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專訪】天王天后御用製作人陳鎮川 投入表演藝術,是為了把大眾帶入小眾市場

陳鎮川

張惠妹《烏托邦2.0》巡城演唱會

張惠妹《偷故事的人》萬人演唱會舞台精美華麗

《服妖之鑑》

《服妖之鑑》

《潮派對》

「我對於坐在觀眾席裡,燈暗掉之後所發生的事,就是會非常好奇。」-陳鎮川

 

從早期《歡樂一百點》和《連環泡》的編劇,一路經歷企劃、執行製作、演藝經紀,如今是天后張惠妹的經紀人,也是國內演唱會製作的第一把交椅。陳鎮川,這個名字在演藝圈可說無人不知。然而,今年六月他卻走入劇場,帶著剛成立的耳東劇團推出第一號作品。九月初又受廣藝基金會邀請,籌辦國內難得一見,結合流行音樂以及科技藝術的超跨界演出。已被外界認為走到巔峰,為何選在這個時候,從鎂光燈閃爍的地方,轉身面向小眾舞台?走進他一手創辦的源活娛樂的辦公室,聽他說起今年開始的這段新旅程,我們從那雙眼睛裡,看見對演藝和劇場同等熾盛的熱情。

 

不論被問到什麼,總是保持著一貫的笑容。陳鎮川整場採訪中都從容不迫,唯一破功的時候是提到《服妖之鑑》首演前的感覺,他瞬間加重語氣和音量:「我超級緊張!手一直捏著。」《服妖之鑑》,一齣描述台灣戒嚴時期一名有變裝癖的特務,和一位愛國女學生相戀的故事,是耳東劇團成立後推出的第一號作品,也是今年年中劇場界最特別的禮物。之所以引起這麼多關注,除了團隊網羅包括演員謝盈萱、編劇簡莉穎、導演許哲彬、服裝設計李育昇等,光列出名單就讓粉絲期待值破表的一線劇場明星,另外最特別的是,耳東劇團背後的靈魂人物,也是這齣製作最大的推手,陳鎮川。

 

被貼上「演唱會超級製作人」、「歌手張惠妹經紀人」等華麗標籤的陳鎮川,從最早替張菲主持的《歡樂一百點》寫腳本入行,二十多年來都在娛樂圈工作。但他光鮮生活的背後,卻總有一塊沒有獲得滿足,就是他一直希望自己也能從事劇場製作。長年觀賞經驗,練就獨到眼光這份心願其實醞釀得很早。小時候,陳鎮川會和家人一起去看餐廳秀,退伍後的第一份工作結束,他也跑去紐約待了三個月,大量看各式各樣的演出。「不管是戲劇、秀場、演唱會,我什麼都看,是一個較綜合性的人。就算不喜歡作品的本質,但對去看表演還是有興趣。反正我對坐在觀眾席裡,燈暗掉之後發生的事情,就是會非常好奇。」

 

就算是無法完全聽懂對白的歐美劇場,也有辦法看出自己的門道。例如他很喜歡英國音樂劇《Billy Elliot》:描述一位出生礦工家庭的小男孩,如何成為傑出芭蕾舞者的故事。這個作品後來被改編成電影《舞動人生》,但他認為,舞台的成績遠超過電影,因為台上整個劇情的演進非常流暢,音樂也相當動聽。「就算像百老匯那麼成熟的音樂環境,有些歌其實還是不悅耳的。音樂劇的本質要是好聽的音樂。」如今在台灣,他也是三不五時抽空去看劇場表演,甚至會跑去欣賞北藝大學生的畢業製作。這麼多的觀看經驗,除了成為工作上的靈感養份外,也培養出非常敏銳的眼光。讓他在和劇場經驗豐富的陳汗青、陳曉潔協力創辦耳東劇團後,今年六月就大膽推出首檔演出。「敢參與這種案子的原因是,我對找來的班底很有信心。另外,我有把握自己是頭腦很清楚的觀眾,即便在這麼不熟悉(劇場)製作的情況下,還是可以判斷做出來的作品好不好。」

 

流行樂曲X科技藝術 挑戰實驗性演出

《服妖之鑑》演出後獲得諸多好評,暑假才過完,另一個跨足藝術的作品又要上檔。然而這一次不再是劇場, 而是《2016台灣科技藝術節》的重點節目《潮派對》。從2010年開始,由文化部主辦、廣藝基金會執行的《數位表演藝術節》,今年正式改名為《2016台灣科技藝術節》,象徵籌備單位想要拉高格局、拓展觀眾群的野心。廣藝基金會於是在去年秋天捎了邀請函給源活娛樂,希望這個能號召上萬人的企劃製作公司,替他們策劃一場融合流行音樂和科技藝術的創新演出。

 

