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士慶拋開美醜對錯的瘋狂設計世界!探索與突破全來自一句「為什麼」

設計師楊士慶_01

關於設計,楊士慶有很多「為什麼」。對外界,他問為什麼要符合美感標準?為什麼每筆線條都要有理由?對自己,他問為什麼要一再創新?為什麼不能做出大氣又安全的視覺?從繪畫走入設計,從唱片裝幀到金曲視覺,他把這些疑問都表露在作品裡。

設計師楊士慶_07
楊士慶說執行金曲32主視覺時給自己蠻大壓力,希望能做出不同以往的大氣視覺。

採訪途中快遞送來一件精品禮盒,目測長寬高超過50公分,透明外殼可見裡頭好多彩色愛心氣球,合理推測打開後會如經典求婚橋段般向上飛起。「這什麼意思?好瘋噢哈哈哈。」楊士慶脫口而出。先等一下,楊士慶自己的設計不也是玩得很瘋?在漂漂亮亮的明星照片畫上狂亂線條,水、油漆、氣囊、車縫機⋯⋯越違和的媒材就越容易出現在他的專輯裝幀。他大笑,「欸我跟你講,我自己是很浮誇的人,有時候看到比我更浮誇的人,就會覺得哇這也太浮誇了吧?但這就會反映到,別人在看我作品的時候是不是也會說,這也太誇張了吧?」

設計師楊士慶_06
楊士慶喜歡逛街購物,除了買家電也買很多衣服,他自稱採訪當天的服裝概念是繪本《威利在哪裡?》。

答案為何他早有自覺,「國高中的時候,我的心態有點反骨,想要跟大家喜歡的東西不一樣。」他買的東西一定要很鮮豔很亮,還會提阿嬤菜籃去上課,當大家在迷偶像歌手,他卻每個禮拜從新竹上台北,到敦南誠品逛小白兔唱片櫃位。高中就讀廣設科,有次要做海報,他拍下自己全裸身軀當成設計元素,「老師們都傻眼,覺得這學生怎麼會那麼瘋?」他的Flickr和Behance都留有學生時期創作,不難看出圖像裡的情色意涵,「我當時看很多國外作品,發現他們根本不care這件事,但我們卻認為這些東西不應該出現在課堂作業,我就想用作品去挑釁老師。」不斷被老師提醒風格太強烈不是好事,設計還是得符合一定的美感標準,「我那時候就覺得,為什麼?」

設計師楊士慶_03
工作之外,楊士慶私底下持續繪畫創作,風格和設計案上看到的類似,偏向抽象、錯落的線條。 

不認識楊士慶的人,單看作品或上述言論,都會直覺這人必定很兇很酷。「我其實是一個很乖的學生,我只對喜歡的事情有所叛逆,不會有個性上的叛逆。」這也難怪許多客戶見到他,都會驚訝於作品和本人反差之大。說起反差,他可以舉證的案例還真不少,作品充滿手感自己卻有點3C控,還聊起家裡的空氣清淨機有多神奇。「很多人也會問我,你的東西看得到很多童趣,是不是看很多漫畫?但我看不懂漫畫欸,每次都搞不懂,看完這格應該要對應到哪一格?」那他的童趣是從何而來?「國高中的時候,我自發性地去一間身心障礙幼稚園,教了一個月的畫畫。他們畫圖的過程讓我很感動,即使是一個不經意的線條、用色,對我來說都很有魅力。我有發給他們筆,但他們會用手或其他東西作畫,當下看到的時候有點雞皮疙瘩,對欸,為什麼所有東西都一定要用筆創作?」這也影響到他後來做設計常捨棄電腦,用樹枝等不同工具繪出線條或圖像,再透過印表機重複印製產生不同肌理。

金曲視覺,風格與方法的翻轉

楊士慶的設計路從繪畫出發,到現在都可見拼貼媒材、插畫等美術手法。不過這標誌性的瘋狂手感,在今年金曲32主視覺有了翻轉。「每個領域都不應該被任何雇主貼任何標籤,大家認為我只能做很瘋、很年輕的東西,不見得啊,為什麼我不能做出畫面美、大氣的設計?」他與3D團隊合作,從典禮主題「看見聲音軌跡」想到1977年發行的《航海家金唱片》(Voyager Golden Records),這張收錄地球各式聲音的唱片,隨著探測器發射到太空,彷彿在向未來證明現在的存在,因此有了「探索」、「通往新世界」、「數字32軌跡」的3款前導視覺。

