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廖小子X葉忠宜親解雙封面設計!兩種風格各自表述

La Vie 2021/4月號 設計風格怎麼來?

廖小子說,一開始在寫字的時候是最好玩的,到了排版就很痛苦。他通常會選4∼5組字,掃進電腦看加工、修圖後的效果,再來選擇搭配。

毛筆和噴漆的筆畫組合靠廖小子的經驗,例如噴漆擅長Z字形或圓形,就盡量去簡化、分類筆畫,不過在嘗試階段各種組合都試過。

葉忠宜原本設計的封面版面更滿,有很多不同的生物在裡面遊走,不斷去掉太合理的元素,最後組合出成品。

葉忠宜原本設計的封面版面更滿,有很多不同的生物在裡面遊走,不斷去掉太合理的元素,最後組合出成品。

「每次都被網友猜到是我做的,真的很不爽。我做的東西一定會有我的影子,但還是想挑戰一下,可不可以不要讓大家認出來。」談起網友對作品的反應,葉忠宜不改叛逆玩心。廖小子倒有了自覺,「我已經放棄這件事了,我就是個好認的人。」葉忠宜接著說,「你放棄了喔?我還沒放棄。」說一個設計師有風格,最直接就表現在作品辨識度,這兩人的作品好像都寫了名字,廖小子汲取自身成長經驗,創作常見很街頭很台灣的圖像與配色;葉忠宜愛用笑臉、箭頭、幾何,組合出似有生命似有故事的怪奇版面。




但若拋出「你們的風格怎麼來?」這個問題實在太廣,不如直接請他們用本期各自出手的封面設計作為回答,在講解作品每一細節的同時,就能領略這兩位設計師的風格,也從中認識他們的性格與這個時代的變革。進入對談前和大家前情提要一下,對於對方的封面設計,葉忠宜的評語是:「噢,好帥。」廖小子則說:「葉忠宜真的是很好賺。」所謂個人風格的形成與展露,就是這樣無處不在。




Q:你們怎麼理解「設計風格怎麼來」這個題目?又如何將這樣的概念轉化成視覺?


葉忠宜 在講主題之前,我想先講一下,好像大家會把我定義為「創作型」的設計師,但我一直認為我不是創作型……


廖小子 你是偶像型。


葉忠宜 好!這個我喜歡哈哈哈,能靠偶像頭銜吃飯也是要做好設計啊!這是我未來的目標。但我一直都很清楚接收客戶想要什麼東西,或是這個案子的命題、面對的TA(Target Audience,目標受眾),再去想怎麼用設計,挑戰大家對於這件事情的想法。我很難做憑空想像的創作,在沒有固定命題的情況下,其實我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可是偏偏很多邀稿都是這樣。好啦,你剛剛說我很好賺,有時候我覺得我很投機(笑),我會把設計的初稿或槍稿(被打槍的稿),大雜燴地丟在一起,從裡面拼拼湊湊,拼完了之後再去想怎麼符合這個主題。




這次做封面也是一樣的作法,把過去沒有公開的稿件重新組合。因為這期講的是風格,裡面也提到一些流行元素,我就在思考:對於大家來說什麼是流行?什麼是風格?比如說在上個世代,大家會想到披頭四、再更早是貓王,他們的風格是全球流行,講到貓王的風格就會想到他的髮型,流行到日本變成暴走族髮型,最後演變成一個刻板的符號了。所以我就想到一個命題,因為我很喜歡河童,那如果河童配上貓王的髮型會怎麼樣?我都會為我的視覺創造一個完全虛構的世界觀,因為我覺得現實太苦悶了。與其說是去脈絡,或許是在我知道脈絡的狀況下才可以去脈絡。因為我喜歡看大家不知所措的樣子,真的很好玩。我會一直思考,大家看到這個東西的互動會是什麼?回應風格的主題,我就用我最喜歡的東西,配上時代的流行icon。畢竟我覺得沒有什麼風不風格,你個性是什麼樣子,你東西出來就是什麼樣子,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




