟是什麼定位?能不能享有體育選手的同等待遇?這個議題沒有前例,又牽扯到文化部、體育署、經濟部多個部會的範疇,曾經連行政院長都親自出面協調,最終還是得不到共識。


「科技無遠弗屆」這句課本裡常見的老派論調,在唐鳳的手上成為能夠把玩的方法論。高手在民間,難的是找到他,然後運用他。


所以唐鳳接手這個問題後,選擇把各部會在討論時所碰到的挫折與困難,原封不動地用逐字紀錄的方式公開在網路上。直接讓關心這個議題的人知道,各部會究竟卡在哪裡、大家的利害衝突是什麼、為什麼無法前進。緊接著網路上各大論壇開始動員討論,PTT 八卦版、LOL 版、巴哈姆特、mobile01、Yahoo 奇摩電競⋯⋯專業的五樓出閘,網友們發揮專業與創意,跳脫部會原有框架,提出各種可能的解方。例如建議體育改稱文化技藝;又或者讓電競選手比照圍棋棋手的待遇辦理等等。民眾不需要進入議會,便能自由發聲成為政府智囊團,唐鳳再把網友們種種有道理的提案整理回各部會,各部會討論後編修成民間看來有道理的做法,來來回回大概三次,就把替代役、專班、智力運動的定調都協調完畢了。現在,電子競技也適用《運動產業發展條例》。


唐鳳笑稱自己的工作很簡單,將資訊開放後,民間高手就有參與共創的空間。「你行你來」、「眾人之事,眾人助之」,政府的最終決策也能更加反映民眾的期待。


在唐鳳的觀念裡,憤怒的情緒能警醒社會,但快樂、好玩的情緒才能帶來共創、改善問題的機會。擔任政委,透過創新的方式解決問題是她的「興趣」,她也在其中找到樂趣,她說:「樂趣是非常容易分享的,每個人的樂趣一但分享出去,大家就會覺得一起來參與公共事務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這也是民主深化的橋樑。」


她認為:”Joy takes us further.” 她強調是 “us”,讓快樂帶著「我們」一起前進,她心中的政治參與有個很美的理想。


把困境當作客人,在創作中得到自由

唐鳳在心裡保有空間,去容納各種未明的狀態共存。面對困境,她並不尋求一蹴可及的解方,反倒建議:「把困境當作客人,在心裡有個寬敞的空間,你有個沙發不妨就讓它住下來。」在困境裡待上幾個月甚或幾年,不急著解決,而是和困境相處,在相處中會慢慢發現各種看世界的態度。懷抱著欣賞的心情,就不容易被當下的困境所挫敗。


不急著離開困境,然後呢?唐鳳處理困境的方式,出乎意料地是「創作」。他說:「一但你持續創作,這些事情自然就不會把你困住。如果無法創作,有時候就會覺得被環境定義了。」就像網友們曾對唐鳳有一些比較酸或攻擊性的言論,唐鳳也是開放地欣賞:「原來中文還可以這樣用啊!」創作是個人能爭取,對處境或者事件再詮釋的機會,透過創作取回對困境的話語權,聽見自己的聲音,逃脫被動的處境。


但唐鳳也叮嚀,不要在創作時有完美主義的想法,以為只有端出來無可挑剔的才是創作。「因為如果你端出來真的是無可挑剔,人家除了給你拍手可能也無法做什麼。」就像他所說的「缺口就是光的入口」,不完美也是給他人進入的機會,當一個人端出來的作品只有一成、兩成的完成度,眾人才能看到自己參與的可能。


珍惜你看世界獨一無二的角度

然而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早悟的幸運,有些問題需要漫長等待,看不到盡頭,就非黑即白想要個答案。想選邊站,不也是想在漫漫光譜上,找到一個落腳之處嗎?請唐鳳給仍在「做自己」的路上掙扎的人們一些建議。她是這樣回答的:


「所謂『萬事萬物都有缺口,缺口就是光的入口』,如果你發現你對社會的期待跟社會對你的期待之間有缺口,也就是不一樣的地方,也許不是你的問題或是社會的問題。相反地這也許是告訴大家說,現在真的存在從你的角度來看這個社會,社會才能反思自己的一些情況。


盡可能把你所看到的角度——你獨一無二的角度——去珍惜它,跟它相處,去把它寫下來或者畫出來或者拍起來或者錄起來,唯有透過這種分享的方式,才能讓這個社會看到,原來還有這樣一種看社會的角度。這樣未來你覺得裂縫比較大的地方才有可能透過共同創作的方式,讓光通過缺口進入這個社會。」

採訪、撰稿編輯:Dana

唐鳳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4
唐鳳

photo2 /4
唐鳳唐鳳

photo3 /4
唐鳳

photo4 /4
唐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