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寶藏巖光節《天選之人》登場!穿梭於蜿蜒路徑,隨12件藝術作品拼湊「英雄旅程」

2023寶藏巖光節《天選之人》登場!穿梭於蜿蜒路徑,隨12件藝術作品拼湊「英雄旅程」

英雄故事是寓言、小說或遊戲中歷久不衰的編劇公式,但你有想過英雄故事融入藝術策展,還能邊看展邊玩RPG嗎?2023寶藏巖光節《天選之人》以分為12個階段的「英雄旅程」敘事線為主軸、寶藏巖的12個展演空間為背景,邀請12位藝術家根據文本劇情與關鍵字發展創作。觀者將拿著地圖,穿梭於都市中宛如山城的歷史聚落,循序觀賞橫跨裝置、影像、聲光等領域的藝術作品,逐步拼湊起屬於自己的英雄旅程。

〈環〉05
2023寶藏巖光節《天選之人》即日起至5/14登場。圖為藝術家張方禹作品〈環〉。(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張方禹)

將劇場概念帶入光節

《天選之人》由專研燈光設計與創作的藝術家莊知恆擔任策展人,策展模式跳脫台灣現行燈節多以大型燈光裝置、光雕形式為主秀的表現手法,轉而嘗試將劇場等表演藝術製作中「單一目的,多人協作」的工作模式帶入,挑戰視覺藝術家所擅長「單一命題,各自表述」的藝術美學,為觀者提供具有起、承、轉、合的線性觀賞方式。

227A7863_S
策展團隊與參展藝術家。(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本次參展的12位藝術家雖各自拿到「冒險召喚」、「遇見師傅」、「蒙受苦難」、「歸途」⋯⋯等12個不同的劇情關鍵字,必須根據自身專業發想作品,但於此同事,完整《天選之人》的英雄旅程文本也是他們的共同目標。

3.〈我只在乎你(細語)〉You
藝術家陳庭榕作品〈我只在乎你(細語)〉。(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陳庭榕)

寶藏巖蜿蜒路徑加深冒險沈浸感

「走在寶藏巖的蜿蜒路徑,很有踏上冒險旅程的感覺。」導覽時,莊知恆特別提到文本與展覽場域相輔相成之處。鄰近公館商圈的寶藏巖,可以說是「台灣最出名的違建」,早在日治時期就有違建民居出現;後來1960年代兩岸情勢稍微緩和,違建數量更是迅速增長,它們多半是駐軍、榮民老兵與家屬為尋求生活住所,就地取鵝卵石、荒廢碉堡的舊磚塊建成,依山而建的大量違章建築幾十年下來逐步形成獨特的山城景觀。寶藏巖紀錄了大時代下社會弱勢族群於都市邊緣自力造屋、自尋謀生之路的過程,乘載了值得被銘記的一段台灣歷史。

354D2000-1ACD-44EE-80C4-91E885C264EE
寶藏巖一景。(攝影:izzie pang)

這樣一個命運多舛、經時光幾番淘洗的聚落,在台北市中顯得不太真實,猶如一座依傍山丘的封閉「劇場」,千階萬轉間彷彿都埋藏著等待開採的故事,散發著非常世的未知與神秘,卻令人忍不住想走入一探究竟。如此特質,恰與《天選之人》論述中未來不明、千迴百轉的英雄旅程相呼應,深化了觀展體驗的沈浸之感。

7960DFC5-43EA-47A1-9EA3-46966926D423
寶藏巖內的防空洞入口。(攝影:izzie pang)

2023寶藏巖光節《天選之人》12件作品創作理念!

