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阿布達比羅浮宮之所以受人矚目,除了它是當今世上第一個法國境外掛著「羅浮宮」名號的博物館,更請來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Jean Nouvel操刀館身設計。

巴黎與阿布達比,這兩個相隔6千多公里距離遠的大都會,彼此間搭建起一座串聯歐洲與中東的橋樑,當然這裡所說的並非真實存在的碩大建物,而是座無形的藝術橋樑,其中扮演關鍵的核心角色,則是鼎鼎大名的法國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早在10年前,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便斥資近5.25億美元換取法國羅浮宮名稱使用權,並商定展開30年的合夥關係,儘管興建過程中爭議不斷甚至一度停擺,但如今那些灰暗都已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佇立在阿布達比Saadiyat Island島上,眺望波斯灣美景的氣派輝煌藝術建築-阿布達比羅浮宮(Louvre Abu Dhabi)!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阿布達比羅浮宮之所以受人矚目,除了它是當今世上第一個法國境外掛著「羅浮宮」名號的博物館外,更請來曾獲普立茲克建築獎的法國建築大師尚努維勒(Jean Nouvel)操刀館身設計。整體建築結構參考了傳統的阿拉伯建築樣式風格,由一系列共55座白色建築體構成,其中最為亮眼的莫屬宛若灑下閃爍星茫光雨的銀色圓形穹頂,直徑達180公尺的巨型穹頂,彷彿漂浮在空中籠罩著博物館建築的銀色水珠,透過8層布滿阿拉伯特色鏤空幾何圖形結構的穹頂孔洞,讓投射於建物的光影猶如「光雨」灑落棕櫚樹般,創造出獨特光線效果外又充滿詩意。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複雜卻又有著縝密安排的幾何結構一共包含了7850個「星星」,分別從8個不同層面、角度排列著,當光影自然灑落時恰巧呼應傳統阿拉伯式建築的透光窗格,美不勝收。Jean Nouvel解釋阿布達比羅浮宮汲取了阿拉伯傳統建築-穹頂的特色,然而比起傳統樣式,阿布達比羅浮宮的銀色穹頂顯得更加現代摩登,「直徑180公尺的雙重圓形穹頂,由水平延伸、呈現輻射狀的幾何線條交織於一起,漸而形成一種多孔狀的鏤空結構形式。」,在白天,陽光可以穿透穹頂綻放一縷光絲,到了夜晚,則如同綠洲裡的星空穹頂,靜謐又神聖。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興建於Saadiyat Island島區人工海島的阿布達比羅浮宮,參覽者想到達這座水上建築博物館,可選著乘坐小船或是從岸邊步行,博物館展覽空間面積達6400平方公尺,有著23個畫廊展區外,還有兒童博物館、禮堂、餐館和商店等。在展品方面,已與法國13個博物館成為合作夥伴關係的阿布達比博物館,館內將展出時間橫跨史前到當今的各類藝術作品,包括荷蘭畫家梵谷(Vincent van Gogh)1887年的自畫像、義大利藝術巨擘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的「美麗的費隆妮葉夫人」(La belle Ferroniere)等重量級藝術家畫作,以及6世紀可蘭經、中古時代聖經和葉門妥拉經卷(Torah)等藝術古物。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阿布達比羅浮宮建築亮點!普立茲克獎建築師Jean Nouvel操刀 銀色穹頂灑下「星雨」

阿布達比羅浮宮已正式對外開放,一般民眾票價為16美元(大約台幣500)、13至22歲為8美金(大約台幣250)。導覽部分,則有阿拉伯語、英語、法語、德語、印度語、日文、韓文、俄文以及西班牙文。

Text / Ian Liu

via / Designboom

欲見更多世界級美術館、博物館的精彩解秘 La Vie出版書籍美術館,原來如此!》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由葡萄牙建築大師暨普利茲克獎得主Álvaro Siza與景觀設計師Sidónio Pardal聯手修復、擴建的「Leça do Balio」修道院,自14世紀哥德式建築中重生,以當地藝文中心的身份推廣文化歷史的傳承,成為「朝聖之路」上的嶄新地標。

