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贏過日劇了嗎?資深劇迷dato、解永華開聊日韓劇的此消彼長

日劇韓劇PK_01

即便沒在追劇,也會知道《魷魚遊戲》、《愛的迫降》等韓劇,但若問及近年的大勢日劇,能走出劇迷圈造成社會討論的幾乎沒有。過往「日劇高於韓劇」的印象,何時來到交叉?又為何漸行漸遠?身為資深劇迷的專欄作家dato、師大白鹿洞店長解永華,絕對是第一線有感。

日劇韓劇PK_09
《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不寫遠大的人生夢想,卻能把平凡生活寫出珍貴意義。

1990年開始,《東京愛情故事》、《長假》、《魔女的條件》等揭開日劇黃金年代,短集數、敢寫敢拍的多元題材,加上傑尼斯偶像、日本流行音樂等串聯效應,圈粉一世代哈日族群。2022年,《非常律師禹英禑》、《二十五,二十一》、《社內相親》成為現象級韓劇,甫落幕的第74屆艾美獎,《魷魚遊戲》一舉奪下「最佳劇情類影集男主角獎」、「劇情類影集導演獎」。回溯日劇的社會熱潮,零星落在2016年大眾瘋跳片頭舞的《月薪嬌妻》,再往前就跳至2013年《半澤直樹》。為什麼大家不追日劇了?以往電視台播映的狗血韓劇,什麼時候一躍而上國際舞台?我們邀請專欄作家dato和師大白鹿洞店長解永華,從追劇心得到粉絲心聲,誠實開聊對日韓劇的觀察。

日劇韓劇PK_02
《非常律師禹英》是近期的現象級韓劇,除了故事好看,台灣媒體幾乎跟著每集播出發布穿搭、金句等內容,無形加乘韓劇熱度。

Q:先聊聊最初接觸日劇的契機!

dato:小學在看《東京愛情故事》,看劇就會認識日本偶像、聽小田和正演唱的主題曲,進入哈日的啟蒙期。那時台灣看日劇的管道是電視,播日劇的電視台蠻多、也蠻肯買的。

解永華:第一部是《阿信》,看完覺得山形縣很可怕,有錢人都是壞蛋(笑)。當時的日劇很敢拍,虐待小孩、師生戀、外遇,我還有在電視台看過《失樂園》。

日劇韓劇PK_12
解永華認為日劇是BL劇的天花板,例如《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Q:什麼時候注意到韓劇?

dato:《藍色生死戀》,我只是知道,沒有看,但元斌確實蠻帥的。

解永華:有一次去鄰居家,電視在播《火花》,李英愛很漂亮,先生車仁表也超級無敵帥,但李英愛出國的時候跟一個比較醜的男生一夜情,小時候就很衝擊!當時台灣電視台播了很多婆媽劇、狗血劇,像是女主角在外面認識一個男的,他竟然是同父異母的哥哥!?或是,女主角眼睛有問題,男配角就捂住眼睛開車自殺,說要把眼角膜送給她。(dato:好令人火大⋯⋯)

日劇韓劇PK_10
《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特別至西班牙拍攝。

Q:什麼時候覺得韓劇不一樣了?

dato《信號》。那時臉書好多劇評出來推,就抱持「不然來看看」的心態,結果迷到一個不行!

日劇韓劇PK_08
《信號》是dato對韓劇改觀的轉捩點,這部刑偵劇直接殺人、給出很可怕的事件,驚悚程度超越日劇。

解永華:那已經很晚了。《我叫金三順》那時候,我就覺得韓劇開始比日劇強了。韓劇以前是善惡分明的,但到《金三順》就不一定是了,配角不是典型的大惡人,女二也是有苦衷;玄彬演的男主角也不是只有好的一面,我覺得他腳踏兩條船,沒有跟前女友斷乾淨,又跟女主角勾勾纏。以前大家會覺得韓劇就是狗血,是因為台灣電視台引進比較多這種劇,其實小時候我看過一部金喜善演的《蕃茄》,劇情非常職場,女主角是鞋子設計師,男主角也不是總裁型,是個超老實的律師,就覺得韓劇也蠻好看。之後大家在看《信號》,我想說:吼,現在才知道。

