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日本鬼才導演柳沢翔!從日本寶礦力水得、相模鐵道廣告到吳青峰MV,用畫面決勝負的魔法

專訪日本鬼才導演柳沢翔!從日本寶礦力水得、相模鐵道廣告到吳青峰MV,用畫面決勝負的魔法

不少人是在爆紅的相模鐵道廣告、吳青峰今年入圍金曲獎最佳MV獎的〈(⋯⋯海妖沙龍)〉中第一次認識柳沢翔,但長期關注日本廣告動態的人想必不陌生他為寶礦力水得、資生堂等日本知名品牌廣告施下超現實魔力。這位鬼才導演正在西班牙與法國間忙碌工作,與我們遠端分享他少用CG特效、追求實景拍攝的創作堅持。

內文0804-2
柳沢翔最初由繪畫背景出身,後來體悟到影片創作的潛能,因而投入商業影片製作領域。(圖片提供:柳沢翔)
 

在成為影像導演之前,柳沢翔的創作起點是繪畫。他在幼稚園至小學3年級期間,因為父親的工作而移居美國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儘管出於語言隔閡一度被分發到特教班,他靠著畫下加菲貓、忍者龜等卡通角色塗鴉融入學校環境。「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自己下意識理解到『只要畫畫就可以交到朋友』這件事。」這也成為他喜歡動手創作的契機之一。憶起當年,他說道:「那時對面的鄰居從事獵鹿工作,很常和我們分享鹿肉,我還記得在鹿肉裡偶爾會咬到散彈槍的子彈,從嘴裡吐出來時邊心想著:『好像在吐西瓜籽哦。』」童年的異國經驗,或許也反映到他廣告作品中那些出乎常人意料的創意上。

返回日本後,柳沢翔進入多摩美術大學油畫科,他非常喜愛橫尾忠則、村上隆等藝術家,從他們取樣(sampling)的藝術中認識到以個人風格挑戰權威、刻板印象的自由創作手法。這也成為契機,延伸出日後他對街頭塗鴉的關注。他曾一度著迷於塗鴉的暫時性、反主流特質,甚至自己組了街頭塗鴉團體,仿效紐約藝術集團Barnstormers拍下成員輪流塗鴉、再擦去畫作的定點拍攝影片,並上傳到YouTube上。沒想到影片大受好評,累積超過750萬次點閱。這也成為另一個轉捩點,他開始注意到動態影像的傳播力與影響力,決意將創作維度拓展至動態影片。

collage-2
日本寶礦力水得繼2021年與柳沢翔合作後,2022年其再度共創《不需要翅膀》(You Don't Need Wings)並邀來中島セナ擔任女主角,廣告場景同樣未使用任何CG特效。(圖片來源:ポカリスエッ推特、柳沢翔) 

操縱時間魔法,創造想像力還給觀眾

大學畢業後,柳沢翔進入廣告製作公司。「其實18年前的影像產業簡直是地獄,職場霸凌也很稀鬆平常。只是當時我想製作影像的慾望戰勝恐懼,鼓起一輩子的勇氣投身這個產業。」但他也立刻澄清:「不過我很快就被現實給擊倒。」在製作公司擔任PM期間頻頻出包,訂便當時數量不小心多按一個0、用急件寄毫不重要的文件、拿拖地的抹布擦話筒等,天天都在低頭賠罪。1年半後辭去工作,開始兼差分鏡作畫、幕後花絮攝影、影像特效後製,度過整整3年年收入僅有20萬日圓的日子。

直到以日本出版社白泉社《LaLa》少女漫畫雜誌的「LaLa Reports」電視廣告獲獎、受邀替可口可樂公司旗下咖啡品牌GEORGIA製作廣告、擔任大塚愛〈I LOVE ×××〉MV導演後,才終於開始嶄露頭角。在早期預算較低的創作中,他逐漸以實拍影片融合2D動畫的拍攝風格為人所知、厚實信心,但也意識到自我滿足是創作原動力,也能是定型危機,「尤其廣告影片從來就是荒誕的東西,如果陷入自戀就不好了,我從某個瞬間開始有危機感,提醒自己別忘記保持客觀。」

柳沢翔馬上擺脫了這風格,進行多面向的拍攝實驗。定格、縮時的方式發展為他一個代表性手法,如資生堂的《高校女生之謎?》(High School Girl?)廣告中,當鏡頭帶過一個個可愛高中女子的身影時,突然影片倒轉,才發現眼前楚楚可憐的「女孩」們全是在妝髮團隊巧手下變裝的高校男子。又或者,他在替NHK兒童教育節目製作的短片《花枯去影Decay》中,也精彩地詮釋「時間」此一要素。鏡頭定格在穿著鮮花禮服的女主角伊藤萬理華身上,她靜坐在高速行駛的巴士的最後座,時序由深夜流轉至清晨,一身美麗的鮮花也隨之失色枯萎。長達8小時的拍攝伊藤不得動彈,還得忍受加速花朵枯萎的熱風,但視覺效果驚人。

