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夏日愛戀、充滿詩意的月色氛圍!3部唯美到讓人揪心的同志電影

《春光乍洩》

「愛,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關於愛,問一百個人會有一百種不同答案,然而我們可以確定的是,愛無分性別、性象,在愛面前人人平等並無異同。

 

隨著社會風氣逐漸開放,這些年來同志題材電影明顯有更進一步地發展,過往被視為禁忌的話題顯然早已不是問題,自2005年李安執導的《斷背山》後,「同志電影」彷彿一下成了熱潮,然而除了這部經典同志影像創作外,從少年性啟蒙、戀愛情慾到族群衝突、春色無邊假期、同志婚禮等各式有關探索同志酷兒族群各種可能的影視作品,有如百花齊放般在大銀幕上先後亮相,本篇則嚴選3部,從亞洲同志電影經典代表《春光乍洩》、首部同志電影獲奧斯卡最佳影片殊榮的《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到2018奧斯卡熱門影片《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等多部同志題材作品,看見他們的喜悅、惆悵、自信與希望,而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4部令人難忘的雋永、勇敢追愛同志電影

 

▶她們都勇敢相信直覺!5部兼具劇情張力、唯美場景與服裝美學的LGBTQ電影!

 

如伊瓜蘇大瀑布宣洩而下的愛情戰《春光乍洩》 

 

「試問誰不想從頭來過,但世間又有多少愛可以重來呢? 時光如同白馬過隙,我們再也回不去了,既然回不去,我們又如何從頭來過?」

 

「不如我們從頭再來過。」一段宛若彼此拉鋸角力戰的愛情,最終是否能開花結果?對《春光乍洩》的黎耀輝與何寶榮來說,一句「從頭開始」講得簡單,實際上卻可能比花瓶還要易碎。王家衛執導的《春光乍洩》,即便是20年後的現今回頭再看,依舊美得令人癡迷,個性天差地遠的黎耀輝與何寶榮,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對怨偶,大概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如同浪子般不安於室的何寶榮,遇上想默默守著這段情的黎耀輝,心朝往不同方向的兩人,即便從香港繞過大半個地球,來到人生地不熟的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撕扯拉拔的感情戰終究讓他們沒能一起走到最後。

 

《春光乍洩》


無疾而終的戀曲徒留下的傷感,如同電影最終黎耀輝親赴伊瓜蘇大瀑布時,婉婉道來的那段話:「我終於來到瀑布,我突然想起何寶榮,我覺得好難過,我始終認為站在這兒的應該是兩個人。」。他仍然難忘與何寶榮的那一段,只不過既然決定了離開,「從頭來過」就沒有再回去的可能。全片充斥冷色調的《春光乍洩》藉由攝影師杜可風的高度濾光技巧,即便霓虹閃閃但乍看之下很是洩氣憂鬱,然而通過張震所飾演的小張,觀眾似乎也跟著這位闖進黎耀輝生命中的不速之客,多了幾分光明色彩與歡樂。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致敬王家衛《春光乍洩》


即使被定義為同志電影,然而王家衛對這部令他奪得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的電影倒是有一番解讀,「我拍的不是一個純粹的同性戀電影,而是一部關於愛的故事。同志並不是主題,兩個人之間的情感才是重點,只不過這兩個人恰巧都是男人而已。」。

 

 

扣人心弦的人生三部曲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 

 

「你終究要決定自己想當什麼樣的人,別讓任何人替你做 決定。」

 

