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田正治逝世20年紀念回顧展》亮相台北華山!走進日本攝影大師鏡頭下的鳥取砂丘黑白魔幻時刻

植田正治,《爸爸、媽媽和孩子們》,1949©ShojiUedaOffice

如同腳接觸沙丘瞬間,體感到的清涼或溫暖,日本攝影大師植田正治鏡頭下的作品,看似簡單卻予人舒服、療癒的攝影溫度,彷彿亂糟糟的心情能在一瞬間獲得平靜。2020年,作為植田正治逝世後20年,長時間以來,台灣、亞洲、甚或全世界的藝術愛好者,並沒有遺忘植田正治,回顧出版與展覽皆不曾間斷,如今集結攝影大師專屬珍藏的140件原作將首度來台,《植田正治逝世20年紀念回顧展》在2020年1月18日於台北華山登場,讓攝影迷能看見大師最珍貴原作!


植田正治,拿著氣球的自拍照,c.1960©ShojiUedaOffice

本展由曾策畫過歐美攝影大師Robert Doisneau、Saul Leiter的日本重量級攝影策展人佐藤正子操刀。為了台北展的開幕,她與植田外孫增谷寬先生也特別來台,並表示不同於以往的展出地點,這次在台北華山文創園區的展出更貼近植田正治作品中發現日常的溫暖。「植田正治最鐘愛的主題是他出生和成長的山陰風土事物,但他的作品有著超越風土人情與時代的普遍性,不斷帶給觀眾新的驚喜與深刻的感動。」佐藤女士介紹到,透過她的文字梳理,更期待在看展過程帶給觀眾「觸動及感動」。

植田正治,HenohenoMoheno,1949©ShojiUedaOffice

以家庭為攝影的原點

不同於穿梭在各大城市和小巷的森山大道,或是遊遍日本各地古寺的土門拳,植田正治鏡頭下的取景地多以日本島根縣和鳥取縣一帶為主,由其以鳥取砂丘的系列作品廣為人知。儘管植田正治總謙稱自己是「業餘攝影師」,然其畫面中戴著帽禮貌穿西裝並手持雨傘的男人、和服女子、騎單車的男孩,或是嬌羞的制服女孩,在一望無際的沙漠海之中,模糊了紀實與幻想邊界,如此獨特又帶有神秘氛圍的黑白攝影風格,在當時可是極具前衛。

此次展覽集結其早期至晚年的141件珍貴原作,包含經典代表作品《砂丘》系列,以及後期備受贊譽的時尚攝影等多個系列。1937年,植田發表了以日本海濱附近女孩子為主角的《少女四態》,是他在二戰之前實踐「擺拍攝影」理念的代表作,不僅是這次展覽必看作品,也是這次台北場限定的紀念票卡圖像,絕對是植田正治迷不可錯過的收藏小物。

植田正治,少女四態,1939©ShojiUedaOffice


作為開啟日本當代攝影之祖的植田正治,作品以超現實、冷調和默劇感獨樹一格,自1949年開始在鳥取縣沙丘拍攝以自己家人為主題的《家庭》系列,作為記錄對象的家庭卻以一種完全背離生活感、極度自由且富有超現實氛圍的形象出現,成為植田正治「導演式攝影」的一部顛峰之作,也奠定了「植田調」(Ueda Cho)只拍攝他自己體驗的人事物,從未將自己定位於某種思潮的「個性」。其中讓他聲名大噪的經典黑白攝影系列《砂丘劇場》,平凡景色,卻透過大師刻意陳列的視角而構築出超現實效果,像是一幅魔幻畫作般,令人定睛難忘,尤其深受法國人的喜愛與肯定。

取景鳥取沙丘創造奇特攝影視覺

另一個植田正治攝影中的主角「砂丘」,則是在1940年代原本是攝影雜誌《CAMERA》邀請當時日本攝影界領軍人物土門拳拜訪山陰地區與當地的植田正治和綠川洋一兩位攝影師,進行一場「砂丘攝影對決」,沒想到植田正治卻被這廣闊且充滿魅力的自然景觀所吸引,之後他與砂丘的關係,也貫穿了他整個攝影生涯。於是,對於家人的親密與對於家鄉的熱愛,成了植田正治終生攝影創作的追求。

