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館《揭相:馬格利特影像展》奇幻登場!六大主題揭開超現實藝術家馬格利特的魔幻攝影世界

北美館《揭相:馬格利特影像展》奇幻登場

北美館第三波開館行動迎來全新《揭相:馬格利特影像展》展覽!本展由長年鑽研超現實主義的學者、比利時夏勒華攝影博物館(Charleroi Museum of Photography)館長薩維耶凱能(Xavier Canonne)策劃,邀請您一探魔幻超現實主義大師雷內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的生命奧秘!

 

馬格利特擅長以真實的日常物件,拼構出迥異於現實的畫面,寓深厚的哲學思維於其中。觀者在試圖領會畫作箇中奧妙的同時,總不禁揣想藝術家性格樣貌及其內心世界。本次展出攝於1914至1967年間的130張照片及7段影片,直至1970年代中期,藝術家逝世十多年後才被重新發現,大多己無留存底片。這份資料全然不同於文獻手稿或友人收藏的自傳性資料,揭露馬格利特於日常生活及創作過程中不為人知的面向;而隨著陸續而來的評論與研究,它提供另一道探究其創作動機及作品意涵的思考軸線,亦可作為比利時超現實流派相關發展的歷史參照。

 

超現實派藝術家廣泛採用攝影為創作媒材,如曼雷 (Man Ray) ,豪爾烏白克(Raoul Ubac) 和傑克-安德烈柏法 (Jacques- André Boiffard) 等。而對馬格利特來說,攝影應保留給特別場合或用途——譬如家庭照、比利時超現實派的聚會活動照片、畫作或廣告設計的模特兒照、或是和朋友即興表演的留影,或錄製輕鬆詼諧的影片。然而這批照片卻不僅止於喚起人事時地物的留念,我們可見比利時超現實派同好在森林、海邊、或馬格利特家中花園的聚會,如何以喬裝、背對鏡頭、或正背面交錯等別出心裁的場景佈局,留下顛覆傳統的合照;亦可見馬格利特及其妻喬婕特,善用日常物件即興拍攝出饒富興味的照片。

 

馬格利特經常以照片來輔助創作,在攝影中不僅屢見其創作元素,如被布幔裹覆的身體、煙斗等,更有數張照片十分近似其畫作構圖。他也常以攝影快照將自己或是親友們納入圖畫的宇宙當中,結合二維平面畫作和人物實體所營造出的新影像,不僅作為創作歷程的紀實攝影,更延展作品觀點並產生其他解讀的可能。除了相片拍攝之外,馬格利特於1950年代期間購置一台攝影機,製作了多部自編自導迷你影片,並邀請其好友一起粉墨登場,靈感來自於他在年少時代看過的默片和喜劇片。

 

在為數眾多的藝術家個人肖像中,馬格利特時而模仿默劇演員擠眉弄眼,或倚在窗邊全神貫注地作畫,或拿起女子畫像遮住自己的臉龐,又或緊閉雙眼、彷彿沈浸在自己的思維中,多變的自我樣貌,與其豐沛創作能量相映照。馬格利特從不以「攝影師」自居,對於拍攝的短片也僅以「家庭影片」稱之,未曾試圖展示其攝影及影片,或將其納入自己的作品集中。然而這些影像超越家居自娛的隨興之作,與其繪畫作品關係密切,以異曲同工的方式道出馬格利特的思想內涵,並揭開他探索生命奧秘所走過的軌跡。

 

展覽以六個主題逐一開展:家庭相簿、形同家人、像個畫家、增效攝影、向攝影看齊:馬格利特與電影(拍攝)、假面鏡子。觀者將如同翻閱一本馬格利特私人生活點滴的家庭相簿,循著線索,探究他如何以創作者、導演與模特兒的角度出發,牽引出這些作為閒暇消遣與創作素材的攝影及影片,與其充滿哲思的繪畫作品之對話關係。

 

註:由於展品為年代久遠之照片,十分脆弱且多數無留存底片,除302閱讀互動展間外,展場恕不開放拍照。

 