若你樂於沉浸於王家衛式的電影詩意風格,那獲頒2017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則承襲相似風格講述一段扣人心弦的黑人男孩成長人生三樂章。作為奧斯卡開辦以來首部獲得影片大獎的LGBTQ電影,導演貝瑞傑金斯(Barry Jenkins)用極為溫和輕柔的筆觸敘寫一篇真實卻又殘忍的成長詩篇。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致敬王家衛《春光乍洩》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將故事聚焦於邁阿密男孩夏隆身上,這部橫跨20年間時空的電影,所涵蓋的議題不單只是探討性向認同,還包括母子關係、校園霸凌、愛情友誼、街頭犯罪等各式生命經驗,並將重心緊緊扣住主角夏隆的內心世界,看見其成長過程的善意與苦澀。在電影畫面上,《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幾幕視覺不禁令人聯想到王家衛與侯孝賢這兩位享譽國際的華人大導其作品,為此導演表示自己確實深受兩位名導作品薰陶,尤其是王家衛的電影更是影響他創作至深,「我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電影,真的是目眩神迷且美麗!」,說起《花樣年華》、《重慶森林》等經典作他都如數家珍,也因此在電影裡也能見到向偶像致敬的影子,例如兩位男主角餐廳敘舊的場景,像極了《花樣年華》中梁朝偉與張曼玉的對桌吃飯;兩人同車回家的戲,也令人憶起《春光乍洩》中的張國榮與梁朝偉,片中更同樣使用了經典配樂Cucurrucucu Paloma(鴿子之歌)。

 

《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致敬王家衛《春光乍洩》


由於故事以夏隆的兒時、青年和壯年三段故事拼湊而成,為了凸顯這樣的情節安排,在海報設計上也別具巧思,特意用三色分割而成的主角臉孔,看似融合其實是由小到大的三張面孔所組成,巧妙呼應電影中的呈現手法。

 

 

最桃色的青春初戀《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現在,你有憂傷、痛苦,別去扼殺它,也別抹煞掉你感受到的喜悅。」 

 

從2017日舞影展首映後即在全球掀起「桃子旋風」的《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作為一部情竇初開的同志電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從第一顆鏡頭到兩位男主角相處的過程,再到那令人為之心疼又心碎的最後一面,整齣電影都美得讓人癡癡著迷。不同於同名原著,在現年89歲的電影大導兼編劇James Ivory操刀下,電影大刀闊斧地捨去了主角艾里歐那17歲男孩的內心叨叨話語,他與奧立佛之間所激出的情愫火花,通過其詮釋者堤摩西柴勒梅德(Timothée Chalamet)內斂又細膩的表演方式,早在電影開頭,艾里歐從窗台向下望見這位來自美國,他口中的「篡位者」到來之時便點燃引信,為這場少年煩惱的夏日戀曲敲響第一顆悅耳音符。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劇中場景


電影中充滿時地文物的意象,滿載的歐式夏日悠閒讓人心之嚮往,不同於小說中的南義海洋風情,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Luca Guadagnino)將書中兩位主角的「定情地」挪到自身成長的家鄉克雷馬(Crema),義式鄉村小鎮純樸風情、人醉心的天然景色、16世紀建造的古宅、泳池河畔和扮演「關鍵角色」的桃子、杏樹,每一個畫面在泰國攝影師Sayombhu Mukdeeprom捕捉下,讓我們得以跟著他的鏡頭們回到1980年代時的北義,感受和煦陽光、微風和飄散在空中、艾里歐與奧利佛間那曖昧正綻光的旖旎情愛。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劇中場景


作為拍攝場景的16世紀古宅Villa Albergoni,原先破敗老舊的氛圍也在室內設計師Violante Visconti di Modrone規劃下,重新活化了起來,不過因為背景設定在1983年,為了讓房屋帶有「年代感」,戲中也刻意保留些許懷舊復古氣息,像是父子深談那場戲中的猩紅絨布沙發,也是在她極力勸說下才得以保留,「盧卡覺得這張沙發太過破爛,但它本身特有的時間感,恰巧補足了這部電影獨有的復古色調。」。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劇中場景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並非傳統類型的同志電影,或者與其將他歸類為同志片,不如稱它為一部讓人想起青春悸動的「愛情電影」更為貼切一些,飾演奧立佛的艾米漢默(Armie Hammer)也表示此部電影之所以難能可貴,很重要的一點即是它沒有好與壞的分別,沒有刻意化的狗血衝突,「沒人要因為身為同志身分而付出代價。」;而電影中的最後兩幕,艾里歐父子倆那段發人深省的促膝長談,以及在艾里歐在火爐前那令人揪心的一刻,都讓這部優雅精緻的電影留下難忘又美麗的遺憾。