Q:與日劇相比,韓劇贏在哪裡?

dato:我覺得韓劇很會寫人生,日劇1集45分鐘,韓劇給你70分鐘∼1個半小時,又有16集。所以在處理群戲、角色人生時,像是盧熙京在寫《我們的藍調時光》、《Live:轄區現場》,會把每個人的故事梳理清楚、人設非常立體,讓我覺得天哪怎麼這麼會收、這麼會轉。這部分日劇沒有這麼細膩,45分鐘內還要跟你說教,忙死了(笑)。後來也發現,韓劇我會覺得好看,是因為實景很多。韓劇很肯用錢去拍實景,還會送主角去國外拍戲,《愛的迫降》去瑞士、《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去西班牙,以及《非常律師禹英禑》的鯨魚特效,真的是錢在天上悠游。現在看日劇會覺得:欸?日劇的棚都是搭的,搭得好像有點像棚吼~

日劇韓劇PK_04
《愛的迫降》特地遠赴瑞士取景。

解永華:日劇男主角的別墅永遠都是那一棟,下班後去的居酒屋好像跟別齣一樣,有時候也蠻驚喜,原來他們活在同一個宇宙。但韓劇這樣雄心壯志宣揚國威跟炫技的感覺,我會抗拒。記得大學看池晟演的《最後之舞》,男主角走到湖邊拿起手機狂拍,那一幕大概拍(業配)了3分鐘,韓劇到現在都有這個問題。

日劇韓劇PK_05
《機智醫生生活》不論是5位主角練團的歌曲MV或幕後花絮,YouTube上都能找到備好中文字幕的影片。

dato:韓劇的侵略性非常強,一部劇要配業韓國飲食文化,大醬湯、炸醬麵、燒酒、泡菜、辛拉麵,會清楚讓你知道,像《機智醫生生活》就一直在吃泡麵。還很愛一言不合就空拍機起飛,《我們的藍調時光》要拍幾次濟州島海岸!這些東西都在洗你的腦,我會意識到這件事,但也會好奇:啊不然來吃看看辛拉麵?不然去看看濟州島?

Q:近年日劇出了什麼問題?

dato:日劇太仰賴改編,有時候原著本身也沒那麼強,除非你像宮藤官九郎改編《流星之絆》,拿到一個好本,又改出一個新高度。日劇還很愛「收服神奇寶貝」,主角到了一個鬧哄哄的地方,這集我要收服A、下一集B,結局之前主角突然被迫要離開,最後再翻轉回來,讓大家在一起。以前的我們會覺得好感人喔,看《ROOKIES》佐藤隆太一個一個收服棒球隊員。現在我們長大了,不在乎主人翁多有理想多有抱負。前陣子看了一部日劇,在講小員工如何用熱血改變公司生態,我想說我們這群社畜也不是沒有上過班的。

日劇韓劇PK_11
《喜劇開場》每集皆以搞笑團體「馬克白」演出的短劇開場,一開始令人摸不著頭緒,最後卻將看似虛度的瑣事收斂回角色人生。

解永華:還有不停重啟拍攝,像是《官僚們的夏天》(1996年首次改編電視劇,2009年又拍)、《華麗一族》(2007年首次改編電視劇,2021年又拍),我覺得沒必要。米倉涼子演的《派遣女醫X》是很好看,但太多季了到底什麼時候完結?而且日劇好像發現醫療這個題材很紅,一連拍了好多醫療劇,我已經看膩了,到底要演多少部?

