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口湖濱海藝術季」主視覺亮相!有角職匠用簡單清爽的符號說在地故事

口湖濱海藝術季

雲林口湖鄉下崙內的沁窟丫腳社區,於2022年7/22至7/31,將舉辦第一屆「口湖濱海藝術季」,主視覺由「有角職匠」,以「龍」為意象、龍麟與海浪作為抽象符號組成,並結合雲林「口湖牽水藏(狀)」的在地文化,悼念過去口湖地區的水難亡靈,透過色彩清涼的主視覺設計,為一年一度雲林口湖的在地祭典揭開序幕。

第一眼看到清新涼感的「口湖濱海藝術季」主視覺,絕對想不到,這個藝術季主視覺的設計背後,藏著雲林口湖的在地歷史與祭典意涵。

口湖濱海藝術季02
2022第一屆口湖濱海藝術季,主視覺旗幟示意圖

承接地方工藝文化的起點

雲林口湖鄉是台灣傳統燈藝的重要據點,舉凡各大燈會的大型燈飾,部分由口湖燈藝師設計製作,而「口湖濱海藝術季」的初衷是希望讓傳統燈藝文化,能被保留、被記得,透過藝術季讓更多人走進工藝之鄉,感受燈藝師純正的手藝。

但大家也會好奇,第一屆「口湖濱海藝術季」主視覺美到無法與傳統燈藝概念連結?有角職匠設計之初也很糾結,「這次活動只是一個起點,目的是為了讓文化傳承下去,期待未來每一年都有這個固定活動,讓更多人認識雲林口湖。」作為第一屆的主視覺,就不能只在傳統概念裡打轉,而是要真的吸引人,讓大家真的很想專程來這裡一探究竟。

雲林口湖燈藝5
雲林口湖是燈飾工藝的重鎮
口湖濱海藝術季06
這次活動只是一個起點,目的是為了讓文化傳承下去,期待未來每一年都有這個固定活動,讓更多人認識雲林口湖

藏在主視覺符碼的在地傳說

看起來很抽象的主視覺,是埋藏在地傳說的符號。這一切要從雲林口湖鄉的在地傳說講起。傳說有一條聽力不好的龍,上天要牠到東港蚵仔寮將大水,沒想到牠聽成新港萡子寮(兩者台語同音),導致這一帶災情慘重,造成上千人喪命(也是這裡被稱作「沁窟丫腳」的由來),為了撫慰亡靈,再加上農曆7月1日下崙福安宮丁府「八千歲聖誕」,這場盛事同時服務鬼神,也兼具文化傳承的意義。

佔據主視覺純粹的圓和半圓,是源自當地龍和龍搶珠的古老傳說。主視覺上的「圓」,既是珠、燈、太陽、也是海邊的月光,象徵從白天到晚上都一直存在在這裡、又有傳說意涵的符號;而「半圓」是指龍麟、也是海邊的波浪,再仔細看,會發現在波浪間有很多人手牽手,象徵「口湖牽水藏(狀)」(死於水難的水鬼)亡靈祭符碼,「我一直猶豫,要不要把牽水藏的意象放進主視覺,畢竟講到鬼,大家還是會心生畏懼,但這個當地這個祭典,和亡靈關係很深、也是很重要的在地文化,」最後有角用一種很幽微的方式把它藏進符號裡。

雲林口湖鄉「聾龍」傳說完整版

聾龍的傳說:該次的水災,其實是一個冤枉;因當時天庭玉皇大帝敕命一條龍,施行颶風海嘯,欲淹斃東港蚵仔寮的居民,導因該地居民不慎獲罪於上蒼,不能寬恕。但,該龍係一條聾龍(耳朵不靈的龍);誤將東港蚵仔寮聽成新港萡子寮(兩者台語同音),所導致這一地帶慘烈之災情。此一聾龍,違逆上天旨意而獲罪,遭致天誅;後來變成一隻大鯨魚。擱淺在萡子寮附近的海灘上,任由居民割肉烹煮而食之。據老一輩村民稱之,大鯨魚擱淺沙灘,實則有之,但是否為聾龍之化身,因贖罪而來,則不得而知。

