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滅火器樂團:創團23年路上的靈感與觀察,回歸港都「繼續唱家己的歌」

鹽埕第一公有零售市場經過翻新之後迎來新氣象,其中就有團員想要造訪的空腹虫大酒家等店家。(攝影:邱家驊)

家的意義,就是要彼此平等的付出與包容。推出第6張專輯《家和萬事興》的台語龐克樂團滅火器竟也走到第23 年。2020年他們也回到家鄉與夢想的起點高雄,辦公室落腳在港邊的高雄流行音樂中心,走在老鹽埕與新的駁二與灣區,主唱大正、吉他手宇辰、貝斯手皮皮與鼓手柯光4人分享聚首高雄的現在,以及人生一路上的靈感與觀察。

曾經〈南國的風〉唱著「離開這个所在,去四界流浪看覓/走找在置心內的美麗世界/南國的風吹來,我漸漸了解/答案一直攏在我心內」,2020年起大正、宇辰與皮皮3個高中同班同學,陸續搬回了高雄,小學後搬到台中的高雄囡仔柯光,則固定與他們在高雄團練。「北漂10年之後,曾經也覺得如果有一天能力允許會想要回來,可能是種歸屬感吧。」宇辰說著。而《家和萬事興》正寫在回高雄後的疫情時期,大正分享,「疫情時待在家裡的時間比較多,孩子的成長變化一天一天很快速,家就成為現在我最在乎的事。」〈新歌六號〉寫到「今年三十八,有兩个囡仔/這陣的我,繼續唱家己的歌」,這次新作以家為錨點,探索人生各節點的生命議題。問起他們如何創作,大正分享,「我們從來沒有特別在觀察什麼,就是很自然地在生活。」用心生活,眼前的事物、身體所感受自然就進入歌裡,而龐克正是呈現生活的真實質地。

未命名-2
鹽埕第一公有零售市場經過翻新之後迎來新氣象,其中就有團員想要造訪的空腹虫大酒家等店家。(攝影:邱家驊)
 

服裝由左至右:陳敬元(皮皮)身著短袖黑色作務衣式設計背心上衣、灰色T-shirt、黑色Hakama褶裙式長褲 all by oqLiq柯志勛(柯光)身著竹綠色前口袋格紋襯衫、Logo 上衣、黑色透氣層次寬褲 all by WEAVISM鄭宇辰身著蟲形彈性上衣、橄欖綠蟲形剪接束口褲 all by WEAVISM|楊大正身著黑色蟲殼工裝背心、白色T-shirt、灰色透氣層次寬褲 all by WEAVISM

「地下音樂」的衝撞青春

或許大家都聽過這故事:高中樂團活動表演申請表遞出那一刻,大正剛好瞥見泳池旁的「滅火器」,就有了團名。那是獨立音樂產業還未破土而出,被喚作「地下音樂」的年代,三民家商旁還沒有瑞豐夜市,高雄大巨蛋還未拔地而起,是片平坦的菱角田。大正說那時常練團到天明,直接去吃錦田肉燥飯,吃到老闆都認識他們;一群人在新崛江商圈看時髦的年輕女生,或在服飾店P51跟曾是台北DJ的老闆聊音樂,那是屬於高中男孩的青澀時代。後來大正到台中讀電影系,台中也成為滅火器的團練基地。更早時台中廢人幫辦在阿拉PUB的「倉庫搖滾」早已是他們的另一個音樂啟蒙地,皮皮笑說:「光看他們外表你會怕。」他們的造型做得誇張—穿孔穿洞、全身刺青、鉚釘衣裝、寸頭或剃光頭的漂亮女生⋯⋯,大正表示台中人玩得比較瘋,「那個場景有點像1970年代末英國照片裡面的造型。」

