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許多廢棄老建築轉型重生時,選擇以美術館形式呈現於大眾眼前,例如台灣的台北當代藝術館、嘉義市立美術館等。近期開張的挪威「Kunstsilo」也是其中一例,改建自一座1930年代功能主義的糧倉,現在不僅成為最具創新性的藝文展覽空間之一,更擁有最完整的北歐現代主義典藏。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挪威Kunstsilo美術館外觀。(圖片來源:Kunstsilo)

挪威功能主義建築代表作

時值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挪威政府在國內失業率急遽上升後宣布下台。彼時位於挪威南方的濱海城市克里斯提安桑需要一個深水碼頭來載運乘客,也和該國其他城市一樣需要一座儲放穀物的緊急糧倉。

Kunstsilo由挪威著名建築師Arne Korsmo設計,其歷年作品都是挪威功能主義的重要建築代表,以極簡主義美學呈現。這種建築風格在1920年代開始盛行,並在1930年代傳入挪威,成為當時的流行趨勢。Arne Korsmo提出以美國糧倉為範本,建造一座功能為重、外觀不起眼的鋼筋混凝土建築。Kunstsilo具有廣闊的立面、乾淨筆直的線條和幾何形狀架構,由一個個圓柱形的空間組合而成。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Kunstsilo由挪威著名建築師Arne Korsmo設計,其歷年作品都是挪威功能主義的重要建築代表,以極簡主義美學呈現。(圖片來源:Kunstsilo)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Arne Korsmo提出以美國糧倉為範本,建造一座功能為重、外觀不起眼的鋼筋混凝土建築。(圖片來源:Kunstsilo)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Kunstsilo由一個個圓柱形的空間組合而成。(圖片來源:Kunstsilo)

歷史學家表示,規模浩大的Kunstsilo僅在短短三週內便完工,大多數工人都來自克里斯提安桑本地,為當地提供不少工作機會。不過隨著產業變遷,克里斯提安桑不再需要這麼多工廠、糧倉,並開始有麵粉生產過剩的問題,Kunstsilo於是在2008年宣布關閉。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規模浩大的Kunstsilo僅在短短三週內便完工,大多數工人都來自克里斯提安桑本地。(圖片來源:Kunstsilo)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Kunstsilo於2008年宣布關閉,直到2015年才決定將改建成美術館使用。(圖片來源:Kunstsilo)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Kunstsilo內部。(圖片來源:Kunstsilo)

以美術館的身份重生

2015年,挪威著名企業家兼藏家Nicolai Tangen將他的藝術收藏——從1930年至今最大、最全面的北歐藝術私人收藏——贈予克里斯蒂安桑官方,並提議將Kunstsilo改造成一座美術館。往後幾年,政府從來自17個國家的101家建築公司選出Mestres Wåge Arquitectes和MX_SI兩個團隊,將這座近百年的糧倉內部搖身一變為展覽空間,並在館內規劃小酒館、餐廳、景觀露台等設施。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挪威政府選出Mestres Wåge Arquitectes和MX_SI兩個團隊,將這座近百年的糧倉內部搖身一變為展覽空間。(圖片來源:Kunstsilo)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改造過後的館內設有小酒館、餐廳、景觀露台等設施。(圖片來源:Kunstsilo)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團隊在尊重原有建築的同時,為內部空間增添豐富的想像力,達到優雅的平衡。(圖片來源:Kunstsilo)

兩團隊在尊重原有建築的同時,為內部空間增添豐富的想像力,達到優雅的平衡。整個美術館圍繞著大廳設計,眾多柱狀空間中,有些設以天窗、有些裝上不透明玻璃、有些則保留就有的鋼筋混凝土;頂樓可靈活用於各式活動,不僅能欣賞城市景色,還能藉由部分的透明地板俯瞰大廳。