口湖濱海藝術季11
波浪間有很多人手牽手,象徵「口湖牽水藏(狀)」(死於水難的水鬼)亡靈祭符碼

主視覺的清涼色

也因為這段沈重的傳說,有角職匠企劃主視覺時,反而把亡靈/鬼的概念和電影《可可夜總會》歡樂可愛的氣氛連結,把陰涼冷感,用淡藍、鵝黃,轉譯成夏季涼透心視覺感受。

口湖濱海藝術季03
把陰涼冷感,用淡藍、鵝黃,轉譯成夏季涼透心視覺感受

以設計作為傳統與新世代的橋樑

「這場結合在地工藝和祭典的傳統地方盛事會來找我,也是期待我能用設計作為橋樑,用這個世代可以理解的語彙,讓更多人認識雲林口湖鄉。」當大家被美美的主視覺吸引,才會想進一步探究主視覺裡的符號代表什麼?「口湖濱海藝術祭」到底有什麼好玩?「我的設計會保留讓業主發展的空間,也給閱聽眾再詮釋的想像。」

朋友看到他們的主視覺說:「雲林口湖名產之一是養殖台灣鯛,台灣鯛鱗片是很好的膠原蛋白來源,也是化妝品廠商常使用的原料之一,我看到畫面上鱗片,想到的是這件事。」這倒是有角設計之初沒有想到、與在地相關的點,而抽象的符號,就是期待大家自行腦補更多有趣的事,提供未來《口湖濱海藝術季》更多設計的養分。

口湖濱海藝術季01
有角職匠用這個世代可以理解的語彙,讓更多人認識雲林口湖鄉

口湖濱海藝術季

時間|2022/07/22-07/31

地點|雲林縣口湖鄉下崙沁窟丫腳社區

官網連結

資料提供|有角職匠

延伸閱讀

RECOMMEND

這才是現實中的設計!荷蘭設計師推出被風吹雨打、塗鴉破壞的「Fockups」挑戰理想化Mockups

這才是現實中的設計!荷蘭設計師推出被風吹雨打、塗鴉破壞的「Fockups」挑戰理想化Mockups

Mockup是設計師必備的常用工具之一,不過你或許注意到,有時候它們長得太過完美。為了讓客戶對產品的認知更貼近現實,荷蘭設計師Wytze Hoogslag打造一系列「Fockups」,它們不是惡搞,而是這些輸出品最實際的樣貌。

市面上的Mockup有什麼問題?

Mockup又被稱為「視覺稿」,用於展示設計作品的外觀和使用情境,裝置螢幕畫面、印刷品、包裝盒等,都是常見的Mockup。藉由仿真的光線、空間感、環境場景,Mockup幫助客戶更直觀地了解設計效果,也節省了製作實物樣品所消耗的成本與時間。然而,Mockup多半有著一個通病——它們總是呈現過度美好的理想畫面,但現實往往並非如此。

這才是現實中的設計!荷蘭設計師推出被風吹雨打、塗鴉破壞的「Fockups」挑戰理想化Mockups
一般Mockup多呈現過度美好的理想畫面。(圖片來源:Freepik)

「Fockups」=「f*cked up mockups」

「Fockups」由荷蘭設計師Wytze Hoogslag開發,命名很直覺地出自「f*cked up mockups」,強調以最真實的面貌展示設計品——像是被吹倒的海報架、嚴重風化且破舊不堪的三角落地招牌等。Wytze靈感來自路旁的海報、傳單等文宣品,它們和週遭環境看起來有點不協調,甚至不像是原先預期的設計,於是他將這些觀察結果製作成8組與眾不同的Mockup。

這才是現實中的設計!荷蘭設計師推出被風吹雨打、塗鴉破壞的「Fockups」挑戰理想化Mockups
「Fockups」由荷蘭設計師Wytze Hoogslag開發。(圖片來源:Fockups)
這才是現實中的設計!荷蘭設計師推出被風吹雨打、塗鴉破壞的「Fockups」挑戰理想化Mockups
「Fockups」強調以最真實的面貌展現設計。(圖片來源:Fockups)

要呈現最實際的樣貌,其實也沒這麼簡單

Creative Boom的採訪中,Wytze表示:「大多數時候,客戶沒有預算製作原型(Prototype)。所以螢幕上的設計真實被輸出、成為廣告看板時,會看起來完全不一樣。」有許多因素影響著成果,「你的設計面臨著許多挑戰:風、雨、時間、塗鴉⋯⋯這些不幸的可能,都收集在『Fockups』了。」

這才是現實中的設計!荷蘭設計師推出被風吹雨打、塗鴉破壞的「Fockups」挑戰理想化Mockups
設計經常面臨許多挑戰:風、雨、時間、塗鴉等,令他們看起來和原先完全不一樣。(圖片來源:Fockups)
這才是現實中的設計!荷蘭設計師推出被風吹雨打、塗鴉破壞的「Fockups」挑戰理想化Mockups
「Fockups」目前已推出兩個系列。(圖片來源:Fockups)

