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美術館牆壁是什麼顏色嗎?你忘了留心的美術館秘辛

美術館,原來如此!你記得美術館牆壁是什麼顏色嗎?_01

對建築師來說,設計美術館是一大難題?在軟體方面,美術館不可或缺的是收藏品,那硬體方面又是如何?曾任職於「巴黎奧塞美術館」並於2006年就任東京丸之內三菱一號館美術館第一任館長的高橋明也,他以《美術館,原來如此!》一書,深入剖析平常被大家忽略的美術館細節,這裡以高橋明也將告訴大家「美術館牆壁」的設計門道!


美術館的光線

美術館是光線明亮的玻璃帷幕現代建築,還是傳統的陰暗室內照明好?要說哪一種對藝術品來說才是最佳環境,當然是後者。這是因為藝術品最大的忌諱之一就是陽光,為了保存,希望能盡量遮光。當然溫溼度等空氣相關條件也很重要,基本上空調要保持攝氏21度上下2度以內,濕度變化則要在50RH加減3%-5以內左右,這是國際準則。對藝術欣賞來說,採光也是大家最關心的一件事。這是因為透過眼睛這個認知器官享受藝術作品時,效果是好是壞全賴光線影響之故。更麻煩的是包含波長各異的紫外線、紅外線等的光線,更是對藝術品產生傷害的元凶之一。

 

法國羅浮宮
法國羅浮宮 



但是最近使用玻璃帷幕光線充足的建築物很受歡迎。的確,站在來訪的觀眾角度來看,這種美術館有開放感,感覺很舒服。不過我自己每次去到光線明亮的美術館,都會悄悄在心裡想像:「啊,看來這位建築師掌握了主導權。」

 

最近在日本的建築業界流行拉皮和翻新,商業大樓的壽命也從50年縮短為30年。在這樣的現況當中,美術館雖還不到半永久,但對建築師來說仍是某種程度長期保存的設施,是非常想要挑戰的對象。美術館設計在創作面上也非常刺激創作力,有名建築師都想要設計美術館的理由就在這裡。

 

建築師和美術館的業主會產生摩擦是很自然的事。對美術館來說,尤其是對學藝員來說,作品的保存一直是最優先的課題,因此若從採光開始思考,會期待某種程度的封閉空間;相反地對建築師來說,採光則是空間設計的最優先事項,他們總是思考如何引進光線,在這裡就會產生極大的歧異。若沒有好好協調處理採光,美術館設計大多會以失敗收場。這一點是和其他商業建築或公共建物大不相同的地方。

 

奧塞美術館翻新成功的秘訣

採光正是建築方和美術館方的爭論焦點,不論偏向哪一方,都有可能使展示空間的品質變好或變壞。但也有成功的案例。2011年翻新後重新開幕的奧塞美術館(Musée d'Orsay )即為一例,下面我想來分析其改建工程的光線演出和換新壁紙。

 

最容易理解的例子就是雷諾瓦有名的名作《煎餅磨坊》(Le Moulin de la Gallette)。有的人已經去過翻新後的美術館,加上由於當時的影片、雜誌等等大幅報導,應該也有很多人透過媒體看過了。首先是採光問題。在翻新前,連堂堂奧塞美術館也為了整天變化的自然光而煩惱。奧塞原本是車站,並非為了做美術館而建,因此燦爛陽光會射進室內。既然不可能關上所有窗戶,今後要如何與自然光和平共處,成為翻新時的一大任務。


 

法國奧賽美術館
法國奧賽美術館 


美術館,原來如此!你記得美術館牆壁是什麼顏色嗎?_04
奧塞美術館的前身原是為了巴黎萬國博覽會所興建的火車站,1974年,法國政府決定在此成立一座美術館,經過建築師歐龍第(Gae Aulenti)的規劃,奧塞火車站才成為奧塞美術館,於1986年12月21開幕。 


在這裡欣賞《煎餅磨坊》時,若從天井進來的自然光太強,作品的色澤會因牆壁和地板的反射而變曖昧。若光線反射中,自然光較弱、間接照明的光線較強,作品表面看起來就會偏紅,這是很為難的地方。因此翻新時便痛下決心,把原本是淺沙色(sand beige)牆面的一部分塗成偏藍的深灰色─透過調整光線強弱,有時候看起來像是很濃的深藍色。極端地說,就像是白變黑般的劇烈變化,這是為了防止牆面的光線反射,只有掛在牆上的作品以接近自然光的照明照射。原因將在後面說明,但透過這樣的方式畫面看起來較明亮,並且集中、呈現立體感。作品不受太陽光線左右,不論什麼時段看效果都很穩定,雷諾瓦筆下樹木的綠和畫面上透過樹葉的日光看起來非常鮮明。