植田正治,有妻子的沙丘風景,1950

其他精采系列,包含以山陰孩童為主角,拍攝長達15年的《童曆》;《小傳記》是植田正治從1974年開始在攝影雜誌《每日攝影》上連續12年不定時連載的集結。該系列全都是正方形、A5紙大小、未進行剪裁的攝影作品。以及1983年長久以來一直支持植田正治創作的妻子紀枝突然離世,在兒子鼓勵下所創作的系列時尚寫真《砂丘》,此舉更震驚了整個日本攝影界,讓他在自己的故鄉鳥取砂丘,重新找回實驗精神和享受攝影的感覺,獲得極好的反響。

植田正治,HenohenoMoheno,1949©ShojiUedaOffice

當然,談及植田正治除了砂丘攝影外,他與天王福山雅治的師徒情更是引人津津樂道,兩人於1994年相識,當年因工作關係,福山雅治走訪大師的故鄉鳥取縣,在大師掌鏡下於鳥取砂丘拍下那張自身音樂生涯的重要百萬單曲《HELLO》封面,也因為此次相遇,兩人不僅成為忘年之交,亦開啟福山雅治的攝影之路。

至於究竟大師作品合以如此令人著迷,2020年初就讓我們共同沉浸在優雅的「植田調」中,重溫這位大師的超現實、溫情、前衛、時尚、生活的各種面向!


植田正治

為開啟日本戰後前衛攝影的重要人物,作品受到紐約現代美術館、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等國際級美術館典藏,並於1996年,獲得了法國政府文化部的法國藝術與文學騎士勳章。2000年去世,享年87歲。

在他年輕時候,即第一、二次大戰以前,藝術中的前衛表現已在日本興起,但植田正治一生都在他的家鄉努力創作,不受任何潮流、運動影響,只追求他所認可的藝術。植田正治喜歡拍攝風景:他的家鄉、與家人、其周圍的事物,他的作品永遠維持一種攝影的溫度,在質量、時間、文化上,都留下了恆久的意義。也因此,他的攝影獨樹一格、無人可及,也以至於所謂的「植田調」,能夠繼續成為幾乎一百年後的今天,仍是深獲好評的對象。 

植田正治逝世20年紀念回顧展

展覽地點:華山文化創意園區 西五館

展覽日期:2020年1月18日至3月1日 (除夕休館)

展覽時間:上午10點至下午6點

紀念票首賣:以植田正治戰前代表作《少女四態》設計發行的珍藏版紀念票,限量1000套。(售票點此


Text:Ian Liu

via  均勻製作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做一場夏日清醒夢!《銀洸掠羽》LUPA X Monika Marchewka雙人展,服裝刺繡、電影分鏡意象融入畫中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炎炎盛夏,到Hiro Hiro Art Space看《銀洸掠羽》雙人展就像浸入清涼的清醒夢裡,展間裡出自兩位藝術家——Crystal LUPA(呂紹瑜)、首次在亞洲展出的Monika Marchewka(莫妮卡.馬爾喬卡),一系列如夢似幻、透著銀波和星光的畫作交織,讓白盒子彷彿化身神話或夢境現場,當中還蘊藏著兩人分別受服裝設計、電影背景影響的創作細節。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充滿誘惑的夏日神話

朦朧、超現實、神話感,是LUPAMarchewka作品中相通的特質,她們將個人感性轉化為詩意語言,作畫像是創造夢境,帶觀眾神遊至白孔雀、美人魚等神秘意象不只是傳說的世界——那裡如夢,卻不是單純的天真,倒像是充滿誘惑的伊甸園,歡迎在這探索各種情感隱喻。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LUPA帶你拋開時間和空間感,穿梭現實與夢之間