Q:日韓劇的消長,和背後影視產業發展有關嗎?

dato:日本影視產業內需市場非常大,導致版權鎖國、對海外的態度不是很友善。最近我在追韓國女團IVE,只要在YouTube搜尋團名,真的是什麼「鬼」都看得到!綜藝4K畫質、粉絲自己剪Stage Mix(把眾多音樂節目演出剪成一支MV)上傳,官方都不會抓。你喜歡的東西,本來就會想往下挖,越挖東西越多,就會加強你對劇、演員、歌手的喜愛,進而轉化成願意掏出上千元買票去參加Fan Meeting活動的動力。但日本不是,我想看近畿小子上音樂節目,只會看到「本影片因為版權因素被某某電視台下架」。前一陣子收到日本唱片公司寄的專輯資料,我在臉書粉絲團po文並附上專輯封面,卻被要求下架,原因是「不可以在網路世界看到專輯封面」。現在已經2022年、令和4年,你還在給我做昭和時代的事!?甚至在日韓劇品質已經有落差的狀況下,對於媒體、影迷和歌迷,哪邊有好東西自然往哪邊追。現在日本終於「已知用火」,開YouTube頻道、上串流急起直追,已經晚了這個世界5年以上。

日劇韓劇PK_03
《我們的藍調時光》每個角色的人設立體、故事線也收得很好。

解永華:但日本的YouTube頻道,按cc想看中文字幕,都沒有,超不爽的!韓國全部都有,官方直接幫你準備好。即便日劇開始上OTT,還是沒有像韓劇這樣鋪天蓋地,而且日劇很愛給獨家,只能在某個特定串流看。追劇或藝人的管道還是韓國比較多,IG、臉書、推特,而且韓劇演員的營業期很長,劇完結還會一起上綜藝,像《請回答1988》的演員上《花樣青春非洲篇》,又可以繼續追。

Q:日劇現在還有競爭力嗎?

解永華:我內心還是覺得日劇沒有式微⋯⋯像是《法醫女王》第5集,一個男人要去報仇,原本以為會被阻止,以前日劇最愛這套,留住他、跟他精神喊話,結果沒有,快狠準就殺了,然後主題曲就下了。此外最近BL劇很紅,我覺得日劇還是BL劇的天花板,像是《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經典杯子蛋糕》,不會刻意賣弄,泰國跟韓國拍的就有種尬感。

日劇韓劇PK_06
解永華認為日劇是BL劇的天花板,例如《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

dato:我覺得現在日劇要能贏過韓劇,就是《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這種,它要講的人生,不是高大上的夢想,而是從你的生活中,發現自己忽略的地方,但它告訴你:其實這些事情都是有意義的。除了《大豆田》,近年我覺得最好看的日劇還有《喜劇開場》,雖然還是在家庭餐廳的攝影棚裡(笑),但腳本真的很強。我覺得日本人很會處理日常,不只是劇,他們有各種日常的品牌,像是niko and ...,還有《BRUTUS》、《POPEYE》、《&Premium》等雜誌,全部都在告訴你日常可以怎麼做,一個廚房、一個房間就可以出一個專題,而且每年都出。這是日劇很珍貴的東西,這種日常與生活美好的極致和王道,是韓劇拍不出來的。

日劇韓劇PK_07
《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編劇坂元裕二,是dato和解永華共同推薦的劇作家。

dato

生活、旅行、音樂專欄作家,也是Podcaster。聽音樂、閱讀、追劇、觀影都是生活的必須,擁有看到好作品就想敲鑼打鼓昭告天下的熱血。曾獨立出版《把里斯本放口袋》、《海街遠足:鎌倉畫報》、《little me, little trip北歐一人旅日記》等,營運Podcast節目《CITY BOY的使用說明書》。
Fb| dato:POP LIFE

