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WELL《可見 不可見》揭露藝術家腦中「不可見的念頭」!解謎般的路徑,串連葉偉立、邱承宏、王慶蘋作品

LIGHTWELL《可見 不可見》帶你看見藝術家腦中「不可見的念頭」!集結葉偉立、邱承宏、王慶蘋作品

觀看展覽、欣賞藝術時,總令人思考:「我到底看到了什麼?」所謂看見,是看懂了作品的形體、藝術家的創作概念,或心生感動與共鳴?若三者只看懂了一種,是否達到真正的看見?為了回應這項命題,LIGHTWELL《可見 不可見》特展集結了三位藝術家——王慶蘋、邱承宏、葉偉立的作品,搭配巧妙的曲折動線安排,提供觀眾三種不同層次的視角,讓看展如同解謎,探尋展間藝術品中的「可見」和「不可見」。

【2F】展場_葉偉立_邱承宏
LIGHTWELL《可見 不可見》展覽即日起至2023年1月29日展出

3層探索「可見」與「不可見」的觀看方式

《可見 不可見》是LIGHTWELL首次嘗試非線性的策展模式,也就是將同一藝術家的作品打散,而非集中在同一區域,這麼做十分考驗策展團隊邀請藝術家、挑選展品時的敏銳度,如何符合論述?如何編排最為切題?如何相輔相成,而非一人之作獨大?都需要細細思量。

並置的和弦 No. 13
王慶蘋〈並置的和弦 No. 13〉

本篇將策展人李晏禎的策展思考分為3層解析,它們各代表著觀眾挖掘展覽中「可見」與「不可見」的切角:第一層呈現藝術家如何將腦中數不清、看不見的念頭,揉入各自的生長背景、價值觀與記憶庫,再轉譯到具體的作品當中;第二層深入作品本身,探尋其中鮮明可見的符碼與蘊藏其中的隱性記號。上述兩層搭配由「藝術家親述」的語音導覽,帶入感更強。

【3F】展場_葉偉立_邱承宏
三樓展間|葉瑋立、邱承宏

第三層則藉由非線性的敘事手法,讓彎折觀展動線、觀眾與展品的互動關係,如養成遊戲般,不到最後看不見全貌;這邊偷偷爆個雷,這點尤其反映在藝術家葉偉立展出的作品當中。

【空間照片18】LIGHTWELL 2_3F 藝文展覽空間
LIGHTWELL展覽空間

《可見 不可見》3位藝術家作品解析

 邱承宏|粗獷彰顯寧靜 

「寧靜感」是邱承宏作品的獨特氣質,即便使用的是工業化的媒材與技術,那一份由內在記憶散發出來的靜謐,貫穿了藝術家的日常實踐。這次邱承宏展出兩系列作品——《採光》與《繡燕》,兩者皆直接卻優雅的切合《可見 不可見》命題。

【2F】展場_邱承宏_葉偉立
二樓展間|邱承宏、王慶蘋、葉偉立

邱承宏《採光》|在水泥板上再創風景

以浮雕形式呈現的《採光》,結合平面繪畫與雕塑技法,創作時邱承宏會先尋覓一面「框景」,並將風景拍下,投影至以建築補土、礦物等材料打造的自製水泥板上;接著進入雕刻階段,以「刨去」的方式將植物剪影、風景中的光影變化,挪移並濃縮至水泥板上。過程中,藝術家看見、移植更創造了風景,而藉由《採光》,邱承宏正是想提供看風景的另一種視角,當立體濃縮為平面、多彩化作單色、輕盈變得厚重,我們是不是仍能將眼前的水泥板,聯想至記憶中那窗外樹影翩翩飄動的畫面,並覓得感動?又或它只是一幅嶄新的、虛實交錯的光景?也或許更多的是,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還是山的意趣。

採光 No.27
《採光》呈現很有趣的相對性。重達20公斤的水泥媒材,卻呈現稍縱即逝、輕逸流動的光景。

採光 No.31
邱承宏不停在《採光》系列做出突破,比如減輕重量、實驗不同媒材,上圖作品便添加了玉和石英,邊角被塑成圓弧狀

邱承宏《繡燕》|當缺陷成為完整之作,我們是否還能看見傷痕?