縱然觀展路線隨心所欲,但若跟著導覽手冊上的順序一路看下去,或許更能體會展覽要傳達的訊息。到底《天選之人》是個什麼樣的故事?英雄的誕生都是從一成不變的生活開始,歷經各種困難和征服、友誼與背叛、破碎與圓滿,然後復歸平凡,等待下一次迴圈;即使是每天走的一趟尋常路,只需要一個小小的改變,就能影響自己原本的小日子。而你最不敢踏足的洞穴中,或許就藏著欲尋找的寶藏。

080A481A-6909-43A4-9CB1-F35D7A8A29E2
寶藏巖的蜿蜒路徑、歷史背景為展覽更添沈浸感。圖右方為聚落中的香爐。(攝影:izzie pang)

01. 序言與結語|吳明倫〈本日運勢〉

展覽由編劇吳明倫的作品〈本日運勢〉揭幕,從策展初期就參與展覽概念的討論的他,協助策展人莊知恆提供關鍵字給藝術家作為創作參考;吸收11位藝術家的回饋的作品之後,再以「為小說」形式,透過見證、考古的角度,對全展作品進行包裹與收束,呈現「天選之人」傳說的誕生;它像是展覽的序言,賦予觀者後續觀展的一種「意識」,邀請觀眾主動參與、悉心投注。

40DFD3CD-F337-4130-A37B-809129DD03AF
吳明倫〈本日運勢〉。(攝影:izzie pang)

02. 平凡世界|鄭烜勛〈聽說雲上好像有一個世界〉

接著,英雄旅程隨著藝術家鄭烜勛以關鍵字「平凡世界」為發想的作品啟程,「想像中的美好世界通常遙不可及,所以我想像它存在雲的另一端。」於是他結合裝置與自身擅長的微縮模型,在展間中打造一座通往雲端的階梯,邀請觀者踏上梯子向上探尋,彼端真的存在另一個世界。在鄭烜勛的想像中,觀者的窺視對雲上世界來說如同「侵入」,就像《進擊的巨人》首集中將頭探入瑪利亞之牆內的巨人——當我們試著去探尋,好像宣告了美好世界將面臨衝擊。

227A7953_S
鄭烜勛〈聽說雲上好像有一個世界〉(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07006075-F2E2-44BD-BF25-E0FB8C410ED6
鄭烜勛〈聽說雲上好像有一個世界〉。(攝影:izzie pang)

03. 冒險召喚|吳家昀〈曇花〉

從平凡日常踏入探險之路,總需要一擊「冒險召喚」,這就是藝術家吳家昀拿到的關鍵字,他的現地裝置〈曇花〉以低限的音和畫共組,透過光影呈現極簡的敘事,引導光者反轉覺知——只聞煙花聲、不見煙花綻——感受一道可聆聽的光。

FotoJet (1)
吳家昀〈曇花〉(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04. 黃偉軒〈邊界〉

接續的作品〈邊界〉出自藝術家黃偉軒,其發想關鍵字「拒絕召喚」與前一階段的「冒險召喚」有著因果關係。本作探討虛擬與真實之間的模糊界線,思辨人類身在虛擬實境中所產生的視覺、身體與心理感受,當我們初次踏入快速變化的景觀之中,該如何駕馭?想法與步伐之間總會充滿猶豫、不確定,彷彿英雄接受召喚前的心境。

〈邊界〉_03
黃偉軒〈邊界〉。(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邊界〉_04
黃偉軒〈邊界〉。(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05. 遇見師傅|應可潔〈相信〉

回想曾聽過、看過的英雄故事,為何英雄會接受召喚?或因為生活中的強烈的激勵或失去,也許因為愛人至親一個行動或一句話,英雄總會先碰上一個關鍵性的角色,才終於決定啟程。藝術家應可潔如何呼應這般「遇見師傅」的情境?作品〈相信〉以現代人與寵物之間的緊密關係為發想,利用在寶藏巖園區內撿拾的回收物做出一隻小狗的輪廓,並創造一座神壇,上演一場信任儀式。繽紛的色彩背後暗喻現代生活中人們對購買寵物、消費的信任議題,不假思索的信任最後是否徒留殘骸?就像那些藝術家從地上拾起的廢棄物。

68DC9301-F73C-4F2C-9AEF-B4CB3A03CBBD
應可潔〈相信〉。(攝影:izzie pang)

06. 跨越第一道門檻|陳姿尹〈日後〉

啟程在即,成為英雄之前必得克服「跨越第一道門檻」的障礙,藝術家陳姿尹以〈日後〉系列的3件影像、裝置作品回應此關鍵字。將國際太空站資料、天文與科學影像等媒材,串連自身對宇宙的想像、哲學觀成為作品,是陳姿尹作品的一大特點,這次他以地球靜止軌道、太陽、月亮等天文意象為載體,借用宇宙給予人們的神秘印象,從不同面向觀看人們如何面對超乎想像的未知。有趣的是,其中2件作品融入了動力裝置,呈現樣貌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有所不同,直到展期結束。