 

via NY Times、ifilm傳影互動、索尼影業

延伸閱讀

RECOMMEND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在大衛林區執導代表作、曾被評選為21世紀最偉大電影的《穆荷蘭大道》中,我們隨著主角貝蒂和麗塔進入了一座神秘的「寂靜俱樂部」(Silencio),這個似假還真的場所成為解析劇情的關鍵元素。這座虛構的「Silencio」在2011年於巴黎成為真實,由大衛林區本人設計內部空間,如今又於紐約開設分店,以同樣精神、不同面貌問世。

現實與幻想的界線:「Silencio」

在「Silencio」的超現實世界中,上演著一場又一場的表演,而片中角色也反覆在現實與幻想間掙扎,在高潮迭起後,幻想崩解破碎。

片中標誌著劇情轉折點的Silencio,實際上是在洛杉磯的兩個不同劇院拍攝。其中,內部取景的地點「高塔劇院」(Tower Theatre)曾是洛杉磯第一家有聲電影院,在2021年經大規模修復後,成為嶄新的Apple專賣店(Apple Tower Theatre)。

>>> Apple Tower Theatre塵封33年重啟!洛杉磯知名劇院成為Apple Store新據點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穆荷蘭大道》劇照。(圖片來源:車庫娛樂)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Apple Tower Theatre。(圖片來源:Apple)

當虛構俱樂部走入現實,由大衛林區親自設計

在2011年於巴黎開幕的首間「Silencio」,由大衛林區本人親自設計,將電影中虛構的俱樂部化為真實。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他說:「我想要創造一個私密的空間,讓不同領域的藝術能夠在此相聚。」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這個隱身在地下室的俱樂部成功複製了電影中「走入另一個世界」的感受,前一秒還是一片漆黑,下一步便踏入眩目的金色隧道中。「Silencio」除設有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的劇院、閃爍的鏡面舞池、偽裝成迷幻森林的吸菸室,還有一間50年代風格的藝術圖書室,展示著大衛林區的私人藏書,例如卡夫卡、杜斯妥也夫斯基等人的著作。整個場域以金色串連,無論是牆壁、地板、家具或裝飾品都帶有金色元素。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同樣的超現實空間,以不同面貌再現

新開幕的「Silencio」紐約館則有些不同。這裡由曾與Nike、Balenciaga合作過的設計師Harry Nurie操刀,以紅色的天鵝絨貼滿牆壁,金色長椅的椅背沿著牆面一路爬升,像是一面巨大的鏡子;同是金色的舞池反射著紅色的燈光,照亮幽暗的空間。擅長運用各種材質的Harry Nurie,為紐約「Silencio」打造的是一座超現實又充滿活力的神秘世界。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向傳奇夜店致敬,成為紐約的模樣

雖然Harry Nuriev希望尊重、保留大衛林區在巴黎「Silencio」的精神與風格,但他並不想單純地複製貼上。紐約的「Silencio」恰好位在1970年代傳奇夜店「Studio 54」附近,Harry Nuriev便從這個堪稱美國夜生活的經典中汲取靈感,為「Silencio」加入紐約的元素,讓他成為專屬於紐約的模樣。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目前,紐約的「Silencio」結合策劃音樂、電影、展覽、私人包場等不同活動形式,成為一個充滿實驗精神的全新地標,邀請紐約的人們一起走進宛如魔法的超現實世界之中。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延伸閱讀

RECOMMEND

《白蓮花大飯店》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獲獎無數的黑色喜劇《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以接待富裕人士的度假勝地為故事背景,諷刺上流社會的階級特權與虛偽荒謬。預估將於2025年播出的第三季不久前在泰國宣布開拍,除拍攝地點揭曉外,也驚喜宣布BLACKPINK成員Lisa出演,令劇集的話題性提升到新高點。