宇辰說那時高雄的樂風偏視覺系或金屬,相對較少人在玩龐克樂。2000年初的網路還是緩慢的撥接,城市發展還有落差,高雄的穿著不似台中奔放,離北部文化中心也較遠,流行多會慢上幾月,新出的雜誌、音樂與錄影帶要等一陣子才能拿到。然而,高雄也有屬於自己的音樂景色,「我們的個性直來直往,很純樸。」大正這麼說。在鹹鹹海風中,高中畢業那年,皮皮騎機車載著他發現還沒有名字的駁二月光劇場,舉辦那裡的第一場表演;以前原宿廣場上面偶有演出,新崛江有八重洲,高雄中學斜對面郭中二開的ATT音樂廣場後來改名JOIN Us,2007年滅火器第一張發片《Let's GO!》就是在那,專輯寫進那年紀的校園生活、父母施予的壓力與對教育體制的怒吼,以及衝撞的熱血。年紀小一些、當時讀高中還在DamnKidz樂團的柯光,就曾南下JOIN Us聽滅火器表演,「看見大正(學台中的)一頭粉紅龐克頭。」時過境遷,八重洲後來就沒有,變Nike專賣店;台中阿拉在2011年被一把火燒了,到了現在滅火器可能是當時廢人幫唯一沒散去的樂團。

collage-1
當年混在鹽埕七賢一路的樂器行時,大正只要有身上有點錢的話就會跑來吃港園牛肉麵。(攝影:邱家驊) 

滅火器-8
在高雄流行音樂中心附近的港園牛肉麵仍是團員們的愛店。(攝影:邱家驊) 

不同人生階段的感受視角

最早北上的是大正,2009年發完了《海上的人》,退伍的宇辰、皮皮也陸續搬到台北。剛搬上去時確實不習慣人生疏的距離,不清楚人講話是真是假,對此,皮皮開玩笑說是我們太笨了嗎?「車子多人也多,路邊的視覺感就是流動得很快。」宇辰補充,「都會感太有機了,各種事情都同時在進行,每個人需要放注意力的事情太多了,好像沒有那麼純粹了。」自此滅火器北上10年,2013年當兵退伍後的《再會!青春》是入社會不久的碰撞與無奈,接下來遇到了太陽花運動,經歷了激昂卻也溫暖的〈島嶼天光〉,唱著「天色漸漸光」,獨立音樂文化逐漸衝進所謂的主流視野,然而滅火器卻也因關注劇增面臨內外重壓與動盪。離開前公司、自立火氣音樂後站穩的重生之作《REBORN》,其中一曲〈基隆路〉「在堵車的基隆路/漸漸失去靈魂」,寫的或許正是這種衝撞卻一度失速心情。大正說,「那是一次很大的轉變,更有成熟的視角去說話了。」

而自2004年大正碰到樂生療養院議題起,社會與政治的脈動一直是滅火器所關注。「台灣有現在自由民主是過往的無名英雄用生命換來的,可是在進步的2019年大家看待政治是如此玩笑、隨便,你就會有很多憤怒,希望大家珍惜我們所擁有的民主。」2019年的《無名英雄》除了破天荒到加州錄音,他視角探向台灣過去歷史到當今的故事,也與林夕連線合作〈雙城記〉。大正解釋,人生階段會影響你觀察什麼、如何看待與感受事情。生活也是,像皮皮笑說後來台北也住得方便習慣啦!當然一日生活圈的時代下,曾經的資訊段差抹平,滑開手機的社群軟體什麼都知道。宇辰開玩笑說,「現在的問題反而是醒來不知道自己在哪。」畢竟2023年的現在可以搭高鐵,早上台北工作、聚會晚上再回家,不用塞在擁擠的野雞車或是時間漫長的國道客運。

collage-2
從鹽埕第一公有零售市場逛向(舊)堀江商圈,這裡是過往團員們找尋進口菸的地方,其早年隨著商圈移轉到今天五福路的新堀江而沒落。(攝影:邱家驊) 

滅火器-5
在堀江商圈中,團員們與東發商行的老闆娘合影。(攝影:邱家驊) 