當太陽不再燃燒_1
陳姿尹〈來自日後的訊息〉。(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當太陽不再燃燒_2
陳姿尹〈當太陽不再燃燒〉。(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07. 試煉、盟友與敵人|陳庭榕〈潛望之時〉

於防空洞內展出的〈潛望之時〉出自藝術家陳庭榕,結合了聲音作品〈我只在乎你〉之獨白以及複合媒材雕塑〈百步〉,探索著固結與連結的雙刃寓意,呼應著劇本中的關鍵字——「試煉、盟友與敵人」。值得一提的是,藝術家選擇鄧麗君歌曲〈我只在乎你〉作為元素並非偶然,這首歌曾於蔣氏政權與中國共產黨對峙期間作為「聲音武器」使用,在金門古寧頭海岸邊的北山聲牆播送著,纏綿的情歌旋律狹承載著形容你、我之間對位關係的歌詞,參與了冷戰時期的兩岸心理戰,隱隱呼應著防空洞同為戰爭遺跡的性質。

227A8178_S
陳庭榕〈潛望之時〉。(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08. 前往洞穴深處|顏妤庭〈圍籬〉

即將抵達非常世界的核心,許多故事經常以第二道門檻、更困難的試煉來取代。〈圍籬〉是藝術家顏妤庭首次嘗試的大型陶瓷裝置,呼應著「前往洞穴深處」的劇情意象——選擇靜默與屈服的人群,僵直麻木的彎腰面地,並慢慢的結成了一張堅實又脆弱的牆,阻斷了來者道路。

227A8212_S
顏妤庭〈圍籬〉。(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227A8219_S
顏妤庭〈圍籬〉。(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09. 蒙受苦難|張徐展〈狼與虎與其他〉

試煉之途必得「蒙受苦難」,擅長動畫的藝術家張徐展面對此關鍵字,則引用童話故事《不來梅樂隊》中動物們一個站在一個背上演奏音樂的畫面感,在錄像作品〈狼與虎與其他〉中創造出層層疊疊的蒼蠅,牠們藏匿於皮影身後,化成老虎、狐狸、兔子⋯⋯等多種動物形象不斷於生死中輪迴,意味著新生交替;晃動的身軀像是在大風中搖擺,試圖尋求平衡的可能。

227A8257_S
張徐展〈狼與虎與其他〉。(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FotoJet
張徐展〈狼與虎與其他〉。(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10. 歸途|走路草農/藝團〈宇宙物產計畫-虛空〉

征服苦難後,我們來到成為英雄之前的最後一哩路。走路草農/藝團從盛行於巴洛克時期的虛空畫派(Vanitas)出發,將過往荷蘭時期引入台灣的物產化為象徵死亡、衰老與空虛的動態符號,透過重複播映,表現作物成長後終會被收穫或腐敗、終得重回大地的過程,這樣具歸返意涵的儀式,就如征戰旅程中的「歸途」。

227A8288_S
走路草農/藝團〈宇宙物產計畫-虛空〉。(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宇宙物產計畫-虛空〉02
走路草農/藝團〈宇宙物產計畫-虛空〉。(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11. 重生|吳峽寧〈虛構場景〉

歸途中勝利的喜悅日漸稀釋,即便是英雄,終得從高潮中復甦,回到個人每日的「重生」。擅於燈光設計的藝術家吳峽寧,以影像紀錄平時往返生活與工作之間的移動過程,每日不斷發生、沿途風景相似,卻都是一場重生,呼應著劇情推演至此的關鍵字。展場中時而閃爍、時而黯淡的燈光,是觀看過程中突然的介入,也像生活中出奇不意的偶然事件,或將是觸動轉變的可能。

227A8312_S
吳峽寧〈虛構場景〉。(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227A8319_S
吳峽寧〈虛構場景〉。(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12. 帶著萬靈丹歸返|張方禹〈環〉