《白蓮花大飯店》主創麥克懷特(Mike White)曾透露:「第一季強調的是金錢與殖民主義,第二季則是性。我認為第三季將會著重於東方宗教及靈性的觀點探討。」在西方主流文化中,充滿「異國情調(exotic)」的東方傳統信仰往往因理解不足、刻板印象而披上神秘與浪漫的色彩,尤其受到富人與名人的推崇,成為奢侈生活風格的象徵之一,也讓粉絲更加期待《白蓮花大飯店》將以什麼樣的角度詮釋這樣的旅遊假期。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白蓮花大飯店》取景地大公開

《白蓮花大飯店》劇情圍繞著度假飯店發展,所選擇的取景地自然也成為影迷關注的焦點之一。已播出的兩季分別在夏威夷茂宜島、義大利西西里島拍攝,不僅提升了當地飯店的詢問度與訂房率,也為小島帶來觀光潮。

根據外媒報導,不同於前兩季於單一飯店拍攝,白蓮花第三季將首次於多個據點取景,故事線想必也會更加精彩與錯綜複雜。

第1季|茂宜島|四季度假飯店

回顧開播便引發熱議的第一季,是在夏威夷茂宜島的四季度假飯店(Four Seasons Resort Maui at Wailea)拍攝,當時這裡恰好因為疫情而暫停營業。若曾留意劇中佈景,便會發現每個角色下榻的房間,都有著不同特色,透露出角色的個性——當然,飯店原先的設計並非如此。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一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藝術總監(Production designer)Laura Fox曾說明,為了讓中性、優雅的四季飯店貼近《白蓮花大飯店》劇中的調性,製作團隊不僅為客房縫製全新的窗簾和枕頭套,也在夏威夷各地尋找富有當地特色的燈具、地毯、綠植等,並掛上在地藝術家的畫作,在打造劇中熱帶奢侈度假村的同時,也從細節擺設琢磨出角色性格。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一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一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第2季|西西里島|陶爾米納聖多米尼哥宮四季飯店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移至義大利西西里島的聖多米尼哥宮四季飯店(San Domenico Palace, Taormina, A Four Seasons Hotel)拍攝。這座經典的修道院(San Domenico Palace)始建於14世紀,並在1896年擴建成為一家飯店,王爾德(Oscar Wilde)、伊莉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英王愛德華八世(Edward VIII)都曾留宿此地。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如今聖多米尼哥宮由四季飯店接手,以提供最精緻、量身打造的假期為目標,並坐擁岬角的全景風光。在《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播出後,除了吸引許多影迷一探這座古老的建築,也湧現不少以本劇為主題的西西里島旅遊行程。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第3季|蘇美島|四季度假村

既然前兩季都在各地的四季飯店取景,那麼第三季選擇泰國蘇美島的四季度假村(Four Seasons Resort Koh Samui)也不意外了。如同大多數的海島度假飯店,蘇美島四季度假村被熱帶景觀環繞,擁有廣闊的私人海灘、無邊際泳池、花園裡的水療中心,以及一系列不同規格的別墅套房,與《白蓮花大飯店》一貫的風格十分相像。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蘇美島四季度假村。(圖片來源:Four Seasons)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蘇美島四季度假村。(圖片來源:Four Seasons)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蘇美島四季度假村。(圖片來源:Four Seasons)

第3季|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

據稱,普吉島的麥考安塔拉別墅度假飯店(Anantara Mai Khao Phuket Villas)是《白蓮花大飯店》第三季的重要靈感來源。起源自泰國的奢華度假品牌「安納塔拉」,目前據點遍及亞洲、印度洋、中東、非洲和歐洲。

被傳作為本次拍攝地的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以泰國南部的村莊風格建造,還有一座圍繞著古老榕樹而建的「Tree House」,或許都將在第三季劇中亮相。另外,該飯店也設有養生美容中心、喜馬拉雅頌缽聲浴和日落瑜伽等,符合麥克懷特對於探討東方宗教、靈性體驗的期待。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圖片來源:Anantara)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圖片來源:Anantara)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圖片來源:Anantara)

不僅如此,也傳出《白蓮花大飯店》第三季還將於另一間未公開的飯店拍攝,且相較前兩者更具泰國人文特色。待節目播出後,大概又將引發一波泰國旅遊熱潮!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