另一系列雕塑作品《繡燕》,則延伸自藝術家在2020年發布的作品《水泥動物園》,當時邱承宏在花蓮找到一批老舊的水泥動物雕塑,這些斑馬、豹、老虎⋯⋯,多非出自專業雕塑藝術家之手,而是由民間的水泥工匠雕琢,因此外表有些粗糙、滑稽,在七八零年代的台灣蔚為流行,時常見於校園或公共遊樂空間。

【3F】展場_葉偉立_邱承宏_王慶蘋
三樓展間|邱承宏、王慶蘋

而這些早期動物雕塑的裂痕、缺口,則成為《繡燕》的雛形,邱承宏將其掃描,還原出小小傷口的空間樣態,並利用3D列印將其縮放為200倍大、類似石頭的形態,表面以混凝土、礦物、銅線製成大小不一的磨石子雕塑,讓缺陷再次豐盈、令人工雕塑回歸自然,用這種方式與雕塑之前的傷痕對話。

FotoJet (1)
邱承宏〈繡燕〉

綜觀雕塑,缺角、裂痕等或許會率先被看見,因為它們是完整體中的瑕疵,是不一樣的部分;但隨著觀看的時間推移,人們的視覺經常求個完整性、重點擺在整體,若缺口小至「瑕不掩瑜」,便容易被選擇性忽略,雖然被看見了,卻像沒被看見。

在邱承宏的轉譯之下,破碎之物成為完整之作,曾經像是不可見的東西成了絕對可見的主角,但我們究竟看見了什麼?乍看之下,看見了石頭、沒看見傷痕;知曉創作概念後,明白它來自傷痕,卻未能真正看見雕塑的缺口。各種觀看情境所發展出的可見、不可見排列組合,讓《繡燕》多了許多值得玩味的空間。

繡燕 #18
邱承宏〈繡燕〉

【3F】展場_邱承宏
LIGHTWELL一樓地面選用水磨石搭配銅條,恰與《繡燕》的磨石子、銅條組合呼應。

 王慶蘋|以攝影為創作手法、抽象畫為表現形式 

如果說邱承宏用雕塑創造了風景,那攝影藝術家王慶蘋則是透過影像重組「實驗」出了風景,他的創作過程約有三分之二的時間用來觀看、領會眼前的風景,並透過拍攝現成物、將可得的材料重新排列後,揉入光影,將多張不同的影像以雙幅、三幅的形式並置於同一張相紙上,巧妙以攝影為創作手法、抽象畫為表現形式,經由藝術家本人美感的轉譯,創造出存在卻又不存在的新空間,也為觀者打開新鮮的觀看體驗。影像乍看如一體成型,細賞才發現幅與幅之間存在界線,各詮釋著不同的畫面。

【2F】展場_王慶蘋
展間|王慶蘋

王慶蘋《並置的和弦》|當不同時序、空間成為一幅畫

在《並置的和弦》系列作品中,王慶蘋用鏡頭紀錄不同時間下的空間,從日到夜、自室內至室外,並進行篩選、拼湊,讓室外裝設電箱的斑駁牆面、室內飄逸的布面,或是門上的木製和鐵製手把、躲在紙張後的蘋果,共構為一幅和諧的抽象畫,消弭了現實生活中的僵硬界線。

並置的和弦 No. 7
王慶蘋〈並置的和弦 No. 7〉

並置的和弦 No. 15
王慶蘋〈並置的和弦 No. 15〉

王慶蘋《靜物雙聯》|實驗平面與立體的視覺可能

另一系列作品《靜物雙聯》,藝術家介入的成分相對高,王慶蘋利用工作室內唾手可得的材料,經隨意或刻意的排列之後,捕捉紙張、鐵線等媒材與光互動的當下。雖成品為平面影像,但畫面鮮明如從未見過的新世界,帶有將不同維度擺入同一平面的實驗性,也蘊含在平面中創造立體的意趣。