LUPA的創作靈感來自夢境、文學或記憶片段,她將現實或夢中的生命體驗場景化,視覺語彙總是帶著東方神秘主義、流露奇幻的文學氛圍;更以薄紗霧氣般的細膩筆觸,綴上金銀箔碎片,營造畫中獨特的內在光源,形塑一種去時間/空間感的特殊朦朧狀態,引領觀者來回穿梭作品和自身經驗、想像之間,進而產生共感。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Crystal LUPA(呂紹瑜)作品。(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這次她也嘗試使用不同尺度、形狀的畫框,增加作品之間的互動性,像是《伭駒》和《星洲》兩件作品的編排,形成一幅獸望著星空的畫面,彷彿兩者身在同一個宇宙、卻置身不同星球。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Marchewka遊走於虛實邊界,揭露親密關係的浮動

來自波蘭的Marchewka則遊走於具象和超現實之間,善於在黑暗與光明間創造平衡,常以雲、霧、水等元素和女性主角為題材,探索個人旅途的多樣可能性。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畫中的注視、淚水、閃耀、珍珠、寶石等元素,令人聯想到喬治王朝時期情人之間互贈的眼睛肖像畫(eye miniature),這種袖珍畫經常與珠寶結合,做為戀人的紀念信物,具有特殊的親近和私密感;在Marchewka的筆下,則暗示著關係所帶來的種種浮動,像是思念、愛意、脆弱、恐懼、謊言……。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Monika Marchewka, Undercover/Monika Marchewka, Rescue(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初相遇於《Art Maze Mag》紙上

Hiro Hiro Art Space將兩人作品聚在一塊辦展之前,她們就曾在紙上相遇。LUPA分享,2023年曾參與英國獨立藝術雜誌《Art Maze Mag》公開徵件獲選,作品被收錄在〈Double Volume Issue 32-33期數當中,正巧當期封面就是Marchewka描繪美人沈睡於貝殼的夢幻作品。

受服裝設計、電影背景影響,刺繡意象、鏡頭語言揉於畫中

除了同期登上同本雜誌的緣分,兩人在創作背景上也有相呼應之處,都具備藝術以外的創作經驗——LUPA擁有服裝設計背景,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Marchewka則曾擔任《梵谷:星夜之謎》(2017)動畫部門主管,其為首部以油畫製作而成的動畫,透過倒敘手法描繪梵谷的生命故事,當年更入圍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長期與服裝、動畫電影交手的經歷,也分別影響著兩人的藝術創作語彙。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藝術家Monika Marchewka/藝術家呂紹瑜Crystal LUPA。(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LUPA個人照攝影:Ricor)

LUPA從大學念服裝設計開始,就會收集不同質地的布料、緞帶等,也喜歡刺繡,這些織品多變的紋理,為她在平面繪畫上的質地提供許多聯想。作畫時,她會將局部的顏料堆疊,做出微微的立體感,營造刺繡般的效果,像是這次展出的作品《繡袍》當中,白孔雀像是穿著一件「刺繡長袍」,袍子由LUPA用顏料做「編織」,將黏稠、液態的「絲線」鋪上畫布,在油脂揮發後留下紮實的經緯。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另一邊,Marchewka的作品不只是繪畫手法的展現,也說著「鏡頭語言」,她的畫如同電影分鏡,畫與畫之間彷彿互相串連,雖都是靜止畫面,卻透過主角的眼神、動作等「動態感」細節,引人聯想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劇情會怎麼走?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此外,Marchewka也透過像是「拍特寫」的表現手法,凝結並放大情感,更預設了第三者(觀眾)貼近、觀看的動作介入,藉由巧妙的構圖加強觀者和作品的互動——當我們看著畫中望向海上珍珠的美人魚,彷彿不是分別看著物和人,而是透過美人魚的眼望著珍珠——像這樣邀請觀眾融入畫中的體驗,賦予繪畫敘事更多想像空間,讓每個人都能發展出自己版本的「電影」。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Monika Marchewka, Assurance/Monika Marchewka, The final one(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銀洸掠羽》呂紹瑜 X 莫妮卡.馬爾喬卡

日期|2024.07.06-08.11(週二至週日 11:00 -19:30)

地點|Hiro Hiro Art Space(台北市中正區紹興南街10號)

用軟雕塑凝練歷史!朋丁新展《柔軟痕跡》:李佳玲以「絎縫」工藝刻畫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柔軟,是一種轉瞬即逝、不留痕跡的觸感,但或許在相處的過程裡,會不經意地留下深刻的動容瞬間。」

