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章

專訪/iPhone也能拍出好電影!《怪胎》導演廖明毅的電影拍攝美學

La Vie 2020/10月號 《人設訂製術》

因為用手機拍攝非常赤裸完全沒有修飾,所有拍攝場景都要事先挑選過、確定畫面和構圖好看。

iPhone因為輕巧體積小,可以拍攝各種大型攝影機無法做到的視角,但廖明毅盡量不使用這種炫技手法,因為觀眾很容易出戲,反而一直思考鏡頭在哪裡而忽略劇情發展。

使用iPhone拍攝,只要確認好畫面,開拍時所有劇組人員都可以離開現場,讓演員自行發揮,演員都表示這種狀態更容易進入情緒,演起來也更自然。

鮮明的色塊設定、場景和構圖俐落,都是用美術設計的巧思,補足iPhone沒有景深、鏡頭選擇受限的問題。

為了增加手機拍攝的穩定度,除了穩定器,還多了輪椅增加鏡頭移動的流暢性。

本文選自La Vie雜誌2020/10月號《人設訂製術》


今年國片《怪胎》8月在台灣上映前,就已備受國際關注,年初才拿下義大利遠東影展兩個觀眾獎獎項、7月再獲富川奇幻影展亞洲電影奈派克獎(NETPAC)青睞,台灣上映一個月後票房突破4,200萬,而且它還是台灣第一部全片只用兩隻iPhone XS Max拍攝,含廣告宣傳成本僅花了2,000萬台幣的電影。電影宣傳進入尾聲,留下更多值得討論的問題是:如何能讓更多創作者得到啟發,用口袋裡的簡便攝影工具,讓原本沒有機會發展的微小創意,有機會發光?我們邀請到研究iPhone攝影近10年的《怪胎》導演廖明毅,親自談談自己的心路歷程。



Q:為什麼想用iPhone拍電影?

廖明毅:2010年有一部用iPhone 4拍攝很粗糙的4分鐘短片《Apple of my eye》,當時手機才剛變成多工的智慧型手機不久,大家還在驚訝手機可以結合App做這麼多事情,那支短片出現,而且強調手機的攝影能力,我覺得好驚奇:為什麼手機可以拍影片?所以我開始想像,如果能把攝影中最初階的手機,和影像世界中最講究器材、畫面的電影結合,是不是會變成很厲害的東西?




隔年韓國導演朴贊郁,也拿著iPhone 4拍攝33分鐘的電影《夜釣》,開始有人覺得手機是可以拍電影的,雖然這部片拍攝成本很高,成品看起來只是質感比較好的短片,也違背手機拍短片就是要節省成本的相對關係,只是想用iPhone當作宣傳噱頭,但至少他做出來了,提供拍攝影片的想像,對手機攝影的發展是有貢獻的。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一直研究,如何用iPhone拍影片。


Q:iPhone拍影片和一般專業攝影機有什麼不同?

廖明毅:沒有巨大的差異,以攝影的本質來看雷同性很高,難的是大型攝影機有很大的畫質,有各種鏡頭選擇,可以用大光圈,拍出景深和虛化背景的主體,不管在哪裡拍都漂亮,但這些手機都沒有,成像非常赤裸完全沒有修飾,構圖和畫面內容就要更講究,因為所有東西都會被清楚看見,這也讓我花了一點功夫處理電影畫面裡的色彩、人物造型、東西擺設的位置,必須用這些手法補足手機的不足。


手機還有另一個問題是,對正規攝影師來說,它就像要求一個原本有24色色筆的畫家,現在只拿4個顏色,卻要畫出原本的作品,根本是強人所難,在台灣我也找不到有人比我研究iPhone錄影更久的人,所以這部片我身兼導演、攝影和剪接的工作,當然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為了省錢。




最近有些人找我學怎麼用iPhone拍影片,他們覺得用手機比較簡單,但手機拍片絕不是一拿出來、丟進軟體就會立刻變成好作品,而是需要花時間大量拍攝練習,手機的構圖、視覺感、從鏡頭看到的東西都和傳統攝影機截然不同。


