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士慶拋開美醜對錯的瘋狂設計世界!探索與突破全來自一句「為什麼」

關於設計,楊士慶有很多「為什麼」。對外界,他問為什麼要符合美感標準?為什麼每筆線條都要有理由?對自己,他問為什麼要一再創新?為什麼不能做出大氣又安全的視覺?從繪畫走入設計,從唱片裝幀到金曲視覺,他把這些疑問都表露在作品裡。


設計師楊士慶_07楊士慶說執行金曲32主視覺時給自己蠻大壓力,希望能做出不同以往的大氣視覺。



採訪途中快遞送來一件精品禮盒,目測長寬高超過50公分,透明外殼可見裡頭好多彩色愛心氣球,合理推測打開後會如經典求婚橋段般向上飛起。「這什麼意思?好瘋噢哈哈哈。」楊士慶脫口而出。先等一下,楊士慶自己的設計不也是玩得很瘋?在漂漂亮亮的明星照片畫上狂亂線條,水、油漆、氣囊、車縫機⋯⋯越違和的媒材就越容易出現在他的專輯裝幀。他大笑,「欸我跟你講,我自己是很浮誇的人,有時候看到比我更浮誇的人,就會覺得哇這也太浮誇了吧?但這就會反映到,別人在看我作品的時候是不是也會說,這也太誇張了吧?」


設計師楊士慶_06楊士慶喜歡逛街購物,除了買家電也買很多衣服,他自稱採訪當天的服裝概念是繪本《威利在哪裡?》。



答案為何他早有自覺,「國高中的時候,我的心態有點反骨,想要跟大家喜歡的東西不一樣。」他買的東西一定要很鮮豔很亮,還會提阿嬤菜籃去上課,當大家在迷偶像歌手,他卻每個禮拜從新竹上台北,到敦南誠品逛小白兔唱片櫃位。高中就讀廣設科,有次要做海報,他拍下自己全裸身軀當成設計元素,「老師們都傻眼,覺得這學生怎麼會那麼瘋?」他的Flickr和Behance都留有學生時期創作,不難看出圖像裡的情色意涵,「我當時看很多國外作品,發現他們根本不care這件事,但我們卻認為這些東西不應該出現在課堂作業,我就想用作品去挑釁老師。」不斷被老師提醒風格太強烈不是好事,設計還是得符合一定的美感標準,「我那時候就覺得,為什麼?」


設計師楊士慶_03工作之外,楊士慶私底下持續繪畫創作,風格和設計案上看到的類似,偏向抽象、錯落的線條。 


不認識楊士慶的人,單看作品或上述言論,都會直覺這人必定很兇很酷。「我其實是一個很乖的學生,我只對喜歡的事情有所叛逆,不會有個性上的叛逆。」這也難怪許多客戶見到他,都會驚訝於作品和本人反差之大。說起反差,他可以舉證的案例還真不少,作品充滿手感自己卻有點3C控,還聊起家裡的空氣清淨機有多神奇。「很多人也會問我,你的東西看得到很多童趣,是不是看很多漫畫?但我看不懂漫畫欸,每次都搞不懂,看完這格應該要對應到哪一格?」那他的童趣是從何而來?「國高中的時候,我自發性地去一間身心障礙幼稚園,教了一個月的畫畫。他們畫圖的過程讓我很感動,即使是一個不經意的線條、用色,對我來說都很有魅力。我有發給他們筆,但他們會用手或其他東西作畫,當下看到的時候有點雞皮疙瘩,對欸,為什麼所有東西都一定要用筆創作?」這也影響到他後來做設計常捨棄電腦,用樹枝等不同工具繪出線條或圖像,再透過印表機重複印製產生不同肌理。


金曲視覺,風格與方法的翻轉

楊士慶的設計路從繪畫出發,到現在都可見拼貼媒材、插畫等美術手法。不過這標誌性的瘋狂手感,在今年金曲32主視覺有了翻轉。「每個領域都不應該被任何雇主貼任何標籤,大家認為我只能做很瘋、很年輕的東西,不見得啊,為什麼我不能做出畫面美、大氣的設計?」他與3D團隊合作,從典禮主題「看見聲音軌跡」想到1977年發行的《航海家金唱片》(Voyager Golden Records),這張收錄地球各式聲音的唱片,隨著探測器發射到太空,彷彿在向未來證明現在的存在,因此有了「探索」、「通往新世界」、「數字32軌跡」的3款前導視覺。


設計師楊士慶_01楊士慶考量到現今已很少人買唱片,於是選擇怪奇包裝材質,即便只是吸引消費者在唱片行拿下來看,都是讓歌手多一點曝光。



概念先行的創作,對他來講是方法上的挑戰,「其實我很多設計都是視覺先出來,在做的過程中慢慢思考,為什麼我要用這樣的元素?再去賦予它概念。我覺得很多創作者應該都是這樣子⋯⋯的吧?」除了金曲視覺每個元素都有事先設想概念,其他的多數創作,他都是聽過好幾次專輯的歌、讀了好多份歌手資料,轉為視覺時就是當下的情感跟感受,若客戶詢問為什麼要畫這個線條,他的答案就是「感覺」。這也令他反向思考,「為什麼所有設計都得告訴大家概念或原因?每個人都有思考能力,他們看完這個東西會聯想到某些事情,我反而可以用我的架構、材質、視覺元素,帶給大家新的啟發。」


