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勇家》導演陳潔瑤的清澈敘事!近乎全素人、不看劇本演出真摯泰雅家庭三代故事

金馬_哈勇家_01

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導演、原著劇本等6大獎的《哈勇家》,編導陳潔瑤帶來一貫清澈樸質的敘事,用一個家庭訴說泰雅生命價值觀「GAGA」。高山部落的奇蹟雪景,近乎全素人的真摯演出,牽引觀眾跟著他們幽默悲喜走一回。

金馬_哈勇家_02
陳德清用自己的生命經驗詮釋象徵GAGA的阿公。

2014年,陳潔瑤拿著攝影機走進宜蘭南澳的部落學校,12∼16歲的青少年會在此學習成為泰雅族人要會的技藝,沒有特定創作目的,只因好奇決定先記錄下來。一位從南山部落遠道而來的小六男孩引起她的注意,「我問他,為什麼要從你的部落那麼早起來這裡?他說,我要來學文化啊。我說,不用回答這種沒關係啦。他說他就是要學文化、學族語,以後搞不好可以當族語老師。」

金馬_哈勇家_03
熱愛泰雅傳統文化的以諾,是陳潔瑤根據張祖鈞的特質打造。

這位男孩名叫張祖鈞,即是陳潔瑤2017年開始、至今仍持續拍攝的紀錄片《泰雅巴萊》主角,2022年電影《哈勇家》他也演出活潑調皮的孫子以諾一角,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從小成長在山上部落,他很會吹口簧琴,想學打獵、愛找老人家聊天。「說他熱愛傳統文化當然可以,但他就生長在這個文化裡,接收到的觀念都是這些。現在他到山下讀高中,就會徬徨。」陳潔瑤計劃一路拍到他成人,探尋部落原生文化對現代孩子來說意義為何。這個傳統與現代生存配方的難題,也和《哈勇家》遙相呼應。

從違反GAGA來談GAGA

來自宜蘭南澳部落的陳潔瑤,4歲就搬到台中市,直到30歲進入原民台工作才意識到泰雅族的身份認同。2011年首部劇情長片《不一樣的月光》以家鄉為背景,片中祖孫的漫漫回家路,好似替陳潔瑤完成尋根;2016年《只要我長大》將鏡頭移至環山部落,透過3個小孩的視角,天真卻哀愁地看見部落現狀。連續兩部長片拍攝泰雅族,陳潔瑤一度思考下一部也許可以嘗試其他族群,但一位部落長輩和她說:「你連GAGA都還沒有講到。」上網搜尋GAGA,顯示直譯為「祖先流傳下來的話」,規範、禁忌、契約、習俗,甚至好運、能力等都包含在內。她說,GAGA可以粗略理解為泰雅生命價值觀,但具體內容是什麼,連長期深耕部落的老師都難以言說。而且從現實面來看,GAGA規範的成年紋面、男女分際等,放在現今社會已不太可能延續。因此她決定用一個三代同堂家庭來談,不同世代有各自觀點,阿公代表活的GAGA,兒女輩為了求生存開始不重視傳統,隔了一個世代的孫子,卻回頭好奇阿公的文化。

金馬_哈勇家_04
小薰(中)超齡詮釋媽媽一角,陳潔瑤認為她已是專業演員,應有能力勝任。

《哈勇家》的故事相當簡單,哈勇一家人在阿公過世後,生活開始走鐘,大兒子巴尚決意參選鄉長,孫女阿莉未婚懷孕。因為GAGA太抽象,談論很容易淪為說教,編寫劇本時她將出發點換成「什麼事情違反GAGA」,而有了這兩條主線。2018年10月發想劇本時正值選舉,部落親友和她聊到,選舉是破壞GAGA跟部落和諧的最大元兇,以前部落是一個家,由長老指定領袖,但選舉這個外來制度打破了一切。她也觀察到,「選舉的部落生態是很有趣的,也是很嘲諷的。」一如片中因為阿莉未婚懷孕,需要殺「平安豬」濺血除穢,看似遵循傳統的殺豬儀式,卻被順便利用為選舉造勢。而在現今未婚懷孕的普遍現象下,她思考女性角色的設定,除了部落常見的立刻結婚、一輩子待在山上,是不是有其他可能?於是有了去紐西蘭打工換宿的阿莉,設想這位在外面世界走動的女孩,對於未婚懷孕和傳統禁忌會如何面對。

