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藝家林宣宏慢工打造漆器藝術!讓家鄉台中豐原漆器產業再現風華

慢工打造漆器藝術!漆藝家林宣宏肩負台中豐原風土工藝復興夢 

漆藝家林宣宏,放棄醫學轉而深耕台中豐原,在二十餘年間鑽研漆藝創作,讓漆畫開闢出與油畫、水墨相異的獨特藝術風格。多年來他更深入在地,推動地方創生,只為讓家鄉沒落的漆器產業再現風華。

image (2)
漆藝作品。

從漆器創作到地方創生,漆藝家林宣宏深耕豐原在地文化二十餘年,話匣子一開,熱情停不下來。「就像我們喝茶,知道阿里山跟梨山的茶風味有異,越南和大陸各地高海拔產的樹漆,成色塗料效果也是截然不同。」原本學醫,投身漆藝創作,多年的產業史田野調查,讓他深入了解家鄉土地,肩負文化傳承的理想。

民國六○年代是豐原漆藝的黃金時期,外銷鼎盛長達十多年,產業沒落後,豐原漆藝有沒有可能繼續往前走?

image (2)v
漆藝家林宣宏。


沉潛思考,林宣宏從樹漆採集、混合礦物色粉成色漆、髮刷塗漆、蒔繪紋樣各方面多重試驗,嘗試木胎、竹胎、陶胎、瓷胎、無胎(脫胎)。「天然漆的黏稠度沒有標準,我們說髮如絲,拉起來至少三十公分一條細線,太稀或太濃都不好塗抹。」

林宣宏表示,把漆一層層塗上器物,只要不碰撞出裂痕,漆的膠黏力、防水和防腐性,遠遠勝過其他塗料。漆藝學問高深,工藝程序繁複,必須控制在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濕度、二十至三十間的溫度,每塗抹一層就要陰乾一整天,塗的次數越多,漆開得越漂亮,反覆動作下來,完成一件作品,最快也要近一個月的時間。


image (2)b

漆樹主要生長在中國、日本、韓國、台灣、越南,天然樹漆產量受限季節,產地和品種,十足珍貴。

image (2)d

將漆塗刷上器物有隔絕效果,可防止木材腐壞。

「十六世紀歐洲稱瓷器China,漆器流傳自中國、在日本發揚光大,被稱作Japan,像我做的這個就叫Taiwan。」把板豆腐搗碎與漆結合,在台灣瓷器上拓製紋樣,不同顏色分次塗抹,瓷胎加麻布、貝殼,技法多重,光澤透亮細膩。他研發出專利「漆磁」,於磁磚層疊堆塗樹漆,貼附金箔、蛋殼等多媒材交融,效果繽紛多彩,近幾年林宣宏把技法運用在漆畫,呈現不同於油畫、水墨的獨特質感。

一心想著振興豐原的漆器產業,在成立品牌「漆繪仕漆器CHERIS」之前,林宣宏開創「仁社」,以整合社區資源為目標,推動「葫蘆墩社區總體營造」計畫,推廣在地文化、舊俗再翻新,舉辦「台灣情人節在葫蘆墩」、「葫蘆墩五日節」等活動。融合餅、茶、香精髓,將豐原漆藝和糕餅文化巧妙結合在一起,帶動體驗優雅吃餅不掉屑的「餅道」。

身為土生土長豐原人,林宣宏把活絡地方作為使命,一頭栽進。當傳統工藝和舊思維劃上等號,不受重視,仍有一群人努力讓自己成為翻轉的力量。

image (2)s
漆繪仕漆器。


光點

漆繪仕漆器CHERIS
地址:台中市豐原區東洲路6巷2號
電話:04-25280213
FB:台中豐原仁社‧漆繪仕漆器 Cheris.tw

▶杯子可不可以歪歪的?新旺集瓷探索陶瓷新可能

▶療癒夢想基地將三星四季的景色入陶,手作一個個獨特迷人的碗盤

作者:楊芷菡

本文轉載自微笑季刊2019春季號《跟著神明去旅行,非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微笑台灣 官方網站粉絲專頁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荷蘭Eye電影博物館宣布,2024「EYE藝術與電影獎」由台灣藝術家兼電影製作人許家維榮獲。該獎項自2015年起,每年選出一位在視覺與電影藝術領域有著傑出貢獻的人物,由國際提名委員會舉薦候選人、再由評委會進行遴選。