以織品為主要媒材的台灣創作者李佳玲,擅長透過絎縫工藝(Quilt)轉譯古代雕刻的記事行為,從在地的蘭嶼身世故事,到國際的古老沈船事件,都是她的靈感來源。她以詩意手法穿梭時空、凝練歷史,也試驗著軟雕塑的表現可能。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台灣創作者李佳玲與其作品《石頭的低語》及《軟花瓶》。(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今年4月,李佳玲才參與2024米蘭家具展《弦外之音》台灣創作者群展;如今回到台灣,再於台北藝文空間「朋 丁 pon ding」帶來個展《柔軟痕跡》(Traces of Softness)。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2024米蘭家具展《弦外之音》台灣創作者群展。

著迷古物,往藝術全球化的反方向探

在藝術與設計邁向全球化、流行化的過程中,李佳玲反其道而行,從地方的物質文化、自然與人文歷史中得到啟發,萃取並融合東西方文化、新舊樣態,述說人、物和環境之間的故事。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石頭的低語》。(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是什麼原因讓她選擇用藝術和工藝「考古」?李佳玲說:我ㄧ直對古物很有興趣,覺得當我們回頭看以前的人喜歡什麼、做什樣的事,經過幾百年還是高度的相似。原來迷人之處在於人類跨越數百年的「默契」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軟花瓶》。(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織物是濾鏡,讓萬物回歸質樸

《柔軟痕跡》展覽中,柔軟的織物像是一片濾色鏡,世間的人事物透過李佳玲的眼睛,回到柔軟且質樸的樣態。讓我們分別看向2件主要展品:

《石頭的低語》(The Whisper of the Stones以東南亞海小島層瀕臨絕種的植物「蝴蝶蘭」為題,訴說人類與環境的關係。1879年,白花蝴蝶蘭首度在蘭嶼被採集,卻在短短幾年內因過度採集,其原生種就此消失在這座島嶼,只為島留下了「蘭嶼」這個名字。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石頭的低語》。(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李佳玲以傳統絎縫(Quilt)工藝柔軟地刻痕出紋理,模擬原始人類社會的石雕記事行為;並結合拼布、網版印刷、手工刺繡等工藝,靜靜訴說人著迷於自然的美,卻讓其消逝的故事。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石頭的低語》。(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另一件《軟花瓶》(Soft Vase靈感則來自1998年的打撈沈船事件「黑石號」,當時漁民在印尼沿海發現一艘從唐代中國航向阿拉伯世界的貿易船隻,上頭載滿了千年前的陶器、金屬工藝品、碗碟等,這些文物被稱為「唐代寶藏」,甚至被認為是當代在中國以外的地方,規模最大、種類最豐富的文物窖藏。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軟花瓶》。(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李佳玲以東西方色彩融合的「千年古老瓷器」為題材,為花瓶外觀賦予千年前船隻沉於汪洋、被珊瑚包圍的古老意象,創造出獨特的視覺、觸覺體驗,也搭建起穿梭時空的柔軟世界。

「當時的世界已有國際貿易的概念,中國透過船運將瓷器、絲綢運向西方世界,當時的工匠可說是在一個想像的世界當中,畫出對遙遠國度的想像與圖騰。」李佳玲說道,於是她將這份意念投射在自己的創作當中,透過自我對話的過程,將與外圍世界溝通和理解的心意,轉譯在一件件花瓶軟雕塑之上。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軟花瓶》。(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探尋歷史,回歸兒時的澄澈視野

在創作的過程中,李佳玲常以自然與人類歷史、物質文化做為隱喻,藉以回望當下的人類世;並透過柔軟的織品特性,讓人的心靈回到如兒時一般純粹的狀態去感受創作。這次以《柔軟痕跡》為名進行展出,她也希望與觀眾一同向內在探索,找到一些屬於自己的柔軟回憶。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石頭的低語》。(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柔軟痕跡 Traces of Softness 》小佳碧玉 Pieces of Jade 個展

展期|2024.07.27-08.18⁣ 12:00-19:00⁣⁣⁣⁣

地點|朋 丁 pon ding ⁣⁣⁣2樓⁣(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一段53巷6號⁣)⁣

公眾導覽|07.27(六)15:00,報名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