瘋狂唱片裝幀的突破與反思

回到唱片設計,最新釋出的HUSH《支線任務》數位封面,熟悉的楊士慶風格又回來了。他向造型師借來拍形象照用剩的電子零件,結合膠帶、保鮮膜等重新拼貼出封面。除了把照片用印表機輸出、掃描,其餘均沒有用到電腦,甚至沒有文字排版,「即便沒有印出實體,還是想讓大家在數位上感受手作的溫度。」今年入圍金曲最佳裝幀設計的巴奈《愛,不到》,楊士慶直言是「近期最滿意的一張唱片」,他目前的工作室其實和巴奈所屬唱片公司子皿共用,從私底下一起打麻將,到為專輯學探戈、錄demo、正式錄音都全程參與。「這是我第一次遇到一個歌手,讓我從生活領域介入,這個設計也只有巴奈能這樣做。」他說專輯在講愛情,但每一個人喜歡的人都是無一無二的,所以用車縫機手工車出每一張樣貌不同的封面,「當下你看到這個封面很喜歡,如果不好好收藏它,可能下一秒就會被別人買走,就像是再也遇不到這個你喜歡的人了。」歌詞本每一頁都打上了洞,但翻到後面會發現有些洞沒有打到扎實,甚至沒有打出,象徵愛情從濃烈到淡忘的現實過程。


設計師楊士慶_05巴奈《愛,不到》是楊士慶近期最滿意的唱片設計,用車縫機手工車出樣貌各異的封面,象徵每個人的愛情都是獨一無二。



他在唱片設計總是玩得很瘋,Karencici《SHA YAN》用PVC袋裝水,做成像點滴袋的包裝;丁噹《愛到不要命》把油漆滴在數千張唱片上,搞得廠商很頭痛,質問要怎麼讓油漆在時限內乾掉?「我說拜託一定可以,拿了一堆大紙箱,每箱擺20張唱片,用電風扇狂吹了好幾個晚上。」去年黃偉晉《背光旅行》甚至以充氣氣囊製作包裝,「氣囊的確是為了想創新而去做的,覺得好像沒有人這樣做過。」


設計師楊士慶_04HUSH《支線任務》數位封面,其實楊士慶最初是用照片在電腦上設計,但最後還想再生出不同提案,於是用2個小時手工拼貼製成現在看到的版本。



楊士慶說得誠實,做到現在會有很多壓力,不斷思索還有哪些材質可以突破之前自己用過的,「很多時候也會矛盾,這樣子做到底是好的嗎?為什麼要一直去找更特別的東西?其實我可能只是想滿足自己的慾望。」近期他想稍微收斂,回到最簡單最原始的狀態,但也不敢說到絕對,可能哪天受不了又玩起更新的東西。


設計初衷就是用手親自完成

除了大眾可見的商業案,他私底下一直保有繪畫創作習慣,「我沒有辦法一直坐在電腦前,這件事對我來講很不真實,比如說用了很久的電腦,去郵局時需要寫字,就會覺得手感怪怪的。」因此接到企劃案時,他常常會重新手抄一遍,「我想找回做設計的初衷,我是因為喜歡畫畫而踏入設計,而畫畫就是用手去完成。」他到現在都還會回去翻以前的作品,「我一直很喜歡我在學生時期的那個狀態。」他拿起手機打開Flickr,「我以前會掃描很多材質做一些拼貼。噢,這就是之前拍全裸照的時候,我以前很胖,哈哈哈。」這些作品現在看來還是很好玩,他很想再拿出來重新設計,「以前太重視要帶給大家吸睛的感覺,疏忽掉排版、用字等基本功,如果現在讓我重做又會是另一個方式。」


設計師楊士慶_02


2021年步入30歲的楊士慶,和過去10、20代已有了不同,他也希望5年後再回看現階段的自己,同樣會覺得當時的設計不夠成熟,「雖然我的作品很大膽,但我的個性蠻保守,會給自己壓力,覺得幾歲之前一定要做到哪些事。」說來也妙,2021年初他許願能做到張惠妹的設計和金曲視覺,結果兩個願望今年一次達成。愛購物的他,今年入手最瘋狂的品項是一間房,還養了一隻黑白賓士貓,「跟屋主從下午5點一直談到晚上11點,成交那一刻心跳跳很快,想說完了,這輩子應該要一直過著付房貸的生活,又可怕又興奮,一整個禮拜都睡不好。」他不斷說著買房真的超瘋,但有經過縝密盤算,確認比租房來得划算。瘋狂行為卻有細膩思維,其實楊士慶和他的作品還是挺像的。


楊士慶

羊有四十七隻工作室創辦人。創作領域涵蓋唱片、書籍、展覽藝術活動等。合作藝人包括張惠妹、林宥嘉、孫燕姿、楊丞琳、華晨宇、盧廣仲、魏如萱、蘇慧倫、Karencici、宇宙人等。曾任金曲裝幀評委、入圍第18屆美國獨立音樂獎最佳音樂海報,2019年以美秀集團《電火王》入圍第30屆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2021年擔任第32屆金曲獎視覺形象設計,並以巴奈《愛,不到》入圍最佳裝幀設計。



文|張以潔  攝影|KRIS KANG  圖片提供|楊士慶

更多設計人專訪與精彩內容請見La Vie 2021/8月號《咖啡理想生活》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