「EYE藝術與電影獎」推動藝術與電影創作

「EYE藝術與電影獎」由荷蘭Eye電影博物館(Eye Filmmuseum)設立於2015年,每年選出一位藝術家或電影製作人,表彰其作品為推動視覺藝術、電影藝術領域發展所做的傑出貢獻,得獎者將獲得Eye電影博物館的聯展機會。歷屆得獎者有:Hito Steyerl(2015)、Ben Rivers(2016)、王兵(2017)、Francis Alÿs(2018)、Meriem Bennani(2019)、Kahlil Joseph(2020)、Karrabing Film Collective(2021)、Saodmail Isodat Isod(2022)與Garrett Bradley(2023)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許家維,《飛行器、霜毛蝠、逝者證言》,2017。(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台灣藝術家許家維獲獎

評審團主席,同時也是Eye電影博物館館長的Bregtje van der Haak表示:「許家維以極高的原創性,將考古技術和科技融合在一起,非常有趣。他不局限於單一的表現或語言,每個創作計畫都探索一個全新領域,並運用虛擬實境、深網研究和考古測量等技術,不斷深入歷史。」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許家維,《在聖堂裡的一場演出》,2021。(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在作品中,許家維以東南亞的地緣政治演變為主題,講述當前的同時也再現過去。創作期間,他尋訪冷戰老兵、泰緬邊境的守軍,共同設計錄像裝置,深入探討當地傳說,並結合軍人自身的生命經歷,重現被遺忘的歷史。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許家維,《廢墟情報局》,2017。(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認識許家維

來自台中的許家維,融合電影藝術與當代藝術,以錯綜複雜的錄像裝置,呈現數位科技的視覺化成果。許家維於2017年獲第15屆台新藝術獎年度大獎,後在2019年擔任亞洲藝術雙年展策展人,曾於北師美術館、日本森美術館、尊彩藝術中心、鳳甲美術館等地舉辦個展,亦曾參與2013年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這不是台灣館》、2016年台北雙年展《當下檔案・未來系譜》、2017年柏林世界文化之家《2 or 3 Tigers》、2018年雪梨雙年展《SUPERPOSITION》等聯展。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許家維擅長融合電影藝術與當代藝術,以錯綜複雜的錄像裝置,呈現數位科技的視覺化成果。(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影像藝術家許家維獲2024荷蘭「EYE藝術與電影獎」!以軍人生命經歷探尋東南亞文化歷史
許家維,《一位來自金三角的演員》,2023。(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延伸閱讀

RECOMMEND

草間彌生上世紀畫作《無限》首度曝光!代表性藝術符號「圓點」與「無限的網」罕見同框

草間彌生上世紀畫作《無限》首度曝光!代表性藝術符號「圓點」與「無限的網」罕見同框

「圓點」與「無限的網」是草間彌生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兩個符號,通常各自為王,不會存在同一個載體。至少在《無限》於拍賣場亮相前,人們是這麼想的。

在即將到來的香港邦瀚斯藝術拍賣場上,草間彌生創作於1995年的抽象畫《無限》將首度曝光,這是拍場上第一次出現同時融合「圓點」與「無限的網」的草間繪畫,珍稀程度與收藏價值不言而喻。

草間彌生上世紀畫作《無限》首度曝光!代表性藝術符號「圓點」與「無限的網」罕見同框
草間彌生《無限》,1995年作,壓克力 畫布,193 x 129.5公分,估價待詢。(圖片提供:香港邦瀚斯)