廖小子 人人都是食神(笑)。但我跟你不一樣的是,我平常就對於圖形、畫面、手法有自己想嘗試的東西,做作品的時候都會考量到客戶需要的方向,再思考可以放進多少想實驗的劑量。這次感覺沒有一定要的方向,就變成面對自己當下想要做的課題。對於風格這件事,我並沒有太擔心,因為如果要我表達風格的話,就是做自己最想要嘗試的東西。我一直都是這樣,在街頭看到什麼圖、有趣的東西,就會思考它怎麼用在創作。比如說我把La Vie做漸層,是因為我收信的時候抬頭一看,門口春聯恭賀新喜的「新」,特別畫一個圓圈裡面還上漸層。我搞不懂台灣為什麼會有這種字?例如鄉下農會廣告會寫珍貴食材,會把「食」這個字放特別大。這次我也讓字排在四周圍,因為之前走訪到一間金紙店,摺紙船、蓮花、鳳梨的金紙,文字編排都落在上下左右四邊,最近也都在嘗試這樣的構圖。因此這次我個人會覺得有點像遊戲或練習,真的要看待成作品,又少了一點跟社會的連結。但如果是創作,它可能會是很多種不同創作的起點或轉承點。




Q:除了大方向的概念,在構圖、排版、用色、字型等細節又有什麼考量?

葉忠宜 其實我應該更早交稿,只是最後又打掉重練,因為覺得太合理了,不是我要的。我希望大家在咀嚼這個封面的時候,慢慢理解為什麼是這樣子,甚至不理解也沒有關係,第一時間有感覺就好了。所以我用了手指,一定會有很多人問為什麼要比中指?看、清、楚!他只有4根手指頭,有5根手指頭才有中指,這其實也是某種程度自己在設計上的耍嘴皮吧(笑)。我還埋了一個梗,因為貓王的形象就是很叛逆,但我不能畫一支菸出來,所以條碼就好像他在抽菸。


1J6A2859


河童的螢光綠是我很常用的,我對螢光綠有莫名的偏執,它有一種很奇妙的世界觀,就好像科幻電影異星生物流的血最常是螢光綠。粉紅色塊則是一個區隔,可以把它想像成立體派會把局部拆解成平面色塊,作品會藏有一些物件的分隔線;稍微遮住logo是因為我把它連結成髮型的一部分,但又要能辨識出La Vie。這個粉色我很少用,因為我想到La Vie有一部分讀者是貴婦,就去設想那個族群喜歡的顏色是什麼,再搭配他們覺得很莫名其妙的貓王河童,才可以去挑戰你們讀者的不知所措。這個東西出現在我自己的創作很理所當然,大家一定都會說這很葉忠宜,但在葉忠宜之外,我覺得它在La Vie讀者的效應才是好玩的。




廖小子 真的是很心機,不愧是偶像型設計師,我完全沒有想這些。假如客戶跟我說請考慮他們,我就會稍微考慮一下,沒有說的話就不管他(笑)。我一直都會用紅跟綠,這是我很著迷的顏色,坐高鐵會看到田裡矗立一些房子,鐵皮屋都會用豬肝紅,或是水泥房子但磁磚貼豬肝紅,搭配綠色田地或綠色鐵皮,台灣深層好像藏有一種奇妙的紅配綠喜好,這個景象在其他國家幾乎看不到。但紅配綠太久也會想變化,這次底色是我一直很想嘗試的普魯士藍,其實也是偏綠,再多一點點就變Tiffany綠。




這幾年我一直思考要怎麼減東西,或是說加到什麼地步就夠了。畢竟是自己一個人做稿,下手的時間假如能完整轉換成金錢,那是最好的經濟效益。我本身是比較打直拳的人,這次決定不要有圖像,就用Typography(字體設計)的方式在做。「設計」是自己做字體,仿造疊圓體。「怎麼來」我不希望它被強調,因為我覺得設計風格這4個字,或是風格這2個字,就可以代表這句slogan的意義,我其實沒有要讓大家很順暢、很直覺式地讀完「設計風格怎麼來」這7個字。這隱藏了自己對這句slogan的批判,我並不覺得這是一個好slogan,也並不覺得它唸起來很有趣。視線一開始會被「風格」抓住,次明顯的是「設計」,再來才是「怎麼來」。「怎麼來」我就用3個點,把字變成很小很小很小,卻又可以在第一眼就看到,很像「風格⋯」,好像是一種風格的提問。「怎麼來」跟書法字的某些筆畫重疊,我覺得那種重疊、曖昧性、拼貼感是很有趣的。這幾年大家喜歡做3D字體,或是比較有空間感的拼貼,我就在想,如果可以讓筆畫之間重疊、裡面充滿空間的話,那就是屬於我自己的立體字體。