回到龐克夢想的起點

曾經擠在台中集訓、塞在台北車陣中的迷茫,回到家鄉的滅火器看到音樂場景隨城市發展的消失與更新:駁二從戶外的月光劇場到大義倉庫的LIVE WAREHOUSE與2014年才開的百樂門酒館成為獨立音樂新據點,而JOIN Us結束後另闢鹽埕區的Rocks岩石音樂仍駐守地下⋯⋯。而過了那麼久,滅火器自然也變了,曾經年少的衝撞青澀變得更加成熟而柔軟;可初心從未變過,不變是他們始終潛藏內心那塊堅持不長大的龐克魂。團員4人隨年紀增長擔負更多責任,《家和萬事興》的速度節拍跟音色或許因此聽來柔和了幾分,從新生譜寫到生命逝去,8月的高雄演場會定名「一生到底One Life, One Shot」,彷彿人生就是一場一鏡到底的電影。

「這次每一首歌都是獨立的人生節點與故事,就像攝影機架在人生的不同位置拍攝,敘說的人稱就不同了。」大正分享,對應專輯英文名Human Condition的專輯序曲〈人間條件〉是爸爸的視角,向新生命輕訴期許與mindset(人生觀念),再來是寫青春的〈新歌六號〉、〈火山戀曲〉的愛情病症、〈一百夜〉的失戀與療癒,〈新世界的光〉是告別混沌青春的轉折,接著祝福求婚的〈最後一個〉、收錄大正女兒童言的〈給女兒〉想像嫁女心情、歌頌母親奉獻的〈家和萬事興〉,以及遙想人生最後的〈人生尾路〉。而素來有「新歌N號」記錄各張專輯創作心情的傳統,第6張專輯搭上〈新歌六號〉排列在第2首,如同回到高雄的滅火器,也回溯年少時代對音樂熱愛的夢想伊始,「現在的世代是比較不相信夢想的世代,可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夢想是存在的、是美好的,我想要記錄下來,告訴在聽歌的人:有個樂團在我16歲創立了,現在過20幾年後我還在做專輯,很感謝我的夢想可以走得這麼長久。」帶有熱血正能量的夢去衝撞是滅火器的答案,他們的龐克搖滾魂還未到底,仍在衝向未知但昂揚的未來。

滅火器-11
「夥球擊」辦公室就藏身在港邊的高雄流行音樂中心。(攝影:邱家驊)
 

滅火器樂團 FIRE EX.

來自南台灣高雄的台語龐克樂團,成立於2000年,由主唱楊大正(Sam)、吉他手鄭宇辰(ORio)、貝斯手陳敬元(JC,皮皮)3位高中同班同學以及鼓手柯志勛(KG,柯光)組成。至今發行6張完整專輯及多首單曲,以龐克搖滾為基調,歌詞真實的反映時代與生活,貼近大眾。2015年成立火氣音樂。2017年創立自己的音樂祭「火球祭」。2020年獲第31屆金曲獎最佳樂團獎。 

FacebookInstagram

 滅火器眼中的港都脈動 

❶ 新灣區

大正:第一屆大港開唱就在這裡了,直到2012年在現在辦公室底下大港開唱南霸天舞台表演時都還是平地,整個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包括對岸鯨魚堤岸等都還沒蓋起來。宇辰:以前我們還在這邊玩滑板。皮皮:現在這裡輕軌都有了,一整區延伸到大義倉庫整個夏日都是滿滿的活動。

❷ 澄清湖

柯光:以前大門口有一間麥當勞後來要關掉,那是我爸爸朋友開的。宇辰:大正就住在旁邊,這是那年代父母遛小孩一個很重要的地方。大正:以前我也是在這裡跑跑跳跳,現在生活是家到辦公室兩點,早上都會經過這裡,有時也會帶小孩過來。我們改天可以約一天去烤肉!