金馬_哈勇家_05
飾演阿公的陳德清為《只要我長大》主角陳宇現實生活的阿公,陳宇也於《哈勇家》客串演出。

 

象徵傳統精神的殺豬,片中一共有3場。陳潔瑤解釋,第一場由阿公執刀,發生在傳統屋落成後,下刀前也先和祖靈講話。但她知道只有一場意義是不夠的,否則對一般觀眾來說,只是又看了一個原民文化教材。阿莉懷孕的平安豬是第二場,更拍出部落婦女分豬肉的情景,「殺豬的意義在於分享,最重要的是分食。紀錄片有人拍過,但台灣電影還沒有拍到分豬肉,那很特別,而且要分得很平均。」最後則落在阿公過世一週年,由此呈現殺豬就是鑲嵌在生活中。她說,曾被問及拍戲殺豬是否心安,但她相當坦蕩,沒有躲避也不為了刺激,有些導演拍攝見血畫面時會更為直視,因為那代表某種意象,但她選擇了「不那麼清楚」的視角,用意只在訴說生活樣態。拍攝時她會直接進到現場,「血如果濺到鞋子,我會覺得是一種祝福。」而2個月在南山部落的拍攝,劇組就分散住在當地居民家,接受部落幫忙非常多,「我們在戲裡殺豬,但那些豬不是道具,我們本來就要殺豬分給他們,那些豬肉劇組不可以拿,這也是一個GAGA。」

金馬_哈勇家_06
林亭莉飾演阿莉,男友為黃信赫飾演的Andy,不會講華語更不會族語的設定,卻能和哈勇一家漸漸親近。

素人演員奇遇記 不看劇本的導戲方法

素人演出一直是陳潔瑤電影的特色,《只要我長大》更以「全體新人」奪下台北電影獎最佳新演員。這次《哈勇家》僅有黃瀞怡(小薰)一位專業演員,問她為什麼堅持素人演出,她笑說這並非堅持,而是線上泰雅族演員真的太少。有趣的是,飾演阿公的陳德清、首度演戲就入圍金馬女配角的阿嬤林詹珍妹,就是《只要我長大》主演陳宇、林晨皓現實生活的阿公、阿嬤。片中阿公眯眯笑眼裡有莊嚴,阿嬤頂著雪白捲髮一顰一笑都有戲,實在好奇她如何看出素人特質?她說,除了外型符合,還會尋找各種有拍到他們的影片來看,阿公戴墨鏡穿襯衫大跳〈Sorry, Sorry〉防疫洗手舞、阿嬤在孫子運動比賽奪冠後興奮跳躍,這兩個畫面令她覺得他們具備演戲需要的靈活度,便開始試探意願。特別是阿公的角色在片中會過世,得明確告知本人和家屬,沒想到他們淡然爽快回答「好啊」,認為人會不會走全看上天旨意。

金馬_哈勇家_07
林詹珍妹(左)的一頭雪白捲髮,陳潔瑤最初看到照片就覺得像極理想中的阿嬤。

她在導戲上也有一套,「演員全部沒看劇本,用不斷的排戲、不斷的講角色,請他們消化自己的角色,告訴我角色的背景。演員們其實是看完電影才知道結局。」陳潔瑤說,導演和演員的互動是很活的,不看劇本並非原則,只是尚未遇見「看劇本效果較好」的演員。排戲也是她感到最快樂的階段,2020年3月開始找演員,9月縮小範圍到一個角色有3∼4個人選,便將所有人聚集工作室,利用現場空間、動線,以及拜拜用的零食等現有道具,營造情境讓演員互動。一直到接近開拍階段,才會討論到片中橋段。最後在10月底、11月初確定選角,所有演員上山相處一個半月,就於12月開拍。正式拍攝和排戲的方式差距不大,由陳潔瑤訴說該場戲,演員便能順著情境互動,「他們不看劇本,其實累的是我。每次換場景,大概要在10分鐘內交代完畢。」