作為一名討厭攝影圖庫的設計師,「Fockups」是Wytze的完美嘲弄。這些模型除了是他的創意展現,對設計師而言也是務實、有用的資源。Wytze透露,在他為「Fockups」尋找畫面時,有幾條必須遵守的規則:取景不能太對稱,否則有失真實;只捕捉實用的、可能發生的狀況;設計的可讀性必須比原先預期還差,例如被撕下一半的海報、被風吹倒的立牌;最後,必須是爛天氣。

這才是現實中的設計!荷蘭設計師推出被風吹雨打、塗鴉破壞的「Fockups」挑戰理想化Mockups
「Fockups」除了是Wytze的創意展現,對設計師而言也是務實、有用的資源。(圖片來源:Fockups)
這才是現實中的設計!荷蘭設計師推出被風吹雨打、塗鴉破壞的「Fockups」挑戰理想化Mockups
Wytze只捕捉實用的、可能發生的狀況製作成「Fockups」。(圖片來源:Fockups)

「Fockups」至今已發行兩個系列,不過Wytze還有更多點子:「我很想製作城市限定的『Fockups』,像是『Fockups Berlin』或『Fockups Tokyo』。這會是一個很好的延伸計畫,也讓我有機會到世界各地看看。」

資料來源|FockupsCreative Boom

延伸閱讀

RECOMMEND

曼谷藝術書展主辦暨AGI成員Studio150專訪:投入字體設計與獨立出版,平面設計也能主動表達自我!

曼谷藝術書展主辦暨AGI成員Studio150專訪:投入字體設計與獨立出版,平面設計也能主動表達自我!

身為平面設計師,泰國設計雙人組Studio150兩位創辦人皆是國際平面設計聯盟(AGI)成員,不斷繳出一件件大膽且訊息清晰的作品。但他們更想做的是「主動」的平面設計師,投入獨立出版並共同創辦曼谷藝術書展(BANGKOK ART BOOK FAIR),用職涯質疑和拓展設計師在社會中的角色。

Studio150Piyakorn ChaiverapundechPat Laddaphan共同創立,兩人相識的起點始於大學。同樣就讀朱拉隆功大學美術與應用藝術學院,Piyakorn主修版畫、Pat攻讀平面設計,從求學到畢業後各自成為平面設計師,都經常交流作品、創作過程、概念和技術。2015年,一檔展覽設計案找上門,促使了兩人合作進而成立工作室。至於「150」的名字其實無任何含義,他們笑說,純粹是在籌備曼谷藝術書展時,使用本名實在太長且容易混淆,決定隨機找一個數字命名。

Studio150與暑期實習生合作出版《MUST HAVE NO MATTER HOW!》,探討商品轉售現象,案例包括K-Pop專輯、寶可夢卡牌等。(圖片提供:Studio150)
Studio150與暑期實習生合作出版《MUST HAVE NO MATTER HOW!》,探討商品轉售現象,案例包括K-Pop專輯、寶可夢卡牌等。(圖片提供:Studio150)

字體設計與概念融合

至今和泰國創意設計中心、音樂平台Fungjai、產品設計工作室THINKK Studio等合作,Studio150的作品有著強烈且一致的作者氣質。不禁好奇他們是風格契合還是經過磨合?「我們看待和回應專案的方式非常一致,聽完客戶簡報後,多數情況下,我們想到的畫面和可能性是一樣的。」不過細究經驗和技巧,兩人各有不同。Pat小時候每年總期待拿到爸爸工作的石油公司年報,翻著這本「和其他常見印刷品很不一樣」的書,在最後的版權頁看到了「平面設計師」這幾個字,從此便成為了她的職業嚮往。Piyakorn自小喜愛鮮豔顏色和精緻印刷的材料,會把糖果包裝、零食標章和卡片小心翼翼收藏在畫冊,對設計的興趣也就在潛意識中養成。

Studio150和時尚品牌PHILIP HUANG合作,將對靛藍色的研究轉化為視覺。(圖片提供:Studio150)
Studio150和時尚品牌PHILIP HUANG合作,將對靛藍色的研究轉化為視覺。(圖片提供:Studio150)

