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卓如何締造經典設計?從武將威士忌、明治牛奶包裝到設計的解剖展

《日本當代設計》

佐藤卓能替任何商品設計包裝,舉凡口香糖、牛奶、威士忌,甚至是設計本身都可以。圖像也許是他作品實踐的基礎,但他的設計思維絕非如此膚淺。佐藤卓充滿好奇心,他用心理治療師的分析、外科醫生的精準,以及具感染力的熱情來完成每個客戶的委託、企業識別的設計、藝廊的展覽或兒童台的節目。他作品中的巧妙,適切地說明他用自己對設計的熱忱,影響他人的能力。

小檔佐藤卓lotte-mintgum_09_2佐藤卓幫「樂天薄荷口香糖」系列所做的設計,始於 1993年。佐藤卓幫「樂天薄荷口香糖」系列所做的設計,始於1993年。



佐藤卓說,設計其實無所不在,只是我們眼睛有沒有張大看到而已。佐藤卓的爸爸是平面設計師,叔叔們則是模型引擎的製造商,這樣的背景讓佐藤卓(生於1955年)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培養敏銳的眼光。但眞正讓他意識到設計的,是他青少年時期所喜愛的搖滾樂唱片封套。封套上的意象不只是迷人的,而是用視覺效果表現了音樂本身。接著佐藤卓進入東京藝術大學(Tokyo National University of Fine Arts and Music)就讀,在那裡一邊學習設計理論基礎,一邊在他的樂團「明尼蘇達脂肪」(Minnesota Fats)裡敲奏打擊樂器。雖然佐藤卓曾考慮過從事音樂工作,但最後是進入廣告龍頭「電通株式會社」 (Dentsu Inc.)任職。

小檔佐藤卓89_21_21_03_new21_21美術館的標誌,取材自全日本都看得到的金屬門 牌,設計於2007年。21_21美術館的標誌,取材自全日本都看得到的金屬門牌,設計於2007年。



佐藤卓在電通的第一個客戶是「武將威士忌」(Nikka Whiskey)。 他從自發性地研究威士忌的歷史與作法開始,最後幫商品做了徹頭徹尾的大改造。他在包裝上的第一個突破是,幫威士忌設計了一款可重複使用的瓶子,再加上軟木塞和紙盒。獨一無二的瓶身造型、優雅的呈現方式及響應環保的概念,讓武將威士忌的高層讚嘆不已。因此當佐藤離開電通,自己開立工作室時,武將威士忌也成為他第一個客戶。

小檔佐藤卓211127_TSDO_01_21984年佐藤卓幫武將威士忌「純麥」系列做的設計,內 含一隻能重複使用的酒瓶。1984年佐藤卓幫武將威士忌「純麥」系列做的設計,內含一隻能重複使用的酒瓶。



佐藤卓幫武將威士忌做設計企劃的經驗,除了讓他初試啼聲外,同時也為「設計的解剖」(Design Anatomy)投下基石,「設計的解剖」是佐藤卓為消費性商品所做的案例研究。他曾寫道:「這個剖析最深層的目的是讓我們學習如何看到東西的本質」。透過訪談、造訪工廠、歷史研究,還有剖解物體本身,佐藤卓所收集到的知識,深深影響他的設計,他認為只有眞正了解商品的內在,才能做出有效的外觀設計。所以佐藤卓所設計的包裝,不用吸睛的圖像或時髦的流行語,而是真切地用心和消費者溝通。

小檔佐藤卓266_kaibou-ex2016_03佐藤卓2016年「設計的解剖」展覽海報,上頭主角是 常見日本蘑菇造型零食的放大版。佐藤卓2016年「設計的解剖」展覽海報,上頭主角是常見日本蘑菇造型零食的放大版。



佐藤卓幫著名的「明治牛奶」設計新紙盒,就是最眞切的案例。在調查過牛奶和紙盒之後,佐藤卓保留品牌獨特的藍白基調,雖然他不能改變紙盒的材質,但他改變了紙盒的外表:以黑色日文字體直書品名,襯以實物大小的一杯牛奶圖樣,圖案模糊到要等消費者把紙盒拿到手上才能看見。關於這個紙盒再設計的詳細步驟過程與所做過的研究,曾陳列於東京「21_21美術館」的「設計的解剖」特展中。

小檔佐藤卓meiji_04_2_new佐藤卓從2001年開始幫明治 牛奶設計紙盒。佐藤卓從2001年開始幫明治牛奶設計紙盒。



身為「21_21美術館」的總監,佐藤卓監管了許多特展,其中包括「水」(Water)和由他設計的熱門兒童節目改編的「啊!設計」(Design Ah!)。這個每週一次的節目把日常用品拆解開來分析研究,為了迎合年輕觀眾的口味,配上節奏輕快的背景音樂。不需要文字,只要透過螢幕上的圖像就能靈巧地傳達佐藤卓定義下的設計。

小檔佐藤卓ah_ex_04「啊!設計」(Design Ah!)特展



圖片來源|TSDO


本篇文章選自La Vie出版《日本當代設計》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