靜物雙聯 No. 8
王慶蘋〈靜物雙聯 No. 8〉

靜物雙聯 No. 22
王慶蘋〈靜物雙聯 No. 22〉

有趣的是,為了部分還原王慶蘋的工作室場景,展場特別展出一件他創作時所使用的小型光器,企圖創造此地(展間)與他方(工作室/創作現場)之間的連結;而藝術家本人偶爾也會到現場對光器做調整,像是在模擬平時創作的程序,讓物件維持在有機的狀態。

【2F】展場_葉偉立_王慶蘋
現場展出王慶蘋在工作室創作時所使用的光器

 葉偉立|探索藝術品的誕生 

擺在最後講解的藝術家葉偉立及其新作《偶遇,水湳洞 #1》,與LIGHTWELL的策展動線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非常有意思。2016年,葉偉立因參與已故藝術家葉世強故居紀念館的建置,移居至台灣東北角上背山面海的水湳洞,一個因日據時期興盛的採礦產業而大規模修建的礦工宿舍聚落,後於1981年水湳洞選煉廠停止營運,居民因頓失工作來源而陸續移出此地。

【2F】展場_王慶蘋_葉偉立
展間|王慶蘋、葉瑋立

《偶遇,水湳洞 #1》靈感源自葉偉立在水湳洞偶然遇見的一間廢棄空屋,它像是個寡言但不排斥來往的鄰居,偶爾路過看望或刻意拜訪,成為藝術家日常中微微掛心的所在。此系列作品由三個物件、一個燈箱組合而成,安落在展場二、三樓的四個樞紐處,而在《可見 不可見》展覽中,若要說「動線本身」也是作品的一部分,似乎也不無道理。

【2F】展場_邱承宏_王慶蘋_葉偉立
展間|邱承宏、王慶蘋、葉偉立

葉偉立《偶遇,水湳洞 #1》物件|散落兩層樓間的「餌」

第一個物件位在二樓動線初始,由毛線團堆疊而成;經過邱承宏《採光》浮雕,映入眼簾的是一見狀似祭壇的木製品,上頭呈現葉偉立的英文詩作,字母以毛線縫製而成,述說著藝術家的創作歷程,猶如心思、形式、勞動、思考再化為形式的無盡探索。

FotoJet (2)
葉偉立《偶遇,水湳洞 #1》

步入三樓,葉偉立創作的第三個物件靜置角落,一輛裝滿殘破畫框的推車;畫框風格各不相同,當代的、素雅的、華麗如巴洛克式的⋯⋯,好像隱隱透露著它曾包裹著什麼樣的創作。從毛線、祭壇到推車,可以找到媒材的關聯,如毛線、木材等,但藝術家究竟想藉由它們述說什麼樣的故事?必須看到位在展覽動線末端的《偶遇,水湳洞 #1》燈箱,才能明白。

偶遇,水湳洞 #1 Random Encounter at Shuinandong #1_ The Cart
葉偉立《偶遇,水湳洞 #1》

葉偉立《偶遇,水湳洞 #1》燈箱|讓毛線、祭壇與推車被「看見」

燈箱呈現著一幅廢墟影像,這就是葉偉立在水湳洞偶遇的廢棄空屋,也是前方伏筆的解答。原來,葉偉立剛發現這座廢墟時,雖能感受到久無人煙,但裡頭卻擺放許多畫作、畫框,毛線毫無秩序地散落一地,據說此處起初為教堂,所以牆上還留有祭壇曾經裝設、拆除的痕跡,毛線可能來自在地社區曾開設的手作班,畫與框則是藝術家將此作為短期工作室的痕跡。

偶遇,水湳洞 #1 Random Encounter at Shuinandong #1_ The Lightbox (1)
葉偉立《偶遇,水湳洞 #1》

回頭看《偶遇,水湳洞 #1》所有物件,會發現其創作素材都來自這座廢墟,每個物件都是一個提示、隱喻和伏筆,各自形成貫穿展覽的「餌」。在燈箱之前,毛線、祭壇與畫框都被觀者「看見」了,卻在燈箱出現後有了截然不同的故事性和意義,搭配上LIGHTWELL需爬梯、中央有天井貫穿的彎折路徑,更凸顯觀展之間忽見轉機的趣味。