兩人也都有國外留學經歷。Pat在荷蘭恩荷芬設計學院(Design Academy Eindhoven)念資訊設計(Information Design),熱愛字體設計的Piyakorn則赴布拉格建築藝術暨設計學院(UMPRUM)學習,因捷克在字體設計有著獨特且深厚的文化。而字體設計確實是Studio150擅長的手法,但他們的字體並非只是好看,更能與概念或訊息結合。

Studio150的作品經常可見與概念融合的字體設計。(圖片提供:Studio150)
Studio150的作品經常可見與概念融合的字體設計。(圖片提供:Studio150)

2021年,泰國年度家居設計新秀獎Design PLANT的展覽以《Domestic》為題,在疫情下聚焦泰國國內自身;Studio150便為「Domestic」設計訂製字體,在不同載體上可調整寬度、高度、對比度或厚度,以字體「多元調整」的特性,回應疫情下資源匱乏的另一種可能。

2021年Design PLANT 展覽《Domestic》,Studio150設計的「Domestic」字體在不同載體上可自由調整,以此回應設計在疫情下的狀態。(圖片提供:Studio150)
2021年Design PLANT 展覽《Domestic》,Studio150設計的「Domestic」字體在不同載體上可自由調整,以此回應設計在疫情下的狀態。(圖片提供:Studio150)

12屆挪威當代藝術雙年展《MOMENTUM 12Together as to gather》,Studio150GudskulPost.Festival合作視覺識別。然而必須具備「統一性」的識別,交由不同背景的創作者們設計,實則是個挑戰。為此Studio150設計了一套「系統」,在既定網格下開放大家以數字「12」做創作,也回應了《Together as to gather》齊聚眾人的策展主題。除了以各種圖像詮釋12,他們很喜歡一張由兩個人影產生的「數字12陰影」。這個點子來自策展團隊成員,對方曾認為「這不是設計」而猶豫是否要提出,但他們認為正是這樣的多元觀點才使得展覽獨特。

第12屆挪威當代藝術雙年展視覺識別由各種不同的數字「12」組成。(圖片提供:Studio150)
第12屆挪威當代藝術雙年展視覺識別由各種不同的數字「12」組成。(圖片提供:Studio150)
網站右下角可見由兩個人影產生的「數字12陰影」。(圖片提供:Studio150)
網站右下角可見由兩個人影產生的「數字12陰影」。(圖片提供:Studio150)

思考設計之於社會,發起教育平台與藝術書展

思考設計之於社會,發起教育平台與藝術書展除了從事平面設計,Studio150也自2016年發起「The Rambutan」計畫。契機源於Piyakorn的碩士論文,當初他對泰國平面設計的有限角色提出質疑,調查泰國平面設計歷史後,發現平面設計和廣告經常被連結在一起,導致了其以商業為主軸的教育和論述,在概念與美學上被限縮為工具,而非個人表達。他認為要解決這個問題,最有效的方法是從更早的階段著手,因此他們將The Rambutan作為教育平台,透過工作坊、大學講座、專案合作、書籍出版等途徑和學生交流。

2023年NON NATIVE NATIVE FAIR,Studio150以展名《PRO$PERITY NOW!》打造的字體設計,融合當代圖像和亞洲信仰,加上香菸、金色和紅色等象徵財富的意象。(圖片提供:Studio150)
2023年NON NATIVE NATIVE FAIR,Studio150以展名《PRO$PERITY NOW!》打造的字體設計,融合當代圖像和亞洲信仰,加上香菸、金色和紅色等象徵財富的意象。(圖片提供:Studio150)

「在我們作為學生或平面設計師的早期職涯中,從未想過『主動性』這個詞。」他們說,因為國外求學的經驗,才進而擴大了設計師在社會扮演的角色與視野。延續The Rambutan的主動能量,他們在2016年與泰國國家級藝術家Chavalit Soemprungsuk合作出版數位作品集《WHETHER IT IS ART OR NOT》,這也是Studio150首本獨立出版。不料在通路上架遇到困難,讓他們意識到主流連鎖書店和獨立出版商的鴻溝,為解決此問題,他們在考察各國藝術書展後,向BANGKOK CITYCITY GALLERY提出舉辦曼谷藝術書展的計畫並獲支持,於2017年啟動首屆至今。

泰國國家級藝術家Chavalit Soemprungsuk數位作品集《WHETHER IT IS ART OR NOT》,是Studio150製作的第一本獨立出版刊物。(圖片提供:Studio150)
泰國國家級藝術家Chavalit Soemprungsuk數位作品集《WHETHER IT IS ART OR NOT》,是Studio150製作的第一本獨立出版刊物。(圖片提供:Studio150)
《WHETHER IT IS ART OR NOT》內頁。(圖片提供:Studio150)
《WHETHER IT IS ART OR NOT》內頁。(圖片提供:Studio150)