接著我又再想,那有沒有可能用我的方式做出拼貼?所以我就用墨汁加上噴漆。以前有練習把噴漆噴得像毛筆字,後來覺得這根本太無聊,我應該要噴出一開始著迷噴漆的感覺。以前路邊會有汽車借款、「你要工人?」字樣,或是精神比較有狀況的人在路邊噴「青少年純潔騙殺全國」,有點像是香港的「九龍皇帝」,我很著迷這樣的筆觸,有點頹廢但又充滿野性。可是那種筆觸做久了,又會有侷限,我想嘗試用另外一種維度的筆觸來完美所有構造。噴漆是相對扁平的視覺,只有邊緣有一些漸層,配上比較有層次的毛筆筆畫,也許就可以創造出有趣的拼貼感。之前看到日本書法家井上有一,他有一系列毛筆字都是自己調配墨汁,讓我興起自己調配墨汁的念頭。墨汁配方我試過很多,墨汁加油、墨汁加洗筆水再加油,或是墨汁加炭粉再加油、珍珠粉加墨汁再加油再加洗筆水⋯⋯後來發現可以用炭粉加透明壓克力,但炭粉又太細了,寫起來不一定有豐富的層次,所以得從炭筆或炭精筆開始研磨,變成粗細顆粒不同的炭粉,寫下去才會呈現筆觸肌理,也可以記錄下自己的筆法。




下篇請見>>廖小子X葉忠宜的設計師真心話!設計風格究竟是什麼?〉


廖小子

一名靠著藝術力過活的設計師,辦過一本雜誌,也是兩家獨立書店的老闆,以及酒商,兼任樂團槍枝改造技師,a.k.a.稿子的冒險王,草稿與成品完全是兩回事的男人。1981年生,自大學便靠著創作努力求生。作品範圍橫跨藝術創作、書籍唱片封面、展場設計、視覺識別。現擔任小子製作的肝臟。座右銘是「打不過他就加入他」。


葉忠宜

日本京都藝術大學研究所畢業(舊稱日本京都造形藝術大學)。卵形oval-raphic平面設計工作室負責人。藝文空間森³ sunsun museum共同創辦人。華文圈首本字體設計專業雜誌《Typography字誌》創刊統籌,並策劃設計教育書系《Zeitgeist》,引進國外平面設計經典著作。近期計畫:正與友人共同籌備以Typography為主軸的設計書店中。


採訪整理|張以潔

攝影|蔡耀徵  圖片提供|廖小子、葉忠宜

更多設計風格解析與精彩內容,皆在La Vie 2021/4月號《設計風格怎麼來?》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photo1 /13

photo2 /13

photo3 /13

photo4 /13

photo5 /13

廖小子說,一開始在寫字的時候是最好玩的,到了排版就很痛苦。他通常會選4∼5組字,掃進電腦看加工、修圖後的效果,再來選擇搭配。

photo6 /13

毛筆和噴漆的筆畫組合靠廖小子的經驗,例如噴漆擅長Z字形或圓形,就盡量去簡化、分類筆畫,不過在嘗試階段各種組合都試過。

photo7 /13

photo8 /13

葉忠宜原本設計的封面版面更滿,有很多不同的生物在裡面遊走,不斷去掉太合理的元素,最後組合出成品。

photo9 /13

葉忠宜原本設計的封面版面更滿,有很多不同的生物在裡面遊走,不斷去掉太合理的元素,最後組合出成品。

photo10 /13

photo11 /13

photo12 /13

photo13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