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不去的窮酸寄生蟲味?揭開《寄生上流》奉俊昊用社會貧富詮釋「家庭悲喜劇」背後創作故事

《寄生上流》奉俊昊攜手宋康昊上演「家庭悲喜劇」揭開社會貧富差距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俄國文豪托爾斯豪在其經典著作《安娜卡列尼娜》以此作為開場白,血淋淋地直指每個家庭的現實面。獲得2019第72屆坎城影展最高殊榮金棕櫚獎的《寄生上流》(Parasite)亦是如此,耗時6年寫出超凡劇本,南韓大導奉俊昊以諷刺懸疑揭示社會現下貧富差距問題,富人看似風雅的興致,對比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們,卻是一場夢靨,而《寄生上流》正像是搭上一台失速的雲霄飛車,很狂喜,卻也夠嗆辣!

 

除了好評全球口碑狂燒,2020獎季甫一開跑就獲殊榮,在第77屆2020金球獎入圍名單中,獲最佳外語片、最佳劇本、最佳導演共3項大獎提名,除被視為是奪獎大熱門外,也更加叩關奧斯大門!


6年寫出家庭悲喜劇

成為南韓首部奪下金棕櫚的電影,奉俊昊出品果真沒讓人失望,《寄生上流》運用寫實赤裸的生活細節和幽默諷刺的對比,反映出全球皆然的社會現象,談及創作的過程和理念,他說:「我先花了4個月的時間埋頭寫劇本,接下來的6年陸續加入一些所見所感。電影中沒有絕對的好人與壞人,即使大家都沒有惡意卻可能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後果,但有時候我們需要的只是一點點對彼此的尊重。這個故事融合了搞笑、驚悚、悲傷等各種情緒,如果觀眾看完電影能有想和彼此聊聊分享的衝動,我就心滿意足了。」 。

 

《寄生上流》故事簡單,卻又拋出深刻反思,帶給觀眾悲喜交錯的特殊體驗。儘管背景在韓國,但裡頭呈現的社會縮影,卻每一分每一秒都發生在你我的生活中。劇情藉由一貧一富的兩個家庭作為背景,雙方有很多共通點,都是一家四口的家庭,有一子一女,但在日常生活上,卻徹底地兩極化。奉俊昊認為踏入經濟兩極化的年代,不平等的跡象沒有減少,世界人口的一大部分感到越來越絕望。

 

這回利用家教當作故事開端的靈感,其實是來自奉俊昊就讀延世大學時期的家教經驗,他說:「我大學的時候當過數學家教,曾經到一棟花園別墅上課,別墅二樓還有一間三溫暖室。我還記得跟女主人面試的情景,以及大理石地板的觸感和房子寬敞又冰冷的感覺。這些記憶都成了我寫劇本的參考來源。」。

 

回望奉俊昊過往作品,社會批判一直存在其創作中,在《末日列車》透過近未來世界的一台列車車廂嘲諷階級問題、在《駭人怪物》及《玉子》批判資本主義下所製造出來的不人道產物,而在《寄生上流》則選擇深入探究「共存」的問題,並用社會的千瘡百孔加以包裝華麗的外衣。儘管沒有人願意被稱之為寄生蟲,奉俊昊本人也認同這不是個太好的比喻,甚至一度想以「相生」、「共生」等字眼取代,然而「寄生」更有不顧一切的苦澀面貌,因此韓國特有的半地下室屋宅對比有著寬闊大庭院的豪宅,不斷冒出黑水的馬桶與奢華浴缸,甚至富人味與窮人味,理智線斷裂幾乎一觸即發。然而劇中沒有所謂的真正反派,卻面臨無可遏止、讓人無可奈何的局面。「如果用寄生蟲,『共生』裡頭所存在的尊重感會全都消失,語言特色也會驟降,而這正是我要描述處於這種危機的人的故事。」奉俊昊說道。

 

 

寄生的台灣味?