草間彌生兩大藝術符號同框 X 罕見左右構圖

接近兩公尺高的《無限》,從遠處觀賞可清楚看見畫面被分為左、右兩半,形成兩片深邃的暗紅色區域,像是一面靜止的火海;走近一看,才發現左側網紋交織、右側波點密集,兩半有著截然不同的視覺符號,而點與網交接之處,邊界迂迴曲折,為原本平靜的網點圖案增強了律動感。

草間彌生上世紀畫作《無限》首度曝光!代表性藝術符號「圓點」與「無限的網」罕見同框
草間彌生《無限》,1995年作,壓克力 畫布,193 x 129.5公分,估價待詢。(圖片提供:香港邦瀚斯)

畫中獨特的左右二分構圖法,悄然揭示了二元對立的議題,如東西、有無、虛實、輕重、正反等相對性現象;同時,畫中左右兩方的相互靠攏,也象徵著尋求共識、共融的可能性。色彩上,《無限》呈現深紅與黑色的搭配,這是草間在紐約時期《無限的網》系列中常用的色彩組合,足見紅黑兩色在她創作生涯中的重要地位。

1950年代以來,草間彌生的純抽象繪畫,往往只以「圓點」或「無限的網」其中之一作為主題,兩者融合在同一畫面之上非常罕見。不僅如此,左右分割的構圖在草間的畫中也極少見,讓《無限》顯得更為獨特,更具收藏價值。

藝術家的「生命自畫像」,將苦痛化為創作

無論是「圓點」或「無限的網」,都與藝術家的成長和生命經歷緊密相連。1929年,草間彌生出生在一個富裕的日本家庭,物質生活過得還算可以,只不過父親是外遇慣犯,母親因為害怕失去婚姻而歇斯底里,甚至對孩子們精神折磨。

草間彌生上世紀畫作《無限》首度曝光!代表性藝術符號「圓點」與「無限的網」罕見同框
草間彌生1984年東京富士電視台畫廊個展現場。(圖片來源:Zeit-Foto © 草間彌生 & Estate of Shigeo Anzaï)

悲慘的家庭生活,加上戰爭的陰霾、帝國與父權主義的專制,讓草間的童年苦得喘不過氣,小小年紀就患上嚴重的精神官能症,深受幻覺困擾——她聽見長著人臉的花在田裡聊著天;看見桌巾上的紅花無止盡地擴散,佔據天花板、牆壁,最終覆蓋整個空間,彷彿要將自己給吞噬。

1957年,將滿30歲的草間離鄉前往紐約,啟程前她銷毀了當時大部分的作品,拋開過往的束縛、讓野心浮現,誓言要創造顛覆整個藝術界的革新作品。《無限的網》系列正是在這個時期誕生,最早的一幅畫作上白色小圈如網佈滿黑色背景,表面還塗了層淺淡的白色顏料,像是罩上半透明濾鏡,再現了草間記憶中從日本飛往美國時,從高空俯瞰太平洋看見的景象。

草間彌生上世紀畫作《無限》首度曝光!代表性藝術符號「圓點」與「無限的網」罕見同框
《太平洋》,1960年,油彩布本,東京都現代美術館藏 © 草間彌生

以符號與色彩書寫人生自傳

重重陰影之下,是藝術讓草間的生活透進了光。她將幻覺融入畫中,創作出如今聞名世界的藝術符號「圓點」與「無限的網」,數十個鐘頭的作畫時間她反覆堆疊顏料、勾勒點線,從中尋得平靜與生存的動力。她曾說,如果不是為了藝術,或許早就自我了斷,「畫畫就像是在絕望中迸發的熱情。」

草間彌生上世紀畫作《無限》首度曝光!代表性藝術符號「圓點」與「無限的網」罕見同框
草間彌生與長達十米的《無限的網》畫作 © 草間彌生

結合了點與網的《無限》,像是草間彌生精神狀態、生命經歷與世界觀的完美交集,猶如一幅珍貴的生命自畫像,或是一部以符號與色彩書寫的人生自傳。如此珍貴的作品將歸何處?待邦瀚斯拍賣場上落槌後揭曉。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