最後,英雄終於凱旋歸來。藝術家張方禹將雷射光束投射於環形壓克力裝置,並透過程式控制光束的運動——漫射而出的光在草地上成像,經過反射後的光譜則灑落於牆面,生生不息地流動著。這是英雄旅程的終點,作品〈環〉呼應著第12個關鍵字「帶著萬靈丹歸返」的意境。離開前,不妨再回看吳明倫作品〈本日運勢〉中對所有作品如何收束,透過文本回顧這趟英雄旅程的脈絡。

227A8505_S
張方禹〈環〉。(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227A8675_S
張方禹〈環〉。(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雙日限定開幕活動:市集、音樂演出一同登場

開啟英雄旅程之前,先來暖暖身!2023寶藏巖光節《天選之人》將於3/25、3/26舉辦開幕活動,由策展團隊與近年火紅活動策劃品牌「La Rue 文創設計」聯手,帶來市集與音樂演出,吳鎮安、南西肯恩、嚴梵、祐祐 Yoyolin、尋人啟事、邵羽等6組音樂人將聚集於此,為寶藏巖注入不同風采。

天選之人_臉書Banner_1200x628px
2023寶藏巖光節《天選之人》主視覺。(圖片提供: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2023寶藏巖光節《天選之人》

展覽期間|2023.03.25-2023.05.14(週一休園)

開放時間|11:00-22:00

地點|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臺北市中正區汀州路三段230巷14弄2號)

開幕派對/

市集|

03.25(六)15:00-21:00

03.26(日)13:00-20:00

音樂演出|

03.25(六)19:00-20:30 吳鎮安、南西肯恩

03.26(日)14:30-19:30 嚴梵、祐祐 Yoyolin、尋人啟事、邵羽

/串聯活動/

〈B面軼事-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校區開放計畫〉

展期|2023.03.25-2023.05.14(週一休園) 

地點|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臺北市中正區汀州路三段230巷14弄2號)

〈蟾蜍山之憶想與藝象〉

藝術家|KJHON的再生軍團

展期|2023.03.25-2023.05.13(週日和週一休館) 

時間|10:00-17:00

地點|蟾蜍山煥民新村(臺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四段119巷66弄12號)


資料、圖片|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部分攝影|izzie pang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做一場夏日清醒夢!《銀洸掠羽》LUPA X Monika Marchewka雙人展,服裝刺繡、電影分鏡意象融入畫中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炎炎盛夏,到Hiro Hiro Art Space看《銀洸掠羽》雙人展就像浸入清涼的清醒夢裡,展間裡出自兩位藝術家——Crystal LUPA(呂紹瑜)、首次在亞洲展出的Monika Marchewka(莫妮卡.馬爾喬卡),一系列如夢似幻、透著銀波和星光的畫作交織,讓白盒子彷彿化身神話或夢境現場,當中還蘊藏著兩人分別受服裝設計、電影背景影響的創作細節。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充滿誘惑的夏日神話

朦朧、超現實、神話感,是LUPAMarchewka作品中相通的特質,她們將個人感性轉化為詩意語言,作畫像是創造夢境,帶觀眾神遊至白孔雀、美人魚等神秘意象不只是傳說的世界——那裡如夢,卻不是單純的天真,倒像是充滿誘惑的伊甸園,歡迎在這探索各種情感隱喻。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LUPA帶你拋開時間和空間感,穿梭現實與夢之間

LUPA的創作靈感來自夢境、文學或記憶片段,她將現實或夢中的生命體驗場景化,視覺語彙總是帶著東方神秘主義、流露奇幻的文學氛圍;更以薄紗霧氣般的細膩筆觸,綴上金銀箔碎片,營造畫中獨特的內在光源,形塑一種去時間/空間感的特殊朦朧狀態,引領觀者來回穿梭作品和自身經驗、想像之間,進而產生共感。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Crystal LUPA(呂紹瑜)作品。(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這次她也嘗試使用不同尺度、形狀的畫框,增加作品之間的互動性,像是《伭駒》和《星洲》兩件作品的編排,形成一幅獸望著星空的畫面,彷彿兩者身在同一個宇宙、卻置身不同星球。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Marchewka遊走於虛實邊界,揭露親密關係的浮動

