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7

返回文章

告五人 紅

告五人〈紅〉

邱柏昶很常拍攝一鏡到底,他說導演在現場就很像在劇場排戲,控制演員每一次的演出都同樣到位。

邱柏昶很常拍攝一鏡到底,他說導演在現場就很像在劇場排戲,控制演員每一次的演出都同樣到位。

孫燕姿〈風衣〉遠赴冰島拍攝,國外外景無法預知的天候狀況,令邱柏昶備感挑戰。

孫燕姿〈風衣〉遠赴冰島拍攝,國外外景無法預知的天候狀況,令邱柏昶備感挑戰。

茄子蛋〈浪流連〉裡,觀眾跟著男主角高捷從戀愛到放棄,最後跟著他一起死去。

茄子蛋〈浪流連〉裡,觀眾跟著男主角高捷從戀愛到放棄,最後跟著他一起死去。

茄子蛋〈這款自作多情〉裡,陽靚在故事開頭小心翼翼倒茶,因為其人物設定是長期被黑道大哥虐待的女人。

茄子蛋〈這款自作多情〉裡,陽靚在故事開頭小心翼翼倒茶,因為其人物設定是長期被黑道大哥虐待的女人。

最初唱片公司僅要求〈回家的路〉拍攝對嘴,但邱柏昶聽完白安的創作理念後,覺得不能辜負這首歌,決定用奶奶接兒子回家的故事來敘述想念。

最初唱片公司僅要求〈回家的路〉拍攝對嘴,但邱柏昶聽完白安的創作理念後,覺得不能辜負這首歌,決定用奶奶接兒子回家的故事來敘述想念。

殷振豪讓田馥甄在〈懸日〉飾演婦產科醫生,透過她對新生兒的照顧,代表對於前男友許光漢的祝福。

殷振豪讓田馥甄在〈懸日〉飾演婦產科醫生,透過她對新生兒的照顧,代表對於前男友許光漢的祝福。

返回文章

返回文章

殷振豪X邱柏昶的MV美學!來自電影與劇場的音樂敘事

+7
+7
+7
+7
+7
+7
+7

第31屆金曲獎入圍名單揭曉,音樂錄影帶獎除了有知名影像團隊有機像素、導演姚國禎,電影導演程偉豪、歌手陳珊妮也來跨界競爭;新生代導演中,王若琳的高中好友Robert Youngblood或許大眾稍微陌生,但殷振豪和邱柏昶的名字,早已在華語歌壇出現已久,從獨立新秀到主流大咖的MV都少不了他們。


完整故事 跟隨角色與音樂起伏

以茄子蛋〈浪子回頭〉、〈浪流連〉、〈這款自作多情〉三支連貫劇情的MV,在YouTube創下破億點擊的殷振豪,非但不是影像科班,還畢業於清大化工。想當電影導演卻沒有門路的他,在接拍婚攝時發現,集合素材配樂的邏輯和MV十分相像,於是報名StreetVoice的MV比賽,還連續兩年獲獎。「我等於是把MV當短片在拍。」既然跨不進電影界,就想辦法靠近,如果長片是90∼100場戲、短片是10幾場,他就濃縮6∼8場戲拍成MV,也形塑了他以劇情為主的MV風格。




一開始總會塞滿場景與台詞,但在〈浪流連〉之後,他慢慢發現角色情緒的演進,才是MV敘事成立的關鍵。「主角是誰?觀眾要在30秒內大概認識他,之後要能跟著他經歷一些事情,再跟著他一起哭、一起釋懷。」即便是一閃而過的配角,或是根本沒有戲份、僅是主角人設背後的隱藏版角色,他都會把每個人物寫到完整,也意外玩出角色的獨立宇宙。〈浪子回頭〉主角雖是吳朋奉,但在設定裡他有一個摯友,只是沒有拍出來,而這位好友就是〈浪流連〉的高捷,他有一個深愛的女人陽靚,她卻不再相信自己會得到幸福,原因是她曾經被一個男人傷害過,那個男人就是〈這款自作多情〉的古斌,「為什麼古斌看到陽靚的傷疤會軟化?下一支就知道囉。」


茄子蛋〈這款自作多情〉裡,陽靚在故事開頭小心翼翼倒茶,因為其人物設定是長期被黑道大哥虐待的女人。茄子蛋〈這款自作多情〉裡,陽靚在故事開頭小心翼翼倒茶,因為其人物設定是長期被黑道大哥虐待的女人。 