開幕首展「Passions of the North」

隨著Kunstsilo美術館開幕,首檔展覽「Passions of the North」也旋即揭曉,展出挪威藏家Nicolai Tangen的700多件收藏。三十多年來,Nicolai Tangen建立了北歐現代主義中最重要、也最龐大的典藏,包括繪畫、雕塑、紡織品、陶瓷、攝影、手工藝品和觀念藝術作品等。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Kunstsilo首檔展覽「Passions of the North」。(圖片來源:Kunstsilo)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Passions of the North」展出挪威藏家Nicolai Tangen捐贈給館方的700多件收藏。(圖片來源:Kunstsilo)

展覽橫跨Kunstsilo美術館的三個樓層,帶領觀眾踏上一場20世紀北歐之旅,深入全球潮流之於北歐藝術家的影響。當國際化的現代都市生活與北歐奠基於農牧漁業的傳統家庭生活產生矛盾,藝術家們透過不同形式的創作,企圖尋找一種有別於兩者、全新的生活模式。「Passions of the North」自2024年5月11日起登場。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展覽橫跨三個樓層,帶領觀眾踏上一場20世紀北歐之旅(圖片來源:Kunstsilo)
挪威廢棄糧倉化身藝術寶庫!1930年代功能主義建築重啟為美術館,集最完整北歐現代主義收藏
展覽呈現藝術家們透過不同形式的創作,企圖尋找一種全新的生活模式。(圖片來源:Kunstsilo)

資料來源|Kunstsilo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地鐵作為「城市藝廊」,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

說大巴黎快線是一座「城市藝廊」,一點也不為過。每個車站都找來不同建築師設計,還攜手Sophie Calle、JR等藝術家為各站量身創作,為巴黎近郊帶來獨一無二的在地風景。

為了疏通城市裡擁擠不堪的交通狀況,繞過巴黎市區行駛、連接郊區與郊區的「大巴黎快線」因應而生。這個全新的地鐵網絡共有6條線:其中2條為延伸既有路線(巴黎地鐵11號線、巴黎地鐵14號線號線)、另外4條則是新增的(巴黎地鐵15號線、巴黎地鐵16號線、巴黎地鐵17號線、巴黎地鐵18號線)。最近,隨著2024巴黎奧運開幕的將至,大巴黎快線14號線也正式開通啟用,其中「Saint-Denis Pleyel」站位於奧運三大場館交叉路口,預計將於賽事期間迎來大量人流。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大巴黎快線」共有6條線,連接巴黎周邊的近郊。(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01 車站建築融入各地特色

大巴黎快線上的每個車站都邀請到不同建築師分別設計,各自富有特色外,也更好地融入周遭社區環境。車站間的共通點是採用可持續的生態設計元素,包括耐磨地板、自然光、節能材料等。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大巴黎快線上的每個車站都邀請到不同建築師設計。(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02 藝術家量身創作作品

除了獨一無二的車站設計,大巴黎快線還集結了超過70件當代藝術作品,由各站建築師與藝術家討論、共創,形式涵蓋雕塑、壁畫、新媒體等,成為一系列具有紀念意義,且與建築形成對話的永久收藏。參與此計畫的藝術家包含國際知名的Sophie Calle、JR、Daniel Buren、Tatiana Trouvé等,還有新銳藝術家Noémie Goudal、Duy Anh Nhan Duc等人。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各站建築師也分別與藝術家共創獨一無二的公共藝術作品。(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03 月台壁畫也獨一無二

大巴黎快線的藝術計畫可不止於此。《描繪大巴黎》是一系列展示於月台上的壁畫作品,有些更延伸至車廂內部,邀請到30位藝術家如Enki Bilal、Rutu Modan、Roxane Lumeret、Philippine Joyeux等人共同參與,透過插畫、漫畫、動畫等媒介,將地下運輸與地面城市生活連結。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描繪大巴黎》是一系列展示於月台上的壁畫作品。(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更多巴黎地鐵美學 >>> 從巴黎地鐵站一窺現代藝術史!盤點9大特色車站,整個城市就是一座博物館

奧運前夕通車的14號線

在奧運開幕一個月前通車的14號線是一條南北向的地鐵,從南方的巴黎奧利機場(Aéroport de Paris - Orly)一路延伸到北邊奧運選手村、比賽場館所在的聖但尼(Saint-Denis)地區,沿途共有8站。以下我們精選了5個車站,一探其中的設計亮點:

▸ Saint-Denis Pleyel

Saint-Denis Pleyel站位於三大奧運場館——選手村、水上運動中心和法蘭西體育場交會的十字路口,邀請到日本建築師隈研吾設計,強調木材和玻璃的運用,讓自然光穿透每個樓層;法國藝術家Prune Nourry的作品​​《維納斯》則預計於2026年登場,將懸掛在車站中庭,以108個維納斯型態的雕塑,呼應該地區的多元性。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Saint-Denis Pleyel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Saint-Denis Pleyel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Saint-Denis Pleyel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 Maison Blanche

這是大巴黎快線網絡中唯一一個在巴黎市內的車站,由美國藝術家Ned Kahn與建築師Nicolas Tricard合作,在車站入口上方設計了一個可隨風移動的裝置,如面紗一般飄揚,又如河流般波光粼粼地反射陽光。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Maison Blanche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Maison Blanche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Maison Blanche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 Hôpital Bicêtre

藝術家Eva Jospin與建築師Jean-Paul Viguier攜手,在Hôpital Bicêtre站的外牆上創作了巨大的浮雕作品。雕塑的靈感來自義大利導演費里尼的作品《羅馬風情畫》,藝術家引用電影中「在建設地鐵過程挖掘到古代遺跡」的概念,以一層層的混凝土疊加而成,期望喚起大眾關注大巴黎快線工程中的考古發現。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Hôpital Bicêtre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Hôpital Bicêtre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 Thiais-Orly

Thiais-Orly站有著幾何交織的拱頂天花板,從中心向四個方向延展開來。為了回應這個空間感的建築,藝術家Lyes Hammadoche與建築團隊Valode & Pistre合作,在大廳創作了四座雕塑,如同衛星一樣旋轉著,取代一般車站配備的傳統時鐘,運用巧思為來往車站的乘客報時。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Thiais-Orly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Thiais-Orly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 Aéroport d’Orly

奧利機場所在的Aéroport d’Orly站,由葡萄牙藝術家Vhils與建築師François Tamisier共同打造。牆上名為「Strates Urbaines」的作品,使用了11,000多塊葡萄牙傳統阿茲勒赫(Azulejo)瓷磚,拼貼出數個臉孔與大巴黎的地標建築,圖案彼此重疊、融合,象徵著城市與其居民之間相互塑造的過程。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Aéroport d’Orly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地鐵作為「城市藝廊」:一探「大巴黎快線」5個特色車站,每站都由不同建築師和藝術家聯手打造
Aéroport d’Orly站。(圖片來源:Grand Paris Express)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大英博物館「圓頂閱覽室」重新開放!壯觀天藍色穹頂、靈感源自萬神殿的19世紀建築傑作

大英博物館「圓頂閱覽室」重新開放!壯觀天藍色穹頂、靈感源自萬神殿的19世紀建築

即使不是愛書人,這座擁有超過150年歷史的閱覽室也值得一看!天空藍色的巨大穹頂、雕著金色紋飾的窗框、總長40公里的書架⋯⋯,這裡是倫敦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的「圓頂閱覽室」(Reading Room),馬克思、列寧、王爾德、康拉德等人都曾造訪。

大英博物館「圓頂閱覽室」重新開放!壯觀天藍色穹頂、靈感源自萬神殿的19世紀建築傑作
大英博物館大中庭。(圖片來源:British Museum)

自2013年關閉以來,只有學術界與文學界的工作者才能申請進入「圓頂閱覽室」,不過今(2024)年館方將首度開放「圓頂閱覽室」讓大眾參觀,自7月23日起舉辦常態性導覽解說活動,上網預約便能免費參加。

19世紀中期的「鐵圖書館」

這座圓頂閱覽室於1854年開始動工,由英國建築師Sydney Smirke設計,靈感源自羅馬萬神殿的壯觀圓頂。閱覽室內部直徑為42.6公尺,採用鑄鐵、混凝土、玻璃建造,並安裝時下最新的暖氣系統,可說是19世紀中期的建築傑作。