 

美術館,原來如此!你記得美術館牆壁是什麼顏色嗎?_02


負責指揮的是我的朋友科居瓦館長,他說:「原本的照明太過老舊讓人無法忍受,翻新後,學藝員和監視員都異口同聲地說,那些熟悉的名畫看起來就像是不同的作品。」事實上在二○一○年,一號館美術館團隊在開幕前做了相當於實際尺寸的模型(mock-up),呈現照明與牆壁顏色並一邊模擬展示效果,那時科居瓦館長在此,並深感興趣地參與。之後在奧塞翻新時,他接受法國報社採訪時說:「就像日本許多美術館都在做的一樣,我很注意牆壁顏色和照明的關係。」可能就是根據那時候的體驗所說。

 

的確,光是光線與背景的處理就能讓名畫產生立體感,帶來深厚的畫面效果。這是美術館方面和設計方面合作的成功案例。

 

在美術館,藝術品才是主角

各位讀者可從奧塞的例子明白,其實牆面顏色和質感是空間演出的重要關鍵。即便如此,大部分人應該都不記得美術館的牆面是什麼顏色吧?關於一號館美術館的牆壁,我也曾特地問過身邊的人,「咦,是什麼顏色啊?」、「是不是每次展覽都不同?」等,從這些回答可以發現,大家平常完全沒有留意。

 

一般人可能都以為白色或淺駝色最理想,不過三菱一號館美術館的牆壁顏色是偏紅的灰棕色(grey brown)。這是之前提到的在開館準備時,經過深思熟慮、不斷煩惱後所決定的顏色。


美術館,原來如此!你記得美術館牆壁是什麼顏色嗎?_05
三菱一號館,西元一八九四年由英國建築家康得(Josiah Conder)在東京丸之內建設的第一棟辦公室商業建築。後因都市更新計劃,三菱在一九六八年將它拆掉,在原地蓋了一棟三菱商事大樓。直至二○ ○七年二月,三菱將這座建築物起死回生,並在二○一○年四月完成。 

 

之所以選擇灰棕色而非偏明亮的白色或淺駝色,是因為比起暗色,人類眼睛對明亮顏色更有反應之故。若以淺駝色等偏亮的色調圍繞色調沉穩的作品,作品看起來會感覺更暗。相對的,十九世紀的繪畫大多色調偏暗,周圍牆面的明度、彩度若不設計得比作品更低調,繪畫的色調看起來會太暗。因此比起白色或淺駝色之類的明亮顏色,壓低色調的棕色才是一號館美術館牆面最理想的選擇。

 

美術館,原來如此!你記得美術館牆壁是什麼顏色嗎?_06
三菱一號館美術館-三樓展示空間,圖片取自官網 


雖然是自誇,本館的牆面顏色可說是日本最成功的,不論什麼作品、什麼展覽,都很合適。其實前面提到的科居瓦館長也說過:「這個牆面顏色是最佳的。」雖然是非常圈內的無聊話題,美術館的主角不用說就是藝術品,裝潢和其他的裝置不過是輔助罷了。一般人可能會歪著脖子想:「是什麼顏色啊?」,不會妨礙觀賞的牆壁顏色才是我們心目中的理想。


本文出自La Vie出版書籍《美術館,原來如此!》,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美術館,原來如此!

延伸閱讀

RECOMMEND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邁入第五屆,今(2024)年以「裸花蓮Raw Hualien」為題,在市中心的日出大道上,展出長21公尺、由3件作品組成的互動地景裝置,結合花蓮獨有的自然元素,打造一方有機、愜意的小綠洲。

今年,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回歸自由街(溝仔尾)、進駐日出大道,由草原市務所 x 走路草農/藝團共同策劃。藝術總監黃薔談起這片自己生長的土地,表示:「過去的溝仔尾是一個有趣的都市空間,建築錯落構築在水道之上,呈現了有機且自由的狀態。如今,我們想在這裡創造一處安閒的空間,在澎鬆的緩衝枕與自然的草木旁坐坐躺躺,讓現今已經流逝的太快速的時間,稍稍停駐在日出大道的小綠洲中。」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本次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由草原市務所與走路草農/藝團共同策劃。(照片提供:草原市務所,攝影:Sourwhat)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Raw Hualien」