殷振豪說,會寫故事不過是完成敘事MV的1/10,怎麼把大綱轉換成4∼6分鐘以內,同時搭配音樂起伏,才是困難所在。〈這款自作多情〉的編曲複雜,宛如機關槍的連續唱法,幾乎找不到斷點可以切換角色情緒,光思考這點就花了他半年。「音樂本身就在講故事,你又拍了一個故事,其實是兩個故事在進行。」一首歌的節奏若是「快快慢」,拍的故事卻是「快快快慢」,畫面和音樂就會漸漸脫序。照理來說,副歌是音樂的高潮,畫面理當有相應的起伏,但殷振豪的MV常常反其道而行,用角色心境的厚度,取代花俏的視覺。

茄子蛋〈浪流連〉裡,觀眾跟著男主角高捷從戀愛到放棄,最後跟著他一起死去。茄子蛋〈浪流連〉裡,觀眾跟著男主角高捷從戀愛到放棄,最後跟著他一起死去。 


魏如萱〈彼個所在〉以告別式為場景,特意使用長鏡頭,「告別式給我的感覺就是很冗長,所以運鏡都是很慢的,慢到你覺得好長好長,但我覺得這就是角色當下的心態,她只有覺得煩,但沒有覺得難過。」這次入圍金曲的告五人〈紅〉也是,劇情中兒子車禍過世的謝瓊煖,在街頭立牌協尋肇事者,緩慢步調和搖滾曲風背道而馳。其實告五人創作〈紅〉想的主題是愛情,「拍愛情故事太理所當然了,因為這首歌是溫柔的呢喃,很像媽媽對小孩的思念。」殷振豪很常看社會新聞,並有意從中取材,除了〈紅〉講肇事逃逸,〈彼個所在〉裡消防員殉職、TRASH〈希望你回來〉有同志議題,他都希望能帶給社會回饋。「我看到YouTube下面的留言,好多人在分享自己的故事,說他的家人怎樣怎樣,想不到真的有觸動到一些事情。」



片段劇情 放大角色內心獨白

如果殷振豪的MV是一部短片,那邱柏昶的MV就是劇情裡最重要的一場戲。「如果我拍〈浪子回頭〉,可能就只拍最後兩人對嗆『看三小啦?看你緣投啦!』那場戲,我會把這場戲的感覺放很大。」和殷振豪私下是好友的邱柏昶說,相較於殷振豪的劇情完整,自己偏向片段的故事,更著重個人主觀感受。

來自電影與劇場的音樂敘事!金曲獎入圍導演殷振豪X邱柏昶的MV美學


戲劇系出身的邱柏昶,還是個舞齡10年以上的B-Boy。最早因為劇場背景,常有奇幻、虛實交錯的元素,之後他愛上旅行,潛意識一直拍公路和大海,例如孫燕姿〈風衣〉遠赴冰島、鄧紫棋〈倒數〉去了內蒙古,劇情都是尋找,但沒有給出答案,而是一直在路上前進。走過誇張魔幻和壯闊山海,他現在反而被身邊最單純的故事吸引。最近剛拍完白安〈回家的路〉,劇情就是奶奶從機場接兒子回家,如此而已。但在那段路上,奶奶想起了過去和爺爺的時光,MV裡雖沒有明示,但從掛在後照鏡的小飛機,可以發現爺爺是已經過世的飛官。「白安說這是一首想念的歌,但想念有很多種,這搞不好不是她的感受,但唱片公司和歌手都願意給出空間,讓我來填補。」


最初唱片公司僅要求〈回家的路〉拍攝對嘴,但邱柏昶聽完白安的創作理念後,覺得不能辜負這首歌,決定用奶奶接兒子回家的故事來敘述想念。最初唱片公司僅要求〈回家的路〉拍攝對嘴,但邱柏昶聽完白安的創作理念後,覺得不能辜負這首歌,決定用奶奶接兒子回家的故事來敘述想念。 


片段情節乘載濃厚情感,儘管褪去劇場的奇幻風格,仍有窺見角色內心獨白的悸動。細觀他的作品,會發現他經常使用一鏡到底的手法,「因為這一場戲、一支舞很好看,我不想要被打斷,有點像是劇場,我買票進來看,表演沒辦法剪接。」他解釋,電影的一鏡多半是劇情某段很重要的戲,5分鐘的鏡頭僅呈現一段台詞或動作;MV的一鏡雖僅約3分鐘,但歌曲包含主歌、副歌、間奏,表演必須顧慮到音樂性,演員真實表演的時間就是歌曲的時間,副歌出現的瞬間,情緒就得精準升到高點。