偶遇,水湳洞 #1 Random Encounter at Shuinandong #1_ The Lightbox
葉偉立《偶遇,水湳洞 #1》

對葉偉立來說,「藝術品如何誕生?」一直是很有趣的命題,而《偶遇,水湳洞 #1》正呈現了創作者如何透過思考與勞動,並在空間、環境、人事的交錯影響之下,將想法不停在物件之間轉移的過程。三個物件和一個燈箱,彷彿宏觀地「透明化」了他的創作歷程;若欣賞細節,也能讀到創作媒材的複雜與多元,每件尺度雖小,卻有木頭、雕刻、裁縫、攝影的觀賞性。

【2F】展場_葉偉立_邱承宏 (1)
二樓展間|葉偉立、邱承宏

透過《可見 不可見》,我們看見什麼?

觀看藝術家的作品,我們可能產生共鳴,或者好奇,甚至疑惑。《可見 不可見》提供了可見的線索,補充了不可見的隱喻,引領觀者感知無形的震動與漣漪,進而掀開作品的層層面紗,真正進入作品內裡暗藏的藴意。

【3F】展場_邱承宏_王慶蘋
三樓展間|邱承宏、王慶蘋

至於一個人看見、沒看見什麼,不需以100分作為級距打分數。每個人對藝術品本身、藝術家本人的看法,受當下情緒、空間與環境的感知影響,所看見的東西自然各不相同,這甚至是必然。不過,這份不同,讓許多觀眾與藝術漸生距離,「我不懂藝術」彷彿成為一種另類的集體認同,也許部分人真的對作品無感,部分人則是擔心自己萬一「答錯」了怎麼辦?如果一件藝術品並無標準答案,而是刺激思考和交流的媒介,那或許對錯並不存在,只是每個人可見、不可見的部分未能疊合,所謂看見便有無數種。

靜物雙聯 No. 11
王慶蘋〈靜物雙聯 No. 11〉

LIGHTWELL《可見 不可見》

展覽期間|2022年11月19日(六)~2023年1月29日(日)

營業時間|12:00~20:00(每週一公休,最後入場時間為 19:45) 

展覽地點|LIGHTWELL(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20巷6-1號)

參觀資訊|票價 50 元(因安全考量,場館謝絕未滿12歲之孩童入場)

展覽活動頁|https://reurl.cc/qZZZ5y

資料、圖片|LIGHTWELL

延伸閱讀

RECOMMEND

以布袋戲與「淨瑠璃」訴說歷史!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鳳甲美術館特展《浪濤之下亦有皇都》即日起至6月30日登場,聚焦台日糖業發展、戰時記憶及現代化史,串起虎尾與門司兩座市鎮,並以台灣傳統布袋戲與日本傳統藝術「淨瑠璃」呈現,透過操偶師與偶之間的互動,思考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關係與歷史。

兩件影像作品追溯台日現代化記憶

《浪濤之下亦有皇都》為藝術家許家維、張碩尹、鄭先喻自2020年起共同推動的計畫,聚焦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時期的製糖產業發展,並以當代影像創作、台灣與日本兩地傳統偶戲表演等,追溯台日之間的歷史與現代化記憶,藉此思考殖民者與被殖民者、操縱者與被操縱者的複雜關係。

橫跨藝術家、導演及策展人等多領域的許家維,其作品融合了當代藝術與電影語彙,特別著力於影像創作背後的行動性,並連結正史未記載的人事物;擅於創造戲劇性作品與沉浸性裝置的張碩尹,藉由科學和生物知識探索個人、科技及社會的關係,凸顯當代社會的不同層次;身兼藝術家與軟體開發者的鄭先喻,創作則結合電子設備的實驗性生物力學裝置,聚焦人類行為、情感、軟體與機械之間的關係,並透過幽默的方式表達出他對社會與環境的獨特觀點。

本次於鳳甲美術館的展覽,依序為觀眾放映計畫中的《等晶播種》和《浪濤之下亦有皇都》兩件作品。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藝術家鄭先喻、許家維、張碩尹。(攝影:山中慎太郎(Qsyum!))