本屆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Raw Hualien」強調材質的原始、直覺的互動、以及惜物與循環的三大概念,將花蓮都市空間,以更自然、有機的方式,創造出人與人的互動,呈現跨領域藝術節的多樣面貌。

走路草農/藝團藝術家劉星佑表示:「對我來說,花蓮如同裸玉、裸鑽一般,樸實無華,但透過切磋琢磨的交流,便能閃閃發光。希望透過這次的作品,讓花蓮能成為映射彼此生命之光亮處的所在。」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日光大道上自然愜意、蓬鬆的休憩地景,緩衝城市生活中的緊繃身心。(照片提供:草原市務所,攝影:Sourwhat)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今年,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邀請大家躺臥在日光大道上,感受城市與自然的融合。(照片提供:草原市務所,攝影:Sourwhat)

O.OO以拓印手法設計主視覺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Raw Hualien」主視覺由O.OO設計,自「窺探自然」發想,以拓印手法呈現。點狀裸植展現了山脈起伏與山間的縱橫,花蓮七星潭的浪跡、瓊涯海棠的樹幹紋理、岩石的石印,也通通被蒐集起來,拼貼成「裸花蓮」的意象,既抽象又直觀,赤裸卻細膩。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由O.OO設計的「裸花蓮Raw Hualien」主視覺。(圖片提供: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

「裸花蓮Raw Hualien」作品介紹

今年度的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由草原市務所 x 走路草農/藝團共同打造一組長21公尺、高度3公尺的大型裝置,並輔以曲線LED軟燈條,共三幅作品點亮日出大道的風景。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曲線LED軟燈條點亮了日出大道的風景。(照片提供:草原市務所,攝影:Sourwhat)

作品01《草枕》

日出大道中央鋪設的《草枕》,令人置身在原野之中。枕頭上印製9種花蓮特色野菜,包含過溝蕨、車輪茄、番杏、紫背菜、兔兒菜、馬告、木鱉果、山苦瓜與龍葵,席間穿插擺設地瓜葉、紫蘇、藜麥等8種真實植栽,營造一處供民眾休憩的自然地景,緩衝城市生活的緊繃身心。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草枕》印製9種花蓮特色野菜。(照片提供:草原市務所,攝影:Sourwhat)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席間穿插擺設地瓜葉、紫蘇、藜麥等8種真實植栽,營造一處供民眾休憩的自然地景。(照片提供:草原市務所,攝影:Sourwhat)

作品02《花花》

提到都市生活,水泥叢林中的鐵窗花或許是「最自然」的裝飾。當壓克力做成的花與真實的植物同框交織,似乎也呼應著自然與人造並存的世界。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花花》的靈感來自臺灣常見的鐵窗。(照片提供:草原市務所,攝影:Sourwhat)

作品03《藍天、白雲、紅藜》

花蓮的景色獨一無二,在一片藍天與白雲外,總會有一抹紅現蹤在大地之間。呼應當地居民的農事習慣,《藍天、白雲、紅藜》邀請觀者走入大型裝置,躺臥在《草枕》上,看見地方意象。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藍天、白雲、紅藜》呼應當地居民的農事習慣。(照片提供:草原市務所,攝影:Sourwhat)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融合特有自然元素,在市中心打造一片有機綠洲
花蓮的景色獨一無二,在一片藍天與白雲外,總會有一抹藜麥的紅,現蹤在大地之間。(照片提供:草原市務所,攝影:Sourwhat)

2024花蓮城市空間藝術節「裸花蓮」

日期|2024年6月9日至10月31日
地點|花蓮日出大道(近南京街路口)

延伸閱讀

RECOMMEND

藝術品面世的幕後功臣!看一場裝裱師策的展,在《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洞察人與藝術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台北登場!走進裝裱師策的展,看見藝術品登場的幕後功臣

藝術品在亮相登場之前,最重要的環節或許非「裝裱」莫屬。一件成功的裝裱作品,是材質、是手藝,更是裝裱師對於藝術家的獨特洞察。

由裱框店「青雨山房」所策劃的《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展覽,攜手台北畫廊「異雲書屋」合作舉辦,從裱褙店的視角挑選展品、規劃空間,共展出70位國內外藝術家的逾200件作品,即日起在內湖Art Space藝術空間盛大展出,期望能讓更多觀眾感受「裱褙店」這個特殊空間的趣味與魅力。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台北登場!走進裝裱師策的展,看見藝術品登場的幕後功臣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展覽即日起在內湖Art Space藝術空間盛大展出。(圖片提供:異雲書屋)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台北登場!走進裝裱師策的展,看見藝術品登場的幕後功臣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展覽主視覺。(圖片提供:異雲書屋)

