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7

返回文章

房彥文

房彥文

房彥文與日本攝影師若木信吾

房彥文與日本攝影師若木信吾

居藝廊 G.Gallery

居藝廊 G.Gallery

居藝廊 G.Gallery

居藝廊 G.Gallery

房彥文和動態設計師林思翰

房彥文(右)和動態設計師林思翰(左)經營G Space

GSpace

G Space

GSpace

G Space

房彥文攝影作品

房彥文攝影作品

房彥文攝影作品

房彥文攝影作品

谷居 Gu Ju

谷居 Gu Ju

谷居 Gu Ju

谷居 Gu Ju

谷居 Gu Ju

谷居 Gu Ju

谷居 Gu Ju

谷居 Gu Ju

房彥文攝影作品

房彥文攝影作品

房彥文攝影作品

房彥文攝影作品

房彥文攝影作品

房彥文攝影作品

房彥文攝影作品

房彥文攝影作品

返回文章

返回文章

專訪/1994年生的房彥文:斜槓是面對恐懼的選擇,「這是一種生存本事」

+17
+17
+17
+17
+17
+17
+17
+17
+17
+17
+17
+17
+17
+17
+17
+17
+17

眼前掛著圓眼鏡又蓄著小鬍子、時常穿藏青色西裝外套奔走各大場合的男子,總是對各種事務指揮若定、不時在電話中用流利的日語溝通工事 — 1994年生的房彥文,想來是處於剛出社會沒多久的年紀,但他19歲時就已是知名廣告公司和各大品牌的合作攝影師,曾多次受邀到各地參展、抱回國際大獎;在你我剛踏入職場的階段,他的事業版圖已放眼世界,致力推動台灣與各國的文化交流。

 

要是再聽聞他肩負的若干身份,更不免讓人心頭一震:身兼攝影藝術家、Group.G谷汩文化負責人、藝廊創辦人、台灣攝影盛事Wonder Foto Day策展人以及日本株式會社ごぶごぶ董事……隨著業務發展,更多從未被框架的角色想必也指日可待。房彥文的「斜槓」之路不只走得很前面,而且斜了又斜、永無止境,儼然是新時代斜槓工作者的代表。

 

大一就休學:我只是不想浪費人生!

出身理工家庭,讀二類的房彥文在求學路上和多數人相近的故事大概是:「爸媽都怕小孩輸在起跑點,心算、古箏、相聲、書法……反正什麼都學過!」但他並沒有在其中找到熱愛的事物,倒是早早就被攝影給勾了魂,連崛起的過程也是離奇得可以 — 國、高中時從他口中「認識一票會問我要不要去拍照的網友」開始,房彥文從攝影助理學起打燈、拍照、和客戶溝通,唯一一次在論壇分享短居京都的照片作品就得到熱烈迴響,打開接案生涯。 對人生早有願景的他,高中就為了攝影瘋狂翹課,打定主意擺脫教育體制束縛;突破當然是艱難的,革命也從沒少過,面對家庭衝突和少年時硬派性格的自我,房彥文選擇了離家:「我不覺得自己很特別,這只是讓我快速成長的契機。」他的口氣像風那樣淡淡輕輕地。

 

原本壓根兒不想念大學,拗不過父母希望「至少試試看一年也好」的要求,房彥文靠著高中打下的日語基礎選了日文系,心裡想的只是可以不必花太多時間上課、繼續拍照,然後只用短短兩個月準備時間就通過日語檢定,執拗地讀完大一便休學、頭也不回地離開校園:「我知道我要的是什麼,每個人要對自己負責,我不要浪費人生!」

 

無「理」不「斜」,斜槓是一種生存技巧

從學生身分直接投身創業,因為根本沒有經驗,什麼都得自己找資料和求教,遭遇過哪些困難?「不是有沒有遇到困難,而是『只會遇到困難』!」房彥文答道。2014年和友人首次合資開攝影棚,雖然租借場地、辦活動和講座都累積了不錯的評價,卻因為對人力投入和設備採購等成本概念都還不足,短短一年就以失敗收場,後來曾經因為理念不合而拆夥過、對未來迷茫而躊躇過,但回頭來看,他篤定表示:「一定要有失敗,才有機會了解怎麼修正。」

 

房彥文坦言雖然到現在還是覺得眼前的景象「既開闊,又荒蕪」,但他逐步把創作格局從一個人拓展為一群人,將「聚集」視為可以開展更多可能的當代藝術,一步步把谷居Gu Ju和G.Gallery藝廊給做了起來,接著以嶄新的游擊模式開辦Wonder Foto Day攝影博覽會、並延續成持續發揮影響力的媒體網站,同步也確立Group.G在「文化」脈絡之下著力推動美學、藝術、創作相關行銷、策展和顧問服務的品牌定位。

 