雷內馬格利特

馬格利特 (René Magritte) 近乎家喻戶曉,他的作品常常賦予平常熟悉的物體嶄新的寓意。屬於馬格利特的物件與符號:「這不是一支煙斗」的煙斗、圓頂禮帽、拐杖、蓬鬆的雲彩、蘋果、鴿子、鏡子、畫框…等深植人心,影響20世紀中葉至今普羅大眾文化。關於他的創作,他自認為最為核心的是「神祕感」-一種具有未知與距離感的存在。這是一支煙斗 / 這不是一支煙斗、這是馬格利特 / 這不是馬格利特、這是影像 / 這不是影像、看的見 / 看不見…..這些熟悉的戲碼,也許也可以是馬格利特和朋友玩的胡鬧劇,或是馬格利特將影像、文字與圖像裝進屬於馬格利特的「禮帽」密盒,等待看官我們解密的破關碼。

 

馬格利特的攝影及影片與他的繪畫關係密切,他去世十多年後,一批照片與影片於1970年代中期被發現,對於瞭解馬格利特的繪畫與攝影間的關係極為重要。「看的見-看不見:馬格利特與其他」系列講座將邀請專家學者關注馬格利特與圍繞在他創作周遭-包括與他同時期的歐洲的超現實主義,提供關於藝術史、符號學與影像脈絡等不同面相之精采剖析。

 

揭相:馬格利特影像展 

René Magritte, The Revealing Image: Photos and Films 

展期:2018/09/29-2018/11/25

地點:臺北市立美術館 3A、3B展覽室

 

via 臺北市立美術館

 

延伸閱讀

RECOMMEND

面無表情背後,是翻騰的內心小劇場!揭開日本藝術家「中村桃子」筆下美麗面容的秘密

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現場。(圖片提供:奇想會)

日本藝術家中村桃子(Momoko Nakamura)筆下,總是一張張面無表情的女性臉龐,她們梳著古典髮型、面容精緻、打扮講究,身邊繽紛的花草蟲鳥與臉上的平靜形成對比。究竟,她們在隱藏些什麼?不妨走進藝術家正於奇想會Whimsy Works舉辦的個展《Eye Closed》,窺探美麗面容下潛藏的情感。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Momoko Nakamura〈確かな存在 Sure Thing〉、〈swarm〉。

以「無」凸顯「有」,麻木面容下蘊藏豐沛情感

步入《Eye Closed》展間,不難發現「無表情女性」和「植物」是中村桃子畫中常見的主角。女子們看似心無波瀾,但我們所見,就真是她們所想嗎?中村桃子特意以「面無表情」凸顯女子們隱藏的心緒,用花草蔓延、多彩的畫面呼應潛藏於她們心中的豐富情感。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現場。(圖片提供:奇想會)

仔細觀察,不只能從與女子依偎的植物的色彩、型態,推敲女子所想,還能感受中村桃子作畫時的氛圍、溫度和心境。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Momoko Nakamura〈わたしのツボ My vase (My switch)〉、〈crowd〉。

從生活找靈感,畫出內斂之人的內心世界

中村桃子的畫,像是內斂人們面向世界的縮影——看似平淡無感,實則內心情感洶湧。而中村桃子正是這樣的內斂之人,平時不擅長用言語傳達自身對記憶、情感的感知,於是畫畫成了她與世界建立聯繫的方法。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現場。(圖片提供:奇想會)

創作時,中村桃子從平時與人的交流及當下所感、旅行中的刺激記憶……各種日常片段汲取靈感,她分享:「我會回想日常與朋友們對話的片段,思考與他們的話題、情感等,以及在那些時刻裡,我自己覺得重要的事。」接著將記憶裡的情緒與感知,封存進一張張面無表情的女性面龐之中。這麼做,既是隱藏,也是再現。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Momoko Nakamura〈telepathy〉。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Momoko Nakamura〈会話 Talk〉、〈思い出せなくていいよ Don_t need to remember.〉。

因為一則社群貼文,展開藝術家之路

中村桃子的藝術養成自然而然,小時候常看著母親在家作畫,耳濡目染下開啟對美的探索,求學時期也順利考進日本東京知名設計學府——桑澤設計研究所,打下厚實的創作基礎。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Momoko Nakamura〈sweet memories〉、〈sister〉。