金馬_哈勇家_08
南山部落終年有霧但不常下雪,陳潔瑤將雪寫進劇本且有重要象徵,沒想到拍攝時真的遇上雪景。

原住民主題的影視作品不少,身負的歷史議題或文化使命的感覺卻很重,不過陳潔瑤片中的角色開朗純摯,走到難關也能幽自己一默。「我覺得我應該算有幽默感的人,創作者保持幽默感很重要。」她是看電影常常會笑出來的人,然後發現「欸,怎麼沒人在笑?」不知道那是否為創作者給予的幽默,但她總能對上頻率,今年入圍奧斯卡國際電影的《上帝之手》就完全是她的菜。她自然呈現角色,也自然呈現景色。最初到部落勘景時,曾和美術、攝影討論某些東西必須拿掉,「後來覺得不對,這就是部落。其實我很喜歡部落電線很交錯的樣子,雖然很亂,可是後來調色的時候還刻意讓線再明顯一點。」

金馬_哈勇家_09
《哈勇家》以三代同堂的家庭故事探討GAGA,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觀點。

傳統與現代的雋永難題

這是一部很泰雅的電影,但家庭情感、傳統與現代的問題,是眾人皆有的共鳴。「現在的創作者都會思考,怎麼在當代使用你的文化?」提到接下來的金馬紅毯,她不會選擇全族服,一來她覺得全族服應該用在更特別的場合,二來紅毯有時尚需求,應該是讓原民元素成為身上亮點,也許是配件或頭飾。現在她唯一想學回來的傳統就是族語,「我要繼續拍原民的東西,技能上應該要懂族語,那個精神才會更抓得住。」所以談了這麼多,GAGA的精神到底是什麼?其實電影也沒有講明,「這個家的喜怒哀樂,經歷這麼多事還能維繫在一起,你們看見的東西就是GAGA。」觀眾看見什麼又帶走什麼,面對這個以生命為長度的試題,或不存在正解,只有不斷追問才能有解。 

金馬_哈勇家_10
陳潔瑤說,確定英文片名為「GAGA」後,字幕僅在第一次出現時翻譯,之後都直接呈現「你這樣都不GAGA」、「現在都沒有GAGA」,因為每次翻譯都會配合語境翻成不同字詞,反而沒有人會記住GAGA。

陳潔瑤(Laha Mebow)

泰雅族人,世新大學廣電系畢業,拍攝原住民電影、紀錄片為主。2016年以《只要我長大》獲台北電影獎百萬首獎等5大獎,並代表台灣參賽奧斯卡最佳外語片。2022年以《哈勇家》入圍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等6大獎。近年參與跨國創作交流,赴南太平洋拍攝音樂紀錄片《漂流遇見你》,並與紐西蘭開發跨國劇本。

文|張以潔

圖片提供|華映娛樂

更多精彩專題請見 La Vie 2022/11月號《小建築》

延伸閱讀

RECOMMEND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在大衛林區執導代表作、曾被評選為21世紀最偉大電影的《穆荷蘭大道》中,我們隨著主角貝蒂和麗塔進入了一座神秘的「寂靜俱樂部」(Silencio),這個似假還真的場所成為解析劇情的關鍵元素。這座虛構的「Silencio」在2011年於巴黎成為真實,由大衛林區本人設計內部空間,如今又於紐約開設分店,以同樣精神、不同面貌問世。