設計師楊士慶_01
楊士慶考量到現今已很少人買唱片,於是選擇怪奇包裝材質,即便只是吸引消費者在唱片行拿下來看,都是讓歌手多一點曝光。

概念先行的創作,對他來講是方法上的挑戰,「其實我很多設計都是視覺先出來,在做的過程中慢慢思考,為什麼我要用這樣的元素?再去賦予它概念。我覺得很多創作者應該都是這樣子⋯⋯的吧?」除了金曲視覺每個元素都有事先設想概念,其他的多數創作,他都是聽過好幾次專輯的歌、讀了好多份歌手資料,轉為視覺時就是當下的情感跟感受,若客戶詢問為什麼要畫這個線條,他的答案就是「感覺」。這也令他反向思考,「為什麼所有設計都得告訴大家概念或原因?每個人都有思考能力,他們看完這個東西會聯想到某些事情,我反而可以用我的架構、材質、視覺元素,帶給大家新的啟發。」

瘋狂唱片裝幀的突破與反思

回到唱片設計,最新釋出的HUSH《支線任務》數位封面,熟悉的楊士慶風格又回來了。他向造型師借來拍形象照用剩的電子零件,結合膠帶、保鮮膜等重新拼貼出封面。除了把照片用印表機輸出、掃描,其餘均沒有用到電腦,甚至沒有文字排版,「即便沒有印出實體,還是想讓大家在數位上感受手作的溫度。」今年入圍金曲最佳裝幀設計的巴奈《愛,不到》,楊士慶直言是「近期最滿意的一張唱片」,他目前的工作室其實和巴奈所屬唱片公司子皿共用,從私底下一起打麻將,到為專輯學探戈、錄demo、正式錄音都全程參與。「這是我第一次遇到一個歌手,讓我從生活領域介入,這個設計也只有巴奈能這樣做。」他說專輯在講愛情,但每一個人喜歡的人都是無一無二的,所以用車縫機手工車出每一張樣貌不同的封面,「當下你看到這個封面很喜歡,如果不好好收藏它,可能下一秒就會被別人買走,就像是再也遇不到這個你喜歡的人了。」歌詞本每一頁都打上了洞,但翻到後面會發現有些洞沒有打到扎實,甚至沒有打出,象徵愛情從濃烈到淡忘的現實過程。

設計師楊士慶_05
巴奈《愛,不到》是楊士慶近期最滿意的唱片設計,用車縫機手工車出樣貌各異的封面,象徵每個人的愛情都是獨一無二。

他在唱片設計總是玩得很瘋,Karencici《SHA YAN》用PVC袋裝水,做成像點滴袋的包裝;丁噹《愛到不要命》把油漆滴在數千張唱片上,搞得廠商很頭痛,質問要怎麼讓油漆在時限內乾掉?「我說拜託一定可以,拿了一堆大紙箱,每箱擺20張唱片,用電風扇狂吹了好幾個晚上。」去年黃偉晉《背光旅行》甚至以充氣氣囊製作包裝,「氣囊的確是為了想創新而去做的,覺得好像沒有人這樣做過。」

設計師楊士慶_04
HUSH《支線任務》數位封面,其實楊士慶最初是用照片在電腦上設計,但最後還想再生出不同提案,於是用2個小時手工拼貼製成現在看到的版本。

楊士慶說得誠實,做到現在會有很多壓力,不斷思索還有哪些材質可以突破之前自己用過的,「很多時候也會矛盾,這樣子做到底是好的嗎?為什麼要一直去找更特別的東西?其實我可能只是想滿足自己的慾望。」近期他想稍微收斂,回到最簡單最原始的狀態,但也不敢說到絕對,可能哪天受不了又玩起更新的東西。

設計初衷就是用手親自完成

除了大眾可見的商業案,他私底下一直保有繪畫創作習慣,「我沒有辦法一直坐在電腦前,這件事對我來講很不真實,比如說用了很久的電腦,去郵局時需要寫字,就會覺得手感怪怪的。」因此接到企劃案時,他常常會重新手抄一遍,「我想找回做設計的初衷,我是因為喜歡畫畫而踏入設計,而畫畫就是用手去完成。」他到現在都還會回去翻以前的作品,「我一直很喜歡我在學生時期的那個狀態。」他拿起手機打開Flickr,「我以前會掃描很多材質做一些拼貼。噢,這就是之前拍全裸照的時候,我以前很胖,哈哈哈。」這些作品現在看來還是很好玩,他很想再拿出來重新設計,「以前太重視要帶給大家吸睛的感覺,疏忽掉排版、用字等基本功,如果現在讓我重做又會是另一個方式。」