收到這份邀請,陳鎮川也很好奇究竟可以玩出什麼形式。但因為雙方原本熟悉的領域並不相同,初期花了非常多時間溝通可行的方案。比方說,演出名稱很早就定了,但「派對」是否就要有DJ、電音?他搖搖頭表示,如果這樣做,觀眾只會在場內暈頭轉向,不受控制。為了聚焦,他提出找個文字遊戲來玩。於是選定林夕的歌詞,原因是量很多,內容還涉及包含現實和幻想層面,很適合提供給藝術家當養份。接著,找來作品傑出、對流行音樂也很有感覺的科技藝術家們助陣,包括狠主流多媒體的周東彥、噪咖事務所的王仲堃、聲響雙人組合「HH」的姚仲涵和葉廷皓。他們的工作是將過去的經典作品,轉換成能融入這場大派對的模式。像周東彥改編《我和我的午茶時光》,配上王菲的〈嗶一聲之後〉,而姚仲涵則把過去在藝術空間展示的燈管聲光裝置,擴大成一整座舞台的尺幅,創造驚人的視聽效果。最後由同樣在樂壇和劇場都有涉略的歌手許哲珮出馬,以清靈動聽的嗓音,搭配王希文全新創作的樂曲,像針線般串接起整場演出。

 

「用一個比較簡單的角度來看,這會是一場非常酷的許哲珮的演唱會。而所有support這場演出的人,都是科技藝術家。」陳鎮川說。

 

跨界的意義是觀眾群的交流

乍看之下,《潮派對》是一個以流行音樂為主幹的呈現,但其實陳鎮川的想法是,用這種一般大眾也能接受的演出,把更多人帶進場內,看見科技藝術的魅力。而這個出發點,和他成立耳東劇團的理念不謀而合。

 

《服妖之鑑》首演時,他曾邀請150位演藝圈的朋友來看,包括阿妹、Jolin、還有不少幕後的工作人員。「你就看到所謂天王天后,每個人都拿著毛毯,不敢發出聲音。我覺得這就是我可以為劇場做的事情。像蔡依林看完服妖,前幾天就傳訊息給我說,她要來看《潮派對》。」

 

深知自己站的位置,和能提供的協助,陳鎮川想透過自己跨入表演藝術的這件事,不論在人脈或企劃行銷經驗上,把更多原本演藝圈的資源帶到這個小眾領域。特別是在他實際走入劇場後,才發現原來這裡的演員和工作人員都過得這麼辛
苦。「這是我一個小小的心願。我們當然希望可以好好照顧他們,把市場越做越好,讓他們的收入再好一點。」

 

如果跨界成功,就有可能帶動雙邊觀眾的流通,對彼此都有好處。不過,要做到這點,製作團隊彼此誠心的溝通必不可少。就像去年江蕙告別演唱會時,陳鎮川商請優人神鼓助陣,也曾一度碰壁。後來他勸說,江蕙的演唱會就是希望帶出台灣好的表演,就算和流行樂沒關係,只要和台灣有關係就好了,對方才欣然同意。近30萬的歌迷中,也許很多都沒看過優人神鼓,藉此在大家面前展示擊鼓「道藝合一」的美學,未嘗不是好機會。但他也承認,陌生的確會帶來恐懼,像自己曾經很害怕劇場界的人,覺得他們「一定瞧不起做流行音樂的」,後來發現,劇場的人也怕娛樂圈「覺得自己很無聊」。最後才知道,打開心扉溝通是不二法門。

 

踏實築夢
雖然打響的雷聲很大,但真正能降下多少甘霖,還得看未來怎麼走。目前已投入第二部劇場製作的陳鎮川不諱言,除了希望邀請原班人馬再度共襄盛舉外,就像第一檔作品以台灣戒嚴時代為背景,未來的劇本,也都會和台灣有關係,而自己也會想進一步嘗試導演和編劇的工作。

 

至於唯一不碰的題材是輕鬆喜劇。「尤其我以前有當過電視節目的編劇,有點想避開那個色彩是真的。我們不是一票來劇場鬧的電視人,還是要照劇場的精神去做。」默默提供資源上的支持,希望把劇場的餅做大,讓更多人分享甜美的果實。陳鎮川的夢想很大,但他一點都不偷懶,一步一步,努力實踐。

 

Info | 陳鎮川

出生於北投,復興商工美工科畢業,從事過電視編劇、詞曲創作、藝人經紀,現為歌手張惠妹的經紀人,亦為包括張惠妹、江蕙、蔡依林、羅志祥等多位歌后歌王舉辦演唱會的指定製作人,其出任總經理的源活國際娛樂整合行銷公司,自2003年起於海內外製作超過700場演唱會,甚至曾創下一年舉辦130場驚人紀錄,而且品質及票房兼具。對自己的勉勵是「永遠不要一直做駕輕就熟的事。」目前正以「劇場新鮮人」的身份,開啟人生另一個向度的學習之路。

 

文|歐陽辰柔

攝影|汪德範 

圖片提供|廣藝基金會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陳鎮川

photo1 /6

張惠妹《烏托邦2.0》巡城演唱會

photo2 /6

張惠妹《偷故事的人》萬人演唱會舞台精美華麗

photo3 /6

《服妖之鑑》

photo4 /6

《服妖之鑑》

photo5 /6

《潮派對》

photo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