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百年教堂的華麗轉身!從布滿書香到成為市民的公共文化場所

捷克百年教堂的華麗轉身!從佈滿書香到成為市民的公共文化場所

宗教建築在過去是人們信仰的聚集場所,也是城鎮重要的文化交流空間,隨著時代變遷、人口移動,不少宗教建築漸漸閒置、廢棄,也讓人們開始思考這些古老建築的去留。為了使這些曾具歷史文化意義的空間再次具有使用的可能,各地也出現了閒置宗教空間活用的提案。在捷克奥洛穆茨(Olomouc)的紅磚教堂,便透過翻修和活化利用,再次與城市產生連結。

在捷克奥洛穆茨(Olomouc)的紅磚教堂,便透過翻修和活化利用,再次與城市產生連結。(圖片來源:Atelier-r)
在捷克奥洛穆茨(Olomouc)的紅磚教堂,便透過翻修和活化利用,再次與城市產生連結。(圖片來源:Atelier-r)

這座紅磚教堂建於1902年,被稱為紅教堂,屬於德國福音派。整體採十字型布局、具有德國磚砌特色,是典型的新哥德式建築。1947年,鄰近大學的奥洛穆茨研究圖書館(Olomouc Research Library)因為書庫空間不夠,在等待建造新空間未果後,於1959年決定使用紅教堂作為書庫的空間。然而超過60幾年來,紅教堂並未對外開放,人們無法欣賞這座百年宗教建築的美麗樣貌,於是紅教堂的擁有者決定建造一座新的空間作為書庫,並將教堂用來舉辦文化活動例如小型音樂會、公共閱覽室、講座或藝術展覽等,同時作為奥洛穆茨地區的資訊中心,讓大眾都能走進這裡,欣賞這座城市裡的百年建築。

奥洛穆茨建築工作室Atelier-r不僅翻修紅教堂、建造新空間,還在設計中融入現代文化與社會活動等相關功能。(圖片來源:Atelier-r)
奥洛穆茨建築工作室Atelier-r不僅翻修紅教堂、建造新空間,還在設計中融入現代文化與社會活動等相關功能。(圖片來源:Atelier-r)

負責這項設計的是奥洛穆茨建築工作室Atelier-r,他們不僅要翻修紅教堂、建造新空間,還要設法在設計中融入現代文化與社會活動等相關功能。首先他們先針對教堂老舊且不堪使用的部分進行修繕。不只要加固地基,在潮濕和鹽化的磚石上塗上灰泥,同時還要清理和填補立面間的縫隙。為了讓地面更為平坦,建築師重新鋪設地板。而在翻修過程中,最耗費時間的是屋頂,因為屋頂桁架受雨水嚴重破壞,隨時有倒塌的危險,所以建築師決定保留部分元素且進行改建,最後新屋頂以銅材質且如同原屋頂的形狀製成,巧妙與舊有結構結合在一起。

懸吊的方形彩色吊燈為此處注入了現代氣息。(圖片來源:Atelier-r)
懸吊的方形彩色吊燈為此處注入了現代氣息。(圖片來源:Atelier-r)

另外,教堂機能並不適合作為現代文化空間,加上為了避免對百年建築進行太大改變,所以建築師決定在教堂和圖書館建築間打造新的量體,牆面和屋頂由啞光黑色鋁材質建成,並裝上大面玻璃落地窗與紅磚建築形成新舊呼應。整體沿著街道的線條而建,作為公共空間的入口,成為連結新舊空間的場域。

紅磚教堂室內一景(圖片來源:Atelier-r)
紅磚教堂室內一景(圖片來源:Atelier-r)

室內設計部分,Atelier-r與設計工作室Denisa Strmiskova Studio合作,將教堂內部盡可能地修復到原本狀態。原先祭壇的位置放置了雕塑家Jan Dostál的屏風,燈光設計也調整為較現代的風格。新增的量體空間主要作為接待處和咖啡廳使用,牆面以淡粉色混凝土製成,懸吊的方形彩色吊燈為此處注入了現代氣息。而一旁巨大的書牆則在壁面加裝了照明,到了夜晚書牆會隱隱透出燈光,讓書籍成為牆面上的主角。紅教堂在歷經時代更迭和不同的空間用途,最終以加入現代設計的姿態迎來眾人,也讓這座城市的人們能有更多機會貼近古老建築和參與城市文化活動。

一旁巨大的書牆則在壁面加裝了照明,到了夜晚書牆會隱隱透出燈光,讓書籍成為牆面上的主角。(圖片來源:Atelier-r)
一旁巨大的書牆則在壁面加裝了照明,到了夜晚書牆會隱隱透出燈光,讓書籍成為牆面上的主角。(圖片來源:Atelier-r)

資料來源|Atelier-r建築工作室

延伸閱讀

RECOMMEND

為泰國傳統漁村注入新生命力!結合牡蠣養殖架的海上餐桌,如何重塑在地認同?