問到是如何發展出此一拍攝風格時,他提到日本廣告業界以文案優先,影像不過是襯托文案的存在,電視廣告多以30秒、15秒為單位進行策劃,「簡單易懂」成為最高原則,畫面的美感則淪為次要。直到有一天他自問這真是自己想做的?「有沒有辦法做出以影像為主的作品?沒有台詞、剪輯,只有畫面上的布景、服裝、演技與運鏡,將想像力還給觀眾的作品。」當他向周邊工作夥伴提及這個「白日夢」時,意外獲得許多共鳴。「起初是從自主創作中開始實驗,或許是在過程裡無形中確立了自己的風格也說不定。」

collage-9
2015年資生堂廣告《高校女生之謎?》以及NHK短片《花枯去影Decay》以縮時攝影展現柳沢翔對於操弄「時間」元素的嫻熟。(圖片提供:柳沢翔)

堅持現實布景,打中觀眾的心

此外,柳沢翔的作品中還有另一個密碼:實景攝影。從他獲獎無數的遊戲廣告《重力貓》(Gravity Cat)拋棄動畫特效,偏要真實打造出一個滾筒運作的布景機關,讓演員與貓咪實際在房間中感受重力錯亂,就能看出他對實拍的迷戀。2021年寶礦力水得《但我看見了你》(But I Saw You)廣告則讓當時清新脫俗的中島セナ奔馳於高低起伏的校園走廊、在藤花大道上逆風前行。這支廣告自然全無CG特效介入,長達85公尺的上下可動式廊道讓畫面繽紛而迷幻。「原本還打算讓所有的背景都採用像絲襪一般可伸縮性的布料,將走廊等背景圖樣轉印到布料上。往布景裡頭送風的話,就會產生一種飄忽的視覺效果對吧。歪曲扭動的背景既能激發人們的想像,也可以連結到女主角青春躁動不安的心境,會很有看頭。」

collage-6
2021年寶礦力水得《但我看見了你》與遊戲廣告《重力貓》。(圖片來源:ポカリスエッ推特、柳沢翔) 

再到2023年年初在網路上瘋傳的日本相模鐵道公司廣告《爸爸與女兒的風景》(Father and Daughter),由知名演員小田切讓、偶像團體「櫻坂46」山﨑天主演父女兩角,再透過共50人25組演員一鏡到底共演拍攝,在短短兩分鐘內傳遞12年間父女親情的細微變化。這次可動員超過200位工作人員、搭建長達25節的環形車廂,常見的親情題材有了亮眼新意,打動眾多觀眾的心。問他為何如此堅持搭建現實布景?他舉例繪畫和照片都只是一張平面,卻能讓人們想像出更多事物,「人類有一種習性,即通過將多種訊息聯繫在一起,自動創造出故事。在追求這樣的效果時,我發現相比運用CG動畫,在現實中拍攝更為適合。」但他也坦言,「對我來說是方便了,但對製作公司可真是個大麻煩(笑)。」

collage-11
2023年初相模鐵道《爸爸與女兒的風景》以實體機關與50位演員、200多位工作人員大調度打造的魔幻效果風靡網路。(圖片提供:SOTETSU、柳沢翔)

遊走國際,或許再戰長篇電影

專訪當下,柳沢翔正在西班牙與法國拍攝,有好萊塢演員參與,工作人員更來自歐美與日本等多國混合團隊。他正感受不同於日本產業的氛圍、人才和資源。談及近期和歌手吳青峰的合作,他說青峰就像是一座「圖書館」,不僅知識淵博,討論的過程中,所提出的各種概念都不落俗套。他說:「因為樂曲中使用日本三味線,曲調本身帶有一些懷古之情,如果搭配充滿近未來感的畫面,會產生一種有趣的衝突。最一開始設計的場景類似LV已故藝術總監Virgil Abloh與賓士合作設計的帥氣跑車,但不知為何最後變成了現在大家看到的滿地凌亂漁船(笑)。」他也說〈(⋯⋯海妖沙龍)〉是近期最喜歡的個人作品之一,更開心青峰的專輯獲得金曲獎肯定。