解永華

師大白鹿洞店長, 山東老兵與印尼華僑二代。師大白鹿洞不定期游擊影展/書展策展人。每夜都在看漫畫、追劇,過著大學生的生活直至清晨。日出而作,日落不息。

FB|師大白鹿洞moose

採訪整理|張以潔

攝影|DingDong

圖片提供|Netflix、KKTV、friDay影音、解永華

延伸閱讀

RECOMMEND

電影音效大師杜篤之專訪:以好的聲音,勾勒出好的故事線條

電影音效大師杜篤之專訪:以好的聲音,勾勒出好的故事線條

杜篤之是台灣最富盛名的電影音效大師,開啟台灣電影同步錄音、杜比立體聲錄音與杜比全景聲錄音的時代。2023年,杜篤之憑藉電影《五月雪》,和吳書瑤、陳冠廷兩位新銳共同摘下第60屆金馬獎最佳音效獎,這是他個人的第13座金馬獎,追平了香港電影人張叔平所締造的紀錄,兩人並列金馬影史至今獲獎最多的得主。

位在南港的「聲色盒子」,是杜篤之創造聲音魔法的基地,裡面有足以製作出杜比全景聲音效的錄音室和放映劇院,從環境到設備完全符合全球首屈一指的專業標準。21世紀到現在為止重要的台灣電影如《海角七號》、《艋舺》、《刺客聶隱娘》、《大佛普拉斯》等,都在這裡完成後期音效製作,而杜篤之這三個字,也早已成為華語電影中「音效」的代名詞。

杜篤之憑電影《五月雪》摘下個人第13座金馬獎。(圖片提供:金馬執委會)
杜篤之憑電影《五月雪》摘下個人第13座金馬獎。(圖片提供:金馬執委會)

「我像是交響樂團的樂手,該表現的時候表現,不需要搶走別人風采;我的目的是讓電影好看,不是讓人家覺得聲音搶眼。」人如其名的杜篤之,以一貫篤實敦厚的態度,為從事了將近50年仍樂此不疲的工作下了這樣的註腳。

從後製配音進化到同步錄音、從類比時代跨進數位時代,在音效製作和設計這條路上,杜篤之一直是走在前面的人,前行的同時他也不忘提攜後進,培養出了一群熟悉現場錄音、剪輯和混音後製的專業人才,近年在跨國合製電影的新趨勢之下,杜篤之和子弟兵們的合作觸角也從台灣擴展到國際。甫拿下金馬獎最佳音效、亞洲電影大獎最佳音響獎的《五月雪》,就是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特地遠渡台灣請杜篤之操刀的作品。

杜篤之為馬來西亞電影⟪五月雪⟫刻畫了聽覺級的五一三歷史事件。(圖片提供:匠子映畫)
杜篤之為馬來西亞電影⟪五月雪⟫刻畫了聽覺級的五一三歷史事件。(圖片提供:匠子映畫)

好的聲音 勾勒出好的故事線條

《五月雪》是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的第二部電影,從知名的「普長春班」粵劇戲班興衰,帶出馬來西亞華人最慘烈的一段種族衝突——發生在1969年的「五一三事件」。張吉安花了十年將收攏在歷史中的血淚傷痕挖掘出土,在受難者已無法為自己發聲的情況下,為他提供證言的倖存者大多數並未到過殺戮現場,而是躲在藏身處「聽」著飄盪在四周的呼救聲。

如果說「聽覺」是五一三歷史最重要的記憶感官,那該如何讓觀眾「聽見」死亡呢?在《五月雪》電影裡,杜篤之用「聲音」帶觀眾走入那個肅殺時代的氛圍之中——民眾倉皇逃逸,躲在戲棚裡的人,無法得知外界的情況,但紛沓的人聲、槍聲、尖叫聲、哭喊聲,彷彿未知的死亡正在步步逼近,短短幾分鐘內,刻畫了一個「聽覺級」的歷史事件,讓「聽見」比看見更恐怖!杜篤之透過層次分明的聲音處理,成功地將聽覺恐懼發揮極致,正是如此深厚的功力,為他一舉奪得多項電影大獎的殊榮。

「音效是為了服務電影。」杜篤之說,音效師的工作,就是要設計挑選最有戲劇感、或是最符合影片情境的聲音,因為聲音會帶領人,一段畫面中,聲音在哪裡,觀眾就會注意那裡,「故事的線條」也因此被勾勒得更清楚。所以杜篤之喜歡聽導演說自己的想法,他會判斷該在哪裡加重故事的拍子,若剪接沒辦法說出好的故事,他也會跟導演討論、判斷是否需要重新剪輯。