現實與幻想的界線:「Silencio」

在「Silencio」的超現實世界中,上演著一場又一場的表演,而片中角色也反覆在現實與幻想間掙扎,在高潮迭起後,幻想崩解破碎。

片中標誌著劇情轉折點的Silencio,實際上是在洛杉磯的兩個不同劇院拍攝。其中,內部取景的地點「高塔劇院」(Tower Theatre)曾是洛杉磯第一家有聲電影院,在2021年經大規模修復後,成為嶄新的Apple專賣店(Apple Tower Theatre)。

>>> Apple Tower Theatre塵封33年重啟!洛杉磯知名劇院成為Apple Store新據點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穆荷蘭大道》劇照。(圖片來源:車庫娛樂)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Apple Tower Theatre。(圖片來源:Apple)

當虛構俱樂部走入現實,由大衛林區親自設計

在2011年於巴黎開幕的首間「Silencio」,由大衛林區本人親自設計,將電影中虛構的俱樂部化為真實。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他說:「我想要創造一個私密的空間,讓不同領域的藝術能夠在此相聚。」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這個隱身在地下室的俱樂部成功複製了電影中「走入另一個世界」的感受,前一秒還是一片漆黑,下一步便踏入眩目的金色隧道中。「Silencio」除設有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的劇院、閃爍的鏡面舞池、偽裝成迷幻森林的吸菸室,還有一間50年代風格的藝術圖書室,展示著大衛林區的私人藏書,例如卡夫卡、杜斯妥也夫斯基等人的著作。整個場域以金色串連,無論是牆壁、地板、家具或裝飾品都帶有金色元素。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巴黎「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同樣的超現實空間,以不同面貌再現

新開幕的「Silencio」紐約館則有些不同。這裡由曾與Nike、Balenciaga合作過的設計師Harry Nurie操刀,以紅色的天鵝絨貼滿牆壁,金色長椅的椅背沿著牆面一路爬升,像是一面巨大的鏡子;同是金色的舞池反射著紅色的燈光,照亮幽暗的空間。擅長運用各種材質的Harry Nurie,為紐約「Silencio」打造的是一座超現實又充滿活力的神秘世界。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向傳奇夜店致敬,成為紐約的模樣

雖然Harry Nuriev希望尊重、保留大衛林區在巴黎「Silencio」的精神與風格,但他並不想單純地複製貼上。紐約的「Silencio」恰好位在1970年代傳奇夜店「Studio 54」附近,Harry Nuriev便從這個堪稱美國夜生活的經典中汲取靈感,為「Silencio」加入紐約的元素,讓他成為專屬於紐約的模樣。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目前,紐約的「Silencio」結合策劃音樂、電影、展覽、私人包場等不同活動形式,成為一個充滿實驗精神的全新地標,邀請紐約的人們一起走進宛如魔法的超現實世界之中。

《穆荷蘭大道》中的虛幻俱樂部現實化!大衛林區設計的巴黎「Silencio」分店進駐紐約
紐約「Silencio」實景。(圖片來源:Silencio)

延伸閱讀

RECOMMEND

《白蓮花大飯店》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獲獎無數的黑色喜劇《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以接待富裕人士的度假勝地為故事背景,諷刺上流社會的階級特權與虛偽荒謬。預估將於2025年播出的第三季不久前在泰國宣布開拍,除拍攝地點揭曉外,也驚喜宣布BLACKPINK成員Lisa出演,令劇集的話題性提升到新高點。

《白蓮花大飯店》主創麥克懷特(Mike White)曾透露:「第一季強調的是金錢與殖民主義,第二季則是性。我認為第三季將會著重於東方宗教及靈性的觀點探討。」在西方主流文化中,充滿「異國情調(exotic)」的東方傳統信仰往往因理解不足、刻板印象而披上神秘與浪漫的色彩,尤其受到富人與名人的推崇,成為奢侈生活風格的象徵之一,也讓粉絲更加期待《白蓮花大飯店》將以什麼樣的角度詮釋這樣的旅遊假期。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白蓮花大飯店》取景地大公開