❸ 旗津與星空隧道

大正:這是我現在遛小孩的另一個選擇,騎腳踏車能看見漂亮的海岸線,有一段是裝置藝術,一段接近舊大街有些類似美國加州聖塔莫尼卡(Santa Monica)的感覺,衝浪客來來往往,傍晚坐在旁邊的小吧喝啤酒。柯光:我是還蠻常坐個船去吃個冰的。皮皮:以前還沒那麼多建設,蓋市場後一些路邊攤都移進去,星空隧道以前就有了,比較黑暗恐怖,翻新過後變得老少皆宜。

文|吳哲夫 攝影|邱家驊

妝髮|Kelly Liu 造型|張瑋涵 服裝協力|oqLiq、WEAVISM 織本主義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La Vie 2023/8月號《路上觀察學》

延伸閱讀

RECOMMEND

《霍爾的移動城堡》重返大銀幕!宮﨑駿經典之作,獨家電影紀念票卡同步登場

《霍爾的移動城堡》重返大銀幕!宮﨑駿經典之作,獨家電影紀念票卡同步登場

日本動畫大師宮﨑駿所執導的經典鉅作《霍爾的移動城堡》今(2024)年屆滿20週年,台灣獨家發行片商甲上娛樂宣布定檔於8月22日在台上映。另外,片商也與Pinkoi合作推出《霍爾的移動城堡》全球獨家雙人電影套票。

《霍爾的移動城堡》上映20週年

《霍爾的移動城堡》電影描述18歲少女蘇菲在父親遺留下來的帽子店工作,有天平淡的生活出現改變,不僅在街上遇到帶著她飛上天的神祕魔法師霍爾,還遭荒野女巫下咒,瞬間變成90歲的老婆婆。變老的蘇菲迫於無奈遠走他鄉,卻誤打誤撞住進霍爾的移動城堡,與霍爾相處的過程中漸漸尋回自我的價值,勇敢活出生命的意義。

日本動畫大師宮﨑駿經典不敗鉅作《霍爾的移動城堡》即將重返大銀幕。(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日本動畫大師宮﨑駿經典不敗鉅作《霍爾的移動城堡》即將重返大銀幕。(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木村拓哉配音靈魂人物霍爾

其中,有著百變美男造型、迷人嗓音和強大魔法的霍爾,由木村拓哉配音加持,透過18歲少女蘇菲一夕之間變90歲老婆婆的奇幻冒險情節,傳遞著勇敢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並珍惜眼前幸福的真締。電影在日本上映時狂賣196億日圓,全球席捲近80億台幣驚人票房,僅次於《神隱少女》成為全世界最賣座的吉卜力電影亞軍,並榮獲第78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動畫長片提名,國際知名影評網站「爛番茄」觀眾滿意度高達93%,20年來口碑居高不下,不少觀眾直呼每一次觀賞都會從中獲得新的感受、解讀與感動、治癒。

有著百變美男造型、迷人嗓音和強大魔法的霍爾,由木村拓哉配音加持。(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有著百變美男造型、迷人嗓音和強大魔法的霍爾,由木村拓哉配音加持。(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與《蒼鷺與少年》暗藏巧妙連結

事實上,身為宮﨑駿粉絲的木村拓哉,當年毛遂自薦,表示兩個女兒非常喜愛吉卜力動畫,家裡的《龍貓》DVD已反覆看到刮傷、需要再買一張的程度。宮﨑駿和鈴木敏夫得知木村拓哉非常擅長表現男人的不拘小節,與霍爾的人設不謀而合,因而雀屏中選。正式配音時,木村開口第一句就讓宮﨑駿心服口服地說「就是這樣」,更令人驚豔的是,木村竟然不需要劇本,因為他已經將全部台詞都背下來了,展現身為演員的專業氣場。

有趣的是,後來《蒼鷺與少年》在挑選配音人選時,第一個定下的人選就是木村拓哉;而經吉卜力工作室製作總監鈴木敏夫證實,魔法師霍爾與這《蒼鷺與少年》男主角真人的父親勝一兩個角色其實是同一人,這項人物設定彩蛋也令不少吉卜力迷津津樂道。

《霍爾的移動城堡》片中靈魂人物霍爾由木村拓哉擔綱配音。(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霍爾的移動城堡》片中靈魂人物霍爾由木村拓哉擔綱配音。(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霍爾的移動城堡》× Pinkoi雙人電影套票