這些年,「聲色盒子」接待過許多像張吉安這樣來自世界各地的國際影人,從大導演到新銳導演,都在這個充滿魔力的空間見證自己的作品誕生。此外,經由文策院「國際合作投資專案計畫(TICP)」牽線,杜篤之和團隊更躍上國際舞台,在外語電影製作中大顯身手。透過這位公認的音效大師,各國影人看到了台灣後期製作的能力,杜篤之也在不同國家的電影語彙中,打開了更多可能。

杜篤之、聲色盒子團隊與智利籍導演Felipe GÁLVEZ合影留念。(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杜篤之、聲色盒子團隊與智利籍導演Felipe GÁLVEZ合影留念。(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高科技接軌國際 台灣後製實力勢不可擋

2023年於金馬影展放映的《血色之路The Settlers》,即是由文策院促成、杜篤之團隊與智利導演菲利培加貝茲(Felipe GÁLVEZ)共同合作的成果。這部闡述20世紀初智利火地島原住民遭受西方征服者壓迫的真實歷史故事,由於拍攝時收音的條件欠佳,故必須在後期重新鋪上環境聲音和動作效果音,除了音效做得真實,有時還隨著圖騰祖靈的劇情進入魔幻寫實,整部片的後製精緻又巧妙。

拜數位科技進步之賜,「聲色盒子」所使用的Source Connect的技術,即使相隔兩地,只要透過杜比認證錄音室,彼此便能以優異的聲音品質同步混音,提供兩地的導演、演員或音效師即時連線,讓聲音製作得以突破地理侷限,開啟國際製作的可能性,完成許多跨國作品。算起來,從2023年到現在,在「聲色盒子」完成的電影,已經有五部分別入選歐洲坎城、威尼斯和柏林三大影展。這是世界上很多規模更大的錄音室也無法企及的成績,其中有杜篤之的咫尺匠心,還有來自1980年代台灣新電影浪潮的涓滴匯聚。

杜篤之認為楊德昌與侯孝賢是影響其最深的兩個人。由左而右依序為:楊德昌、杜篤之、陳博文。(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杜篤之認為楊德昌與侯孝賢是影響其最深的兩個人。由左而右依序為:楊德昌、杜篤之、陳博文。(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楊德昌是影響杜篤之至深的人之一,楊德昌對電影界的付出,不只是作品,更曾在入圍柏林影展後自掏腰包,讓工作人員一同踏上紅毯參展,親身感受從事電影工作的光榮時刻。杜篤之的想法也是如此相似,他認為走過殿堂級紅毯是一種榮耀,會惦記在電影人心中久久,因此,當聲色盒子的作品,陸續獲國際級影展獎項提名時,他便讓同仁們親身到國外接受一線影展的洗禮,不只是打開眼界,更是創造自我要求的使命感,他說:「榮譽感會提升台灣電影的製作環節,感受過榮耀後,每當製作時,要放手還是要拼搏,心底就會有選擇。」

⟪香巴拉⟫入圍2024年柏林影展,杜篤之團隊親臨現場共享榮耀。(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香巴拉》入圍2024年柏林影展,杜篤之團隊親臨現場共享榮耀。(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專業成熟的音效環境 全面建構台灣的聲音

除了國際合作,近年製作的《老狐狸》和《天橋上的魔術師》,不約而同重建80年代台灣的聲音,如消逝的平交道警示聲、柴油火車運轉聲、街頭攤販聲,試圖將老臺北的記憶和情感重新呈現給觀眾。其實,不止這兩部電影如此,幾乎只要劃時代的電影,都是一場聲音的搜集與重建,杜篤之一直致力搜集和整理各種音效資料,直接為台灣聲音的歷史,留下重要的紀錄。