《白蓮花大飯店》劇情圍繞著度假飯店發展,所選擇的取景地自然也成為影迷關注的焦點之一。已播出的兩季分別在夏威夷茂宜島、義大利西西里島拍攝,不僅提升了當地飯店的詢問度與訂房率,也為小島帶來觀光潮。

根據外媒報導,不同於前兩季於單一飯店拍攝,白蓮花第三季將首次於多個據點取景,故事線想必也會更加精彩與錯綜複雜。

第1季|茂宜島|四季度假飯店

回顧開播便引發熱議的第一季,是在夏威夷茂宜島的四季度假飯店(Four Seasons Resort Maui at Wailea)拍攝,當時這裡恰好因為疫情而暫停營業。若曾留意劇中佈景,便會發現每個角色下榻的房間,都有著不同特色,透露出角色的個性——當然,飯店原先的設計並非如此。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一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藝術總監(Production designer)Laura Fox曾說明,為了讓中性、優雅的四季飯店貼近《白蓮花大飯店》劇中的調性,製作團隊不僅為客房縫製全新的窗簾和枕頭套,也在夏威夷各地尋找富有當地特色的燈具、地毯、綠植等,並掛上在地藝術家的畫作,在打造劇中熱帶奢侈度假村的同時,也從細節擺設琢磨出角色性格。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一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一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第2季|西西里島|陶爾米納聖多米尼哥宮四季飯店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移至義大利西西里島的聖多米尼哥宮四季飯店(San Domenico Palace, Taormina, A Four Seasons Hotel)拍攝。這座經典的修道院(San Domenico Palace)始建於14世紀,並在1896年擴建成為一家飯店,王爾德(Oscar Wilde)、伊莉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英王愛德華八世(Edward VIII)都曾留宿此地。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如今聖多米尼哥宮由四季飯店接手,以提供最精緻、量身打造的假期為目標,並坐擁岬角的全景風光。在《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播出後,除了吸引許多影迷一探這座古老的建築,也湧現不少以本劇為主題的西西里島旅遊行程。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白蓮花大飯店》第二季劇照。(圖片來源:HBO)

第3季|蘇美島|四季度假村

既然前兩季都在各地的四季飯店取景,那麼第三季選擇泰國蘇美島的四季度假村(Four Seasons Resort Koh Samui)也不意外了。如同大多數的海島度假飯店,蘇美島四季度假村被熱帶景觀環繞,擁有廣闊的私人海灘、無邊際泳池、花園裡的水療中心,以及一系列不同規格的別墅套房,與《白蓮花大飯店》一貫的風格十分相像。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蘇美島四季度假村。(圖片來源:Four Seasons)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蘇美島四季度假村。(圖片來源:Four Seasons)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蘇美島四季度假村。(圖片來源:Four Seasons)

第3季|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

據稱,普吉島的麥考安塔拉別墅度假飯店(Anantara Mai Khao Phuket Villas)是《白蓮花大飯店》第三季的重要靈感來源。起源自泰國的奢華度假品牌「安納塔拉」,目前據點遍及亞洲、印度洋、中東、非洲和歐洲。

被傳作為本次拍攝地的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以泰國南部的村莊風格建造,還有一座圍繞著古老榕樹而建的「Tree House」,或許都將在第三季劇中亮相。另外,該飯店也設有養生美容中心、喜馬拉雅頌缽聲浴和日落瑜伽等,符合麥克懷特對於探討東方宗教、靈性體驗的期待。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圖片來源:Anantara)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圖片來源:Anantara)
《白蓮花大飯店The White Lotus》第三季取景飯店揭曉!移師泰國蘇美、普吉島,諷刺東方宗教與靈性體驗熱潮
普吉島麥考安納塔拉別墅度假飯店。(圖片來源:Anantara)

不僅如此,也傳出《白蓮花大飯店》第三季還將於另一間未公開的飯店拍攝,且相較前兩者更具泰國人文特色。待節目播出後,大概又將引發一波泰國旅遊熱潮!

延伸閱讀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