那未來還有想嘗試什麼?柳沢翔說仍想繼續挑戰電影,坦言自己在過去的長片作品《Lost and Found》中有許多不足。他認為比起短篇作品,電影更要求影像的品質與演員的表現,若要兼顧兩者,首先需要充足的資金來源,但他對金錢方面的經驗仍稍顯不足;此外,哪些場景要強調演員的演技、該如何在有限的資源做出最佳效果,電影需要更多取捨,也是一項挑戰。「但說到底,我還是不想放棄影像,那是我的創作主軸也是我的動力來源。不論影像也好、演技也罷,我覺得都很重要,也沒有哪個鏡頭可以被輕易捨棄。所以大家都不想跟我工作,每次拍攝時我都只能自己一個人吃便當。」最後,他偷偷向我們透露最近正在繪製漫畫。從動態影像又重回平面領域,或許可以期待這位鬼才導演帶來的新驚喜。

內文0804-11
柳沢翔與歌手吳青峰共同打造的〈(⋯⋯海妖沙龍)〉MV入圍2023年第34屆金曲獎最佳MV獎。(圖片提供:柳沢翔) 

柳沢翔(Show Yanagisawa)

日本多摩美術大學油畫科畢業。獲獎經歷豐富,曾獲頒坎城國際創意節金獎、ACC最佳導演獎、亞洲太平洋廣告祭優勝等獎項。同時隸屬於Ridley Scott Associates(英國)、PRETTY BIRD(美國)與DIVISION(法國)等製作公司。

企劃|吳哲夫

文|廖怡鈞 

圖片提供|柳沢翔

圖片來源|SOTETSU、ポカリスエッ推特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 La Vie 2023/8月號《路上觀察學》

延伸閱讀

RECOMMEND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張紘齊的藝術養成很奇妙,小時候被畫家外公拎著到各地速寫,培養出對繪畫的興趣;長大後以模特兒身份旅美,走伸展台、拍時尚大片之餘也不忘創作。東方和西方的、傳統和新潮的、藝術和時尚的各種養分,都被他細膩提煉,化為畫中「手指人」奔走的奇異景觀。

歡迎走進張紘齊最新個展《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與「手指人」共同在場,遊走夕陽海岸、歐風小鎮、水泥叢林……各種現實也超現實的平行世界風景,感受其中的愛與詩意。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藝術啟蒙自畫家外公

張紘齊對藝術的興趣源自家庭,他的外公金藩是東方畫會的創始成員之一,也是影響他接觸藝術的重要人物。回憶起自己的藝術養成之路,張紘齊說:「小時候經常和外公到動物園速寫,在家也常在他的腳邊畫畫。最早是受到外公後期的作品影響,接著接觸他早期在東方畫會的作品;後來進到傳統藝術教育系統,才開始受西方藝術家影響。」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走上國際時尚伸展台,不忘畫家夢

不只台灣的成長過程,國外生活經歷也感染了張紘齊的創作。大學讀服裝設計的他,因緣際會下當起模特兒,更走上紐約、米蘭與倫敦時裝周伸展台,成為國際模特兒圈出名的台灣臉孔。

只是,張紘齊心中仍然有畫家夢。這十年以來,他走秀、拍照也持續作畫,這次《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個展中部分作品便是在紐約完成。工作、生活加追夢,聽起來就累人,張紘齊卻說浪漫,還覺得自己像現代版的格列佛,穿梭在不同的國家、文化之間冒險。

創造「手指人」做情緒的載體、觀眾的導遊

壓克力顏料和亞麻布,是張紘齊最常用的創作媒材,他用畫筆、調色刀作畫,偶爾也靠手指,用與材料近距離、甚至是零距離的方式,畫出自己遊走於多元文化的探險,傳達被遺忘的情感和觀點。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2022年夏天,張紘齊為畫作帶入了靈魂角色「手指人」,他性別流動,擁有指尖般的容顏,長了三隻手指和腳趾,總是穿梭於不同的場景,承載著創作者的情緒和感受。而畫中以紅、黃、藍及二次色描繪的場景,多半源自張紘齊的日常生活,可能是一次有意義的邂逅、可能是一場難忘的夢。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不過話說回來,張紘齊口中「被遺忘」的情感和觀點,指的到底是什麼?在旅行的過程中,張紘齊發現,「繪畫的觸覺體驗,常常被文化教育、流行趨勢掩蓋,限制了最純粹的感受。」面對這些被掩蓋、遺忘的感知,他不斷調整心態,也試驗直接以手指作畫的方式,試圖讓繪畫回歸最純粹的狀態,也讓作畫的「體感」極致真實。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張紘齊個展登陸奇想會

張紘齊將於台北藝廊奇想會舉辦個展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透過畫作、捲軸、短篇動畫等不同媒材,詮釋「手指人」的內心情景,及自身的生活故事。

現場作品分為3大系列:「人生的七味粉」匯聚了張紘齊過去十幾年來的生活回憶,以乘載不同觀點的7種畫面表現;「17個階段」透過色彩彰顯遇到各種人、事、物所產生的心情變換;「起源」則聚集了我們身在現實世界,或不曾在意、或錯過的愛和感知。