台灣電影早期背景聲很少,只能做出生硬不真實的音效,很長一段時間,杜篤之只要出門就隨時隨地準備錄音,目的是要建立自己的聲音樣本資料,由他開始,為每部電影到處收音產生素材,讓台灣電影場景更立體生動。

隨著半世紀的電影製作,杜篤之逐漸建構了一個龐大的聲音資料庫,不僅包括臺灣本地的聲音,也透過各種國際合作,陸續搜集不同地區的聲音,他將這些聲音進行數位化處理,以便檢索和使用,逐漸為台灣電影界形塑珍貴的聲音記憶資產。

聲色盒子設有Dolby全景聲認證的電影終混棚,打造國際一流水準的後期製作環境。(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聲色盒子設有Dolby全景聲認證的電影終混棚,打造國際一流水準的後期製作環境。(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不僅如此,杜篤之更心念著提升整體後製環境,時時翻新聲效新科技,從錄音、配音到混音,聲色盒子擁有國內最完善的音效設備,近年更打造七米寬四米高螢幕且合乎杜比認證的模擬電影院,作為最終混音的場所,雖然成本高昂,杜篤之卻希望海內外電影夥伴在台灣能享有最好的後期製作環境。

「為華語電影,提供一個專業技術與成熟製作經驗的高品質杜比混音製作場所」是一直以來的心願,杜篤之全面性地佈局提升台灣音像製作條件,也積極將聲音設備捐贈給博物館和文化機構,為聲音建構與傳承貢獻心力。

從心感受 聽覺感官即是無限

對有志投身聲音設計的新一代創作者,杜篤之稱音效是敏感度的訓練,必須從生活記憶開始擴大聽覺的練習,他說:「想把聽覺感官打開,必須先把視覺關掉,閉上眼睛,你的聽覺就是無限,會有另一個世界。 」

動人的聲音設計,或許從頭到尾都來自「心」的感受與熱愛,這也是音效製作的不二心法。杜篤之最看重的特質,即是對電影由衷的細膩觀察,唯有熱愛影像、能敏銳察覺電影情感的人,方能做出動人作品,因為技術的東西可以教,但情感面的關懷,是根本從心散發出來的,這是音效設計的道路能走多遠的關鍵。 

杜篤之看重旗下音效師對電影的情感觀察。(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杜篤之看重旗下音效師對電影的情感觀察。(圖片提供:聲色盒子)

從國際名導到年輕新血,從設備技術到世界交流,我們這趟訪問看見杜篤之對台灣電影環境的付出不遺餘力,訪問的最後,好奇地問了杜篤之一個後設且充滿想像性的問題:「如果要幫『杜篤之』這部電影配上聲音,您想怎麼設計呢?」

杜篤之沉吟了一會兒,竟然聯想到美麗的天空,幻化著一片斑斕彩霞,他玩味地反問道:「如果彩霞有聲音,你覺得那是什麼聲音呢⋯⋯?」

循著他的問題,彷彿能看見一整片溫柔的夕陽天光,映出樹梢的喃喃低語、飛鳥的振翅飛鳴、夕浪的滔滔拍岸。和煦的光芒是萬物的知音,就像杜篤之半世紀以來,不輟地映耀電影圈,讓每個存在發出各自美妙的聲音,亦使之生機勃勃。如果瑰麗彩霞有聲,我相信那是杜篤之大師親炙台灣電影圈的溫暖之聲。

 

撰文|詹凱琦
提供|臺北文創

本文由臺北文創名家觀點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RECOMMEND

林宥嘉第六張新專輯《王》:將生命切片化成歌曲,走進以「愛是王」為主題的音樂世界

林宥嘉第六張新專輯《王》:將生命切片化成歌曲,走進以「愛是王」為主題的音樂世界

自2016年發行的《今日營業中》後,睽違8年,林宥嘉推出的第六張專輯《王》,已於3月19日正式上線。而在新專輯發行前一週,林宥嘉舉辦了首次聽歌會,與大家分享這張新專的幕後故事,引領人們進入這張以「愛是王」為主題的音樂世界。