從海洋到餐桌:泰國漁村的「建築」設計如何重塑在地認同

位在泰國的安西拉漁村,在海洋污染與人口外移的雙重壓力下,漁村的養殖漁業逐漸走向沒落。然而,善於挖掘泰國在地設計脈絡的建築事務所 CHAT Architects 和村民們,共創海上餐桌——牡蠣養殖竹鷹架廊亭 (Angsila Oyster Scaffolding Pavilion) ,重新為這個傳統漁村注入新的生命力。打造從海洋到餐桌的生態旅行、帶動在地觀光收入之外,也建立了下一代村民的在地文化認同,甚至獲得 2023 年金點設計獎年度最佳設計,讓安西村與海洋環境議題站上世界的舞台。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距離曼谷一個半小時車程的春武里府安西拉漁村,村民普遍以漁撈、養魚漁業為生。然而,面對全球暖化,以及村落附近工廠與家用廢水直接排入河道、匯聚到安西拉海灣的海洋生態污染問題,使得漁獲量減少,漁民賴以為生的收入也逐年下降。同時,傳統漁村也面臨青壯年人口外移,因為他們看不見漁業與自己在家鄉的未來,而選擇離開。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這些都是 CHAT Architects 主持建築師 Chat Chuenrudeemol 在漁村裡聽見居民的擔憂。從一開始,Chat 接到春武里府地產開發商的邀請,到當地做國土計畫的前期研究,在 2018 年他便搬去安西拉村駐地研究。即使最後計畫並未實際推行,但他和村長的家人、村民一起生活、用餐,認識漁民、養殖戶,學習在海上討生活、體驗他們的生活型態,更了解開發商業主與村民的家鄉「安西拉」。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他發現,漁村除了面臨到環境生態、人口外移的問題之外,還有產業議題。漁民一早捕撈的漁獲,經由中盤商賣到市區消費者手中,卻因為中盤商的儲藏不當、海產變質,當消費者吃到口中的劣質海鮮後,反過頭來怪罪漁民欺騙。Chat 想著「有沒有機會改變漁業的供應鏈制度?如何讓消費者買到新鮮的海產?甚至是有機會讓他們最新鮮的牡蠣?」。

看著安西拉外海上像牙籤一般的牡蠣養殖架,Chat 想到可以在地取材,運用漁民平時搭建蚵架的技藝,在海上打造餐桌,邀請消費者直接來享用最新鮮的海產。安西拉牡蠣棚架有兩層的設計,下層牡蠣養殖棚、垂掛著蚵串,上層則是開放廚房與餐桌,遊客搭著小船離岸、來到這裡享用最新鮮的產地直送牡蠣,又或是作為當地漁民的釣魚平台或是休憩平台。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Chat 表示,「安西拉牡蠣廊亭的搭建,不是來自建築師精妙的設計,而是採用村民既有的在地智慧」。以當地居民為首,建築師作為溝通與潤滑的角色,並讓朱拉隆功大學設計與建築國際學程學生一起協助,從鄰近地區訂來的竹子,以人力踩跳的方式將竹子插入海床裡,無需使用電鑽等現代器材。而竹子之間的結構連接,則用附近汽車製造廠淘汰的座椅安全帶,既防水防鹽、又堅韌。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在竹子搭成的平台,還會看見用於綑綁與固定蚵串的紅線。最後,用電商平台及可買到的農業資材塑膠布,搭成遮陽的簡易屋頂,並選用與墨綠色海洋形成對比的紅色,讓遠觀的人一看就能產生鮮明的印象。而遮陽棚隨著微風的陣陣吹拂,與海面的波光粼粼相應,夕陽落下時,漁民和遊客一起坐在棚架上看著落日餘暉,享受當前美景。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在這個海洋餐桌裡,有開放廚房、但沒有儲藏食材的冰箱,而是漁民直接到海裡去補撈最新鮮的牡蠣。當漁民親自講解捕魚與養殖經歷時,遊客能更了解牡蠣與漁業產業的現狀,也因為要吃下肚的牡蠣正是孕育自眼前這片海洋,讓人們享受美食的同時,更加意識到海洋環境保護的重要性。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在去年金點設計獎頒獎典禮上,Chat 的頒獎致謝辭裡說到,「安西拉牡蠣養殖竹鷹架廊亭,代表建築不一定只是『建築』——其實也可以是崇尚生態和漁業生活的生活基礎設施,並且這項作品獲得台灣金點獎的同時,讓全世界看見更多的重要在地議題」。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產地直送的海洋餐桌的生態旅遊體驗,Chat 將在地漁業、工藝與生活文化,以及大環境的海洋與產業議題結合,將消費者轉換成在第一線的參與者,並且讓漁民成為敘事的主體,甚至重新讓村民對於自己的漁村產生認同。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過去安西拉的村長常常覺得漁業會在這一代結束,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來從事漁業,然而在安西拉牡蠣廊亭計畫後,村長女兒也成為行動者,去思考要怎麼讓自己的家鄉、漁業產業鏈變得更好,未來他們還計畫紀錄安西拉漁村的在地食譜,並且開發相關應用程式解決漁貨產銷的問題。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撰文|王賢慈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如星芒擴散的「2024蛇形藝廊展亭」!韓國建築師Minsuk Cho設計群島意象、韓式庭院融合的靈活空間