對台灣觀眾而言,《寄生上流》裡頭與台灣的意外連結十分巧妙,「台灣古早味蛋糕」正是奉俊昊刻意加入的巧思,他說:「2016年韓國曾經很流行標榜使用天然食材的台灣古早味蛋糕,結果最大的連鎖店被爆出添加化學原料。我在電影中設定宋康昊曾經加入賣台灣古早味蛋糕卻失敗,就是呈現韓國民眾都知道的時事,剛好也呼應宋康昊一家人都是冒充者。」。

 

▶揭開《寄生上流》幕後空間美學!富人摩登豪宅對比貧窮半地下室的詩意時光

 

四度攜手老搭檔宋康昊

作為睽違10年回歸南韓影壇的大作,《寄生上流》自然少不了老搭檔宋康昊,兩人第四度合作再度繳出漂亮成績單,奉俊昊表示:「這將會是我所有作品當中最非比尋常的一部電影,但我保證演員的身上沒有寄生蟲,一切都很衛生。」宋康昊則說:「導演的作品總是富有想像力和洞察力,當我在讀《寄生上流》劇本的時候,簡直就像16年前收到《殺人回憶》劇本當時的心情,我認為這不僅是導演個人的進化,也是韓國電影的再進化。」。

 

宋康昊進一步表示:「這部電影講的不僅僅是貧富差距,而是無論貧窮或富有,一個人身而為人的尊嚴,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我希望我的每個演出都能讓觀眾有所收穫,每部作品都是身為演員的我謹慎且深思熟慮下的選擇,我很高興這個故事能得到大家的共鳴。」

 

而與宋康昊有多場精彩對手戲的「富爸爸」李善均,打破韓劇中財大氣粗的有錢人形象,奉俊昊將之塑造一個看起來低調文雅、為人親切的富豪,他表示:「李善均演過很多不同的角色,是一個不被定型的演員,他在片中也展現了這樣令人捉摸不定的特質,我特別喜歡他坐在高級轎車後座的樣子,完全就是我想要的富人形象,尤其他的左臉實在太好看了!」。

《寄生上流》由宋康昊、李善均、崔宇植、朴玿談(原譯朴素丹)、曹汝貞、張惠珍等演技派演員聯手主演,描述貧困的四口之家處心積慮想要讓兒女受雇於富有家庭,卻也讓背景懸殊的兩家命運逐漸糾結交纏。宋康昊與張惠珍劇中飾演夫妻,崔宇植和朴素丹分別詮釋長男和次女,四口之家過著擁擠又窘迫的生活,而大兒子竟動起歪腦筋,透過偽造文憑來到由李善均和曹汝貞飾演的有錢夫婦家應徵家教。寬敞華美的豪宅和狹窄髒亂的斗室馬上形成強烈對比,配上詭異的聲音與畫面,散發神秘又瘋狂的氛圍,而近來人氣大漲的男神朴敘俊也在片中客串演出。對於電影,奉俊昊說道:「電影中的貧富差距是所有觀眾都能有所共鳴的,不過這也是一部非常韓國的電影,外國人可能沒辦法百分之百完全理解。」。

 

劇情游刃有餘地遊走於趣味、諷刺、懸疑、驚悚之間,反映階級差異與貧富差距等社會現狀,是一部前所未見、難以歸類的「家庭悲喜劇」。2019坎城評審團主席,也是奧斯卡金獎導演的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則盛讚:「結合不同類型和基調,帶來出乎意料的觀影體驗,又能不帶批判地揭露全球皆然的問題,精彩且俐落地展現電影的本質。」。對於自己創造出獨樹一幟的類型風格,奉俊昊說他在創作時往往跟著自己的直覺走,「我依循著類型片的傳統,但又致力打破窠臼,傳統與突破同時行。」;電影6月28日上映。


 