來自波蘭的Marchewka則遊走於具象和超現實之間,善於在黑暗與光明間創造平衡,常以雲、霧、水等元素和女性主角為題材,探索個人旅途的多樣可能性。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畫中的注視、淚水、閃耀、珍珠、寶石等元素,令人聯想到喬治王朝時期情人之間互贈的眼睛肖像畫(eye miniature),這種袖珍畫經常與珠寶結合,做為戀人的紀念信物,具有特殊的親近和私密感;在Marchewka的筆下,則暗示著關係所帶來的種種浮動,像是思念、愛意、脆弱、恐懼、謊言……。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Monika Marchewka, Undercover/Monika Marchewka, Rescue(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初相遇於《Art Maze Mag》紙上

Hiro Hiro Art Space將兩人作品聚在一塊辦展之前,她們就曾在紙上相遇。LUPA分享,2023年曾參與英國獨立藝術雜誌《Art Maze Mag》公開徵件獲選,作品被收錄在〈Double Volume Issue 32-33期數當中,正巧當期封面就是Marchewka描繪美人沈睡於貝殼的夢幻作品。

受服裝設計、電影背景影響,刺繡意象、鏡頭語言揉於畫中

除了同期登上同本雜誌的緣分,兩人在創作背景上也有相呼應之處,都具備藝術以外的創作經驗——LUPA擁有服裝設計背景,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Marchewka則曾擔任《梵谷:星夜之謎》(2017)動畫部門主管,其為首部以油畫製作而成的動畫,透過倒敘手法描繪梵谷的生命故事,當年更入圍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長期與服裝、動畫電影交手的經歷,也分別影響著兩人的藝術創作語彙。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藝術家Monika Marchewka/藝術家呂紹瑜Crystal LUPA。(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LUPA個人照攝影:Ricor)

LUPA從大學念服裝設計開始,就會收集不同質地的布料、緞帶等,也喜歡刺繡,這些織品多變的紋理,為她在平面繪畫上的質地提供許多聯想。作畫時,她會將局部的顏料堆疊,做出微微的立體感,營造刺繡般的效果,像是這次展出的作品《繡袍》當中,白孔雀像是穿著一件「刺繡長袍」,袍子由LUPA用顏料做「編織」,將黏稠、液態的「絲線」鋪上畫布,在油脂揮發後留下紮實的經緯。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另一邊,Marchewka的作品不只是繪畫手法的展現,也說著「鏡頭語言」,她的畫如同電影分鏡,畫與畫之間彷彿互相串連,雖都是靜止畫面,卻透過主角的眼神、動作等「動態感」細節,引人聯想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劇情會怎麼走?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銀洸掠羽》展覽現場。(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此外,Marchewka也透過像是「拍特寫」的表現手法,凝結並放大情感,更預設了第三者(觀眾)貼近、觀看的動作介入,藉由巧妙的構圖加強觀者和作品的互動——當我們看著畫中望向海上珍珠的美人魚,彷彿不是分別看著物和人,而是透過美人魚的眼望著珍珠——像這樣邀請觀眾融入畫中的體驗,賦予繪畫敘事更多想像空間,讓每個人都能發展出自己版本的「電影」。

台北Hiro Hiro Art Spcae《銀洸掠羽》雙人展!Lupa X Monika Marchewka共織夏日夢境
Monika Marchewka, Assurance/Monika Marchewka, The final one(圖片提供:Hiro Hiro Art Spcae)

《銀洸掠羽》呂紹瑜 X 莫妮卡.馬爾喬卡

日期|2024.07.06-08.11(週二至週日 11:00 -19:30)

地點|Hiro Hiro Art Space(台北市中正區紹興南街10號)

用軟雕塑凝練歷史!朋丁新展《柔軟痕跡》:李佳玲以「絎縫」工藝刻畫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柔軟,是一種轉瞬即逝、不留痕跡的觸感,但或許在相處的過程裡,會不經意地留下深刻的動容瞬間。」