跟著「手指人」遊歷超現實世界!張紘齊紀錄模特兒、畫家雙重身份的十年浪漫冒險
(圖片提供:奇想會、張紘齊)

張紘齊個展《HAND IN HAND - REALM OF PURE LOVE

展覽期間|2024.06.28 07.14

時間|13:0020:00(週二公休)

地點|奇想會(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一段217號)

門票|入場費為低消飲品一杯

50歲拋下25年廣告生涯,決定當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如果你看展不愛高深的論述、謎般的作品理念,只想純粹跟著色彩、線條、空間氛圍感受心緒的流動,那François Bonnel(弗朗索瓦・邦內爾)就是你在找的藝術家!

曾從事廣告業25年,50歲的François Bonnel毅然決然拋開熟悉的工作和生活模式,轉作一名藝術家。他把熱愛的音樂、藝術結合,作畫時讓耳邊的靈魂樂、藍調搖滾、民謠……貼合著畫中一切元素的脈動,用單純而直率的曲線、不對稱圖形、明亮色彩創造質樸畫面。看著Bonnel的畫,眼睛像是吃了冰淇淋,心情也不自覺跟著好了起來。想要感受這股魔力,不妨走進他在台灣的第一場個展《會唱歌的畫》領會。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50歲拋開穩定的廣告工作,當一名藝術家

出身法國的François Bonnel,有位擔任繪畫老師的藝術家媽媽,從小帶著他用手指沾著顏料隨意畫出線條、形狀,培養對藝術的喜好。聽到這裡,你或許會以為Bonnel順應著家庭環境的薰陶,讀美術專科,20幾歲就決定踏上藝術家之路。故事不是這樣發展的。正是因為媽媽從事藝術,Bonnel更懂得成為一名藝術家所需的天賦、機運和過程中的難處,於是他輕輕放下藝術之路,大學畢業後從事廣告業將近25年。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沒想到,2020年一場席捲全球的大疫,成了Bonnel生命的轉捩點。他本就厭倦日復一日的生活,又正好遇上疫情作為改變的契機,在50歲那年他決定揮別廣告生涯,嘗試做一名藝術家。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毫無包袱,自由實驗媒材、技巧的可能

現居於法國圖魯茲(Toulouse)的Bonnel,日日沈浸於這座玫瑰色古城的藝術氛圍,以即興的方式、融合音樂性發展創作,過程中也不斷探索數位媒體、攝影、拼貼等技巧與媒材。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成為藝術家對Bonnel來說像是一場解放。多虧人生上半場的辛勤努力,50代的他沒什麼現實包袱、更有餘裕全心投入藝術。正是這份餘裕,為Bonnel的繪畫注入純真、活潑、令人毫無負擔的生命力;光是看著,就不自覺被感染。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將音樂轉化為畫作,各個方向看都和諧

Bonnel來說,音樂是日常的必需品、繪畫的養分,他說:「一幅畫作必須與周圍的環境和諧,就像香水或音樂。」於是他聽著各個年代、各種曲風的音樂作畫,用色彩、線條、形狀和構圖,呼應著音符、和弦、旋律與編曲架構;並在構圖時反覆轉動畫布,讓畫作不管從各個角度、方向看,比例都是和諧的,且能看出不同趣味。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以下面這幅〈A Love International〉為例子,它正看像是一顆顆乒乓球在碗中跳躍;側看像是大大小小的香草冰淇淋灑落一地;倒過來看又像是忘了關的蓮蓬頭,水滴滴答答地落下。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幫畫作取名的巧思

說到把音樂融入畫中,Bonnel還有個習慣——用作畫當下正在聽的音樂曲目,為畫作命名,讓畫成為生活的有聲切片。這習慣也被帶到《會唱歌的畫》現場,看展時歡迎到臨窗小桌點播歌曲、為展場變換音樂,從François Bonnel專屬歌單找到與畫共鳴的聲音,跨越時空重回藝術家創作的時刻。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自私的藝術家

François Bonnel笑說自己是位「自私的藝術家」,創作只為了開心,沒有要講什麼大道理,「繪畫是一種純粹的樂趣,並非為了傳達訊息或哲學,而是簡單沉浸於其中。」這份單純的起心動念,正是讓他的畫作如南法陽光烘乾枕頭般愜意、舒適的秘方。

法國藝術家François Bonnel將音樂轉化為畫,以質樸風格渲染快樂
(圖片提供:Bluerider ART)

弗朗索瓦・邦內爾 François Bonnel 在台首個展《會唱歌的畫》

展期|-2024.06.30

地點|Bluerider ART 台北.敦仁(台北市大安區大安路一段101巷10號1F)

營業時間|週二至週日 10:00-19:00