孫燕姿〈風衣〉遠赴冰島拍攝,國外外景無法預知的天候狀況,令邱柏昶備感挑戰。孫燕姿〈風衣〉遠赴冰島拍攝,國外外景無法預知的天候狀況,令邱柏昶備感挑戰。 


這次入圍金曲的〈去年冬天〉就是一鏡到底,宋楚琳慵懶的爵士嗓音,唱出分手後的坦然,「輕鬆的爵士樂在視覺上很難呈現,不小心拍出來的感覺跟音樂太像,就平了。」因此他找來兩位國際知名的愛沙尼亞籍舞者,從編舞帶出音樂性和節奏感,一幕男舞者在鋼琴上,從手指動作帶到全身,再換到僅有腳步的take,都是他和兩位舞者激盪出的巧思。為了讓音樂與影像互補,前兩屆入圍金曲的Vast & Hazy〈與浪之間〉,磅礡的編曲,MV反而選用小孩視角,「如果一首歌很壯闊,在預算有限的狀況下,視覺沒辦法超過這首歌,那就往簡單走。」而楊永聰〈溫柔地,暴烈地〉的慢板歌曲,他就用步調更慢的影像詩,影像的故事線索很少,目的就是要觀眾把注意力放到歌詞。



MV敘事最終要成就音樂

懷著電影夢的殷振豪,去年完成公視人生劇展《風中浮沈的花蕊》,現正往劇情長片發展。「角色活在電影世界裡的狀態,是MV比不了的。」他說,導演和演員必須活在電影的世界觀長達兩個月,一場吻戲,導MV時交代幾句後就直接上場,拍電影需要和演員聊,「你有多愛他?他對你做了什麼?你現在對他的感受是什麼?」邱柏昶則笑說自己暫時還沒有電影夢,下一步就是把MV拍得更好、拓展國外案源,「我是著重感受的人,如果有機會能拍電影,當然是很好的,但我也不會覺得一定要有電影才能放入我的感覺。」


大眾認知MV吃重氛圍,敘事手法相對破碎,有過劇情片經驗的殷振豪卻有不同感受,「短片導演要來拍MV,我不覺得他可以很快上手。」短片該有的劇本、分鏡他一項都沒少,還有一個音樂描述的劇本,「一開始就要想好這段戲要放在哪個音樂段落,節奏是快還是慢。」MV導演也因為和商業市場接近,更懂得什麼是大眾能接受、喜歡的畫面美感。邱柏昶說,MV最終要服務的不單是歌手,更多是音樂,常有很多MV玩得很厲害,但始終不記得那首歌怎麼唱、歌詞寫什麼。但對他來說音樂是重要的,「我希望能讓這首歌看起來很好聽。」


邱柏昶很常拍攝一鏡到底,他說導演在現場就很像在劇場排戲,控制演員每一次的演出都同樣到位。邱柏昶很常拍攝一鏡到底,他說導演在現場就很像在劇場排戲,控制演員每一次的演出都同樣到位。 


殷振豪

1989年生,清華大學化工研究所畢業,2012年籌組Spacebar Studio。以茄子蛋〈浪子回頭〉、〈浪流連〉、〈這款自作多情〉三支連貫劇情的MV,在YouTube累積破億點擊。MV合作對象包括田馥甄、徐若瑄、畢書盡、周興哲等,以告五人〈紅〉入圍第31屆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獎。2019年完成公視人生劇展《風中浮沈的花蕊》,現今往劇情長片籌備中。

https://www.facebook.com/spacebar.films


邱柏昶

1990年生,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導演組畢業,接觸舞蹈至今已超過10年。執導過孫燕姿、鄧紫棋、艾怡良、魏如萱、Crispy等人的MV,分別以Vast & Hazy〈與浪之間〉,和宋楚琳、馬念先〈去年冬天〉,入圍第29、31屆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獎。2010年創辦鳥兒映像工作室,作品涵蓋MV、劇情片、紀錄片、電視廣告、網路廣告等。

https://www.facebook.com/directorbirdynio/


文|張以潔

圖片提供|鳥兒映像製作、Spacebar Studio、何樂音樂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