另外,為慶祝《霍爾的移動城堡》上映20週年,片商和Pinkoi合作推出全球獨家雙人電影套票,只要購買電影票就贈「限量復古書卡2張」「限量透明書籤3張」,紀念票卡場景特別精選女主角蘇菲與霍爾的心動時刻經典畫面,8月5日前購買復古書卡款再加贈早鳥禮,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霍爾的移動城堡》復古書卡收藏雙人電影套票(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霍爾的移動城堡》復古書卡收藏雙人電影套票(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霍爾的移動城堡》透明書籤雙人電影套票(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霍爾的移動城堡》透明書籤雙人電影套票(圖片提供:甲上娛樂)

資料提供|甲上娛樂
文字整理|Adela Cheng

延伸閱讀

RECOMMEND

台劇為何要搶攻短影音市場?專訪《都市懼集》監製與製作人,解析片長10分鐘內的敘事策略

台劇為何要搶攻短影音市場?專訪《都市懼集》監製與製作人,解析片長10分鐘內的敘事策略

集結許瑋甯、林柏宏、邵雨薇、傅孟柏等78位卡司的《都市懼集》,瞄準現今觀影時間零碎的趨勢,每集僅3~10分鐘,呈現34則「沒有鬼的恐怖故事」。為什麼台劇要跨足短影音市場?又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架構出完整的戲劇?

2022年的69日到728日,為期47天的拍攝,是《都市懼集》團隊永遠忘不了的時間,因為誰都沒拍過這樣的一部戲。「一輩子都忘不了,幾乎每天都在殺青,殺青都要送演員花,我買到花店老闆都在問:到底在拍什麼?怎麼每天都殺青?」製作人賴楀婷講起兩年前的事情仍歷歷在目。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每集至多兩天就要殺青,現場拍攝節奏緊湊。(圖片提供:CATCHPLAY+)

實際了解《都市懼集》的內容,就知道每天殺青也不奇怪。全劇共34集,動用3位導演、78位演員,但每集僅有310分鐘,是台劇首度嘗試短影音劇集。故事發想得回溯至2020年,本身是重度恐怖片愛好者的賴楀婷,一直想拍一部「沒人做過」的恐怖片。同時她觀察到,國外已出現不少短篇劇集,例如南非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Neill Blomkamp)創立的製片公司「燕麥工作室」(Oats Studios),專拍實驗性科幻短片,每部都在30分鐘以下,最短甚至只有5分鐘;日本早期就有《雞皮疙瘩》、《世界奇妙物語》,近年在串流上的《韓國都市怪談》、《愛xx機器人》等等也都造成迴響。

(圖片提供:CATCHPLAY+)
許瑋甯演出「計程車招呼站」,描述上班族在搭計程車的過程中發生意料外的事。(圖片提供:CATCHPLAY+)

「現在人的觀影習慣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賴楀婷說,現今人們的生活時間破碎,很多時候沒辦法專注地好好看完一部長片。既然如此,她決定要做實驗性的嘗試,藉由時間極短的劇集,讓大眾不管是在捷運上,或是在家裡做家事做到一半,都可以來欣賞。原本規劃一集1015分鐘,但她認為既然現在觀眾已經很難沉浸下來看片,不如更快狠準地濃縮在310分鐘,試圖更貼近大眾生活與觀影步調。

(圖片提供:CATCHPLAY+)
黃河飾演的主廚和扮演美食評論家的唐綺陽,在劇中有精彩對手戲。(圖片提供:CATCHPLAY+)

角色一出場必須立刻有效

《都市懼集》劇本開發一年半,定調「沒有鬼的恐怖故事」,「我覺得人比鬼可怕。」身為北漂族的賴楀婷,獨自在外鄉打拚時遭遇不少可怕經歷,再加上影視產業的工作時間較特殊,常常在凌晨或半夜搭計程車、叫外送,自己或周遭朋友都撞見不少不可思議的人事物。她透露發想階段多達100多個故事,之後針對大學生、上班族、親子3大族群做問卷盲測,最後收斂至34集,並分為夜生活、辦公大樓、住宅大樓、大眾運輸、住宿、商圈6大主題。

(圖片提供:CATCHPLAY+)
邵雨薇在劇中透過Google地圖,發現多年來身邊一直有個跟蹤狂。(圖片提供:CATCHPLAY+)