設計師楊士慶_02

2021年步入30歲的楊士慶,和過去10、20代已有了不同,他也希望5年後再回看現階段的自己,同樣會覺得當時的設計不夠成熟,「雖然我的作品很大膽,但我的個性蠻保守,會給自己壓力,覺得幾歲之前一定要做到哪些事。」說來也妙,2021年初他許願能做到張惠妹的設計和金曲視覺,結果兩個願望今年一次達成。愛購物的他,今年入手最瘋狂的品項是一間房,還養了一隻黑白賓士貓,「跟屋主從下午5點一直談到晚上11點,成交那一刻心跳跳很快,想說完了,這輩子應該要一直過著付房貸的生活,又可怕又興奮,一整個禮拜都睡不好。」他不斷說著買房真的超瘋,但有經過縝密盤算,確認比租房來得划算。瘋狂行為卻有細膩思維,其實楊士慶和他的作品還是挺像的。

楊士慶

羊有四十七隻工作室創辦人。創作領域涵蓋唱片、書籍、展覽藝術活動等。合作藝人包括張惠妹、林宥嘉、孫燕姿、楊丞琳、華晨宇、盧廣仲、魏如萱、蘇慧倫、Karencici、宇宙人等。曾任金曲裝幀評委、入圍第18屆美國獨立音樂獎最佳音樂海報,2019年以美秀集團《電火王》入圍第30屆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2021年擔任第32屆金曲獎視覺形象設計,並以巴奈《愛,不到》入圍最佳裝幀設計。

文|張以潔  攝影|KRIS KANG  圖片提供|楊士慶

更多設計人專訪與精彩內容請見La Vie 2021/8月號《咖啡理想生活》 

延伸閱讀

RECOMMEND

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引爆爭議,科技與創意究竟是共生或對立?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為最新力作iPad Pro推出的廣告影片〈Crush!,在歐美世界引發巨大爭議,許多知名演員、導演、作家等藝文界人士轉發庫克(Tim Cook)推文大力批評,不少Apple的科技同業也給出負面評價;最後,Apple發出道歉聲明:「很抱歉,我們的廣告並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究竟這短短一分多鐘的影片為何引戰,甚至被認為是科技吞噬創意的縮影?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史上最強也最薄的iPad誕生

讓我們把時間倒轉回57日。當天Apple在倫敦近年最火紅的地標——巴特西發電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舉辦了創立以來第一場英國發表會,會上最大焦點非iPad Pro莫屬,它除了有超薄的5.1mm機身,更搭載全新M4晶片讓創作者能與AI高效協作。新品引人讚嘆的同時,Apple同天發布的新廣告〈Crush!iPad Pro卻引爆網路社群上的噓聲。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倫敦巴特西發電站辦公室。(圖片來源:Apple)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iPad Pro。(圖片來源:Apple)

巨大液壓機粉碎創作工具

長約一分鐘的〈Crush!,襯著愜意樂曲,上演一台巨大液壓機將樂器、油漆罐、老式遊戲機檯、雕塑、模特人檯、數位相機……通通壓碎的情景,等到機器再次升起時,一臺iPad Pro現身,旁白說道:「史上最強大的iPad,同時也是最薄的。」(The most powerful iPad ever is also the thinnest.

如果看過Apple以往的廣告,會明白詼諧、幽默是其中鮮明的個性,但〈Crush!的寫意在許多人眼裡卻是種殘忍,彷彿宣告著人類的創意、以及成就這些創意的生產工具(如油漆、樂器等),都將被機器與科技摧毀後取代。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觀眾怎麼說?