秉著「有了空間,聚集後就能留下、創造交會」的理念,今年房彥文又和動態設計師林思翰營運了G. Space,結合Education(教育)、Event(活動)、Exhibition(展覽)三大元素,讓各種創意大玩化學作用,促成一方新世代品味基地。另一方面,他對地處大稻埕的谷居著手進行活化,先是獨立咖啡師於一樓開設一日一珈琲,晚間則由曾在Livehouse界佔據舉足輕重地位的「地下社會」前店長領軍,化身DJ酒吧Old Ideas;二樓繼續推行展演活動、三樓有遊戲公司進駐、四樓入住了藝術家,目前也正引進亞典藝術書店選書……房彥文許的是長遠的文化願景:「設計、藝術、攝影、音樂、文學都是一種語言,詮釋時代和各種主義的發展,不可偏廢。」推動青年共創場域之餘,也將讓他更有餘力投入志業。

 

房彥文用亮眼的成績說服家人,讓他們從反對到理解,母親也成為支持他的一大支柱;對他來說,一切發生都未必在計畫之中,而是自然「長」出來的想法:「其實就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想讓大家被看見。」

 

東玩玩、西試試,如此的「斜槓人生」在旁人眼裡或許太理想又不切實際、甚至有點「不務正業」,然而「無理不斜」,房彥文認為成為斜槓的理由在於專注一件事就能安穩過一輩子的時代已經逝去,等著我們的是做久了或許就被淘汰的命運。早在「斜槓」這個名詞出現之前,多方開發興趣和專長就已是一種「很野生的本能」,源於對資訊和自身不足的恐懼,其精髓從來不在獲得多重身分,而是增進生存技巧和能力:「當學習管道越來越多,你只能選擇學或不學。所以有案子時我們什麼都接,沒有人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變專業的,因為體會有所不足才一直學習,熬過就是你的!」房彥文激勵地說。

 

選擇面對恐懼、懂得「示弱」很重要

我們也向這位成功的斜槓青年求取「斜槓智慧籤」,房彥文的解籤詩有兩大重點,首先他有些語重心長:「不要再羨慕老一輩了,羨慕沒有用,不會前進。」

 

他建議大家面對生存壓力和恐懼感,「雖然不一定美好,但總要享受!」不管是選擇出國見識或實習,這些經歷都將和自己互相加乘、創造價值。二則是「懂得示弱」很重要,房彥文補充道:「沒有必要覺得自己很強,要會求助,看各式各樣的書、看展、在網路上研究案例、跟人討論或吃飯聊天……總是會得到很多新的觀點!」

 

就像房彥文說的,在傳統價值觀裡,他或許是個「走偏」的典型壞小孩,但是這個1994年生、勇敢把人生斜著走的小子,還真是「斜」闖出了一片天,用斜槓成功掌控自己的人生話語權!

 

房彥文|斜槓短問答

Q:屬於先做再說、不怕犯錯,還是深思熟慮後才會啟動計畫的人? 

A:先做再說,但我也很深思熟慮,邊做邊檢視、調整。有點子一定要先做,不然就什麼都沒有啦!


Q:面對普遍仍然很看重學歷的職場,會考慮重回校園嗎?

A:不會,高中時就一直覺得學校沒辦法讓我決定要做什麼(但現在或許稍微進步了一點),但我想主宰自己怎麼成功和失敗。


Q:未來還想讓自己多增加哪幾條斜槓? 

A:西班牙文學習者/廚師,西式的吧。/家具設計/空間設計。

 

房彥文

谷汩文化 Group.G 負責人、株式會社ごぶごぶ取締役


攝影師、策展人、藝廊負責人,做為攝影師曾受邀於日本、巴黎、中國大陸等地展出,於 2015 年榮獲 Unknown Asia Osaka 總冠軍與知名出版社 FOIL《竹井正和賞》。

台北經營有谷居 Gu Ju 與居藝廊 G.Gallery 兩間藝廊,以多元媒材的當代視覺藝術為主力,致力於支持日本與台灣年輕藝術家,每年於春季舉辦台灣最大的攝影博覽會 Wonder Foto Day,集結各國 120 位攝影藝術家並廣邀國際出版社、策展人等,為參展藝術家創造長期效益。


同時推動台灣與義大利、日本的國際文化交流,參與策劃 In Blico 台灣西西里交流展、長岡 Sake Discovering 設計師交流等案,也與台灣三星電子、Wacom 等國際品牌合作,規劃藝術家結合進行展覽與活動,活用藝術能量並創造品牌形象與價值。


設計師交流之夜 PechaKucha Night Vol.40

時間:2019/08/31 (六) 19:40-22:00(19:00開放入場)

地點:學學舞台XUE XUE STAGE 

票 價:網路購一般票NT330,當日現場票NT400

(每張票價均包含NT30回饋至 PechaKucha Global Fund)

更多活動資訊請至官網 連結點此


文/林冠儀

照片提供/房彥文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