Text:Ian Liu

via CatchPlay

延伸閱讀

RECOMMEND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在大衛林區執導代表作、曾被評選為21世紀最偉大電影的《穆荷蘭大道》中,我們隨著主角貝蒂和麗塔進入了一座神秘的「寂靜俱樂部」(Silencio),這個似假還真的場所成為解析劇情的關鍵元素。這座虛構的「Silencio」在2011年於巴黎成為真實,由大衛林區本人設計內部空間,如今又於紐約開設分店,以同樣精神、不同面貌問世。

現實與幻想的界線:「Silencio」

在「Silencio」的超現實世界中,上演著一場又一場的表演,而片中角色也反覆在現實與幻想間掙扎,在高潮迭起後,幻想崩解破碎。

片中標誌著劇情轉折點的Silencio,實際上是在洛杉磯的兩個不同劇院拍攝。其中,內部取景的地點「高塔劇院」(Tower Theatre)曾是洛杉磯第一家有聲電影院,在2021年經大規模修復後,成為嶄新的Apple專賣店(Apple Tower Theatre)。

>>> Apple Tower Theatre塵封33年重啟!洛杉磯知名劇院成為Apple Store新據點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穆荷蘭大道》劇照。(圖片來源:車庫娛樂)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Apple Tower Theatre。(圖片來源:Apple)

當虛構俱樂部走入現實,由大衛林區親自設計

在2011年於巴黎開幕的首間「Silencio」,由大衛林區本人親自設計,將電影中虛構的俱樂部化為真實。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他說:「我想要創造一個私密的空間,讓不同領域的藝術能夠在此相聚。」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這個隱身在地下室的俱樂部成功複製了電影中「走入另一個世界」的感受,前一秒還是一片漆黑,下一步便踏入眩目的金色隧道中。「Silencio」除設有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的劇院、閃爍的鏡面舞池、偽裝成迷幻森林的吸菸室,還有一間50年代風格的藝術圖書室,展示著大衛林區的私人藏書,例如卡夫卡、杜斯妥也夫斯基等人的著作。整個場域以金色串連,無論是牆壁、地板、家具或裝飾品都帶有金色元素。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同樣的超現實空間,以不同面貌再現

新開幕的「Silencio」紐約館則有些不同。這裡由曾與Nike、Balenciaga合作過的設計師Harry Nurie操刀,以紅色的天鵝絨貼滿牆壁,金色長椅的椅背沿著牆面一路爬升,像是一面巨大的鏡子;同是金色的舞池反射著紅色的燈光,照亮幽暗的空間。擅長運用各種材質的Harry Nurie,為紐約「Silencio」打造的是一座超現實又充滿活力的神秘世界。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向傳奇夜店致敬,成為紐約的模樣

雖然Harry Nuriev希望尊重、保留大衛林區在巴黎「Silencio」的精神與風格,但他並不想單純地複製貼上。紐約的「Silencio」恰好位在1970年代傳奇夜店「Studio 54」附近,Harry Nuriev便從這個堪稱美國夜生活的經典中汲取靈感,為「Silencio」加入紐約的元素,讓他成為專屬於紐約的模樣。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目前,紐約的「Silencio」結合策劃音樂、電影、展覽、私人包場等不同活動形式,成為一個充滿實驗精神的全新地標,邀請紐約的人們一起走進宛如魔法的超現實世界之中。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延伸閱讀

RECOMMEND

《白蓮花大飯店》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獲獎無數的黑色喜劇《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以接待富裕人士的度假勝地為故事背景,諷刺上流社會的階級特權與虛偽荒謬。預估將於2025年播出的第三季不久前在泰國宣布開拍,除拍攝地點揭曉外,也驚喜宣布BLACKPINK成員Lisa出演,令劇集的話題性提升到新高點。

《白蓮花大飯店》主創麥克懷特(Mike White)曾透露:「第一季強調的是金錢與殖民主義,第二季則是性。我認為第三季將會著重於東方宗教及靈性的觀點探討。」在西方主流文化中,充滿「異國情調(exotic)」的東方傳統信仰往往因理解不足、刻板印象而披上神秘與浪漫的色彩,尤其受到富人與名人的推崇,成為奢侈生活風格的象徵之一,也讓粉絲更加期待《白蓮花大飯店》將以什麼樣的角度詮釋這樣的旅遊假期。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白蓮花大飯店》取景地大公開