看過這則廣告的英國知名演員休葛蘭(Hugh Grant)說:「人類經驗(human experience)的毀滅,感謝矽谷。」;曾執導Amy Winehouse傳記電影《Amy》(2015)的知名紀錄片導演Asif Kapadia,則表示自己喜歡iPad,但不懂為何有人認為這影片是個好點子,「它誠實地暗喻了科技公司對藝術家、音樂家、作家、製片人們做的事:擠壓、利用他們,卻不給合理的報酬,奪走一切然後說這一切都是由自己創造的。」

把視線望向Apple在矽谷的「盟軍」,也就是Asif Kapadia口中的科技界人士,幾位有影響力的公司高層也跳出來批評,像是AirbnbRedditDropbox等知名公司幕後資助者Y Combinator創辦人Paul Graham就寫下:「賈伯斯(Steve Jobs)絕對不會發布這支廣告。」暗諷品牌現任掌舵者。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問題出在哪?時代背景、廣告策略或Apple的身份?

在影音爆炸、甚至是氾濫的年代,社群河道上不乏科技取代人腦的惡趣味內容,為什麼〈Crush!觸怒那麼多人?身在人類有史以來最接近科技奇點的社會,在人工智慧(AI)有可能取代人力與人腦的文明轉捩點,〈Crush!在部分觀眾眼裡形成一股惡意——畫面中那台液壓機粉碎的不只工具,更是人類的創意與靈魂,而這些都將被科技機器取代;更何況發布這則廣告的是Apple,當今全世界科技界的龍頭之一。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不過,Apple為〈Crush!設定的廣告策略,真的含有惡的成分嗎?每則故事在每個人眼裡會看出不同寓意,而《Business Insider》資深科技與文化線記者Katie Notopoulos在一片罵聲之中,提出了有意思的觀點。她肯定觀眾對大公司廣告提出批判的閱聽意識,卻也直言:「這則廣告的目的很明顯是要炫耀新的iPad非常薄,還可以把一大堆應用程式打包在裡頭。」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看到這裡,我們不妨換個角度看〈Crush!——那些被液壓機粉碎的物件與工具(視覺上)確實被摧毀,但「毀滅」後卻也獲得了「新生」,並融入iPad之中,就如Katie Notopoulos所寫:「iPad不是要取代鋼琴,它是一台擁有GarageBand(音樂創作軟體)的平板電腦;也沒要取代繪畫,而是擁有平面設計App的工具。」

換句話說,iPad讓樂器、畫筆等創作工具換了個形式,被裝入一個更輕便的載體;而〈Crush!想表達iPad提供了有別於傳統的創作選擇,並透過科技的力量將數種工具的功能打包於超薄機身,目的是讓創作更有效率,而非消滅既有的工具。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iPad Pro。(圖片來源:Apple)

只可惜,「這支廣告概念本身太無聊、也太淺顯。」Katie Notopoulos認為Apple這次傳達故事的手法太過「簡單暴力」,導致本意模糊,才是觸動藝文界人士神經的根本原因。另外也有網友表示,這支廣告直接得罪(offend)了iPad一大批核心用戶——這番話並不無道理,畢竟許多設計師、插畫家、藝術家、音樂人等,都以iPad作為第二(電腦以外)、甚至是主要的創作工具。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iPad Pro。(圖片來源:Apple)

Apple這麼說

Apple想透過〈Crush!傳達的訊息究竟是什麼?說來有點諷刺,我們可以從官方道歉聲明中知道:「創造力是AppleDNA,我們設計的產品能為全世界的創作者賦能,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我們的目標始終是讓使用者能透過各種方式表達自己,並透過iPad將想法化為現實。很抱歉,廣告並沒有達到預期的目標。」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2024 iPad Pro廣告〈Crush!〉。(圖片來源:Apple)

爭議背後躁動的焦慮——我們真的會被機器取代嗎?

Crush!反射出科技與藝術、音樂、設計等創意領域的矛盾關係,甚至是機器與人類的對立,背後躁動的是人類擔心被機器替代的焦慮。近年許多爭議都是因此而起,在ChatGPT能快速整理資料、寫短文;midjourney能算出極其精緻的圖像;以及各種AI工具盛行的時代,引發各界工作模式的轉變,比如設計與藝術競賽順應時勢將AI作品納入評選,同時評估判斷人類、AI創作的標準;各領域工作者重新思考創作的意義,並試圖找尋與科技協作的方法。

一覽Apple最新iPad Pro廣告〈Crush!〉爭議始末,科技與創意真的是對立關係嗎?
Apple iPad Pro。(圖片來源:Apple)

未來AI會發展到何種境界,可以預見但難以斷言,〈Crush!爭議給了我們反思與科技之間依存關係的機會,也意外揭露了許多人仍用力擁抱人類思維的詩意、手工創作的價值,這是AI難以取代的(至少目前如此)。