至於為何以藝術家而非設計師為業?過程中有些誤打誤撞的成份在。從設計學校畢業後,中村桃子像所有社會新鮮人一樣忙著找工作,只不過她同時買了畫筆、畫布,朋友也剛好送來一組顏料,於是她閒暇時作了幅畫分享到社群媒體,正好被經營畫廊的朋友看見,「因此辦了個展,從那時就一直以藝術家的身份直到現在。」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Momoko Nakamura〈coexistence〉、〈あの日のこと That Day〉。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Momoko Nakamura〈new life〉、〈dream〉。

藝術工作的心動時刻

從事藝術工作至今,中村桃子仍能從過程中體會到「內心被觸動」的瞬間,那就是當畫作離開工作室進到不同的場域展示時,她總能獲得欣賞自身作品的全新視角。就是這些或許對創作者本人才有意義的平凡時刻,讓她得以感受到自身畫作嶄新的魅力,以及隨之而來的情感動盪,進而化為創作養分,替日後畫中的女性面容注入風采。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現場。(圖片提供:奇想會)
奇想會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
中村桃子《Eye Closed》展覽現場。(圖片提供:奇想會)

中村桃子 個展《Eye Closed

展覽期間|2024.05.1106.02

時間|13:0020:00(週二公休)

地點|奇想會(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一段217號)

門票|入場費為低消飲品一杯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荷蘭Eye電影博物館宣布,2024「EYE藝術與電影獎」由台灣藝術家兼電影製作人許家維榮獲。該獎項自2015年起,每年選出一位在視覺與電影藝術領域有著傑出貢獻的人物,由國際提名委員會舉薦候選人、再由評委會進行遴選。

「EYE藝術與電影獎」推動藝術與電影創作

「EYE藝術與電影獎」由荷蘭Eye電影博物館(Eye Filmmuseum)設立於2015年,每年選出一位藝術家或電影製作人,表彰其作品為推動視覺藝術、電影藝術領域發展所做的傑出貢獻,得獎者將獲得Eye電影博物館的聯展機會。歷屆得獎者有:Hito Steyerl(2015)、Ben Rivers(2016)、王兵(2017)、Francis Alÿs(2018)、Meriem Bennani(2019)、Kahlil Joseph(2020)、Karrabing Film Collective(2021)、Saodmail Isodat Isod(2022)與Garrett Bradley(2023)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許家維,《飛行器、霜毛蝠、逝者證言》,2017。(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台灣藝術家許家維獲獎

評審團主席,同時也是Eye電影博物館館長的Bregtje van der Haak表示:「許家維以極高的原創性,將考古技術和科技融合在一起,非常有趣。他不局限於單一的表現或語言,每個創作計畫都探索一個全新領域,並運用虛擬實境、深網研究和考古測量等技術,不斷深入歷史。」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許家維,《在聖堂裡的一場演出》,2021。(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在作品中,許家維以東南亞的地緣政治演變為主題,講述當前的同時也再現過去。創作期間,他尋訪冷戰老兵、泰緬邊境的守軍,共同設計錄像裝置,深入探討當地傳說,並結合軍人自身的生命經歷,重現被遺忘的歷史。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許家維,《廢墟情報局》,2017。(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認識許家維

來自台中的許家維,融合電影藝術與當代藝術,以錯綜複雜的錄像裝置,呈現數位科技的視覺化成果。許家維於2017年獲第15屆台新藝術獎年度大獎,後在2019年擔任亞洲藝術雙年展策展人,曾於北師美術館、日本森美術館、尊彩藝術中心、鳳甲美術館等地舉辦個展,亦曾參與2013年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這不是台灣館》、2016年台北雙年展《當下檔案・未來系譜》、2017年柏林世界文化之家《2 or 3 Tigers》、2018年雪梨雙年展《SUPERPOSITION》等聯展。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許家維擅長融合電影藝術與當代藝術,以錯綜複雜的錄像裝置,呈現數位科技的視覺化成果。(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許家維,《一位來自金三角的演員》,2023。(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