之所以選擇「書」為媒介,Studio150說,「書是一種親民的媒介,它能被普遍理解,人們不會害怕與它互動,而且價格可負擔得起,這種易於接觸的特質使它成為表達思想的理想媒介。」每年舉辦的曼谷藝術書展都有不同主題,但並非用來選擇參展者或出版品,而是要傳達當年策展理念。以2023年主題《本土社群》(Homegrown Community)為例,Studio150解釋,「本土」可以根據不同情境來解讀,關注範圍不限於泰國,而是考量到全球藝術書展社群,因此也邀請印尼藝術團體Gudskul、南韓獨立書店The Book Society參與對談。

每屆曼谷藝術書展主視覺皆由Studio150負責,前3年偏向訊息清晰、親民,從2021年朝向更具有表現力的方向,利用字體設計等技術創造具有吸引力的視覺效果;圖為2023年主視覺。(圖片提供:Studio150)(圖片提供:Studio150)
每屆曼谷藝術書展主視覺皆由Studio150負責,前3年偏向訊息清晰、親民,從2021年朝向更具有表現力的方向,利用字體設計等技術創造具有吸引力的視覺效果;圖為2023年主視覺。(圖片提供:Studio150)

顯微鏡的微觀新世界

在穩定產出商業案的同時,Studio150也持續推出創作案,例如經常出現的「日曆」。他們認為日曆和書有著類似的媒介特性,本身具有清楚功能,又允許自由創作。2024年推出的「ORDINARY LIFE NAVIGATOR 2024 CALENDAR」,延伸自Piyakorn的個人藝術計畫,旨在質疑人們因繁忙工作忽視了日常例行活動,大至自我關懷、小至微笑等簡單行為。他便在日曆呈現了每個日常活動的推薦時間,傳達快樂健康的普通生活理念。

Studio150很喜歡日曆「功能明確又允許自由創作」的特質,左圖為「ORDINARY LIFE NAVIGATOR 2024 CALENDAR」日曆,並標示了微笑等各種日常例行活動的推薦時間;右圖為「Reflections of How We Have Been Taught Here!」日曆,透過設計傳達泰國教育體制的問題。(圖片提供:Studio150)
Studio150很喜歡日曆「功能明確又允許自由創作」的特質,左圖為「ORDINARY LIFE NAVIGATOR 2024 CALENDAR」日曆,並標示了微笑等各種日常例行活動的推薦時間;右圖為「Reflections of How We Have Been Taught Here!」日曆,透過設計傳達泰國教育體制的問題。(圖片提供:Studio150)

有趣的是,Studio150除了PiyakornPat,還有一群來自泰國、法國、英國、韓國、荷蘭等的國際實習生。「這是我們與新鮮思想的人建立聯繫的方式之一,我們尋找的是可以交流的人,不僅僅是以『實習生』來協助工作。」他們私底下也經常參觀藝術展覽和博物館,特別喜愛新媒體藝術展,進而影響了他們不斷嘗試新工具和程序來創造設計,例如使用3D軟體製作出複雜排版。Studio150透露最近買了一台顯微鏡,「它展示了一個未曾見過的微小細節新世界,這些渺小事物竟隱藏著如此多的美麗。這樣的新視角擴展了我們的創造力,推動我們更深入地探究世界。」其實不僅是發起活動,在平面設計的純粹領域,Studio150也一直在主動提問與探索。

Studio150由Piyakorn Chaiverapundech和Pat Laddaphan共同創立。(圖片提供:Studio150)
Studio150由Piyakorn Chaiverapundech和Pat Laddaphan共同創立。(圖片提供:Studio150)

Studio150

2015年由Piyakorn ChaiverapundechPat Laddaphan創立,位於曼谷。Studio150相信無論媒介為何,平面設計都是實踐各計畫的主要途徑。他們在平面設計與當代藝術之間創作,以觀察、跨學科研究、策展和敘事為工作方法,創作領域包括設計物件、新媒體、公共項目、出版物、展覽和委託製作。2017年起與BANGKOK CITYCITY GALLERY共同創辦曼谷藝術書展。2019年兩位共同創辦人皆成為AGI會員。IGstudio150bkk

文|張以潔 圖片提供|Studio150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La Vie 2024/5月號《泰國設計特搜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