以織品為主要媒材的台灣創作者李佳玲,擅長透過絎縫工藝(Quilt)轉譯古代雕刻的記事行為,從在地的蘭嶼身世故事,到國際的古老沈船事件,都是她的靈感來源。她以詩意手法穿梭時空、凝練歷史,也試驗著軟雕塑的表現可能。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台灣創作者李佳玲與其作品《石頭的低語》及《軟花瓶》。(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今年4月,李佳玲才參與2024米蘭家具展《弦外之音》台灣創作者群展;如今回到台灣,再於台北藝文空間「朋 丁 pon ding」帶來個展《柔軟痕跡》(Traces of Softness)。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2024米蘭家具展《弦外之音》台灣創作者群展。

著迷古物,往藝術全球化的反方向探

在藝術與設計邁向全球化、流行化的過程中,李佳玲反其道而行,從地方的物質文化、自然與人文歷史中得到啟發,萃取並融合東西方文化、新舊樣態,述說人、物和環境之間的故事。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石頭的低語》。(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是什麼原因讓她選擇用藝術和工藝「考古」?李佳玲說:我ㄧ直對古物很有興趣,覺得當我們回頭看以前的人喜歡什麼、做什樣的事,經過幾百年還是高度的相似。原來迷人之處在於人類跨越數百年的「默契」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軟花瓶》。(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織物是濾鏡,讓萬物回歸質樸

《柔軟痕跡》展覽中,柔軟的織物像是一片濾色鏡,世間的人事物透過李佳玲的眼睛,回到柔軟且質樸的樣態。讓我們分別看向2件主要展品:

《石頭的低語》(The Whisper of the Stones以東南亞海小島層瀕臨絕種的植物「蝴蝶蘭」為題,訴說人類與環境的關係。1879年,白花蝴蝶蘭首度在蘭嶼被採集,卻在短短幾年內因過度採集,其原生種就此消失在這座島嶼,只為島留下了「蘭嶼」這個名字。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石頭的低語》。(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李佳玲以傳統絎縫(Quilt)工藝柔軟地刻痕出紋理,模擬原始人類社會的石雕記事行為;並結合拼布、網版印刷、手工刺繡等工藝,靜靜訴說人著迷於自然的美,卻讓其消逝的故事。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石頭的低語》。(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另一件《軟花瓶》(Soft Vase靈感則來自1998年的打撈沈船事件「黑石號」,當時漁民在印尼沿海發現一艘從唐代中國航向阿拉伯世界的貿易船隻,上頭載滿了千年前的陶器、金屬工藝品、碗碟等,這些文物被稱為「唐代寶藏」,甚至被認為是當代在中國以外的地方,規模最大、種類最豐富的文物窖藏。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軟花瓶》。(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李佳玲以東西方色彩融合的「千年古老瓷器」為題材,為花瓶外觀賦予千年前船隻沉於汪洋、被珊瑚包圍的古老意象,創造出獨特的視覺、觸覺體驗,也搭建起穿梭時空的柔軟世界。

「當時的世界已有國際貿易的概念,中國透過船運將瓷器、絲綢運向西方世界,當時的工匠可說是在一個想像的世界當中,畫出對遙遠國度的想像與圖騰。」李佳玲說道,於是她將這份意念投射在自己的創作當中,透過自我對話的過程,將與外圍世界溝通和理解的心意,轉譯在一件件花瓶軟雕塑之上。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軟花瓶》。(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探尋歷史,回歸兒時的澄澈視野

在創作的過程中,李佳玲常以自然與人類歷史、物質文化做為隱喻,藉以回望當下的人類世;並透過柔軟的織品特性,讓人的心靈回到如兒時一般純粹的狀態去感受創作。這次以《柔軟痕跡》為名進行展出,她也希望與觀眾一同向內在探索,找到一些屬於自己的柔軟回憶。

台北朋丁《柔軟痕跡》展覽!李佳玲以「絎縫」軟雕塑重現古老沈船、蘭嶼身世故事
李佳玲《石頭的低語》。(圖片提供:小佳碧玉)

《柔軟痕跡 Traces of Softness 》小佳碧玉 Pieces of Jade 個展

展期|2024.07.27-08.18⁣ 12:00-19:00⁣⁣⁣⁣

地點|朋 丁 pon ding ⁣⁣⁣2樓⁣(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一段53巷6號⁣)⁣

公眾導覽|07.27(六)15:00,報名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