《等晶播種》:以糖業為中心的歷史轉譯

1909年,大日本製糖株式會社在虎尾興建糖廠,進而帶動虎尾市鎮的繁榮。然而,虎尾亦在二戰期間作為神風特攻隊飛機場的基地,因此成為美軍攻擊目標;太平洋戰爭尾聲時,虎尾糖廠開始生產高濃度酒精供給戰時所需。《等晶播種》藉由音樂家於糖廠的演奏、台灣傳統布袋戲演繹皇民化戲碼《鞍馬天狗》,描繪虎尾圍繞糖業而生的現代化記憶。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作品《等晶播種》畫面。(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作品《等晶播種》畫面。(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日本古典文學與傳統藝術交織

日本福岡縣北九州市的「門司」曾為大日本製糖糖廠所在地,而門司港不僅位在當時運輸台製粗糖至日本的海運航線上,亦是外國船舶前往神戶和橫濱途中必經的停靠港,是日本首要的國際港口之一。

《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源於日本古典文學《平家物語》中的〈幼帝投海〉章節,敘述平安時代末期陷入絕境的平時子抱著幼帝安德天皇投海自盡,並安慰他「浪濤之下亦有皇都」,而壇之浦戰場即位在門司對岸,隔著關門海峽相望。本作以日本傳統藝術「淨瑠璃」回望門司及門司港的戰爭與現代化記憶,並於展覽中透過影像裝置呈現。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作品《浪濤之下亦有皇都》畫面。(攝影:Kosuke Shiomi)
鳳甲美術館《浪濤之下亦有皇都》揭開台日糖業與戰時記憶
作品《浪濤之下亦有皇都》畫面。(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 浪濤之下亦有皇都 】

展期|2024年5月4日至6月30日
時間|週二至週日10:30–17:30,周一休館
地點|鳳甲美術館(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166號11樓)
參觀方式|免費入場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北師美術館中的迷你城市!藝術家張立人造「戰鬥之城」,獻給對戰現實、努力生活的你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用架空世界反思所處環境,無論在任何時代都能成就引人入勝的故事,為此許多創作者真正著手「打造新世界」:賈克大地(Jacques Tati)為《遊戲時間》造了座功能至上的人工城,在1960年代顯得不合時宜;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在法國城市安古蘭,替《法蘭西特派週報》從無到有蓋出一座虛構城市「Ennui-sur-Blasé」,以乏味命名卻繽紛至極。這些以無數汗水、巧思構築的城,不只是造景,更是創作者造夢的顯影。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二,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造城或造夢?走進「戰鬥之城.終」感受

以「作夢」為題,北師美術館啟動兩年一度的公開徵件「作夢計畫」,支持創作者解放想像,化不可能為可能。本屆由藝術家張立人之作「戰鬥之城.終」獲選,此作涵蓋了跨越14年的創作旅程,最終化為一座人造迷你城市,乘載了藝術家如何在越趨現實的大環境下,仍試著保有自我及理想的軌跡。如果說造城的過程如造夢,還有什麼比《戰鬥之城》更貼合徵件主題?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展覽現場。(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戰鬥之城.終」獻給藝術家自身,也獻給因地緣政治而命定處於衝突世界最前緣的台灣,以及每位以自身狀態與現實戰鬥、努力生活著的人們。

「戰鬥之城.終」完整匯集《戰鬥之城》系列作品的錄像裝置、漫畫、模型、拍攝場景、道具、分鏡手稿等百餘件展品,是此作自2010年創作後首次完整展出,透過張立人打造的舞台場景、角色刻畫及人物命運的敘事,建構出介於想像與現實之間的虛擬世界,直探藝術創作的本質與藝術家的命運。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戰鬥之城・終」二樓展場。(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第一部:台灣之光 (第一集),錄像、裝置,2010-2014。(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汲取大眾文化元素,編寫預言性故事