最後,來看導演Reza Sixo SafaiX上分享的〈Crush!改編版本,他將腳本的情節順序調換,讓液壓機壓碎iPad Pro後,化為樂器、雕塑、遊戲機、顏料等創作工具;還特別把背景音樂換成Sonny & Cher1965年發表的歌曲〈I Got You Babe,其中意涵不妨配著歌詞細細品味。

不抱著偏見與預設立場第一次看〈Crush!、看過評論家的觀點後回看,再看Reza Sixo Safai的改編版本,想必會有不同的感觸與想法。面對科技融入工作與生活,每個人有各自的操作守則,期待我們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準則。

資料來源|Business InsiderVarietyCNN

台灣觀光品牌3.0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隨著疫情後旅遊業復甦,交通部觀光署正式啟動台灣觀光品牌3.0版「TAIWAN– Waves of Wonder」計畫,邀請Bito設計全新品牌識別、打造專用字型「台灣體」(TAIWAN SANS),更首度以動態圖像呈現識別系統,為台灣觀光旅遊開創嶄新願景。

全新品牌識別+觀光主題曲

台灣是座充滿能量的島嶼,豐富地貌隨著四季變化展現不同的美麗,全新的識別形象扣緊「WAVES OF WONDER」的概念,波動直覺的線條不僅象徵與世界連結的願景,也代表台灣之旅一波波令人驚奇的風景。全新的台灣觀光3.0視覺識別將在紐約時代廣場、倫敦地鐵海報牆、東京澀谷街頭等地現身,期待能成為被世界各地人們認識的國際符號。

除了品牌識別設計外,台灣觀光3.0還推出宣傳歌曲,由金曲、金馬、金鐘三金大滿貫的資深音樂人侯志堅(紅格子工作室)第三度為台灣觀光主題歌作詞譜曲,匯聚各產業頂尖高手為台灣發聲發光。

波動線條展現島嶼多變地形

Bito緊扣觀光署「親山、親海、樂環島」的行銷主軸,呈現出台灣腹地雖小卻地形多變的特色。花東的山巒起伏、湛藍海岸線的流線氣勢,以及曲折的環島公路與鐵路⋯⋯都化為現代的視覺語彙。一上一下、綿延不斷的線,是台灣山海的縮影、是旅行時的澎湃心情、也是一波接一波的驚喜體驗;全大寫的英字展現更加自信、有力量的個性。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Bito緊扣觀光署「親山、親海、樂環島」的行銷主軸,以波動的線條帶出台灣山巒起伏、海岸線曲折的流線氣勢。(圖片提供:Bito)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配合識別翻新,Bito團隊還特別設計一套專屬字型「TAIWAN SANS」,並以全大寫呈現標準字。(圖片提供:Bito)

量身訂製字體「TAIWAN SANS」

配合識別翻新,Bito團隊還特別設計一套專屬字型「TAIWAN SANS」,簡練大氣的造型,融合台灣山脈、海洋、蜿蜒公路與鐵道等意象,在轉筆尖角處呼應視覺標誌,呈現具有波浪感的線條設計,兼具裝飾性與易讀性,讓識別系統更加完整。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TAIWAN SANS」融合台灣的山脈、海洋、蜿蜒公路與鐵道等意象,在轉筆尖角處呼應視覺標誌。(圖片提供:Bito)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TAIWAN SANS」呈現具有波浪感的線條設計,兼具裝飾性與易讀性。(圖片提供:Bito)

溫暖橘色象徵亞熱帶活力

至於品牌色彩,則保留台灣觀光上一代的標誌性橘色,加以調整彩度與明度,反映出亞熱帶地區陽光充足、活力四射的溫度,也象徵台灣旅遊未來的發展性;輔助色則以四季為靈感,創造出代表四季主題旅遊的不同色彩,傳遞「台灣四季,都是觀光季」的訊息。

「台灣觀光」品牌3.0版重塑登場!Bito以波動流線帶出島嶼地景、設計專用字型「台灣體」
台灣觀光3.0色彩保留上一代的標誌性橘色。(圖片提供:Bito)

首創動態識別系統

不僅如此,台灣觀光3.0也打破過去既定的靜態呈現,加入Bito團隊擅長的Motion Graphic思維,以動態圖像傳遞台灣山海的波動特色,也在不同數位載體介面上展現更生動多元的樣貌。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