我一直到2017年拍盧廣仲的MV〈明仔載〉,才真的確定iPhone拍成影片會變成怎樣,最明顯的問題是,只要場景醜,拍出來就一定醜,即使後製或調色都救不回來,到場景好看的九份,還是必須用手機的視角去重新找到九份好看的角度,這些還需要平常不斷練習做基礎,我沒事就會拿起來拍,平常會不斷找構圖,只要看到不錯的就會錄影,攝影師的眼睛需要看到框裡的美學,手機的好處是,隨時都能打開來看。




我也是到拍攝MV的時候才發現,手機在火車行駛時的震動,即使後製都無法校正,後來我們學會在移動的交通工具上,必須替腳架壓滿沙包降低震動幅度,再用後製把其餘的震動移除;也為了維持手機的輕便優勢,我們想出坐在輪椅加上穩定器拍攝移動畫面,可以更穩作法也更有趣。


倒是手機每年更新,最大的進步都在拍照功能,錄影功能一直沒有太大的進展。MV使用iPhone 8,電影換成iPhone XS Max的功能都差不多,未來還是希望它如果能提升到5K或6K,後製可更動的選擇也會變多,對拍電影來說才會有比較大的幫助。




Q:有嘗試用其他品牌的手機拍影片嗎?

廖明毅:沒有,只要觀察其他前輩用什麼工具就好,國外出現的廣告和電影到現在都還是以iPhone為主,Apple從來不做廣告、不提供贊助,我自己是沒這麼多預算能嘗試各種品牌,但其他預算充裕的廣告主,在拍攝前應該都有試過才決定,我只能選擇相信他們。


Q:拍攝現場的工作人員,也需要為手機重新調整嗎?

廖明毅:需要。這次我們把手機固定在最低的ISO 32,靠燈光師打光的技術降低畫面雜訊。另一方面,在拍攝電影前導片《停車》就發現,iPhone藍牙連接iPad做監視器時,會有連線問題,所以拍片現場沒有裝設類似傳統拍攝時,讓美術、製片、收音和梳化人員確認畫面的監視器,後來他們也理出一套沒有監視器的作法。



Q:用iPhone拍電影除了省錢、創造話題之外,你還想達成什麼事?

廖明毅:電影製作有一條基礎價格線,電影攝影機、鏡頭租金、週邊設備的租借費用,加上人員數量乘上拍攝天數,無論再小的電影都會有這道電影門檻,勢必在初期就會被投資方淘汰某些劇本,如果我下修預算,讓回收比的可能變大,原本沒辦法拍攝的劇本就有可能出線。《怪胎》如果用正常預算是沒有人願意投資的,但這類題材到底觀眾喜不喜歡,沒機會嘗試,我們永遠都不知道它的可能性。


接下來我還會再用iPhone拍電影,但不會再玩《怪胎》1:1特殊畫面的敘事手法,會讓它更像傳統電影,更察覺不出它是一部手機拍攝的作品。



文|詹筱苹 

圖片提供|牽猴子整合行銷


更多精彩內容與創意科技運用皆在 La Vie 2020/10月號 《人設訂製術

最新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

你也有興趣的文章

看更多 More +

因為用手機拍攝非常赤裸完全沒有修飾,所有拍攝場景都要事先挑選過、確定畫面和構圖好看。

photo1 /7

iPhone因為輕巧體積小,可以拍攝各種大型攝影機無法做到的視角,但廖明毅盡量不使用這種炫技手法,因為觀眾很容易出戲,反而一直思考鏡頭在哪裡而忽略劇情發展。

photo2 /7

photo3 /7

使用iPhone拍攝,只要確認好畫面,開拍時所有劇組人員都可以離開現場,讓演員自行發揮,演員都表示這種狀態更容易進入情緒,演起來也更自然。

photo4 /7

鮮明的色塊設定、場景和構圖俐落,都是用美術設計的巧思,補足iPhone沒有景深、鏡頭選擇受限的問題。

photo5 /7

photo6 /7

為了增加手機拍攝的穩定度,除了穩定器,還多了輪椅增加鏡頭移動的流暢性。

photo7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