《戰鬥之城》故事以中年魯蛇陳志強告白失敗,卻意外成為即將毀滅世界的全民公敵為開端,衍伸出美國駐軍、國際企業託管、AI宰制人類鬥爭等富預言性的後續事件。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第一部〈台灣之光〉劇照三,2010-2017,錄像。(圖片提供:張立人)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第二部〈經濟奇蹟〉劇照五,2018-2022,錄像。(圖片提供:張立人)

張立人汲取並挪用漫畫、電影、動畫、影視媒體……各種大眾文化的形式和元素,模擬舞台劇於現實世界搭建場景,從無到有創建一個繁複而龐雜的世界。他一人分飾多角,集編劇、操偶、美術場景建置、拍攝、剪輯、配音等角色於一身。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戰鬥之城.終」三樓展場。(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室內場景:總統府》,複合媒材,2024。(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註|《戰鬥之城》共分為三部曲:首部曲〈台灣之光〉(20102017)、第二部〈經濟奇蹟〉(2018-2022)及最終章〈福爾摩沙〉(2020-2021)。

記憶居住的地方

佔據北師美術館二樓展場的〈場景模型〉,由張立人以木條、保麗龍等材料,搭建出一座記憶中的城市模型。這座城市並不是任何城市的縮影,而是藝術家依據自身不同時期的成長經驗,即興拼貼而成的城市印象。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於「戰鬥之城・終」展場工作照。(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細節照四,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在搭建這座城市時,雖是以1:12的比例作為目標,但事實上並不精確,因為張立人使用自己的身體作為比例尺,依據記憶中這些空間與身體的關係來調整——這種身體感是浮動的,就像是隨著每個人的成長,逐漸縮小的童裝。對他來說,這座城市並不是用來提供想像未來的願景,而是記憶居住的地方。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細節照四,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細節照四,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記憶中的城市,如夢中之夢、生命迷宮

城中的108個人偶則以衛生紙製作,透過粗糙的表面與紋理呈現大略「堪用」的人型,微妙拉開故事與現實的距離;每個角色配有各自的物件道具,像是預示其在故事中的命運。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人偶細節。(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這座既虛構又真實的城市,猶如藝術家所創造出的沙盒,在加入不同性格的角色和規則設定後,發展出複雜的敘事路徑。張立人將自己的生活與作品層層堆疊,構築一個複雜的多重顯影,像是夢中還有一個夢,在生命的迷宮中還有另一個迷宮。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細節照四,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美術館(城市)中的「現地創作」

展期間,張立人將以二樓展場的大型模型重新拍攝《戰鬥之城第一部:臺灣之光》的「二周目」,與十四年前的自己對話,同時開啟作品的下一個生命週期,並於閉展前在館內首映。這次藝評人謝鎮逸也特別擔任觀察書寫的角色,企圖於藝術家自身及機構敘寫的樣貌外,開拓另一條走入「戰鬥之城.終」的路徑。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戰鬥之城:場景模型》細節照四,複合媒材,2012-2018。(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非典型藝術家

在研究所畢業前,張立人就連續斬獲臺灣藝術界數個重要獎項:高雄美術獎首獎(2009)、臺北美術獎首獎(2009)、第7屆桃源創作獎首獎(2009)及第8屆台新藝術獎入圍(2010)。然而他並無因此走上藝術家的康莊大道,反而不斷反身詰問藝術何用?2010年開始創作《戰鬥之城》,更讓他遠離了蜂擁的大道,試著以自身的軌跡,去尋找藝術家在藝術生產中面對困境的可能性。

北師美術館「戰鬥之城・終」開展!張立人歷時14年打造,獻給處於衝突前緣的台灣
張立人。(圖片提供:北師美術館/攝影:汪正翔)

張立人《戰鬥之城.終 Battle City: Finale

展期|2024.05.0407.21

地點|北師美術館(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10:0018:00,週一休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