《白蓮花大飯店》劇情圍繞著度假飯店發展,所選擇的取景地自然也成為影迷關注的焦點之一。已播出的兩季分別在夏威夷茂宜島、義大利西西里島拍攝,不僅提升了當地飯店的詢問度與訂房率,也為小島帶來觀光潮。

根據外媒報導,不同於前兩季於單一飯店拍攝,白蓮花第三季將首次於多個據點取景,故事線想必也會更加精彩與錯綜複雜。

第1季|茂宜島|四季度假飯店

回顧開播便引發熱議的第一季,是在夏威夷茂宜島的四季度假飯店(Four Seasons Resort Maui at Wailea)拍攝,當時這裡恰好因為疫情而暫停營業。若曾留意劇中佈景,便會發現每個角色下榻的房間,都有著不同特色,透露出角色的個性——當然,飯店原先的設計並非如此。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一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藝術總監(Production designer)Laura Fox曾說明,為了讓中性、優雅的四季飯店貼近《白蓮花大飯店》劇中的調性,製作團隊不僅為客房縫製全新的窗簾和枕頭套,也在夏威夷各地尋找富有當地特色的燈具、地毯、綠植等,並掛上在地藝術家的畫作,在打造劇中熱帶奢侈度假村的同時,也從細節擺設琢磨出角色性格。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一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一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第2季|西西里島|陶爾米納聖多米尼哥宮四季飯店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移至義大利西西里島的聖多米尼哥宮四季飯店(San Domenico Palace, Taormina, A Four Seasons Hotel)拍攝。這座經典的修道院(San Domenico Palace)始建於14世紀,並在1896年擴建成為一家飯店,王爾德(Oscar Wilde)、伊莉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英王愛德華八世(Edward VIII)都曾留宿此地。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如今聖多米尼哥宮由四季飯店接手,以提供最精緻、量身打造的假期為目標,並坐擁岬角的全景風光。在《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播出後,除了吸引許多影迷一探這座古老的建築,也湧現不少以本劇為主題的西西里島旅遊行程。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第3季|蘇美島|四季度假村

既然前兩季都在各地的四季飯店取景,那麼第三季選擇泰國蘇美島的四季度假村(Four Seasons Resort Koh Samui)也不意外了。如同大多數的海島度假飯店,蘇美島四季度假村被熱帶景觀環繞,擁有廣闊的私人海灘、無邊際泳池、花園裡的水療中心,以及一系列不同規格的別墅套房,與《白蓮花大飯店》一貫的風格十分相像。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蘇美島四季度假村。(圖片來源:Four Seasons)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蘇美島四季度假村。(圖片來源:Four Seasons)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蘇美島四季度假村。(圖片來源:Four Seasons)

第3季|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

據稱,普吉島的麥考安塔拉別墅度假飯店(Anantara Mai Khao Phuket Villas)是《白蓮花大飯店》第三季的重要靈感來源。起源自泰國的奢華度假品牌「安納塔拉」,目前據點遍及亞洲、印度洋、中東、非洲和歐洲。

被傳作為本次拍攝地的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以泰國南部的村莊風格建造,還有一座圍繞著古老榕樹而建的「Tree House」,或許都將在第三季劇中亮相。另外,該飯店也設有養生美容中心、喜馬拉雅頌缽聲浴和日落瑜伽等,符合麥克懷特對於探討東方宗教、靈性體驗的期待。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圖片來源:Anantara)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圖片來源:Anantara)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圖片來源:Anantara)

不僅如此,也傳出《白蓮花大飯店》第三季還將於另一間未公開的飯店拍攝,且相較前兩者更具泰國人文特色。待節目播出後,大概又將引發一波泰國旅遊熱潮!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