「我們發現年齡、性別不同,就會有不同的恐懼點。」她舉例,許瑋甯主演的「計程車招呼站」,女性普遍有感,男生則否,猜想男性對計程車司機較不恐懼,畢竟若真發生危險也較能自行解決;傅孟柏、初孟軒、黃冠智主演的「新主管」講述荒謬的社畜處境,男性的評分就高於女性。

(圖片提供:CATCHPLAY+)
傅孟柏演出「新主管」,操勞不堪的房仲和新主管有著微妙互動。(圖片提供:CATCHPLAY+)

通常影集一集落在40~90分鐘,電影則是120分鐘,實在好奇要怎麼在3~10分鐘內完成敘事?監製蔡宗翰以文學上的極短篇比喻,「要想辦法在很快速的時間內,創造翻轉的戲劇效果,並呈現隱藏在角色之間的矛盾或衝突。」不過這其實也是長篇戲劇該做的事,因此在戲劇核心不變的情況下,短篇要做的就是更快狠準。

他認為「角色一出場必須立刻有效」,長篇可以鋪陳角色的過往、不同面向,由此建立起角色形象;短篇沒有這麼多篇幅,必須一出場就能讓觀眾明瞭角色人設,不用到非常完整,但至少要能大概掌握。

(圖片提供:CATCHPLAY+)
李沐在劇中不堪鄰居噪音騷擾。(圖片提供:CATCHPLAY+)

由章廣辰、謝麗金主演的「客房清潔」,飾演旅館清潔員工的謝麗金,在床底下發現章廣辰女友的屍體。章廣辰有點痞痞的角色扮相,和滄桑老實的謝麗金形成對比,再加上兩人的世代差距,隨即能知曉這兩個角色的形象和衝突。

最後謝麗金得知真相後崩潰又抓狂的舉動,不難猜想她過往有些不好的遭遇,或是被欺負過,才會有這麼大的反轉。蔡宗翰說,若是在長篇戲劇,會先交代謝麗金的家庭、和老公的相處等等,但短篇都省略了。

選角也是讓角色快速有效的關鍵,蔡宗翰說,「在時間沒那麼多的情況下,運用大家對演員的公眾形象,快速建立角色,再利用這個形象在劇裡做一些反轉。」林柏宏主演的「完美夜景」僅3分鐘,原型為許多人會為了拍一張網美照,做出危險行為,但如果只演一個人到懸崖拍照最後墜落,就只是新聞事件而不是戲劇。賴楀婷說,後來在拍網美照的行徑中,加入了「如果有一個帥哥想幫你拍照,你會不會拒絕?」的橋段,而這個帥哥卻人不可貌相,有著極其扭曲的心理。

(圖片提供:CATCHPLAY+)
林柏宏在劇中幫網美拍照,卻有著不為人知的扭曲內心。(圖片提供:CATCHPLAY+)

選角特意找來看起來可愛無害的林柏宏,「那個反差才會出來。」除了在選角善用演員公眾形象,蔡宗翰也希望帶給觀眾新鮮感,例如許瑋甯和劇場演員竺定誼的組合,就是從來沒看過;此外也加入新人演員、YouTuber等新面孔。賴楀婷笑說,YouTuber喬瑟夫非常想跨足戲劇,殺青後還追問:「只有一天嗎?可不可以去其他集客串?」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選角希望帶給觀眾新鮮感,加入了博恩等YouTuber演出,也透過他們鮮明的形象營造戲劇效果。(圖片提供:CATCHPLAY+)

兩天內一定要殺青的極限拍攝

現場拍攝又是另一個挑戰,《都市懼集》總成本大約是一般規格戲劇的兩倍。賴楀婷解釋,光是美術組就分為4組,由一位美術指導統籌,一組專門負責道具、兩組陳設,另外一組留守現場應變。

通常拍長篇戲劇,租一個主場景可以拍78頁的劇本量,但這次幾乎是「一天一場景」,甚至花好幾天架設的場景一天拍完後就立刻撤掉,「只能說CP值很低(笑)。」她說拍攝現場壓力非常大,因為每集12天內一定要殺青,進度完全不容許落後,就算現場出問題,也要想辦法克服和解決。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的美術共有4組人馬,在道具與陳設上都十分講究。(圖片提供:CATCHPLAY+)