去年12月的idol演唱會,林宥嘉便透露新專輯緊扣一個主題,而當他在聽歌會緩緩解釋這個乍看有點不明所以的專輯名稱後,也讓人回想起,那時演唱會,我們搖旗吶喊的應援旗上寫著:only love can overflow black holes(唯有愛能滿溢出黑洞)。

《王》這個名稱聽起來有點囂張,但它不是指『我是王』,而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件事情,可能就會成為這個人的『王』。這張專輯發行後有個宣傳文案——什麼是你生命中的王?是迷惘、恐懼、完美、或是恨?別讓這些成為你生命中的王,愛是王。

但,為什麼是「愛」?愛是個大哉問,無法一言以蔽之,又要如何在一張專輯中訴說完?不過,熟悉林宥嘉的歌迷或許會了解,這些年他經歷了結婚生子、身心生病、家人罹癌,這張包含10首歌曲與6首過場的新專輯,彷彿呈現了他的生命切片。不只有甜蜜浪漫的〈少女〉、描寫結婚的〈代客求婚〉,也有比較爆裂的〈懲罰〉、談論死亡的〈白〉、歌詞相當白話〈一家人相親相愛〉,以及最後與原諒、寬恕有關的〈To Forgive 宥〉;這些不全是溫暖、擁有不一樣氛圍的音樂,也正體現了愛的不同面向。

而再度由聶永真操刀的專輯封面,也蘊含了「愛是王」這個主題。一匹白馬出現在四下無人的加油站,並不是代表馬是王,而是因為看不見、但存在的愛,化成了君王騎在馬背上,而它可能要透過許多方式讓你知道這就是愛。值得一提的是,這次實體專輯將以Music Art Book為概念來設計,目前開放預購至4月22日,屆時市面上不會販售。

若想更加了解這16首音樂作品的創作故事,非常推薦觀賞已上傳至官方YouTube頻道的聽歌會內容,林宥嘉侃侃而談的分享,讓人能感受到他對這張專輯的喜愛,與這些年來他觀念的轉變。比如去年演唱會,林宥嘉不時提到的「當我們在A或B做不出選擇時,就選擇對別人有好處的決定」這個想法也對應到新專的製作。

當林宥嘉推出〈我不是神 , 我只是平凡卻直拗愛著你的人〉這首單曲,有歌迷問他這張專輯還會有以往的那種抒情歌嗎?他很意外這首歌在某些人的耳朵裡不是抒情歌;也有一天林宥嘉在想,如果他是華研投資了這麼多錢,應該會希望這張專輯至少有一首會中的歌吧,而「選擇對別人有好處的決定」,是他在做這張專輯時,判斷事情要如何做的一個點,以及如果這張專輯在講「愛」,那他需要一個流行通俗的載體去傳遞這個訊息。因而誕生的〈誰不想〉,便是一首療癒在愛情關係裡面低潮或是破碎的人的歌。

林宥嘉也提到,以往做完專輯時會精疲力盡,但在製作這張對他而言很出色、有突破的專輯時,並不是追著完美在跑,「這張專輯讓我非常引以為傲的一點是,在這樣一個精益求精的團隊裡面,沒有那種很嚴肅、要burn out的氣氛;不是追求好的狀態,就要把自己燃燒殆盡。」

而這張多了愛、溫暖、幸福氛圍的《王》,對於許多從〈說謊〉、〈想自由〉、〈浪費〉等備胎系情歌認識林宥嘉的人來說,或許不是那麼符合想像,但身為林宥嘉長久以來的歌迷,完全能感受到這張新專輯非常「林宥嘉」,同時感謝他將生命經歷化成歌曲與我們分享;從一開始的恨裡受罪到最後的寬恕,無非是因為「愛」,而這應該也是林宥嘉這些年來最大的體悟。

如同他在社群平台提到的,「希望每一個歌迷,都能夠好好地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從第一秒聽到最後一秒。」當你在靜下來的時刻,將這張專輯從頭聆聽到尾,也便能理解這張專輯為什麼關乎於愛。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