大英博物館「圓頂閱覽室」重新開放!壯觀天藍色穹頂、靈感源自萬神殿的19世紀建築傑作
圓頂閱覽室於1854年開始動工。(圖片來源:British Museum)

當時,圓頂閱覽室又被稱為「鐵圖書館」(Iron Library),所有書架皆為鐵製,不僅能承受書籍的重量,也能夠隔絕火源;在那個還沒有電燈照明的時代,這些書架、層板還被穿了大大小小的洞,讓自然光線透進室內。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許多書架在空襲中遭到嚴重毀壞,1997年時,館方決定將閱覽室內的書籍全數搬移至不遠處的一座新圖書館,並將鐵架全數拆除。

大英博物館「圓頂閱覽室」重新開放!壯觀天藍色穹頂、靈感源自萬神殿的19世紀建築傑作
鐵製書架不僅能承受書籍的重量,還能隔絕火源。(圖片來源:British Museum)
大英博物館「圓頂閱覽室」重新開放!壯觀天藍色穹頂、靈感源自萬神殿的19世紀建築傑作
早期的圓頂閱覽室。(圖片來源:British Museum)

歷經Norman Foster「大中庭計畫」

1997年至2000年間,大英博物館展開「大中庭」空間改造計畫,圓頂閱覽室也隨之進行了大規模的修復。「大中庭計畫」由Foster + Partners建築事務所創辦人Norman Foster設計,主要目標是打開過去被隱藏的空間,讓大英博物館成為一個更加開放的場域,並將服務台、書店和咖啡館等空間串連起來,成為歐洲最大的公共穹頂廣場。

大英博物館「圓頂閱覽室」重新開放!壯觀天藍色穹頂、靈感源自萬神殿的19世紀建築傑作
1997年至2000年間,大英博物館展開「大中庭」空間改造計畫,圓頂閱覽室也隨之進行大規模的修復。(圖片來源:British Museum)

修復後的圓頂閱覽室以藍色和金色為主調,搭配柔和的奶油色點綴,還原建築最初始的樣貌,老舊失修的部分也被重新建造,完工後作為大英博物館的檔案庫使用,收藏相關歷史文檔,並於2000年首次對所有參觀者開放。不過在舉辦過幾檔特展後,圓頂閱覽室又於2013年關閉,淡出大眾眼前。

大英博物館「圓頂閱覽室」重新開放!壯觀天藍色穹頂、靈感源自萬神殿的19世紀建築傑作
圓頂閱覽室以藍色和金色為主調。(圖片來源:British Museum)

這裡的造訪者,都是些大人物

大英博物館的圓頂閱覽室不僅擁有精彩的變遷,歷年來曾造訪此地的使用者,也個個來頭不小。過去,想入場的人都必須提出書面申請,並由首席圖書館員發放入場票,著名人士如馬克思、列寧、奧斯卡·王爾德、亞瑟·柯南·道爾、西爾維亞·潘克赫斯特、約瑟夫·康拉德等都曾在此進行研究或工作。

大英博物館「圓頂閱覽室」重新開放!壯觀天藍色穹頂、靈感源自萬神殿的19世紀建築傑作
奧斯卡·王爾德的入館簽名。(圖片來源:British Museum)

關閉11年後首度對外開放

雖然在關閉期間仍開放學者入內調閱館藏,但一般民眾完全無法一窺圓頂閱覽室的內部。去年,大英博物館終於首度試行圓頂閱覽室的導覽活動,希望在不打擾館內研究者的情況下,讓更多人欣賞這個壯觀的空間。正式導覽活動將從2024年7月23日開始,分別在每週二的上午11點及12點進行。每場導覽最多接受20人報名,並將持續20分鐘。更多資訊請見大英博物館官網

大英博物館「圓頂閱覽室」重新開放!壯觀天藍色穹頂、靈感源自萬神殿的19世紀建築傑作
2023年,大英博物館首度試行圓頂閱覽室的導覽活動。(圖片來源:British Museum)

資料來源|大英博物館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