兩千年歷史古蹟轉型重生

Leça do Balio修道院的歷史可追溯至羅馬時期,其擁有一座14世紀的祭壇與哥德式建築。自1910年起,這座修道院被葡萄牙政府設立為國家紀念碑,後於2016年被Lionesa集團收購,委由建築師Álvaro Siza和景觀設計師Sidónio Pardal負責修復與擴建工作。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Leça do Balio修道院擁有一座14世紀的祭壇與哥德式建築。(攝影: Alexandre Delmar)

如今,Leça do Balio修道院成為Livraria Lello基金會的總部,設有展覽空間、禮堂、餐廳和花園。基金會以被譽為「世界最美書店」的葡萄牙萊羅書店(Livraria Lello)命名,致力於推廣書籍和知識,並強調文化歷史的傳承。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修道院的修復與擴建工作由建築師Álvaro Siza和景觀設計師Sidónio Pardal負責。(攝影: Alexandre Delmar)

「朝聖之路」上的新地標

這是Álvaro Siza和Sidónio Pardal首次合作,而團隊希望擴建的新建築能與既有修道院緊密連結,並成為「朝聖之路」(Camino de Santiago)上的重要地標。Álvaro Siza以白色混凝土建造了分別高40英尺與46英尺的塔樓,內外人行道採用可滲透的礫石鋪設。塔樓內部規劃為展覽空間,展示修道院多年來收藏的畫作與藝術品,向大眾講述該組織與「朝聖之路」的歷史故事,並藉此與舊有的歷史建物進行對話。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Álvaro Siza以白色混凝土建造了分別高40英尺與46英尺的塔樓。(攝影: Alexandre Delmar)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擴建的修道院建築外觀。(攝影: Alexandre Delmar)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團隊希望新建築能與既有修道院緊密連結、產生對話。(攝影: Alexandre Delmar)

以花園串連新舊建築

在室外,Sidónio Pardal設計了一座佔地4公頃的花園,將新舊建築融合在一起,加強園區的整體性,並融入周圍道路景觀。花園共分為14個區塊,還設有一座高6英尺的獨立式雕塑「Wayfarer」,用詩意的語言向朝聖者們致敬,並提供一個寧靜的休憩場所。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在室外,Sidónio Pardal設計了一座佔地4公頃的花園,分為14個區塊。(攝影: Alexandre Delmar)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Sidónio Pardal以戶外空間融合新舊建築,加強園區的整體性。(攝影: Alexandre Delmar)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以可滲透礫石鋪設的人行道。(攝影: Alexandre Delmar)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Leça do Balio修道院的半戶外空間。(攝影: Alexandre Delmar)

一系列藝術展覽即將登場

「Livraria Lello」基金會入駐後,將推出一系列公共計畫,包括提倡媒體識讀素養的展覽《Act The Thought》、法國藝術家JR的全球藝術計畫《Inside Out Project》等,將當代思維融入藝術表達中,也讓曾被遺忘的修道院轉型重生為一座文化中心。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Livraria Lello」基金會入駐後,將推出一系列展覽。(攝影: Alexandre Delmar)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Leça do Balio修道院內部實景。(攝影: Alexandre Delmar)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擴建部分的內部實景。(攝影: Alexandre Delmar)
建築大師Álvaro Siza重塑千年修道院!以花園連結新舊建築,打造朝聖之路上的文化新地標
重新開放的Leça do Balio修道院,成為「朝聖之路」上的嶄新地標。(攝影: Alexandre Delmar)

延伸閱讀

RECOMMEND

為泰國傳統漁村注入新生命力!結合牡蠣養殖架的海上餐桌,如何重塑在地認同?