最直接的難題就是天氣,賴楀婷說,在拍攝「觀光巴士」篇章時,巴士的車頂是打開的,拍攝當天的天氣預報顯示下午3點後會下雨,果不其然快到3點時就看到一片烏雲慢慢接近。他們趕緊請場景經理先往烏雲的方向查看,結果真的已經下雨,於是一邊看著道路監視器,一邊請巴士司機追著還沒下雨的地方開去。還有一場戲的場景在商圈,拍攝途中突然下雨,只好換位置拍,但因為要連戲,就得想辦法「看不出來有換場景」。

 BIZ NUMBER 

3~10 分鐘
現在人們的觀影時間有限且零碎,《都市懼集》每集僅3~10分鐘,可以在通勤等時間輕易觀賞

47天
《都市懼集》全劇34集花費47天拍攝,每集拍攝1~2天,幾乎一天一場景,進度完全不能落後。

2倍
《都市懼集》在演員、美術等人員動用較多,整體成本約是一般規格影集的2倍。

逐漸興起的短影音戲劇

現今戲劇的播映方式,不外乎一週一集、週一到週五連續播,或者在串流平台一次上架。但《都市懼集》在CATCHPLAY+平台上,將是一天一集,不管平日或假日,每天連續上架新集數,亦為播映節奏的新嘗試。其實國外早已出現各種新型態劇集,賴楀婷提到中國的「豎屏劇」已行之有年,歐美國家則在瘋名為「ReelShort」的串流平台,兩者都是符合手機的直立畫面,一集約落在1分半、2分鐘,內容以八點檔狗血劇情為多。

(圖片提供:CATCHPLAY+)
「新主管」的原型為過勞死,以戲劇化的方式,表達員工為達成業績到了近乎瘋癲的地步。(圖片提供:CATCHPLAY+)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ReelShort並不打算和主流串流平台競爭,鎖定的是一群完全不同的客群,是在等公車、上廁所等「途中」的觀影群眾;數據公司Sensor Tower更指出,今年1月,ReelShort在Apple應用商店的下載量已達100萬次、收入500萬美元,在Google Play則有300萬次下載量、300萬美元收入。

隨著數位工具與內容的普及,Facebook、Instagram、TikTok、Threads⋯⋯,各種平台有著各式各樣的影音內容,影視產業的競爭對手一再擴大;不少串流平台亦有「倍速觀看」功能,讓觀眾以1.5、2倍速「快轉」看戲。

(圖片提供:CATCHPLAY+)
《都市懼集》將於7月12日在CATCHPLAY+獨家上架,呈現日常生活中「沒有鬼的恐怖故事」。(圖片提供:CATCHPLAY+)

面對這個注意力分散與短暫的時代,蔡宗翰認為觀眾本就有觀看的自由,「大家想怎麼看就怎麼看,也沒有什麼叫作『這樣看比較好』或『這樣看比較差』,不看也是一種選擇。」他說,戲劇終究要回歸到角色之間的衝突能否成立,時間再短的戲劇都需要此條件,如此也才會有別於ReelsTikTok等單純展現某個東西的短影音。說到底,時間長短終究是形式,觀眾觀看的仍是內容,能否打動人心還是買單的關鍵。

 BIZ IDEA 

快速建立角色形象再反轉
短篇沒有時間交代角色背景,可藉由選擇公眾形象和角色氣質相近的演員,再翻轉這個形象來營造效果。

短篇劇集串流正夯
《韓國都市怪談》每集10分鐘內、《愛x死x機器人》每集約10幾分鐘,都在串流上造成熱度。

手機直立畫面觀影
中國已出現豎屏劇、歐美則有「ReelShort」,都是符合手機尺寸的直立畫面,每集約在2分鐘內。

文|張以潔
圖片提供|CATCHPLAY+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La Vie 2024/7月號《運動的設計進行式》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