「2024蛇形藝廊展亭」開放!韓國建築師Minsuk Cho打造結合群島意象、韓式傳統庭院的靈活空間

千禧年起,倫敦「蛇形藝廊展亭」(Serpentine Pavilion)即是國際實驗建築的重要舞台,每年邀請不同建築師設計戶外展亭,試驗建築的藝術性,也從中傳遞對社會與環境的思考;知名建築師如Zaha Hadid、SANAA、Bjarke Ingels、伊東豐雄等都曾獻藝。

2024年夏天,由韓國建築師Minsuk Cho조민석)率領首爾建築事務所Mass Studies,為蛇形藝廊設計的第23座戶外展亭開張,這也是團隊在英國的首件建築作品。這座以「Archipelagic void(群島留白)」為題的星形建築,揉合了韓國傳統房屋對負空間的應用,以5座具備不同功能、象徵「島嶼」的量體,探索建築結構之間「連結」與「分離」的相互作用。

「2024蛇形藝廊展亭」開放!韓國建築師Minsuk Cho打造結合群島意象、韓式傳統庭院的靈活空間
(圖片來源:Serpentine/攝影:Iwan Baan)

如星芒擴散的建築,靈感源自韓式傳統庭院

俯瞰「Archipelagic void」,可以看見周邊結構如星芒般,圍繞著中央的露天圓形空間排列,形成一半開放式場域,與周圍場館與綠地融合。

中央的留白,靈感來自韓國古老住宅中以沙礫鋪就的「마당」(madang,庭院),傳統上常被用來存放瓦罐、醬缸、木柴等,人們也會在此燒柴煮飯,或進行各種個人日常活動與集體儀式,是充滿生活感及實用性的空間。Minsuk Cho挪用「마당」至此,為展亭發展豐富的空間敘事。

「2024蛇形藝廊展亭」開放!韓國建築師Minsuk Cho打造結合群島意象、韓式傳統庭院的靈活空間
(圖片來源:Serpentine/攝影:Iwan Baan)

既分離、又相互連結的「群島」

從中央露天空間延伸出的5座模組化結構,各以不同的尺寸、高度、形式呈現,主要選用來自鄰近大倫敦的薩里郡(Surrey)的天然木材建造,下方以混凝土底座支撐。它們就像組成群島的「島嶼」般,物理上分離、定義上卻被納於同一歸屬,彼此之間的留白就像隔開島的海域;結構各自獨立,但也能相接為組合。

「2024蛇形藝廊展亭」開放!韓國建築師Minsuk Cho打造結合群島意象、韓式傳統庭院的靈活空間
(圖片來源:Serpentine/攝影:Iwan Baan)

建築、藝術、文學綻放,具備多重功能的靈活空間

Minsuk Cho將各個結構形容為不同的「內容機器」,各自具備不同功能、提供不一樣的服務,共構一個靈活的活動空間。其中作為主入口的「畫廊(The Gallery)」,展出韓國作曲家張英奎(장영규)創作的六聲道聲音裝置,他採集了肯辛頓花園中自然與人類活動的聲響,結合韓國傳統音樂,用聲音紀錄蛇形藝廊環境的變化。

「2024蛇形藝廊展亭」開放!韓國建築師Minsuk Cho打造結合群島意象、韓式傳統庭院的靈活空間
(圖片來源:Serpentine/攝影:Iwan Baan)

「未讀圖書館(The Library of Unread Books)」延伸自藝術家Heman Chong之作,這裡集結人們捐蹭的書籍,形成觸角多元的知識庫;展期間也歡迎訪客留下自己未曾讀過的書,豐富館內藏書,也讓文學與知識進入分享的循環。

「2024蛇形藝廊展亭」開放!韓國建築師Minsuk Cho打造結合群島意象、韓式傳統庭院的靈活空間
(圖片來源:Serpentine/攝影:Iwan Baan)

位於展亭東邊的「茶館(The Tea House)」,則向場域的歷史致敬——由英國建築師James Grey West設計的蛇形藝廊南側建築,歷史可回溯至1934年,最初是座茶館,直到1960年初才歇業,並在1970年重生為藝廊重新開放。

Minsuk Cho也規劃了戶外遊樂空間「遊樂塔(The Play Tower)」,其以類似金字塔的結構搭配亮橘色網繩亮相,邀請人們隨意躺臥、攀爬與互動,盡情遊戲其中。

「2024蛇形藝廊展亭」開放!韓國建築師Minsuk Cho打造結合群島意象、韓式傳統庭院的靈活空間
(圖片來源:Serpentine/攝影:Iwan Baan)

位在展亭西邊的「禮堂(The Auditorium),則是5座「島嶼」中最大的量體,裡頭設置長凳邀大眾入座,參與講座或欣賞音樂、詩歌、舞蹈等演出。

2024 Serpentine Pavilion 蛇形藝廊展亭

展期|2024.06.07-10.27

開放時間|請至官網查看詳細資訊

資料、圖片來源|Serpent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