從海洋到餐桌:泰國漁村的「建築」設計如何重塑在地認同

位在泰國的安西拉漁村,在海洋污染與人口外移的雙重壓力下,漁村的養殖漁業逐漸走向沒落。然而,善於挖掘泰國在地設計脈絡的建築事務所 CHAT Architects 和村民們,共創海上餐桌——牡蠣養殖竹鷹架廊亭 (Angsila Oyster Scaffolding Pavilion) ,重新為這個傳統漁村注入新的生命力。打造從海洋到餐桌的生態旅行、帶動在地觀光收入之外,也建立了下一代村民的在地文化認同,甚至獲得 2023 年金點設計獎年度最佳設計,讓安西村與海洋環境議題站上世界的舞台。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距離曼谷一個半小時車程的春武里府安西拉漁村,村民普遍以漁撈、養魚漁業為生。然而,面對全球暖化,以及村落附近工廠與家用廢水直接排入河道、匯聚到安西拉海灣的海洋生態污染問題,使得漁獲量減少,漁民賴以為生的收入也逐年下降。同時,傳統漁村也面臨青壯年人口外移,因為他們看不見漁業與自己在家鄉的未來,而選擇離開。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這些都是 CHAT Architects 主持建築師 Chat Chuenrudeemol 在漁村裡聽見居民的擔憂。從一開始,Chat 接到春武里府地產開發商的邀請,到當地做國土計畫的前期研究,在 2018 年他便搬去安西拉村駐地研究。即使最後計畫並未實際推行,但他和村長的家人、村民一起生活、用餐,認識漁民、養殖戶,學習在海上討生活、體驗他們的生活型態,更了解開發商業主與村民的家鄉「安西拉」。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他發現,漁村除了面臨到環境生態、人口外移的問題之外,還有產業議題。漁民一早捕撈的漁獲,經由中盤商賣到市區消費者手中,卻因為中盤商的儲藏不當、海產變質,當消費者吃到口中的劣質海鮮後,反過頭來怪罪漁民欺騙。Chat 想著「有沒有機會改變漁業的供應鏈制度?如何讓消費者買到新鮮的海產?甚至是有機會讓他們最新鮮的牡蠣?」。

看著安西拉外海上像牙籤一般的牡蠣養殖架,Chat 想到可以在地取材,運用漁民平時搭建蚵架的技藝,在海上打造餐桌,邀請消費者直接來享用最新鮮的海產。安西拉牡蠣棚架有兩層的設計,下層牡蠣養殖棚、垂掛著蚵串,上層則是開放廚房與餐桌,遊客搭著小船離岸、來到這裡享用最新鮮的產地直送牡蠣,又或是作為當地漁民的釣魚平台或是休憩平台。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Chat 表示,「安西拉牡蠣廊亭的搭建,不是來自建築師精妙的設計,而是採用村民既有的在地智慧」。以當地居民為首,建築師作為溝通與潤滑的角色,並讓朱拉隆功大學設計與建築國際學程學生一起協助,從鄰近地區訂來的竹子,以人力踩跳的方式將竹子插入海床裡,無需使用電鑽等現代器材。而竹子之間的結構連接,則用附近汽車製造廠淘汰的座椅安全帶,既防水防鹽、又堅韌。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在竹子搭成的平台,還會看見用於綑綁與固定蚵串的紅線。最後,用電商平台及可買到的農業資材塑膠布,搭成遮陽的簡易屋頂,並選用與墨綠色海洋形成對比的紅色,讓遠觀的人一看就能產生鮮明的印象。而遮陽棚隨著微風的陣陣吹拂,與海面的波光粼粼相應,夕陽落下時,漁民和遊客一起坐在棚架上看著落日餘暉,享受當前美景。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在這個海洋餐桌裡,有開放廚房、但沒有儲藏食材的冰箱,而是漁民直接到海裡去補撈最新鮮的牡蠣。當漁民親自講解捕魚與養殖經歷時,遊客能更了解牡蠣與漁業產業的現狀,也因為要吃下肚的牡蠣正是孕育自眼前這片海洋,讓人們享受美食的同時,更加意識到海洋環境保護的重要性。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在去年金點設計獎頒獎典禮上,Chat 的頒獎致謝辭裡說到,「安西拉牡蠣養殖竹鷹架廊亭,代表建築不一定只是『建築』——其實也可以是崇尚生態和漁業生活的生活基礎設施,並且這項作品獲得台灣金點獎的同時,讓全世界看見更多的重要在地議題」。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產地直送的海洋餐桌的生態旅遊體驗,Chat 將在地漁業、工藝與生活文化,以及大環境的海洋與產業議題結合,將消費者轉換成在第一線的參與者,並且讓漁民成為敘事的主體,甚至重新讓村民對於自己的漁村產生認同。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過去安西拉的村長常常覺得漁業會在這一代結束,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來從事漁業,然而在安西拉牡蠣廊亭計畫後,村長女兒也成為行動者,去思考要怎麼讓自己的家鄉、漁業產業鏈變得更好,未來他們還計畫紀錄安西拉漁村的在地食譜,並且開發相關應用程式解決漁貨產銷的問題。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圖片提供:W Workspace)

撰文|王賢慈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