串起藝術品與人的一所空間

裱框店也稱作「裝裱店」、「裱褙店」,是一個串起藝術品和人的場所。在裱框店裡,藝術家、畫廊、收藏家等委託人來來去去,依據不同需求將作品裝裱。在作品登台亮相之際,裝裱有著深遠的影響力,背後隱藏著長年的經驗、品味累積。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台北登場!走進裝裱師策的展,看見藝術品登場的幕後功臣
在裱框店,藝術家、畫廊人員與藏家來來去去,藝術品與人們在此串連、相遇。(圖片提供:異雲書屋)

「青雨山房」在負責人吳挺瑋的堅持之下,是一間十分講究精緻手藝、充滿人情溫度的裱褙店。吳挺瑋表示:「裱褙,是作品與人之間的橋樑;裱褙店則是我與人之間的橋樑。」他總是希望能先理解創作的精神,看見藝術家在作品中留下的生活、生命痕跡,再為作品構思別出心裁的呈現方式,將藝術家的個人特質突顯出來,令人耳目一新。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台北登場!走進裝裱師策的展,看見藝術品登場的幕後功臣
位於台北的「青雨山房」,是一間十分講究精緻手藝、充滿人情溫度的裱褙店。(圖片提供:異雲書屋)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台北登場!走進裝裱師策的展,看見藝術品登場的幕後功臣
「青雨山房」負責人吳挺瑋認為:「裱褙,是作品與人之間的橋樑;裱褙店則是我與人之間的橋樑。」(圖片提供:異雲書屋)

從裱褙店的視角觀察藝術網絡

自「青雨山房」成立十年以來,吳挺瑋屢屢創造出令人驚艷的裱褙樣式,而本次展覽集結了裱褙店歷史的燦然長篇,公開與大眾分享。《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展覽名稱一目瞭然,從裱褙店的視角挑選展品、規劃空間,共展出70位國內外藝術家的逾200件作品,交織而成人際關係鏈的網絡,細細觀察其中的必然與偶然;有時,即使在成長背景迥異的藝術家身上,也能發現他們洞察人世間大哉問乃至生活光景的通性。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台北登場!走進裝裱師策的展,看見藝術品登場的幕後功臣
「青雨山房」總是希望能先理解創作的精神,看見藝術家在作品中的生命軌跡,再為作品構思別出心裁的呈現方式。(圖片提供:異雲書屋)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台北登場!走進裝裱師策的展,看見藝術品登場的幕後功臣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從裱褙店的視角挑選展品、規劃空間,共展出70位國內外藝術家的逾200件作品。(圖片提供:異雲書屋)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台北登場!走進裝裱師策的展,看見藝術品登場的幕後功臣
有時,即使在成長背景迥異的藝術家身上,也能發現他們洞察人世間大哉問乃至生活光景的通性。(圖片提供:異雲書屋)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展出藝術家名單

丁衍庸、卜茲、于右任、于彭、王怡然、王翔、王攀元、古耀華、有蘭、江兆申、余承堯、克萊兒・伊露芝 Claire Illouz、吳士偉、吳耿禎、吳權展、吳觀岱、李仲生、李凱真、李霖燦、汪中、沈湘庭、沐冉、周渝、周夢蝶、林風眠、林義隆、林銓居、邱亞才、邵士銘、阿咧、姚冬聲、姚瑞中、柯偉國、洪千惠、倪再沁、徐永進、徐熱、袁慧莉、馬丁・聖拉薩 Martin Salazar、常玉、張大千、張騰遠、莊騰翔、許悔之、陳珮怡、陳雋甫、傅申、彭醇士、曾建穎、程滄波、閑原、須田剋太、黃君璧、黃莛㭹(央貴)、楊忠銘、溥心畬、葉乙麟、葉世強、董心如、董夢梅、董橋、賈又福、趙少昂、鄭在東、鍾祖祥、簡翊洪、聶蕙雲、顏妤庭、蘇煌盛。

《一間裱褙店:青雨山房——裱褙店的文化構成》​

展期|2024.05.25–2024.06.22
時間|10:00–18:00,週一公休
地點|Art Space藝術空間(台北市內湖區行善路134號1樓)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