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進古老農舍與自然萬物為伍!Feldspar Studio總監Cath Brown的英式田園生活

La Vie 2022/7月號 居住的n種方式

白色屋子上有著茅草屋頂,被無盡田野和野生動物包圍,這樣的家真的存在!這是產品設計工作室Feldspar Studio主理人夫妻Jeremy和Cath Brown的家,從倫敦市區搬到德文郡(Devon)鄉村,他們毫無猶豫,自己種菜、手作器物、建造樹屋,和自然萬物共榮共生。


「我們在倫敦的生活很有趣,總發誓著永遠不會離開。」Cath回憶起過去的城市日常,她是從事建築設計的Soho族,Jeremy則任職於聯合國,協助精品業在非洲建立永續供應鏈,幾乎每週得往返肯亞。儘管忙碌,他們還是抓住下班時間,一起從小公寓閒晃到街上小店,採買晚餐食材或造訪喜歡的餐館;假日會沿著運河散步、騎腳踏車,再看場展覽或電影。「這樣的生活很完美,但我們開始累了。」不單是長時間的飛行旅途,懷孕時每天擠在公車上好幾個小時,市中心的噪音、氣味漸漸令她反感。「之後兒子出生了,一想到他小小的肺會吸入這些充滿污染的空氣,我們就決定離開。這很突然,根本沒有任何計劃。」


這個故事發生在2016年,當年他們立刻在隔月辭掉工作,至於要落腳哪裡?「我們想要空間和無盡的視野,地點是在海邊和荒野做選擇。」最後他們選擇了後者,搬到英國西南部田野遍佈的德文郡,租下達特穆爾(Dartmoor)的一棟農舍,當地著名的達特穆爾國家公園,以荒野地形和多樣岩石的獨特景觀聞名。一個禮拜後,他們就開著一輛廂型車,把倫敦公寓的所有東西都載來德文郡。


Feldspar Studio_01他們搬至英國西南部德文郡的一棟農舍



自然有機的生活和設計理念

他們居住的古老茅草農舍,位處達特穆爾的邊緣地帶,座落於一條長長蜿蜒小徑的盡頭。Cath聊起最初的樣貌,「附近大約有10間閒置穀倉,全部都荒廢了,沒有網路甚至連基本訊號都沒有。手機在這裡完全不通,得走到車道上才能打電話。」但這並不減他們對房子的喜愛,外觀是喬治亞王朝時代建築風格(Georgian style)和原始土牆的混合,每扇門高低都不同,裡面有巨大的花崗岩壁爐和1920年代的烤爐,沿著屋外路徑可一路走上小山丘,俯瞰田野和荒原。


Feldspar Studio_02他們以古老茅草農舍為家,後門也被佈置得綠意可愛。



「生活突然停了下來,我們開始照顧舊有的菜園,種了大黃、歐芹和一些野菜,也常常收聽廣播─沒錯,我們沒有電視。」Cath說,在德文郡的新生活,他們才有了真正的休息。但半退休生活過久了,也開始思索工作方向,曾想過回歸原本職務,但他們很珍惜一家人聚在一起,不願再回到出差和壓力不斷的日常。剛好他們搬來德文郡時,因為沒有足夠的餐具,便向一家旅館買了陶輪,老闆還幫他們上課、讓他們使用自己的窯。有一年聖誕節家人們紛紛來訪,餐桌上使用的20件餐具,全出自他們之手。


Feldspar Studio_03和大自然共生的生活方式,深深影響Feldspar Studio的設計理念,保有物件的自然和有機。



「這是一項興趣,最初並不認為它具有商業潛力。但我們喜歡花時間創造東西,了解物品是如何被製造,以及杯子等日常物件背後承載的時間和心力。」於是他們創立「Feldspar Studio」,2018年更在離家不遠處有了自己的陶瓷工作室,希望能創造出具有工藝美感,又能真的在日常裡使用的器物。他們也將家中樣貌和生活方式帶入設計,「家裡的牆壁看起來就像我們設計的杯子,都帶有不均勻的坑疤。我們想保持物件自然和有機的外觀,而不是幾何和精確。」


Feldspar Studio_04Feldspar Studio將製作的器物形容為「生命之物」,希望創造出真的在日常裡被使用的產品。



最迷人的是和野生動物為鄰

不過他們創造的不僅有器物,還在花園裡的橡樹上蓋了一間樹屋。「樹屋還正在建造中,我也很好奇會不會有完成的一天,因為我們總不斷增加新想法。」Cath說,樹屋由Jeremy單槍匹馬打造,覆蓋的碳化木板使用日本燒杉板(焼き杉,Shou-sugi-ban)傳統工法,且沒有在樹上釘任何東西。樹屋有兩層樓,內部透過梯子連接,每扇窗戶都覆蓋百葉窗,還有一個戶外陽台,可以坐下來觀看野外動物。「它還需要一些內部工程才能在裡面過夜,但已經是一個很幸福的地方,夏天晚上我們會坐在裡頭,拿著酒,看著大地慢慢睡去。」


Feldspar Studio_05樹屋目前仍在建造中,坐在裡頭可以俯瞰廣闊田野,夏日夜晚可見漫步於此的鹿,還有倉鴞在此飛翔。



四季在這裡是分明的,Cath說,夏天有著無與倫比的美,特別是太陽在晚上10點下山,傍晚光線穿過花園裡巨大橡樹的時刻;到了秋天,山谷會聚集美麗薄霧;這裡的冬天極為寒凍,被冰雪覆蓋的田野渲染成藍色;回到春天又是新生命的開始,家旁田野滿是幼小的鳥、羊、兔和牛。「不過這裡很常下雨,1∼3月常常被黑暗和下雨占據,確實讓人疲憊不堪。」他們養了狗和雞作伴,但Cath說最迷人的莫過於周遭的野生動物,夏天早晨從臥室向外看,是鹿在田野裡曬太陽;漫長的夏日夜晚,倉鴞會繞著房子打轉,低空飛過田野覓食。野兔會在車道上神出鬼沒,巷子裡有彼此打架的獾,數百隻小田鼠總忘我地在路上尋找食物。「去年夏天看到好幾百隻小青蛙,每隻都只有指甲那麼大,在草坪上跳來跳去好幾天,這個景象彷彿是大地在動。」


Feldspar Studio_06Cath說,生活周遭的動物們都專注在做自己的事,和牠們一起生活是很特別的感受。



現代化的鄉村生活

然而人總有經濟和社交的基本需求,這樣遠離塵囂是否太不切實際?「我們其實過著相當現代的鄉村生活,重度依賴網路來工作和放鬆。」Cath笑說,當電纜被暴風雨摧毀,或是被閃電擊中(這發生過兩次!),的確會過上幾週沒有網路的生活。但儘管地處偏境,他們也自己製作優酪乳、種菜,周末在田野篝火上做飯,他們仍會造訪附近的麵包店,那裡有絕佳的肉桂麵包和咖啡,也向農民購買肉類和蔬菜,車程半小時內還有很棒的餐廳。這樣的居住方式是心中理想嗎?「噢,這完全是我們的夢想⋯⋯」Cath話鋒一轉,「話雖如此,我們家現在實際上是孩子們的樂高和哈利波特聖地,這點不是很理想,但充滿很多樂趣。」



文|張以潔 

攝影|Alexander Rhind

圖片提供|Feldspar Studio

一起透過 La Vie 2022/7月號《居住的n種方式》,探索更多居住的可能!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